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 131个相关结果 10293次浏览

  燹祸、螣姬、明雪三人同时跪在龙辉跟前,身后百妖亦朝龙辉跪拜,眼见这诡异一幕,别说众军,就是龙辉自己也被弄得一头雾水。  只见燹祸双手捧起一个镶金卷轴,举过头顶,说道:「吾族之主妖后娘娘,自见过龙将军之神勇和智谋后,大为佩服,后来得知将军 …

  楚婉冰雪颜春晕,用一张被子掖住娇躯,半躺在床榻上,媚眼如丝,朱唇含笑地望着那三人。  屋内春光融融,只见龙辉大马金刀地坐在椅子上,将白翎羽箍在身前,品尝着那花瓣般的红唇,吻得涎液溢出,兹兹作响,林碧柔则伏在其胯下,檀口含箫,将肉龙卷吸添 …

   再入地宫,已是黎明破晓,龙辉直奔楚婉冰闺房,抬眼却见书案前正趴着一人,不是小冰儿还有何人。  只见这小妮子正埋首在宗卷之下,其秀眸轻阖,长长的睫毛正微微颤动,显然批阅卷宗犯困而小酣片刻,并未睡熟,随时都有可能被吵醒,红扑扑的脸蛋挂着几 …

   早间,龙辉接到宫里传来的旨意,便匆匆进宫,随着引路内侍的带领,径直来到明景殿,自从上回金銮殿被袁齐天砸碎后,明景殿便作为朝会之地。  今日到来,不见文武大臣,却见御林军和大内侍卫在四周布防走动。  龙辉心忖道:「今日好像是皇帝老爷亲自 …

  「龙辉,别看了,没什么好看,咱们回去吧!」  就在宋王和萧元妃恋奸情热之时,龙辉忽然听到耳边响起柔媚而有略带哀求的声音,又像是劝阻丈夫回家的贤惠小媳妇。  只见鹭眀鸾泡在水中,眼神流盼,玉露染肤,楚楚怜人。  龙辉心忖道:「一个久旷的深 …

  看完锦囊,两女不禁深吸了一口气,眼见夜色已深,楚婉冰便告辞了,崔蝶将她送到屋门,忽然又看到潇潇扮作女鬼样,在走廊里飘来飘去。  崔蝶不禁脸色一沉,楚婉冰暗叫不妙,当初韩志之死就跟潇潇脱不了关系,韩家衰败也是潇潇当众击败韩志造成的,如今崔 …

  祭祖前一夜晚紫薇宫正堂内,静悄悄地空无一人,皇甫武吉与众人从暗道走出,龙辉、白翎羽、剑仙母女、三教先天皆到场,除此之外还多出了一个人,那便是玉无痕。  她脸罩面纱,掩盖住冰清丽靥,一双淡蓝的眼眸衬着珠光更显风姿,宛若碧海明珠,美不胜收。 …

 于秀婷道:「诚如小婿方才所言,露水难以做手脚,那可以落毒在杯中,既然池水做不了手脚,那么水池呢?」  龙辉奇道:「这么大的水池,乾闼婆要如何抹毒才能污染整个水池呀?」  于秀婷温温一笑,竖起春葱般的食指,道:「池底池壁难以涂毒,可是出水口 …

  厅内的目光尽数集中在鹭眀鸾身上,有镇静、有愤怒、有不解、更有愧疚,而洛清妍却是媚波流转,朱唇勾笑,仿佛早就预料到了一切。  鹭眀鸾面带寒霜,那对不逊洛清妍的水眸秋翦在两个人身上流转……与她这一生有着重大关联的一对男女。  龙辉硬着头皮叫 …

   听了楚婉冰所说的话后,龙辉顿时陷入一片沉思,良久才说话道:「冰儿,我想过了,这个时候不宜将白妃案情说出来。」  楚婉冰幽幽叹了一声,柔声说道:「夫君,你们男人做什么事都会全方位考虑,务求做到最好,可是我们女人不同,有时候感情一涌上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