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 25个相关结果 5674次浏览

               (十七)  如果我此时看到若瑶被一胖大和尚奸淫的浪叫不断,我不会吃惊;如果是被几个和尚按住手脚,轮流奸淫,我也不会吃惊;我的疑问在于,屋内床榻上的两个和尚虽然赤身裸体跪在若瑶脸前臀后,下身肉枪直直挺立,却没有任 …

(一)  龙?你是吗?反正我不是,TM的我现在连猪都不如了。醒来时爬在一条小河边,饥肠辘辘,岸边的树上几只猴子示威似的一边吃着不知名的果子一边冲我唧唧乱叫。我他妈这是到哪了,我记得我好象是和几个损友出来春游,看到有人落水丈着曾经水性不错想也 …

(七)  屋里,柔儿还没醒,静静的侧躺在床上。我坐在床边,安静的看着我的妻子。是呀,这是我的妻子,要和我生活一辈子的人。她还那么年轻,美丽,善解人意,我一定要用这一生的时间来守护她。  「相公,你来了」柔儿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睁开了眼睛,我没有 …

                (八)  显然没想到我会突然进来,一点动静都没有。俩人跟本无法掩饰,下身还紧紧贴在一起,柔儿的眼中充满了绝望的神色,那个时代妇人和人偷情被相公当场抓住,别人家怎么处理的我不知道,但看来相当严重,柔儿虽知道我喜 …

(4) 终于到今天了,妻子的身体马上就要迎来第一位访客,小虎也将继承岳父大人四分之一的攻力,如果小虎能成为可靠的战力,我的江湖生涯就也快要开始了吧。“相公,相公?” 柔儿的呼唤打断了我的思考,我明白现在正是她最脆弱,犹豫的时刻,我连忙抓住柔 …

                (九)  我这是被骗了?听我描述了那人的相貌,小虎一下就暴了,敢情就是那个逼的小虎落河,村里唯一的富户,为富不仁,横行乡里,欺男霸女的毛员外。我就日了,占便宜占我头上了,我还把柔儿给他那啥了,这是早就听说小虎 …

               (十四)  回到牌局,重新接了敏瑶的位置,可按我计算的时间,柔儿怎么还没出现?  终于回来,怀中抱酒,脚步虚浮。那是什么?我敏锐的观察到,有东西自柔儿的大腿上往下流,那颜色,那粘稠度,明显不是柔儿的体液,只能是 …

               (十三)  柔儿执意不参加,只是抱着我的胳膊给我出注意。由于以前没怎么玩过,所以水平都不高,我和小虎属于半斤八两,大龙那脑子更不用说,打我他行,打牌我让甩他一条街。  玩了几把,就没意思了,什么赌注都没有,钱都 …

               (十五)  第二天上午,我们要离开了,掌柜的说和我投缘,执意不肯收我们房钱。不过我坚持给了,有些事情是兴趣,如果搀杂利益在里面,就变味了。武青麒没有再出现,既然身份被发现了,我想他已经离开了。  买了三匹马雇了 …

               (十六)  不知道他是被我们吵醒的,还是尿憋醒的,反正他揉了揉眼睛就向我和柔儿藏的这棵树走了过来。柔儿低着头,翘着臀正享受我的抽插,开始没看到,我当然不会提醒她,等她发现时已经来不及躲了。  老马直到走到树边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