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 25个相关结果 5352次浏览

(五) 此后的日子,这一晚的风光再也没有发生过。主要是我害怕那晚的最后一幕,万一小虎没忍住,不是要功亏一篑。柔儿的红丸被人白采了不说,小虎已经得了的功力也要尽数流失。 柔儿从第二日起就正式换了少妇的装扮,可她年龄放在那里,再怎么扮成熟,也总 …

               (二十一)  回到宰相府的时候,才发现已经闹翻了天,若瑶和敏瑶听说父亲答应了仇尚书的要求,闹的鸡飞狗跳,大有再次翘家的趋势,还好我回来的及时,一只胳膊夹一个,扔回屋去,门一关,一顿屁股蛋子下去,都老实了。  是 …

(三)  三个人的日子一样要过,可这晚上的住宿成了问题。岳父大人的屋子我们是不去的,可是小虎刚来,也没地去睡呀,总不能睡屋外面,前面还兄弟兄弟的,回手我睡屋人睡地,这事我做不出来。头一晚,先将就吧。在我的倡议下,三个人先挤一晚,柔儿开始还不 …

                (二)  经过了那一夜后,我们夫妻的感情更融洽了,静柔真是个好妻子,那真是上的厅堂,下的厨房,至于床上么?那不是还有我么,有啥是教不会的么。  山中无岁月,根据我在门上刻的木条计算,已经过去三个月时间了。这期 …

               (十八)  转过一处山脚,一座城池蓦然出现在眼前,这是经历了无数历史王朝又在武朝的统治下不断扩建了四百年的天下第一雄城-洛阳。  对于只在前世的天京城里见过孤零零的城门楼子的我来说,这太壮观了,就象是看见了天国 …

               (二十六)  夜晚,天津桥上张灯结彩,十里长街热闹非凡。  约好了如果走散了就在天津桥上碰面,孩子们就撒了欢,若瑶和敏瑶领着我的两个徒弟几下就转没了影。  「姐夫,用不用我跟上去看看?」  「不用拉,难得这么高 …

               (二十)  「相公,你刚才怎么不救我,让人家被伯父给……给……」柔儿羞的说不下去了。  「给什么呀?说出来听听。」我犯贱的举动招来一阵猛掐。  「你怎么能这样,他是我伯父呀,何况我最后被弄的不行,还说了那样的话 …

               (十一)  我被勒令今晚和那俩傻小子一起睡,原因是姐妹们有私房话要说。躺了半天也睡不着,我决定去偷听。  「姐夫要去偷窥了。」这是小虎。  「因为姐姐屁股很白。」这是另一个。  滚蛋,那一屋仨都是我媳妇,我偷窥 …

                (六)  俗话说天做孽犹可恕,自做孽不可活。我就是那个倒霉蛋,自做孽的那个。  临近子时,我被柔儿毫不容情的赶了出来,没关系,还有窗户供我窥视。我草,本来千疮百孔的破窗户谁订起来的,还用的棉帘子,不用窗户纸, …

               (二十二)  仇尚书是二皇子的一条狗,很厉害的一条,很有用,可狗要是死了呢?那就是死狗,连只兔子都不如。  尚书的刺杀案雷声大雨点小的被扫进了刑部的档案库里,除了知道刺客自称『无影』外一无所获,各方面的人马迅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