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 131个相关结果 9698次浏览

  按照楚婉冰所提供的线索,龙辉得知那座阁楼乃隐藏在混沌之中,于是便试着鼓动元功寻觅故居,只见混沌深处透出一道亮光,恰似指路明灯,引导龙辉回归本源。  一步一步地沿着光路而行,雅致阁楼再度浮现,龙辉满怀狐疑地推开大门,携着二女走进屋内,只见 …

  洛清妍怜爱地从怀里掏出手绢替她抹去脸上污迹,微嗔道:「你这丫头,就是好强,明知道袁师兄力气大你还要跟他比力气,这不是自讨苦吃吗!」  从香怀掏出的丝绢带着少女丝丝甘甜的乳香,鹭眀鸾只感到一阵心旷神怡更有一种被人爱怜痛惜的感觉,顿时升起娇 …

  带着一个活人在身边颇感累赘,待来到天诵塔后,龙辉顺手将托塔罗汉点晕,放在一旁。  塔高九层,天诵功德,为之天诵塔。  龙辉与苦海立于塔门之下,昂首观望,心中一片平静。  苦海说道:「龙施主,水火尊者镇守宝塔,想必会有一场硬仗。」  龙辉 …

   「师父!」  就在龙辉听到紧张之处,门外传来潇潇清脆的叫声,鹭明鸾柳眉一蹙,话音倏然止住,问道:「潇潇,发生什么事了?」  潇潇手里拿着一个斗蟋蟀的木盆,嘟嘴道:「师父,钱先生来了……」  鹭明鸾脸色一沉,干咳了一声:「潇潇,为师知道 …

  飞絮酒楼,店小二恭敬地迎来四名儒袍男子,此四人气度宏越,仪表堂堂,正是当初参与秦家选婿的四名文判——齐桓,沈石元,李攀龙,岳东海。  小儿将四人引到二楼雅阁,只见门外已有一名清俊男子在外相迎:「四位大人,宋王殿下已经恭候多时,请!」   …

  「师妹,先别生气,这是龙辉方才给我的。」  袁齐天递过了一块布片,上面写着一个钱字。  洛清妍蹙眉细想片刻,说道:「原来这小子想取回钱冲卷走的钱财。」  袁齐天咬牙骂道:「钱冲这小子真不是东西,既然见钱眼开,卷钱走人,要是给老子捉到他, …

  今日正是武举开始的第一日,只见京师内有头有脸的武官都一一到场,各入其位,两名主考铁如山和仇白飞,以及主持者齐王被众星捧月般地拥坐在中央。  龙辉让凌霄和风望尘扮作家将列在自己身后,而左手边的人则是白翎羽。  两人互相交换了个眼神,各自入 …

  帝都玉京,炎夏过后,吹起清爽秋风,本该早就举行的科举考试却因为煞域之乱推迟了足足数个月,如今天下初平,朝廷集中各方之力,筹备文武科举。  尚武堂乃是大恒武官的修习之所,亦是历年武举之地;与武相对之地,便是文思殿,此地便是历年文科举的考场 …

  触及高鸿脉相,龙辉只感到他体内似有一股凝重之气缠绕经脉,时刚时柔,似阴似阳,难以捉摸。  「好奇怪的脉相!」  龙辉暗吃一惊,高鸿的气息怪异之极,他虽然不谐医术,但对于气脉的跳动还是很在行的,一下子就把出了高鸿体内暗藏隐患。  「气脉之 …

  夕阳西下,玉京城南的文德书院也随之陷入了一片沉静,宗逸逍双手负后,站在窗台前凝望晚霞。  孟轲恭敬地站在下手处,拱手道:「师叔,晚饭已经准备好了,还请师叔用餐!」  宗逸逍没有回头,只是淡淡地说道:「子舆,如今文科举已经进入最后的殿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