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元战记】第五十一章

  二人对望一眼,都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虽然前方可能还有未知的危险在等
着他们,但过了从未有人通过的暗黑之路,还是让二人大受鼓舞,逃出这里的信
心也多了不少。
  那吊桥大概有近百米长,因为光线不亮也不知道是不是能承受住二人的重量,
但邵然和晨曦商量了一番后,还是决定一起过去。虽然重量是上升了,但在这个
危险的地方,随时都有可能发生意外,邵然还是觉得陪在晨曦身边心里踏实许多。
  于是他拉起晨曦,踏上了这条微颤颤的吊桥,脚刚落在桥上就听到脚下的木
头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让二人的心里多了份不安。暗黑教会已经存在了几百年,
这桥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所造,在这地下的险地又不可能有人来维护,说实话走
到一半断掉都是非常有可能的。
  邵然和晨曦只能一前一后,竟然保持着距离以防止一下子压垮了底下的木条,
但走了几步倒觉得虽然声音难听,这桥还算得上牢固,可想到脚下就是无底深渊,
就算是石桥都难以安心,别提是这样的悬空木桥了。
  二人以龟速缓缓前进,好不容易才走了一半。突然晨曦一脚踩下去,脚下的
木条竟喀拉一声断成两半,惊得晨曦大声尖叫。邵然临危不乱,连忙双脚不动,
用手臂的力量用力一拽,把晨曦的身子一下子拉进了怀里。
  「别怕!没事,没事,有我呢!」邵然赶紧安抚花容失色的晨曦,在邵然的
抚摸下她才渐渐镇定了下来。接下来二人下脚就更加小心了,落地先试探一番不
敢踩实,唯恐再踩断几根整座桥都垮掉。
  短短几十米路,二人竟走了将近半个小时,直到踏上了对岸的地面,才终于
放下心来,一轻松才发觉二人浑身都已经被冷汗所湿透,只好自嘲地相顾一笑。
  接下来在二人面前的,是一个广阔的地下平台,晨曦稍微加强了一点照明术
的强度,还是看不到平台的边缘,邵然便道:「我们就笔直朝前面走就是了,如
果遇到死路再朝旁边探就是。」
  晨曦点头答应,二人便沿着原来的方向一路向前,边走边看着这个巨大的洞
窟,顶部的洞壁足有五六米高,而四周以现在的光线根本看不到边,二人在黑暗
中集中着注意力,随时准备应付从各方而来的危险。
  但奇怪的是走了好久都没有遇上什么东西,应该说连一只老鼠都没有见过,
这可不是正常的情况,邵然有些紧张起来,似乎前方有什么恐怖的事物正在等待
着他们。
  果然,又走了一会,在前方竟出现了一头巨兽的轮廓,虽然还无法看清全貌,
但邵然可以确定这个世上没有什么正常的野兽能长成这个大小,目测应该有十米
高了。晨曦吓得躲在了邵然身后,小声道:「邵然,那是什么东西?」
  邵然一眼就看出前面的巨兽绝非善类了,他拉住晨曦的手道:「别怕,不管
是个什么东西,有我在我会护着你的。」
  二人慢慢接近,终于看清了那巨兽的全貌,这竟然是一头有着三个脑袋的巨
犬,明显的特征让邵然无需晨曦的介绍都可以想到这个魔兽的来历,地狱三头犬!
  不过还好,这头巨犬此刻正处于冰封之中,而且脖子上有一个巨大的项圈,
有几条粗大的链子分别固定在四周的墙上,虽然面目狰狞地立在那里,可应该不
会破冰而出。但这来自地狱的巨兽,就算没有活动的能力只是在那里一站,都给
邵然和晨曦巨大的心理压力,仿佛它正在死死盯住自己一般,总之邵然和晨曦站
在原地有种汗毛竖立的感觉。
  「这…也是你们暗黑神的魔兽?」邵然干涩地问晨曦道。
  晨曦点了点头,道:「它…它是暗黑神的三大神兽之一,负责守护的神兽,
刻耳柏洛斯。它是超级恐怖的恶魔…据说它虽然被称为地狱三头犬,其实这只是
名字而已,它的真正来历是来自于更恐怖的淫兽界,邵然你仔细看!它的头上没
有眼睛,但你别以为它看不见,它能清楚地感觉到周围的任何情况,而且它其实
是有眼睛的,据说在它的三根阳具的龟头上各长有一个。」
  「它有鸡巴?」邵然奇怪地问,因为他一眼看去,地狱犬的两条后腿之间什
么都没有,他还以为这个地狱犬是个母兽呢。
  「当然有,而且还很厉害…」晨曦眼中带着深深的恐惧道:「刻耳柏洛斯的
鸡巴非常恐怖,三根鸡巴不只和它的头一样,有三种属性,分别是冰、火、毒,
而且还可大可小,可长可短,不管是人类还是别的魔兽,它都能用鸡巴干得对方
死去活来。但是最恐怖的是,刻耳柏洛斯的鸡巴可以入侵对方的精神,只要完成
了交配,它能入侵你的精神,吸收你的精神让你崩溃,从此成为它的玩物任它亵
玩。而且因为它体内的血液是逆流的,连血液都是从身体各处流回心脏,所以不
只你杀不死它,因为它的血液就算离开身体都会自动回到原处,更离谱的是当它
交配达到高潮的时候,不是射精而是会吸取对方身体里的精华,直至把对方吸成
一具干尸…」
  这下连邵然都动容了,这么一个杀不死的怪物,绝对不是一般人所能招惹的,
但他很快就悲哀地发现,唯一一个离开这里的出口,竟就在刻耳柏洛斯身后。想
要出去,必须得从它的身子下面经过,才能到达那个黑乎乎的洞口。
  晨曦也发现了那个出口,担心地看着邵然道:「我们想出去,非得经过它身
子下面呢,怎么办啊?」
  「怕什么,它不是被冰封着么,我看这冰却非刚结了一两天的样子,它这么
冻着肯定已经死了,我们只管过去就是。」邵然安慰晨曦道,但要说这魔兽是不
是真的死了,邵然心里可是一点把握都没有。
  「那…我们走吧…」晨曦也只能接受现实,想出去必须朝前走,也只能祈祷
这恶兽不要突然复活了。
  相对刚才的小心翼翼,邵然在这时候却决定全速前进冲过去,因为多耽搁一
秒也就意味着多一点危险。但邵然拉着晨曦刚冲到地狱犬的跟前,便听到了地狱
犬的身上发出了异声,那是冰块的龟裂声!
  糟了,果然不会那么顺利。邵然不敢再往前冲,因为这样冲上去简直就是找
死,地狱犬既然会醒过来,哪里会那么容易让他们过关呢。
  邵然和晨曦在它的不远处站定,伸手拔出了刀全神贯注地等候着给它致命一
刀的机会,晨曦也提起勇气,拿出了巴哈姆特口中念念有词,准备着自己所能发
出的最厉害的魔法。
  还没十秒,地狱犬身上所有的冰块便全部碎裂,它缓缓动了起来,突然甩了
甩三个脑袋,把身上的残余冰块甩了个干净,接着冲身前的不速之客张开了三张
大嘴,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怒吼声。在他看来,两个小小的人类竟敢打扰伟大的
神兽的睡眠,这简直不可饶恕。
  乘着地狱犬刚刚苏醒,还不太灵活之际,邵然赶紧全力出手,身子高高跃起,
手中长刀如一道惊鸿一般,画出一道耀眼的蓝色光芒,狠狠砍在了三头犬的其中
一个脑袋上。
  「嗷呜!!」就算是地狱犬,挨了邵然全力的一击,还是被砍得大声哀鸣起
来,脑袋上也被砍出了一个巨大伤口,血液狂喷。正如晨曦所说,喷得近一些的
血液似乎有生命一般竟自动朝地狱犬的身上淌过去,只有溅得较远的才无法回去。
这样来看想地狱犬因为失血倒下,是不太可能了,这样的话只有把它的狗头砍下
来才行。但邵然刚刚全力一击,自己的手都震得有些发麻,却只是在它的头上留
下了一个伤口而已,可见地狱犬的防御是多么的变态,想把它的脑袋砍下来,邵
然觉得凭自己手里这把凡器根本没希望。
  这时晨曦的魔法也朝地狱犬受伤的那个脑袋使出,那是一个巨大的风刃,但
令人沮丧的是魔法刚接触它的身体,竟无缘无故便消失得无影无踪,魔法对这个
魔物全无效果。
  魔法免疫,物理攻击又因为它的超高防御而效果不明显,这下子邵然觉得无
比棘手了,可地狱犬也不是只挨打不还手的,它正因为被一个小小的人类伤到而
怒发冲冠,张开了大嘴狠狠吐出一口吐息,绿色的喷雾朝邵然直冲而去。
  「快躲开!」晨曦惊慌地喊道,邵然也觉得这吐息绝对没有那么简单,全力
一跃朝边上闪去,但稍稍晚了些,手臂上的衣服被毒雾沾上了一点,一瞬间衣服
上就发出了呲呲的腐蚀声。
  晨曦大叫:「快,快把衣服脱了!别碰到那毒!」
  邵然赶紧一把扯掉外衣,把衣服远远扔出,衣服刚落地很快就化得只剩下一
点残渣,这毒也太厉害了!
  晨曦提醒道:「邵然,它的三个头都会吐息,可千万别被喷中,只要中了就
肯定完了。」邵然深有体会,点头同意晨曦的看法。
  这会地狱犬终于完全恢复了神智,它朝邵然这边猛冲过来,邵然正拉着晨曦
想逃到一边,幸好那地狱犬身上的项圈不知道是什么材料所铸,一下子抑制住了
它的行动,被铁链拉扯了回去,也就是说地狱犬的活动范围只是在那洞口之间而
已,如果邵然现在转身就跑,它也拿二人没有办法。
  但逃走又有什么地方可去?邵然和晨曦虽然不愿,却只能和这个强大的敌人
拼命。邵然担心凭晨曦的速度,再在这呆下去有危险,忙冲她喊道:「我先用传
送戒把你送走吧,这里实在是太危险了。」
  晨曦却坚决地摇头道:「不,我绝对不会走的。我要陪在你身边,如果你死
了,我活着又还有什么意思。」
  在这样生死存亡之际,晨曦却放弃了自己独自逃生的机会,让邵然心里的感
动无法言表。他紧紧握了握晨曦的小手,心中想着自己一定要保护好她,就算自
己死了也要让她活着出去。
  无法攻击到远处二人的地狱犬,突然发出一声奇怪的叫声,接着在二人惊诧
的眼神下,从它的胯下缓缓伸出了三根粗如儿臂的兽屌,渐渐伸得越来越长,最
后停在它的身前,兽屌上的包皮自动打开,露出三只带着恶意的眼睛,狠狠盯着
邵然二人。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