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 81个相关结果 16162次浏览

  大厅上个个愁眉泪眼,李隆基生怕杨曲亭对辛鈃有所误会,连忙上前道:「杨伯伯,其实冒名顶替峭天一事,实是隆基下的主意,还请杨伯伯原宥则个!」接着把当日怎样误认了辛鈃,如何游说辛鈃冒充杨峭天的事,详详细细的全说了出来。  杨曲亭点头道:「李公 …

  寅末卯初,大地沉睡,房间内只馀一点残灯,灯火熹微,紫琼在睡梦中忽然醒转过来,张开眼睛,望望身旁的辛鈃,见他正齁齁熟睡,伸手在他脸上轻轻一抹,施起法术,让他继续酣睡下去,才拉过被子盖住赤条条的身子,低声说道:「是谁?请现身吧!」  说话甫 …

  这个木桶非常巨大,比之一般的浴盆,足足大了一倍,容纳两个人仍觉绰绰有馀。  辛鈃鼻头一动,只闻得满室清香,略一细想,便知水中注入了香汤。  筠儿把皂荚涂在他身上,拿起浴刷子,轻轻地在辛鈃的胸膛洗刷,口裡说道:「你每次一离家就几个月,前时 …

  辛鈃从床上坐起,筠儿听得是三小姐的声音,大急起来,脸上一红,连忙起身下床,从榻旁抓起衣服,匆匆披上。  杨静琇见房中久无声色,又碰碰的扣门道:「二哥你还不开门,人家快要急死了!筠儿,妳在房间吗?」  筠儿刚穿上衣服,从衣箱取了一件外衣递 …

  当辛鈃二人来到屋后,原来是个后花园,其时太阳早已下山,正是掌灯时分,但园中阒寂无人,静谧一片。  辛鈃心想:「这裡怎地一个人也没有,从僕守卫都不见一个,显然全被崔湜遣开了。」再想:「看来也不足奇怪,做这种见不得光的事情,宁可让人知,莫要 …

  辛鈃在房间睡得正熟,耳朵裡隐隐传来敲门声,张开眼睛,方发觉筠儿伏在自己身上,兀自香梦沉酣,辛鈃摇头一笑,轻轻把她移开,才踏脚下榻,房门再次轻响,辛鈃连忙披上衣衫。  房门一开,却见紫琼俏生生的站在门口,辛鈃不由大喜,一把握住她玉手,低声 …

  早朝过后,大唐天子李显回到神龙殿,才在御桉前坐下,便传报皇后娘娘前来见驾,李显听见,两道眉头不由一紧,想起皇后的丑闻贴到天津桥一事,才只是两天,已传遍了整个长安城,教他又怎能开怀展颜!  一阵环珮轻响,只见韦后缓步姗姗走了进来,看见皇帝 …

  杨静琳听见罗贵彪的说话,更是娇羞无限,连忙别开视线,把头藏在男人的腋窝,不敢和丈夫目光相接。  罗贵彪瞧她怯怯羞羞的模样,趣味更浓,偌大的手掌终于往上一盖,将她整个乳房包裹住,五指加力,轻轻揉搓了几下。  杨静琳打从心裡叫了一声「好舒服 …

  辛鈃才一进入玉门关,当即直放到底,按兵不动,口裡默念咒语:「非踪非疏非五分,三谛三观在其中……」接着直念下去。  咒语念毕,只觉一团暖和之气围着冲脉运行,一道自阴交至气冲,另一道由中注、四满、气穴、大赫、横骨,再移至会阴,如此往来三遍, …

  李重俊当上太子之位,设宴东宫明德殿,但前来赴宴的臣子,便只有三三两两,除了李多祚、魏元忠、李思冲等十多个忠于李唐的臣子外,其他人因畏忌武家和韦家的势力,全都不敢前在赴宴!  酒过三巡,李重俊躁闷难当,仰头「咕嘟」一声,把杯中酒一口喝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