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 25个相关结果 16923次浏览

  我右手食指加强力度向实玖瑠的阴核挑按抚揉,左手在这巨乳上揸搓捏摩,一招上下其手,之后探头与阴唇轻吻再吸吮,然后以舌尖轻舔阴核,……  不用一刻,实玖瑠的阴道口已如鲤鱼嘴般张来阖去,同时唧出少许淫汁,想不到她竟如此快及轻易便出汁,不知是她 …

  消失中的朝仓说:「虚同学要小心点,统合思念体并非很团结,好几个跟我一样的激进派,或者操纵长门的思念体想法一旦改变,不知会怎么对你?」  朝仓的身体已在发光中消散,头部消失前回望说:「在那之前,祝你和凉宫幸福,再见。」  语毕,朝仓凉子这 …

  明天我拖着疲惫的身躯返学,教室内托头望窗的春日,今天竟绑了久违的马尾;我将书包放在桌上,问:「今天还好吧?」  春日无气地回答:「才不好,昨晚做了场恶梦!整晚都没睡;今天本来想请假。」  难道昨晚的不是梦?午饭时间,我快速吃完便当,便去 …

  十分钟后实玖瑠开门,本以为会换上水手校服裙的春日,竟戴着长长的兔耳朵,修长苗条的双腿穿上性感鱼网丝袜,换了套令人怀念的低胸兔女郎装!唯一美中不足便是一脸不悦之色。  论样貌身材,春日也明显不及实玖瑠,不过比较身高的她,唯一胜过实玖瑠便是 …

  处女的首次一般会很痛,除了肉体因素外,心理恐惧与紧张亦占很大关系;这个傻头傻脑的实玖瑠虽仍是初次,但听到长门说自己刚才曾与我做爱,连信息统合思念体也要求信息,自然深信不疑,我故意没有说出真相,使她全没有第一次的心理恐惧,再加上前戏十足, …

  在这个灰暗、无风的山洞内,感觉有些似封闭空间,我想起两个月前与春日独处新世界内的情况,那次我便是如此吻她开始,差点可为她开苞时突然结束,之后她只以为是一场春梦,不过刚才一吻竟勾起她的回忆!   该如何是好?是否该告诉她上次不是梦?让我再 …

  实玖瑠续说:「阿虚,我们之间的事千万别让凉宫同学知道,仅记!而目前还在教室跟同学一起吃便当的我,亦不知自己的未来会在此出现并与你…这个,嘻嘻,你也要保守秘密!」  看着一脸认真的实玖瑠,我忍不住再吻她的巨乳一口,同时吮一口乳汁充饥兼解渴 …

  明天我拖着疲惫的身躯返学,教室内托头望窗的春日,今天竟绑了久违的马尾;我将书包放在桌上,问:「今天还好吧?」  春日无气地回答:「才不好,昨晚做了场恶梦!整晚都没睡;今天本来想请假。」  难道昨晚的不是梦?午饭时间,我快速吃完便当,便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