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 27个相关结果 13346次浏览

     (A71)  沿着她熟悉的村路和门口走过去的时候,人像是在梦里一样。人有时候会做那样的梦,自己什么也没穿着,在熟人跟前跑来跑去……可是这一回不是梦,因为她总是醒不过来。她一直待在梦里。脚很重,拖着成串粗的铁链子呢,她却觉得像是踩在 …

  她的公公有一阵没说话,也没有表现得特别激烈。他是领袖,早就已经学会不要感情用事。他跟桑温说,你们打她没有用,我去找我儿子吧,要能找着,我劝他回来。要是找不着呢……我在山里山外还有点朋友,我找人借点钱。这种事……总能有点通融的办法吧。&# …

             中南亚洲女性酷刑史                A73  给被卖的女孩脖子上挂上纸牌有个很方便的用处,她最后是被哪个老板定下了,虹可以在牌子上写几个字,做个标记,免得弄混了惹出麻烦。拍卖结束以后孟虹还要忙上一阵, …

                A74  北部山区的罂粟在四月开放。等到割完收完干结成了生鸦片,驮到孟虹的马上往印度运过两回以后,已经是在六月的尾巴,红土山坡上的阳光已经像烧着的火苗一样,刺人的眼睛了。  孟虹觉得光脚板底下有点疼,疼了好几 …

                A75  女人的十个脚趾头在干冷的土地面子上辗转周折。她们翻滚扭绞着,一阵子抱紧成团,一阵支离箕张,在那样的时候这两只赤脚几乎是有表情的,她们从脚面到脚掌底下,满溢张扬的都是焦灼,痛苦,狂乱和绝望。  女人两 …

      女人弧形向下的足弓挣扎着反转翘曲起来,人的脚能变成那种可怕的样子,不知道是正在忍着多大的疼。女人紧接着打了个冷战,她妈呀一声,脚掌下一个瞬间的动作变成猛烈地摊平伸展。  女人的脚心底下一尺远的地方放着一个小火盆,燃烧的木炭在里边 …

                A77  孟虹怀上了老萨的孩子以后,第一次领马帮翻青塔山还没出冬天。其实在山下的时候都还算好,她现在有家了。从被带出芒市游村示众开始,到盐井再到以后的惠村,她就像头母野兽一样,很多时候都是露天过得夜,即使是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