标签 : 65个相关结果 14932次浏览

                三十七  日子过的相当悠闲。我几乎已经忘了上班的感觉。原先的老板打电话给我,说位置还给我留着,他招过几个都不合适,干脆就没再招人,什么时候等我伤全好了,再去上班。  说实话老板对我很不错。我喜欢被人器重的感觉 …

                九十  男人粗重的喘息和女人兴奋的呐喊声充斥着整个房间。我机械般的耸动着下身,把依旧暴挺的阴茎不断的插入到下面这个女人的身体最深处,不知道她这是第几次高潮了,叫过一声之后又在我的撞击下变的瘫软如泥。  「石头 …

                 三  听到小月的这句话,我楞了一下,内心有一丝感动。我欣赏她的坦白。我想起我的第一次,那个漂亮的女兵对我说那也是她的第一次,看着她身下的那一大滩鲜血,我得意的笑。后来我才知道,那是她NND月经!小月的坦白让 …

  看着猫猫白里透红的脸蛋,我莫名其妙。猫猫越发着急,又不好意思给我明白,扭捏了半天我恍然大悟,“你要上厕所是吧?”猫猫的脸已经变的更关公他老婆关母一个颜色了,低着头不说话。我哭笑不得,问个厕所能把自己羞成这样的她算是第一个了,我用手一指, …

                三十三  从两点到六点,三四个小时的时间,我和吴言在那张小床上没完没了的折腾,等到最后一滴精液无力的注入她身体里面的时候,天已经微微发亮了。  抱着吴言换了另外一张床睡觉,原先的床铺已经不能再躺人了。落红、精 …

  一连几天,我都是独守空房。郁闷的我真想冲到隔壁去睡。到了第五天,我终于忍不住了,跑到猫猫的房间大叫:“给你们三个选择:A、小月回去跟我睡B猫猫过去跟我睡C三个人一起过去睡……”话没说完被她们两个同时给踹了出来,我拍着房门绝望的叫道:“还 …

  小丫头和猫猫一连三天都住在一起,到了第四天,她终于回宿舍睡了。  这三天对我来说,无疑是段炼狱般的日子。第四天上班的时候,我已经说不出一句话来了,嗓子里就象被一团火,烧得往外直冒烟。  阿如道是平静的很,脸上还是从前淡然的样子,看不出什 …

  一切变化的太快,我还没来得及反应!  那个早上还跟缠绵的我说着情话的女孩,现在却依偎在别人的怀里,她不是说爱我的吗?为什么?为什么美丽的伪装后面总是令人作呕的丑态?为什么信誓旦旦的诺言总被冰冷无情的现实击碎?!女人,我该相信你什么?!  …

  如果说未婚少女的高潮只是让你在心理上获得巨大的满足的话,少妇的高潮就可以让你在感官上得到前者所没有的刺激。你可以清晰的感觉到那种被阴壁紧紧包围,阴肉轻轻拥咬,阴液丝丝浸漫的消魂蚀骨的刺激。  阿如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丰满的双峰在我的面前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