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 30个相关结果 15996次浏览

  我见他在最后关头拔出来,提着的心一松,眼见他射得静背上一滩滩白浊,脑海里却不由幻想他吼叫着,不管不顾地将他的种子直接喷灌入静纯洁的阴道,疯狂抽动的肉棍把精液涂满她腔壁的每个皱褶……哦……想到煽情处,一时竟有些晕眩。  强哥犹自皱眉张嘴, …

  热水冲刷着身体,淋到下身,有平时不具的快感。脑子里全是淫糜的片段,都不知道洗了什么。擦肥皂时,肉棒一碰便坚硬如铁,忍不住撸动了几下,不一会儿便有想射的冲动,却硬生生忍住了。  待我擦干身体,打开浴室门便听见两人在隔壁说着话。卧室的门如约 …

  床架细密的嘎吱声转为间隔数秒,但尤为沉重的嘶哑抗议,夹杂两人在绝顶的颤抖呜咽,一声一声鼓槌般敲打我的心脏。脑海中浮现看不到的场景,幻想他白浊的精液涂满静的阴道壁膜,尚且缓缓往深处流淌。难言的屈辱和心痛,伴随异样的剧烈快感弥漫意识。  混 …

  早上从两具赤裸的迷人肉体间把自己拽起来的时候,虽然还几乎睁不开眼,心里却洋溢着得意与留恋。好想三个人一起吃顿早餐,充分回味一下战果,时间却刚够我打车到火车站。在两女还没清醒到怀疑之前,我便一人亲了一口,留了房费急急抽身。  坐在出租车里 …

  静轻唔了一声,随即唉呀一声被我推后几步倒在沙发上,不由分说便被我把裤子扒了,“让我瞧瞧!”。  “去把窗帘拉起来……”,静带了喘,双腿任我抬高,光天化日下赤裸了下体,被我凑近细细观察,不禁羞赧莫名。股间嫩红的软肉似乎比平日分得开些,本来 …

  一个人吃了晚饭,又多等了半个小时,我来到这家曾是国宾馆的酒店。找到强哥告诉我的那号别墅,凝神在门口听了听,确定没声音后掏出钥匙开了大门,穿过小花园,才到别墅门口换房卡进了屋。  房间显然已经清理过,一丝不苟的床铺,看不出一点昨夜激情的痕 …

  星期四的晚上,静磨蹭到十点多才开始打包,我见她在打开的衣橱前犹犹豫豫,笑道,“找两件漂亮又性感的哦。”  静带了窘色,“不许笑我!”,说着蹭过来抱住我,嗫嚅道,“老公……我还是有点怕……”  “怕什么,你这么大个人了,他又不会吃了你。” …

    (46)  嘴里乍被塞入一根硬物,静不由挣扎了几下,却终于勉力张大了口,被强哥将木棍填入用皮带扣固定在后脑。他拿起手机走到窗边,朝我笑了笑,装模作样拨了个号码,等待了片刻道:「喂……你在外边儿是吧……好……等着我给你开门。」  我见 …

  我小心翼翼地走在酒店别墅区的石径上,不时注意着前后的动静。虽然比他们晚出来十分钟,但估计出租车司机开的比较快,还是要避免和他们撞见。  手机忽然响了,掏出一看见是强哥,“喂?”  “到酒店了吗?”  “到了,快到别墅门口了。”  “注意 …

  我见她模样,竟是认了,惊诧中一股醋意直冒上来,「我肏!」起身把静两腿往肩上一抬,狠命一棍没了根,还往里面一处凸起的古怪处死顶。  「啊呀……」静张大了口喊叫着推挡着,「太深了……受不了了……」  「被他干到高潮了是吧!」  「救命……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