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 33个相关结果 2472次浏览

 晨曦大惊失色,这个据点十分隐秘,怎么会暴露了还让敌人攻到了家门口才发觉?连忙找件衣服穿上便出了门,只见门前一个手下正神色惊惶地守卫在房间之外,忙问道:” 怎么回事?敌人到哪了?” 手下急忙答道:” 是黑 …

  第二天大清早,邵然就带着晨曦和蒂达,来到血魔的房里,算是表示一下救援的感谢之情。当血魔看到邵然拉着晨曦的小手来到面前的时候,嫉恨的神色在眼中一闪而逝,表面则笑呵呵地道:” 邵公子伤好了不少,真是可喜可贺呀。”此时 …

  邵然仔细看去,终于发现湖中心,是一个不大的小岛,这时晨曦道:” 森林里的秘宝,一定就在那岛上!” 邵然苦笑道:” 就算宝贝在那上面,可是我们怎么过去啊?又没有什么船之类的,别说游过去,我可不信水里没有 …

  这头淫龙,终于还是忍不住了。  看着比自己还大一圈的淫器,邵然开始担心要是他真的要玩晨曦的肉体,那么紧窄的小穴,会不会被这大肉棒给插爆。  黑龙王已经慢慢走过来了,邵然明显感觉到晨曦的紧张,以至于膣肉的压力又比原先多了几分,夹得邵然的肉 …

  躺在地上的晨曦听到这句话,难以置信地朝血魔道:” 血魔,你是不是疯了?你是我的哥哥啊!你怎么能…对我有这样大逆不道的想法?” 血魔听罢嗤笑道:” 公主啊公主,你还真是天真呢!先不说你我并非亲兄妹,就算 …

  ” 不要啊!” 瞥见对兰生死一线的邵然,再也顾不得自己的安危,瞬间凝聚内力朝围攻她的士兵发出一道他唯一的远程攻击方式,魔神刀。金色的刀刃呼啸着而至,总算在对兰死于剑下之前到达。  ” 啊!什么东西?& …

  邵然恢复意识时,已经发现自己身处一间陌生的房内,而让他稍微安心的是,蒂达正趴在他的床边睡了过去,似乎是因为照顾自己而累得睡着了。  看来自己还是未熟啊,老是在战斗中就失去了意识,说不定下次运气不好,就真的在昏迷中命丧黄泉了。  轻手轻脚 …

  邵然大惊,自己是穿越而来的事,根本没有和任何人说过,而此刻竟被一个莫名其妙的声音发现了他最大的秘密,这让他又怎么能不吃惊。  但这么一小会,那声音便再次响起,这次竟然柔和了很多:「我懂了,原来是这样,这样说来,你还真的有拥有这把神器的资 …

  二人对望一眼,都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虽然前方可能还有未知的危险在等着他们,但过了从未有人通过的暗黑之路,还是让二人大受鼓舞,逃出这里的信心也多了不少。  那吊桥大概有近百米长,因为光线不亮也不知道是不是能承受住二人的重量,但邵然和晨曦商 …

  ” 嗯?” 邵然有些奇怪,有什么事情是关于自己的至于要对兰要这么严肃地告诉自己呢:” 你说吧,我在听。” ” 你在人族已经被通缉了,这个你应该知道,但连你的父亲似乎也被剥夺了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