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 81个相关结果 16163次浏览

  今天是大唐天子中宗五十岁寿辰,卯时未到,崔湜已穿上朝服,佩上紫黄赤三色绶带,帅气中透着几分华贵,辞别了辛鈃和紫琼,匆匆走出家门,进宫朝见皇上去了。  待得崔湜离去,辛鈃向紫琼低声道:「那姓崔的穿起一身朝服,倒也威风凛凛。」紫琼只是微微一 …

  辛鈃只听得身后人声喧哗,回头一看,影影绰绰见有十多人追来,大吃一惊,脚底麻熘,使起师门的提纵术,赶忙朝那树林奔去。  可是辛鈃乍生后学,功力不足,只觉后面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辛鈃心知不妙,但眼下形势,唯一选择,就只有加紧脚步。  才一走进 …

  晚饭过后,紫琼仙子向辛鈃道:「真没想到,霍幽竟如斯厉害,连你是忉利神龙转世也知道,他女儿怎样说?」  辛鈃把霍芊芊的说话详细地说一遍,紫琼仙子听后,说道:「她所说半点不假,当时玉帝派遣三十六天将把你擒住,交由九天玄女娘娘发落,娘娘念你曾 …

  田逸清手中长剑倏地递出,剑尖己抵着杨静琳胸口,宫英明勐地一惊,搂住她腰肢往后疾退,杨静琳娇呼一声,亮晃晃的剑尖,兀自颤抖抖的停在她胸前数寸。  辛鈃骤见田逸清长剑抖动,直抢杨静琳胸膛,势道凶勐,不由大骇,立即手腕疾翻,正想打出手上的铜钱 …

  辛鈃心中叫苦,暗道:「这次可真完蛋了!师父,你老人家千万不要怪徒儿,我不是不想反抗,只是有心无力,实在不是徒儿的罪过!」  霍芊芊骤然被巨龟一闯,登时眉聚唇张,双颊烫烧,现出一脸痛苦之色!强烈的胀塞感,教她好不难受,连忙停了下来,不敢再 …

  次日早上,辛鈃绝早起床,发现杨静琇依然熟睡未醒,他害怕让人发觉,也不唤醒她,悄悄爬起身穿上衣服,小茹听得声音,从内室走了出来,看见辛鈃,便即道:「二少爷早,我去安排盥洗。」  辛鈃竖指贴唇,轻声道:「不用了,我马上要走,妳就让小姐多睡一 …

  二人进入石洞,紫琼伸手一指石床,说道:「你坐下来。」  辛鈃依言坐下,紫琼接着道:「从今日起,我们就开始一同修习黄赤之术,因何我会说『一同修习』。皆因当时玄女娘娘授我此术时,都是口授心传,不同于其他仙法术算,有形有迹,好坏立判。」辛鈃凝 …

  杨家众人一看见辛鈃出现,不由欣喜若狂,而杨曲亭夫妇骤见爱儿无恙归来,压不住心中的兴奋,直是连眉毛都笑起来,尤其是杨夫人,早已泪珠盈眶,泫然欲泣。  施万里和罗贵彪面面相觑,同感诧异,罗贵彪更是心中胡涂,暗道:「当日明明亲眼目睹杨峭天堕入 …

  骆毕翁和樊刚去后,见十多名死伤者倒卧在地上,紫琼向身旁的杨夫人道:「杨伯母,紫琼曾经跟随师父学了一些刀圭之术,身上亦带有治伤袪疾之药,若然杨伯母信得过紫琼,我想为伤者看一看。」  杨夫人听见大喜,说道:「这样就好了,尊师既能传妳一手好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