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 27个相关结果 13289次浏览

我在医学院的班里有一个叫月玖的女同学,她是个异常聪明,而且优雅的女孩,她提起过:越界的愉悦。是的,确实是有愉悦。在我阴差阳错地亲自面对了一个赤身裸体的女奴隶的时候,在我的意志就是法律,我可以完全不负责任地决定他人生死的时候,我们会像孩子一样 …

           A49  女人从昏睡中刚刚恢复意识的时候,有一阵不知道自己是在什么地方。她首先感觉到的事情,是自己的嘴里塞满着一大团肉滚滚的东西,不太软也并不是特别坚硬,接着她意识到了那是一个男人的生殖器官。  男人!这个念头立刻使她 …

                A48  女人在清醒的时候呆滞地注视着倾斜的屋顶。那上面有一只蜘蛛。它是在她待在这里的第三天出现的。虹看着它用了大半天的时间织好了网,在以后的大概一个星期里,她看着他吃掉了两只苍蝇,还有一些更小的草绿蚊子。蚊 …

           A53  没人管她回来的是早是晚,医院里很乱。兵们吵吵嚷嚷着,在说打仗的事。他们歪着斜着的靠在床头,另一些人坐在床边上。虹跪着,趴在地下,小心翼翼地绕着他们的那些脚爬,最好他们别顾上来管她。她每天后半天的事是擦干净这座 …

                A51  那个早晨女人的高潮开始的太早。她在回想着自己全身从内到外激烈抖动,而且尖叫的样子。那种事突如其来,没法控制,虹也没想去控制,她总是放任自己的身体随波逐流的,早就是这样了。但是这件事需要力气,她觉得自 …

                A52  芒河的源头开始于边境线上的哥公山岭,在刚刚流下山顶的时候它只是一条才能没过人脚背的小溪。当它继续盘绕着穿过整个楠族山区,一边收集起秋季的雨水的时候,山脉的压迫使它很快就变得汹涌急迫起来。芒市是它在高 …

               B 54  芒市是山区。即使是在白天热浪滚滚的夏季里,入夜以后温度也会很快地下降,在现在接近半夜的时候,屋里屋外都已经相当的清冷了。  有人轻轻的敲门。  我晚上睡在三楼,这层楼面上只有我的办公室,和我的寝室。 …

                A57  有些事苏中尉也许并不是不知道,他只是假装不知道他知道。那就是孟虹一直为苏花费上那么多额外精力的原因了。苏并不特别在意虹下午从河边回来的时间,她有时候背着洗完的衣物,要到天色已经变暗才回到医院。默认的 …

                A58  虽然充满了疲惫,厌倦,以及折磨女护士的疯狂,苏医生仍然希望他能坚持活到战争结束。人们从战争刚开始的时候就不断地猜测和平到来的时间,但是流血和杀戮一直没有停止,直到它变成一件习以为常的事,大家都以为世 …

 A59  炸弹不是真的从女人裤裆里掉出来的,是从人群里扔出来的。这件事只是说明了,朗族人藏着武器,而且会对政府使用武器。阿彬开枪打倒了距离他最近的两个男人,其他人四散奔逃。他们只抓住了被死胖子压在身子底下的那个朗族妇女。  彬把枪挂在脖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