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 21个相关结果 6428次浏览

第六回 懦放奸徒 恶梦如幻  正当高衙内终于志得意满,首度肏得朝思暮想的绝色人妇之时,锦儿却心急如焚,听人说教头或许在城东鼓楼,当即三步并一步,奔出小巷,直往东城鼓楼赶去。  这鼓楼距小巷甚远,她虽跑得甚快,少说也花了三柱香时间。待赶到时, …

贞芸劫序传 话说清初顺治年间,苏州吴县,出一文学奇才,姓金名人瑞,字圣叹。此人幼年生活优裕,后父母早逝,家道中落。他为人狂放不羁,能文善诗,因岁试作文怪诞而被黜革,后应科试,考吴县第一,但绝意仕进,晚年以读书著述为乐,著有《评水浒》、《评西 …

第五回 红颜毁 霸王硬上弓箭(下)   再说三楼房中,林冲娘子张若贞误打误撞,被高衙内骗光身子,一对硕大无朋的雪白丰奶又被这淫棍紧紧揉成一处,更被其用嘴将两颗殷红奶头强行含在口中,当真羞得无地自容,知道今日难逃魔爪,止盼贴身丫鬟锦儿听到呼叫 …

  第四回 风骤紧,刹那芳草色变  林冲娘子如何应对这等尴尬之事暂放下不表。却说陆府二楼之上,林冲与陆谦吃得正浓。林冲前日得高太尉褒奖一番,今日又见陆谦虽侍奉太尉左右,但对他谦虚恭敬,不妄兄弟一场,心下甚喜,止叫锦儿把酒来斟。锦儿笑道:「大 …

第十回 闯林府 欲火难断 直爆得菊花怒绽(上)  话说高太尉养子高坚趁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林冲对拔陈桥驿之机,将林冲娘子张若贞并丫鬟锦儿逼入太尉府。这花花太岁强施淫威,终于得逞狼欲,将俩女双双玷污。他这一夜销魂,竟同时壳得美妇少女,当真享尽人 …

第五回 红颜毁 霸王硬上弓箭(上)  话说林冲娘子张若贞沐浴自抚,正在爽处,惊闻锦儿报急,不由乱了方寸。她也顾不得穿戴整齐,只披一件粉红云裳,勒紧腰带,便随锦儿赶了出去。刚到门口,便见一个麻脸汉子在门外来回踱步,忧色满脸。  若贞情色慌张, …

        第三回 奈人间糜烂 良妇错把春看  只听房门咯吱一声,被轻轻掩上。若芸见丈夫舍己而去,卧房内只剩她与高衙内二人,不由浑身微颤,娇喘不已,胸口不住起伏。她早知这花花太岁高衙内是专勾良人的登徒子弟,采花恶迹传遍京城,而跨下那活儿 …

第七回 妹嘴如刀 淫窝肉身俱献(下)  且说林冲与鲁智深连吃数日酒,转眼已过七日。他得智深相陪,畅吐胸中志向,每日尽醉而归,心情已渐好转。这日辰时,若贞为丈夫更衣束服。林冲见娘子容颦憔悴,心事重重,便安慰道:「娘子勿再忧心。这几日,陆谦那厮 …

第七回 妹嘴如刀 淫窝肉身俱献(上)  话说林冲娘子张若贞被高俅高太尉养子高坚设下圈套,霸王硬上弓,痛失贞身。她惨遭高官子奸淫,竟被那花花太岁恣意奸弄了一个半时辰,虽求得那淫厮守得精关不泄,未彻底失节,但芳心当真如藕折丝断,只共丝争乱。心中 …

第八回 贞心碎 邪龙捣凤怨(上) 话说林冲娘子张若贞受妹妹张若芸逼迫,又受锦儿安慰,终于定下决心,同意夜入太尉府去会那花花太岁。她痴痴涣涣,想到那日高衙内的强悍手段,既羞又怕,竟纠结了一下午。  此时已至申牌时,锦儿先为她做了晚饭,若贞哽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