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 1个相关结果 7798次浏览

 何蕊的嫩穴被我的鸡巴捅出了一个圆珠笔大小的小口,混着血丝的白浊液体没有完全流净,使整个初破的幼穴看起来像刚从蜂蜜里捞出来似的。我伸出小拇指,钻进穴口,何蕊痛苦地呻吟了一声。软滑的嫩肉包裹了我的手指,幸好我剪过指甲,否则刚刚开苞的小女生怕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