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 36个相关结果 19991次浏览

女警花虽然内心充满疑惑,但她转念一想,只要能够先清洗身体穿上衣服,不管怎么说都是件好事,自己现在满身精液的狼狈状态,她也实在不想再继续下去了。  在红蜘蛛手枪的押解下,林队长来到厂房内简易的小浴室彻底冲洗自己的身体。淋浴的水很热,蒸腾的热气 …

  在女警官口唇的抚慰下,蒙面Z终于再也没办法继续保持自己表面上的从容了,顾不上身边坐着的两个女人,他情绪激动的站起身来,用手固定住林晓阳的头,开始在她嘴巴里抽插起来。  女警官的眉眼难过的皱在一起,努力抵御着男人阳具在喉咙里越来越深的侵犯 …

  东京警视厅内,这几天从早当晚预约求见前田幸次的人越来越多,从野上讶子调离,井上勋病逝,对山本组的强力打击,直到最近小泽圭佑和关口正弘擅自行动遭到申斥,一连串强硬有力的反击,前田幸次出人意料地轻易击垮了反对势力,捍卫了他的地位,局势如此迅 …

  谢文娜呵呵的笑够了,伸出自己一只穿着黑色长靴的小腿,用脚上的黑皮靴蹭蹭安琪白嫩的脸蛋「趴下!把你这张讨人厌的漂亮脸蛋趴到地板上……」  安琪身体僵硬了一下,却还是顺从的照做了,她双手扒着地面,把头尽量接触到冰冷的地板。  谢文娜抬起靴子 …

  「啊啊……啊……」躺在客厅地板上的红蜘蛛上半身僵直的高高弓起着,手脚剧烈的抽搐,脸部的肌肉更是不停的扭曲颤动,嘴里凄惨的嘶叫着,那恐怖的声音让整个公寓的空气中弥漫着一种紧张又怪异的气氛。  林晓阳缩在沙发里,咬牙盯着女罪犯的表现,这样违 …

  几个美人都被分别带离那个淫乱的大房间,叶安琪也被歹徒们关进了一间阴暗潮湿的地下牢房里,整个房间只有一块扇巴掌大的小天窗可以漏进来几缕阳光。小女警身上仍然穿着完全不能蔽体的白色露乳束腰和几乎就是一根丝线的丁字内裤。幸好现在天气还很暖和,否 …

  不清楚自己具体身处在哪里,两位美丽绝伦的女警花只能彼此依靠着坐在墙角,神色疲惫又无奈的互相依靠着对方。她们被从林晓阳的私密公寓绑架到这所大房子里已经过去几个小时了。由于一路上都被黑布蒙着眼睛,两个人已经完全失去了对方位的判断能力。稀里糊 …

  看到安琪羞愤扭捏的样子,范露露忍不住暴躁起来,她残忍的用力抓起小女警的乌黑长发,强迫她的俏脸贴到毛彪的大阳具上去「臭婊子!到现在还装什么清纯!你以为你还是那个男人当宝一样捧在手心里的警队宝贝么?又不是没含过男人的鸡巴!给我快点吸,后面还 …

  小高趴在女警的裸背上,鸡巴又插在美人的下体里酣畅淋漓的发射了十几秒,直到打空了精巢里的全部存货,他这才筋疲力尽的从她身体上滑下来。仰躺在边上喘粗气,眯着眼睛回味刚才那种极品的性交享受。  林晓阳则悲惨的趴在地板上抽泣,雪白性感的肉体微微 …

  ……时间过去了整整一夜。  被单独关押在地牢里的叶安琪仍然在忐忑不安的等待着命运的宣判,可是在她被关进来之后,除了给她送饭的一个老太太外,她便再也没有见过其他任何一个人,所有的疑问和焦虑都得不到纾解,心绪从烦躁渐渐发展到了麻木。小女警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