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 22个相关结果 11025次浏览

             (十八)娚嬲  一时的癫狂,肉欲至极,公媳俩彼此之间在那种特殊的情况下,跨越了雷池的禁锢,突破了伦理禁忌,在夜色中弥漫着,又悄无声息的融入了黑夜。突破了伦理后,公爹魏喜和儿媳妇离夏的身份也在悄然中快速转换着。。。。 …

              (十七)怒放   诚诚的姥爷这一次单独出来的,他坐车来到闺女家中,想看看自己亲家的情 况,顺便看看小外孙。   「你看看,我现在没什么事了吧,手腕也就是稍稍不能左右转,上下晃悠没 什么问题了」魏喜已然把夹板取了下 …

              (十九)捭阖  上午,猪子开着车拉着他老叔魏宗建回来了,一进家门首先拱手赔罪,上来先和婶子解释一番,又把昨日的情况告诉了老爷,那得便宜卖乖的得瑟劲儿,哪像赔礼讨饶,谁叫他辈分小又爱胡咧咧,大伙儿都知道猪子有外场爱 …

              (二十一)夜渡  离夏已经开工作业了,她每天往返于公司和老家之间,当初答应王三奶奶家要多帮衬一下,这眨眼功夫就过去了好多天。那边的宗建奔波的也很是匆忙。上一次离家后,他中途给妻子打过一个电话,告诉妻子,他正奔赴第 …

              (二十)形骸  早上八点多,魏喜伺候完离夏母子俩穿衣吃饭,关掉前院的水龙头,收拾起皮管子。  后院菜地里已然浇的盈盈满满了,水漫过菜园流了出来,急忙中,他又给小菜地放水,看着那一片丰足的三分地,他若有所思的样子, …

(二十三)偷天在乡下的这段时间,魏喜过的非常惬意。可以说是有酒有肉有游戏,这样的日子,一下子弥补了他十多年的感情空缺。他欣慰的同时接受了事实,也主动的参与了进去,可谓是春风得意,枯木逢春。这一次,他又随着儿子和儿媳妇来到了城里。可以说,精神 …

              (二十四)洞房  夜深了,当一切静寂下来时,人的思想也随着冷静了下来。魏喜撩开了窗帘的一角,望向外边。  夜空繁星密布,显得那样的冷清。实则仲夏之夜,清冷中还是有一丝暖意的。冷色调的路灯照耀着小区,楼群里稀疏的亮 …

  (二十二)嬲嫐  离夏在单位里,虽然得到领导的赏识和器重,可暗地里还是有人会搞一些小动作。就拿过两天单位要组织活动这件事来说,有人在背地里拿她怀孕哺乳做文章。说什么休整了一年了,处理问题有些生疏了,别把活动搞砸了;心思全在孩子身上,业务 …

              (二十五)酒交  十来亩方限的鱼塘,宽阔的水面上分布着好几个增氧机,陈占英指着那些打氧机,冲着魏喜说道「喜哥,你看啊,要是没有这东西,鱼儿早就憋死了。兄弟还要打草给它们吃。那边的藕棵子和虾更是难伺候,头一年弄,咱 …

               二十六闹海  流水的日子一成不变。生活中,很多美好的事物在向着人们招手。从清晨开始,日升日落着,演绎着人生的喜怒哀乐。  话说离夏和魏喜带着孩子回到家中之后,离夏把保鲜膜分别铺在了汽车的前后座位上,给上面摆放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