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 37个相关结果 6263次浏览

  这正步入炎炎盛夏的,而宁煮夫却好似赶上了多事之秋,觊觎老婆美色的黄世仁们开始了蠢蠢欲动,而小燕子八成已经落入坏人的魔掌而没有下落。这个时候,仇大小姐却又神神叨叨的不知从哪旮旯钻了出来。  这么多跟宁煮夫关系密切与不密切的女人,连着事儿的 …

   小时候写作文,在描写自己激动的心情时老师教我们了个放之四海皆准的经典句式:「我听到自己的心咚咚咚的在跳……」那阵我始终不相信自个居然还会听得到自个心脏的跳动,一直以为老师是忽悠咱的。  这当儿,随着那条男人的身影闪进来,我明白俺错怪老 …

  当初,当俺初恋情人嫁人,还说是嫁给了一个还没得老子长的帅的男人的消息传来,我体会到了啥叫五雷轰顶的感觉,而今儿「你所拨打的用户不在服务区……」这句移动公司标志性的日常用语居然让俺对那种感觉真真切切的,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复习了一遍,此刻这句 …

  我雀湿没想到老婆这趟访美期间,除老准许我去找小燕子,还考虑这么周全滴将我以陆恭的身份托付给老曾大侠。陆恭是啥子人也?楞个说嘛,如果曾大侠只喊吃个饭斗走人,那我是宁煮夫,如果喊吃饭跟大侠饭后顺便还能搞哈灯,相互切磋哈床上技艺啥子勒,我就变 …

  跟宁卉这次考察团宾馆同屋那女人,有个挺三俗的名字,欧美枝,来自于一个政府部门,官拜副科级,已婚,三十岁左或者右,尚有几分姿色。恰巧的是,这次她在考察团的角色跟宁卉竟是十分相似,在考察团里是随同来自于该政府部门的一位相当于宁卉公司王老大角 …

  宁卉朝王总身上的这一靠倒靠得一点都不莺莺燕燕,真真切切是不胜俺国酒的折磨,这茅台是好东西,但也要看是对哪些人,对俺老婆恐怕跟二锅头没啥区别,反正就是个酒精度数高。  宁卉脸上的茅台牌酒红还没有完全匀散,脸蛋酡红酡红的倒煞是生出一番别样的 …

  怎么办?如果说的是一本小说,那么它是十九世纪晚期俄罗斯革命的暴风雪来临前车尔尼雪夫斯基写的一本讲述三角恋的小说,我记住这本小说不是因为我看过这本小说,是因为作者是个司机,那名字太俄罗斯鸟,又长又好听。如果说的是革命导师的著作,那么它是列 …

 想到了故事的开始,没想到故事的结局——这话是哪个说的嘛?我恨你!  没想到宁卉竟然跑乔老大那儿查俺的行踪,这乔老爷子也太不够哥们了,给我打个掩护都不会呀,平时围棋把你赢惨了点,也不至于这么报复俺嘛!  「老婆,我……我」宁煮夫一时脑壳急转 …

  宁卉几乎同时给她的王英雄与老公发了短信。王总很快回了:「好的小宁,好好休息,晚安。」  而宁煮夫这小子,老婆为是不是要跟老情人XXOO都纠结得火要烧着眉毛了,偏偏这会却玩起了失踪!等宁卉已经回到房间等了老半天都不见动静,这让宁卉本来就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