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 27个相关结果 13343次浏览

                A61  即使在旱季太阳暴晒的中午,赤脚踩在火热干裂的红土地上对于虹也是一件平常的事。平常虽然平常,但是她仍然感觉很烫。这整片土地一直在贪婪地吸收着太阳无穷无尽的热量,而后再将它气势汹汹地释放出来。即使是像孟 …

                A60  前半个晚上吮吸死人的生殖器,后半个晚上被不停地电击……直到五分钟前才有人把她解开,往她的脸上浇了两桶水。虹的视线现在完全是模模糊糊的。女人坐在地下,凝视着自己无力地向前伸展开的腿和脚,从脚趾延伸到脚 …

           A63  虹站在空空荡荡的医院走廊中间,她的心里也像是空空荡荡的。那肯定不是失落,甚至也不是茫然,她只是淡漠。  这里已经是三楼上了,是苏医生住的地方,还有他的办公室里那张包裹着黄牛皮革的大桌子。现在坐在那后边的是安装 …

                B65  我常常觉得我已经活了很久。我是最后一任青塔山麋鹿和獾的守护者,狼之子,可畏的杀熊猎手,祷祝雨和风的臣使,火岩永远的祭祀人。这是青塔头人一直以来传承的名号。青塔部族每年在火岩下祭山的时候,头人都要把这 …

  女孩总是不吭声。她也没求我。我很生气。下一天我还去找她,反正我也没事。大肚子已经躺在铺上爬不起来,不过我对她也不再有兴趣。虹姐正好在里边,她把大肚子弄到通铺的一头,往她身上抹药。我把身体白净的小妹叫到另外一头,认认真真的干她。  到了那 …

               A69她怀孕和死都在21岁。那实在是个不大的年纪。在更加发展过后的,更加进步一些的时代中,她直到死的时候都可以被看成一个小女孩。但是在当时当地,她已经是一个成熟的妇人了。她必须负起责任。  她对于战争仅有的了解 …

  即使是在青塔,女人也不是一种像圈养的山羊那样,吹声口哨就可以赶出一大群的东西。女人是货物,需要运送。在货源不够充足的时候,人贩子们会在青塔住下等上几天。青塔小村也就是从那时发生变化,开张出了旅馆,饭店,还有仓库商行。青塔在最后的某个未来 …

          B67  找到青塔村的人贩子们一定会认识虹姐。他们中有不少人就是跟着虹姐的马帮从芒市过来的。另外的那些也会在看货的时候碰上这个大女人。一般情况,在买卖成交之前,阿彬总会带着他们先去朗族女人住的屋子里转转,顺便就给他们认认 …

  从那个晚上以后,我没有再给月亮上回锁链。我在溪湾边转了两个圈,已经确定她不是不小心淹到了水里,也不是无意地走开,还会再回来。溪岸上有一道青草是被踩踏过的,通向远处的竹林,但是她不在里边。我很容易想到这是个故意的诡计。草地上扔着我的衣服裤 …

   A70  这样的场面对于军队来说肯定是足够无聊。他们以后再没让人来看她,当然,也没让她换上那些干净衣服。他们重新剥光了她,把她直接送进了军队士兵们住的地方。那里边一屋子血气方刚,年轻气盛的男人,再加上算她在内的四个朗族姐妹,她们都没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