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 22个相关结果 5267次浏览

  第二天凌晨四点的时候。白朗在夜色的掩护下。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了张倩家。  他并没有借着张倩小美女情迷意乱的机会更进一步。或者直接吃掉。昨天的进度已经足够满意了。如果太过份的话。就算当时张倩同意了。一早起来,一定会后悔的。调教这种东西。如 …

  白朗的话看上去起了作用。第二天上课的时候。刚刚掐完架的两个小美女表现都算平静。甚至还破天荒的互相打了个招呼。眼看着双人调教的梦想就要成为现实。白朗的心情越发舒畅。甚至中午的时候。张倩小美女偷偷告诉他。还需要更多的时间考虑。这几天不能一起 …

  白朗用张倩小美女纯洁的白色小内裤打枪之后。第二天一早。  "哥哥。你的脸怎么啦?"陈晨小美女心疼的问。  "被猫挠的。"白朗苦涩的说。  "哪里有猫呢?"小美女奇怪的问。  "是啊。。。。。。我也在想这个问题呢。"白朗叹口气说道。  " …

  当张倩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敲响白朗家的大门时。附近饭馆的中年老板在五点钟的报时钟声里提着一口袋塑料饭盒从转角走过来。  不可否认的是,张倩俏生生站立着的身影是那么的美丽与动人。换掉了校服的少女。上面穿着白色的圆领衫很好的衬托出她那发育中的 …

  "我就叉了!玩了那么多年的鹰。到头来却被鹰啄了眼睛。"看着三个流里流气的小青年蹬开公寓的大门出现在自己面前时,白朗有些悲愤的想道。  一个失神,怀里被扒得只剩下内裤的小美女发出一声尖叫。扯上被单盖住自己走光的身体。  "兄弟,你居然敢勾 …

 "额。。。小同志,你能不能说清楚一些。"裁衣店的老板挠着有些谢顶的脑袋对白朗说道。  受不了啊。。。。。。白朗叹了口气想道。  距离陈晨主动送吻已经过了一周。两个人的关系又有了进一步发展,白朗对土到掉渣的校服的忍耐力已经到了极限。他早就料 …

  杜枫如今很烦恼。  前天学校为新生们进行了入学后的摸底考试。让他感觉烦躁的是,那个叫白郎的学生居然严重偏科。英语全班第一,语文全班第三。可数学居然是全班倒数第三。看到这个成绩。他觉得自己的脑袋有点转不过来了。见过偏的,可没见过偏得如此彻 …

  白大叔的进一步动作被陈晨胸前的绳子所阻止,校服拉链才往下拉了一点就不得不停止前进。这片刻的停顿,让原本有些发傻的小美女清醒过来。如果说之前一系列动作还都属于游戏的范畴的,她还能接受的话,脱衣服可就超过底线了。  毕竟只是个13岁左右的少 …

  「喂。昨天你太坏了。」陈晨趴在自己的座位上,凑近了脑袋小声跟白朗说道。  「啊?我又怎么了?」白朗有点纠结。小美女现在对他的称呼越来越简单。  最开始叫白同学。后来叫白郎。现在到好。就一个「喂」字。代替了。  有没有搞错啊。  转念想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