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 26个相关结果 1961次浏览

  我退出了游戏。    「老大,这周的维修计划已经排满了,你和明天章隆说一声吧,别让他再接单了。」洛克抬头看了一眼正在爬出游戏仓的我,与此同时把一叠文件丢在旁边的桌子上。      我用挂在把手上的毛巾擦了一下汗,抬头看着挂在墙上的时钟再 …

八章  我没有立刻就去地狱圣殿的公会做我要做的事情,而是用了三天的时间来熟悉手里的武器。  之前使用过的无论是双手剑还是龙盘的那把单手剑,全都是西式的阔剑样式,所以重量比较高。而神宫这把刀却非常轻,拿在手里相当省力。  因此在挥动它的时候速 …

一章  很久之后。  在这段不算长也并不短暂的时间里,我从开始的苟延残喘慢慢学会了怎么样在这个世界生活下去。  我在睡梦中一次又一次梦见我生命转折的那一天,有的时候我梦见用自己的双手杀掉了那些黑衣人救下了章隆;有的时候我梦见我没有杀掉挽歌, …

二章  后来我发现,这种高等级的公会大厅与其说是大厅,不如说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基地。Fey带我在公会的基地四处转了转,这里有着专门的大型公会仓库,练习场和休息室,甚至还有可以用来烹饪的厨房。  「要租赁这种程度的公会大厅……一定要很多钱吧。」 …

七章   AZZA并不想杀我,大概是因为我已经将我想要传递的东西传递给了他。  他说过我和他是一类人,所以我希望他能意识到我所做的事情到底意味着什么。战士是用剑说话的,我和他都是真正的战士,如果他能读得懂,至少我就不会带着背叛者的墓碑死去。 …

五章  我和夏希上路了,Fey则和她的同伴一起去执行别的任务去了。就此分别,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次体会她的温存。  夏希的话一直不多,而且在发生了仓库里那件事情以后她似乎对我又多了一点儿忌惮的样子,就好像我会侵犯她。上天作证,明明是她先侵 …

六章  「阿纱嘉,你知道挽歌这个名字么?或者鲁恩希安,或者食影者?任何一个。」我迫不及待的问道。  女孩看了我一会,然后点了点头。  「你认识他们?他们都是什么人?现在又在哪儿!?」  阿纱嘉静静的看着我,然后我意识到我说了太多的问题。   …

                断章  希弗迪因靠在墙边,从被血液浸的发硬的衣服里掏出一根皱巴巴的香烟,然后用通红的枪管将它点着。只是轻轻一口,就呛得他不断咳嗽起来。  「不行,这地方人抽的烟实在是太次了。这里头卷的是手纸么?!」  窗户外 …

九章  挺嚣张的家伙,不过他有那个嚣张的本钱。如果我用心想想的话大概会从记忆中找到他的名字,因为拥有那种力量的家伙我不可能没有听说过。可是我没有把注意力放在他们那边,毕竟我自己就是个通缉犯,如果被他们发现的话我就麻烦了。  「你刚才要干嘛? …

十章   夏希哭的很厉害,以至于到最后晕了过去。我用斗篷裹住她将她抱回了镇子,并订了一个房间安顿她。  女孩眼睛哭肿了,我将失去知觉的她放到浴缸里仔细为她清洗了身体。娇嫩的私处在第一次交合的过程中就受到了及其粗暴的对待,以至于花径深处受伤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