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 21个相关结果 15503次浏览

  「这是什么地方?」我置身于一个完全黑暗的地方,黑得伸手不见五指,我试图摸索着前行,却好像这黑暗的世界永远没有尽头,怎么走也走不到边界,仿佛置身与茫茫的宇宙中,我只是宇宙中的一粒微不足道的尘埃,正当我感到绝望无助的时候突然见到远处有一点白 …

          【老婆的秘书生活】同人续15  飞机降落在成田国际机场,虽然当兵的时候只是一个后勤兵,但两年的军旅生活目濡耳染也让我有了一点跟踪与反跟踪常识,等所有旅客陆续走下了飞机确定了没人被任何人盯着我才最后一个走出了机舱,我不肯定 …

          【老婆的秘书生活】同人续16  「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さようなら」随着最后一首歌完结,叶凤儿用日文致谢后随着舞台的灯光渐渐暗下来,她回到了后台。  此刻我正以一个送外卖的身份混入了后台之中,工作人员面面相觑地问着是谁叫 …

                二十二  前两天在酒店会所里发生的一切让我大惑不解,李承恩的突然出现,通过他们的对话得知她已经接管了这块灰色产业链,那是什么原因让李承宗放弃这么重要的自主权呢?  就在我苦思的时候孙杰突然在他自己的房间里喊话 …

            【老婆的秘书生活】19  在酒店住了3天,我一直试图能碰见当晚那服务生,但却一直未能如愿,同时不知道是不是近来有点神经紧张,老觉得自己在别人的监视当中,此时正在餐厅用餐的我又感觉浑身不自在好像有人在某个角落注意着我, …

  自从晓枫的离开,一切好像又归于了平静,酒店会所内虽然每天都有见不到光的色情活动,但这一切都不是我想要的,从晓枫的话我们推测到李承宗他们大概每三个月就会有一次大的交易,但具体是什么我们还不得而知,所以只能守株待兔,转眼已经到了2010年春 …

            【老婆的秘书生活】25  我一个人租住在大学路的一家小平房,附近出入的大多数都是台北大学的大学生,繁华而宁静,我相信在这里比较容易隐藏自己,压抑的情绪加上暴雨的冲刷让我昏昏沉沉,全身乏力地卧病了一个多星期,一直发着低 …

                二十  接下来几天我们分头行事,孙杰继续在酒店里面静待大鱼的出现,而我让孙杰在他的资料中翻出了一张班猜的照片,知道了敌人的强大我必须知己知彼才能保证有获胜的把握。既然知道那个班猜是泰国人,我必须从泰国这边着手 …

 「虽说已经回来了,但这里还有我的家吗!」想到这我的心有点刺痛。在扳倒李承宗之前我要尽量避免暴露自己的行踪,敌人的实力太庞大了,只有敌在明我在暗才能有获胜的把握。虽然是这样考虑,但是对晓筑无尽的思念还是让我不能自控地来到我们居住的小区前,为 …

                二十六  我咬牙切齿地看着眼前的男人,愤怒让我使劲地想挣开把我双手固定在凳子扶手上的绳索,可是绳子却是丝毫未动,我这只是做着无谓的挣扎。而眼前的男人嘴里叼着雪茄,像是以欣赏猎物做最后挣扎为乐似的,坐在离我不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