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 81个相关结果 16718次浏览

  当晚,辛鈃不理会紫琼的解劝,磨咕着要留下来过夜,紫琼百劝无效,只好依从他。  次日一早,辛鈃回到自己的住处,筠儿一看见他,便即说道:「少爷你昨天回来,怎地一声不响又走了。」  辛鈃笑道:「我见妳睡得正香,不忍心弄醒妳。妳怎知我回来了?」 …

  杨静琳下身一阵充实,正自甘美,骤觉火捧又再一沉,全根尽没,整个阴阜立时塞得爆胀,堂堂满满,真个快美难言。  站在一旁的宫英明把眼看去,立时看得呆住,随见田逸清挺起巨棒,露首尽根的大出大进,把个美人儿干得呻吟大作,不由瞧得淫兴复萌,原本软 …

  筵毕,辛鈃陪伴紫琼和彤霞返回玲珑轩,途中辛鈃向紫琼问道:「妳真的能够把罗贵彪引来这裡?」  紫琼微笑道:「罗贵彪会否来这裡,其实我也没什麽把握,但我已经算出他的藏身所在,就算他不来杨府,咱们依然可以找他出来。」  辛鈃忙问道:「他藏在什 …

  四人说话刚落,房内登时阒无人声。  便在此时,店伙已把酒菜逐一送上,并为各人斟上了酒。马元霸酒量甚豪,咕嘟一声,便将杯中酒喝光,其如众人听了杨峭天的噩耗,虽有美酒佳肴在前,却无心情品嚐。  李隆基对辛鈃道:「隆基自知要你冒名顶替峭天,确 …

  筠儿颓然若醉,全身颤抖不已。辛鈃一个翻身,趴到她身上,紧紧拥抱住她,却见她神情涣散,美目迷离倘恍,如梦乍回,不禁微微一惊,问道:「妳还好吗?」  只见筠儿缓缓张开眼睛,瞧着辛鈃轻轻一笑:「我没事,只是刚才太激烈了,几乎回不过气来!」接着 …

  杨静琇牵着辛鈃的手,迳往杨夫人房间走去,来到房外厅侧的小阁,杨静琇回头见宫暄妍没有跟来,不由放心下来,说道:「终于把暄妍甩掉了,要是给她再追问下去,真不知如何回答她。二哥,就在这裡坐一会吧。」  辛鈃愕然道:「咱们不是要去阿娘房间麽?」 …

  听见彤霞这句话,辛鈃勐然想起紫琼刚才不满的样子,暗自一惊,忖道:「看紫琼的表情,似乎不喜欢我和彤霞相好,若真是如此,叫我如何向紫琼交代!」仍未转念,忽觉彤霞已然趴到他双腿间,还没来得及开声阻止,灵龟忽地一紧,整个头儿已给彤霞含在口中,辛 …

  官兵离去后,孟春和晓昕急忙走了进来,晓昕一看见王琚,不知是喜是忧,眼眶一红,泪水直淌而下,扑到王琚身上:「琚郎,你……你没事真好,那些官兵会再来吗?」  王琚轻轻抚摸着她,微笑道:「是我不好,害妳为我担心!」  辛鈃道:「武三思决计不会 …

  辛鈃和彤霞经过一番大战,稍事歇息,辛鈃突然坐起身子,拾起床榻旁的衣服,一面穿衣一面与彤霞说道:「不行,我要去看看紫琼。」他心裡始终有点不安,老是记挂着紫琼不豫的事。  彤霞看见他急急巴巴的模样,自然明白是什麽一回事,说道:「我和你一起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