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 4个相关结果 3860次浏览

雨已停歇,岳母不敢在外面呆的太久,怕女儿会起疑,我倒是无所谓,有了 春娇的案例在先,我猜春花就算是知道了我和她妈的事,九成九也不会反对。 缠着肥熟的岳母又调戏了她几分钟,弄得她娇喘连连,脸颊绯红,连连求饶, 最后一连喊了七八声老公,我才笑嘻 …

  春花的老家是洛宁县下的一个自然村,叫韦家集,原本这里都是姓韦的,只是随着战乱等其他原因,现在村子还姓韦的已经只有一两户了。  韦家集地处偏远,离开洛宁县城后,开了足足三个小时颠簸的山路,才到了一个叫二龙口的地方,又胆颤心惊的开了两个小时 …

  春花是我家的保姆,今年三十三岁,她原本是要去汶州投奔亲戚的,结果坐错了火车,带着十四岁的女儿坐到了相隔千里的衡州,当她想要重新买票时,却发现仅剩的几百块钱还被偷了,彷徨无助之时,被刚好经过的我搭救了,我帮她们母女俩重新买了火车票,送上了 …

 何蕊的嫩穴被我的鸡巴捅出了一个圆珠笔大小的小口,混着血丝的白浊液体没有完全流净,使整个初破的幼穴看起来像刚从蜂蜜里捞出来似的。我伸出小拇指,钻进穴口,何蕊痛苦地呻吟了一声。软滑的嫩肉包裹了我的手指,幸好我剪过指甲,否则刚刚开苞的小女生怕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