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 29个相关结果 3160次浏览

  “哥。谢志渺说你肯定会来接我,我还道他为了哄我好好养伤扯得谎,没想到你真来了。”  聂阳才随着谢清风走上楼,转角后便乳燕投林般扑出一个苗条娇美的身影,直直冲进他怀中,双手一搂,便将一张芙蓉俏脸紧紧贴上他胸前,喜悦的低叫道。  越过怀中妹 …

  “黄大爷……你行行好,高抬贵手,饶了奴家吧。奴家来生结草衔环,做牛做马,也要报您的大恩大德。”阿璃婉转哀泣,娇躯瑟瑟发抖,也不知在洗翎园中受了什么惊吓。  那汉子满腔火气尚未泄净,反手又是一掌掴在她红肿面颊上,将她打的腾空飞起,摔进无人 …

  与慕容极一道将阿璃的尸身交给外面的护卫处理,聂阳心中颇有些沮丧,费了一番功夫,带回的人却没有留下什么有意义的讯息,对方封口的手段也着实决绝狠辣,甚至早已把断掉心脉这种粗暴的方法也计算在内。  完全不了解对方的情形下,正面交锋显然是下策, …

***********************************  聂阳闻言心中顿时一惊,推出董剑鸣执掌合组后的镖局还算合情合理,怎么说董浩然也只有这么一个儿子,镖局也不是什么见不得光的产业,公告天下,有利无弊。  可这洗翎园,正值天 …

  浓雾,晨鼓,鸡鸣。  半开的窗棂间,吹进略带潮意的风,卷入夜雨残留的味道。  身上的每一处肌肉都透着一股慵懒的倦意,随着头脑渐渐清醒,完全复苏的精力开始在血脉中流淌。  聂阳已经想不起,上一次睡的如此满足是在什么时候。  他静静地坐了一 …

  “我没有一丁点关于他们的记忆。”聂阳沉默片刻,缓缓说道,“迄今为止,提到过他们的,也仅有邢碎影而已。”  赵雨净将腰巾束好,斜坐床边,摸着头发将发钗别好,轻轻哦了一声,权作追问。显然,她也察觉到,聂阳并不想多提此事。  “照他所说,我的 …

  “呃……”干涩的唇间泄出一道呻吟,聂阳转动了一下脖颈,头痛欲裂,他抬手摸了摸后脑,才想起费力游到近岸之处,却被江流涌动撞上了一块突岩。  若是水势急些,只怕当场就要脑浆迸裂。  我……为何会在江中……月儿!脑中骤然闪过一道霹雳,令他浑身 …

  鬼王蛇这一生并没有犯过多少错误。对所有行走江湖的人来说,一次错误就已足够致命。  他上次犯下的大错,是贸然向那个叫做薛怜的年轻女子出手,那一次,他付出了让他至今仍在后怕的代价。  而这次,他发现自己似乎又做错了。  那个叫白继羽的少年好 …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云盼情在心中默念了几遍这句话,借以提醒自己。  小心的用连鞘古剑拨开面前的长草,她缓缓抬起脚,用足尖试探了一下是否有陷阱在前。  她是正追击螳螂的黄雀,只不过,黄雀的身后,还有一条蛇。  一条鬼王蛇。  眼前又浮 …

  细密的雨丝中,一个浑身透湿的少年左顾右盼的跑来,远远看见那间木屋,顿时双目一亮,拔出腰间长剑飞奔过去。  屋内董诗诗已经有些神志不清,嘴里含糊的骂着些自己也不清楚是什么的句子。  她身上的衣服被七手八脚扯得精光,浅蜜色的柔腻肌肤被六只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