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浮生记】(11)

  第二天,曹山请了假回家了,买了很多东西给父母,这是他第二次回家,和
上次要钱去相比,这次有点衣锦还乡的意思了,他没跟父母说挣了这么多钱,怕
他们担心。
  过了十一,曹山坐火车到了大连——张宁的家乡。
  在海滨公园,当曹山再次见到张宁的时候,仿佛坠入到梦里一般,蓝天白云,
阳光海滩,碧蓝的海水,清新的海风,清洁的空气,这座美丽的城市因为进入到
他视线那个漂亮的女孩子而变得更加的动人。
  张宁还是一头让人迷醉的柔顺长发,被海风吹起,发丝挡住她的脸,犹如垂
柳摇曳,风情万种,她穿着一件碎花有着裙摆的长衫,修长的大腿上穿着厚的羊
绒连裤袜,脚上趿着一双平底船鞋,酷似乐基儿美丽的脸庞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迷人的大眼睛弯成了月牙,性感的嘴唇向上挑起,露出洁白的牙齿。她身材高挑,
气质非凡,不时有男人对她投入欣赏的目光,而曹山很远就注视到她了。
  「曹山!」「张宁!」两人互相喊着对方的名字,幸福的拥抱在一起。
  张宁是个性格独立的女孩子,一般喜怒不溢于言表,可在离开北京的时候,
当火车缓缓开动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泪流满面。四年的大学生活就这么结束了,
她懵懵懂懂的来到了北京,又满载着难忘的回忆离开了这座城市。她深爱着曹山,
因为他是学校里最优秀的男孩子,做他的女朋友有很大的满足感和幸福感。可她
也知道,拥有艺术气质却情商如孩童的曹山并不适合在北京打拼,他不会勾心斗
角,不能卧薪尝胆,他在社会中上不去下不来,空有不切实际的理想却不知道如
何去实现,所以这也是张宁没有跟随曹山一起留在北京最大的原因。火车驶离车
站,将她带出了北京,那一刻,在张宁心里,是觉得与曹山会是最终的分别。坐
在火车上,张宁悲观的想象着以后,曹山也许在北京磨平了棱角,也许回到家里
找一份还算不错的工作,而她,也会回到大连,平静的工作,像所有人一样,在
工作中认识一位还算不错的男生,开始新的恋情,结婚生子,淡然敬如止水的生
活下去。两人天各一方不相往来,也许在多年之后,彼此都有家庭,或许再见面,
甚至搞不好再续前缘弄出一段婚外情什么的,但却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
  可万万没想到,相隔了一个月,曹山就出现在她面前。当曹山给她打电话之
后,张宁兴奋的一宿没睡,原本渐渐熄灭的爱火重新燃起。
  两人深深的拥抱着,尽管张宁比他高一些,看上去不够小鸟依人,但曹山很
满足这种熟悉而久违的甜蜜感。一阵温存之后,曹山打车带她到了大连很有名的
一家海鲜馆,离他住的酒店不远。
  在餐馆的情侣座上,对坐的两人伸手紧握,彼此相视微笑,这一个月,对于
她们来说像是咫尺天涯。
  「张宁,这个送给你!」曹山拿出一个精致的小纸袋,里面两个盒子,一个
是刚推出不久新款的诺基亚8310手机,还有一条精美的铂金项链,这两样东
西,花了他5000多块。
  「哇,项链好漂亮哦,这手机好小啊,最新款的」张宁看到两样礼物,笑逐
颜开的赞叹着,可马上又嘟起嘴说「这个特贵吧,怎么花这么多钱啊。」张宁心
疼的埋怨着曹山。
  「没关系的,给你花再多的钱也值得。对了,你回家之后刚开始还和我联络,
可后来越来越少了,为什么啊?」曹山握着张宁的手,问道。
  「曹山,其实,其实」张宁不好意思的垂下头说,「其实我回家之后,又回
到我四年前熟悉的地方,突然感觉四年的大学生活和你都像梦一样。我,我其实
是想冷处理咱俩的关系,渐渐淡忘,因为我怕我再也不能和你在一起了,相思太
痛苦了。」
  曹山满脸爱意的伸手抚摸着张宁的长发,轻轻的说「怎么会呢?我这不来了
吗?我第一个月,你猜我挣了多少钱?」
  看着曹山兴奋的样子,张宁把玩着刚送给她的手机,说「怎么得有5、60
00吧?完成你的目标了?」一双大眼闪烁着。
  「两万五!」曹山本来想卖个关子,可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
  「怎么挣这么多钱?」张宁听曹山说一个月挣了两万五,大大超出了她的预
期,倒不由得担心起来了。
  「就一个广告单子啊,不算大,但也不小了。我是我们公司这个月的最大单,
奖金、提成、底薪乱七八糟加一块,25000。对了你怎么样啊?」曹山最关
心的还是张宁的工作。他希望她过的好,但更希望她现在过得不好,因为越不好
带走她的可能性越大。
  「哦,还行吧。」谈到自己的工作,张宁的眼神黯淡下来。「我爸给我找了
家公司,我爸朋友开的,我在那当文员,一个月800块,就算可以吧。人家也
是看我爸的面子,其实我这个职位可有可无的。」
  曹山表情上做出惋惜的样子,但心里却美极了,说「那,你现在的工作也不
是很满意吧?不如和我回北京吧。」
  张宁在得知曹山来大连找她就想到曹山有这个打算,可当他真的提出来的时
候,心里却犹豫了。虽然现在工作不顺利,但毕竟才开始,而且是在家,有父母
有同学,以后会越来越好。她也打算就守在父母身边,作为女孩子,她没必要在
外面打拼,只是好好的工作,生活,顺其自然就可以了。另外,曹山这次挣这么
多钱,她不认为这是曹山的能力达到了可以挣这么多钱的标准,也许是运气,也
许是其他。去北京对她来说是改变自己未来的重要选择,她不想这么鲁莽,说一
千道一万,张宁心里还是不相信曹山可以给她一个好的未来,除非他每个月都能
挣到向他预想的那样,一个月6000,甚至更多。
  「我,我,我」张宁犹豫着,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虽然,我现在不太顺心,
可,这工作毕竟是我爸托朋友找的,所以,所以我不太好辞职。」这等于是回答。
  「怎么?张宁,你不爱我了吗?不想和我在一起了吗?现在我真的可以挣钱
养你了,而且在北京真的有很多机会,难道以后也要靠你爸吗?」曹山有点急了,
他想的是自己挣了这么多钱,张宁一定二话不说辞了工作十一以后就和他回北京
了,可张宁的冷静让他遭受了打击。
  「曹山,我不是想要靠我爸,我只是觉得在家比在北京安稳,这是我从小到
达生活的地方,而北京对我来说太陌生,我也不想去那里。我没有什么远大目标,
也没有什么北京梦,我只是想好好的生活。」张宁解释道。
  可曹山并不认同。「张宁,回北京我不会让你吃苦的,我挣到钱了,而且很
容易就挣到钱了,以后会挣更多更多的钱,我们会有更好的生活的。」曹山表白
一颗红心。
  没想到张宁却是淡淡一笑,收起了笑容问道「曹山,我真的很高兴你在这么
短的时间里就挣到这么多的钱,我真的很替你高兴。可这不是全部。你有没有想
过,如果我俩在北京一起生活,以后结婚怎么办?北京一套房子要几十万,我们
要奋斗多少年才能买得了一套房子?而且我俩都不是北京人,在北京叫做暂住,
我们可以暂住,可扎根在北京,我们的孩子怎么办?也让他和我们一起暂住在北
京吗?」
  一席话说得曹山哑口无言。他承认,自己是个没有远虑的人,张宁在这方面
比自己强很多。是啊,自己这一锤子买卖,2万多,可对于房子这座大山来说,
无异于杯水车薪,三环的房子已经是7000,有的已经过万,四环也有4、5
000,就连他们住的靠近昌平那,房价也有2000多。一套房子几十万没关
系,重要的是他下一个两万多要什么时候才能挣到?如果没有这一单,他曹山只
能像个乞丐一样得到被公司施舍的800元底薪,一个月、两个月、最多三个月,
如果没有业绩就会被无情的开除,重新成为一个废人,一个闲人,一个蜗居在北
京城里的外地待业青年。他很惊讶于张宁甚至想到了孩子的事情,是啊,孩子呢?
难道他一出生就注定在北京暂住吗?曹山想的很简单,刚毕业,挣到钱就是玩儿,
和张宁一起,平时工作,周末俩人出去吃,看电影,逛街,快快乐乐的,一个月
不多,两人有几千块钱,小日子足以过的很好。可加上了房子、孩子,他的乐观
就变得那么可笑,尽管未来很遥远。
  曹山想找理由辩解,可找不到,只好说「张宁,我其实想的很简单,就想让
你在我身边,让你过的好一些。」
  「我懂。」张宁温柔的说,她知道自己的话刺中了他。彼此都好好想一想吧。
生活不是儿戏,哪有那么简单呢。
  两人毕竟是再次相聚,都不想因为这个沉重的话题而影响心情,于是岔开了
话题,张宁聊起了大连好玩的地方,曹山说现在和建国租住在一起,就在学校边
上,周末还可以去学校打球,看书,蹭食堂的饭。还有她们班的曲燕和海波,曲
燕和海波在一起了,和他在一家公司,彼此都有照顾。总之曹山在真实的大前提
下,尽量把北京的生活描述得好一些,约见客户被当作三孙子一样的骂,在公司
被上司欺负去扫楼,还有被派出所抓去没办暂住证,这些事都忽略不计了。
  吃完了饭,按照张宁设计的路线,两人在大连好好的玩了一趟,曹山给她买
了好看的衣服,一起看了电影,刚刚上映的《魔戒首部曲》。
  从电影院出来,已经很晚了,曹山拉着张宁的手,温柔的说「宁,我送你回
家吧,还是……去酒店陪陪我?」
  张宁知道,这是曹山来大连找她的目的之一,但她的心很乱,不知道该不该
进行下去,毕竟这一切来的太突然了。她想了一下,眨着美丽的大眼睛,轻轻的
说「山,我明天找你去,好不好?」
  「好,我送你回家吧。」曹山有些失望。
  这一夜,张宁失眠了。她想到了离别前的那个晚上,在学校的树林里,曹山
的手指伸到自己私处那初尝禁果无以伦比的兴奋,他爱曹山,也渴望品尝人类最
古老的快乐。可她真的要把身体交给他吗?她不敢去想和男人做爱是什么样的感
觉,这太荒唐了,却也太诱人了。想到曹山,他挣到了钱,为自己买了贵重的礼
物,想要接自己去北京,他对自己是真心的,曹山对她的爱,是那么的纯粹和强
烈,以后再遇到别的男人,张宁也许也不会去像爱曹山那样去爱他。张宁想,曹
山或许更希望得到的是一个肯定,一个希望,张宁能给他最好的希望就是将身体
交给他。
  第二天,曹山接到张宁的短信问他住的酒店的时候,曹山是颤抖着手将地址
发出去的。他就要得到张宁的身体了,弥补毕业最大的遗憾。
  张宁穿的还是昨天的衣服,可曹山拉开门的那一刹那,看到她长发遮挡下那
羞涩红润的脸庞,感觉是他见过张宁最美丽的一次。
  「曹山,我,我来了。」张宁关上门,很紧张的说。
  曹山也手足无措,这是两个人的第一次啊。
  还是曹山主动些,轻轻的抱住张宁高挑的身子,然后微微踮起脚尖才可以吻
到她性感的嘴唇。张宁慢慢闭上眼睛,当曹山的舌头轻轻滑进她嘴巴里的时候,
全身像是被电击倒一样,曹山的热吻和有力的拥抱让她窒息,要大口呼吸才可以。
曹山感觉着张宁那剧烈的呼吸,她就像个纯洁的女神一样,对性爱无所适从,那
种纯纯的感觉让他兴奋,更让他感动。曹山更进一步,撩起她衬衣的下摆,将手
伸到张宁的后背,轻轻解开胸罩的口子,手向前,抓住了她挺拔的酥胸,好胀,
好大啊。
  张宁感觉自己的乳房被曹山紧紧的抓住了,当挺立的乳头被他的手掌触碰到
的一刹那,浑身发出一股麻酥酥的感觉,她忍不住轻声呻吟起来。
  「啊……」她的乳房被曹山抓得好痒,他还调皮的捏着乳头,轻轻的揪着,
让她更痒,更麻。胸部剧烈的快感眼神到腿间,张宁感觉到自己小腹里一股热流
涌出,让她情不自禁的闭紧双腿。
  曹山疯狂的将张宁的衣服撕掉,两只雪白坚挺丰满的乳房像刚出锅的馒头一
样弹了出来,那么美丽,那么纯洁,犹如冰山上的雪莲冰清玉洁,不同于曲燕那
硕乳般俗气,更不比程敏那成熟过头的小乳房,张宁的乳房是那么让人神往,曹
山不顾一切的将头埋在双乳间,忘情的亲吻起来。
  「啊……」巨大的快感在曹山舔舐下从张宁的胸部传出,让她兴奋得忘乎所
以,她高高扬起头,张开嘴巴,似乎这样才能抵挡快感压迫在身上的窒息感,顺
利的呼吸空气,她被曹山亲得格外渴望他的身体,尽管曹山瘦瘦的,小小的,张
宁喜欢高一点的男生,最起码要比自己高,会让她有依靠的感觉,可曹山不符合
要求。但此刻,顾不上那么多了,她无比渴望的脱下了曹山的衣服,而后又卸下
了身上最后的遮羞布,高挑妖娆,略显丰满的张宁,紧紧拥抱着比她要矮,比她
还瘦的曹山,赤裸着躺倒在床上。
  曹山压着张宁的裸身,张宁搂着他的脖子热情的亲吻着,张宁是第一次在男
孩子面前脱光衣服,而且被男孩子所占有。她很害羞,但仍然张开了双腿。
  曹山一只手抚摸着她的脸,用最亲昵的动作去抚慰她,而另一只手已经伸到
胯下,握住那涨得生疼的大肉棍子,抵在了张宁的桃园洞口处。轻轻用力,就感
觉那湿湿的洞口被撑开,可仍然不足以容纳自己的大家伙。
  「啊……疼……。」张宁抓着曹山的头发,低着头扎在他的脸颊下,轻轻的
呻吟着。她知道,女孩子的第一次会疼,但没想到会这么的疼。曹山那大大的家
伙像是要把下面的肉穴胀裂了一样。
  见张宁痛苦的样子,只好暂时放弃插进去的想法。他将大鸡巴贴在张宁的阴
阜上,上面稀疏的阴毛很柔软。然后曹山开始亲吻她的身体。他将手伸到张宁的
秀发里,闻着那洗发水的清香,舌尖挑逗着张宁的小耳垂儿,舌尖扫过,她不由
得兴奋得挺了几下身子。
  曹山伏起身,看着张宁那白皙的脸庞羞得红扑扑的,水汪汪的大眼睛迷离的
半睁半闭,迷人极了。特别是她那性感的嘴唇,微微张开,透着欲罢不能,矜持
羞涩的欲望。曹山在张宁的抚摸下,舌头扫过修长的脖颈,美丽的锁骨,来到了
那傲人的双峰上,张宁的乳房美极了。丰满、坚挺,白皙又圆润,丰满坚挺一般
是属于被性爱滋润熟了的少妇才有,而坚挺白皙又属于含苞待放的少女,张宁的
乳房可以将二者统一,标致又美丽。
  张宁的乳沟因为兴奋而变得潮红,而坚挺美乳上耸立的乳头还粉扑扑的,曹
山张开嘴,将乳头含进嘴里,轻轻用牙咬着,又用舌尖触碰着,张宁被挑逗得在
床上如游蛇一般扭动着高挑的身体,洁白修长的裸体是那么的诱人,那么的富有
青春的朝气。
  在张宁一浪高过一浪的呻吟声中,曹山向着最重要的部位进发,穿过她光滑
平坦的小腹,穿过她细嫩如绸缎般光滑,只有少女才有的细腻白皙的肌肤,张开
嘴巴,将鼓鼓多肉的阴阜上的稀疏阴毛吃下,又吐出。而后伸出舌尖,顺着阴阜
下那若隐若现的肉缝向张宁的腿间进发。
  张宁觉得曹山从上到下亲吻着自己,心里麻酥酥的,舒服极了。可当他将头
埋在自己腿间的时候,还是很难为情的闭紧双腿,她哪能主动让男生看到自己私
处呢。
  「啊,曹山,别,别,那里不好看,别……」张宁轻轻的拒绝着,可怎能阻
止得了。
  曹山听到张宁羞涩的呻吟声,更加兴奋了,抱住张宁那双雪白修长的大长腿,
大大的分开。
  「啊……不要」张宁几乎是下意识的用手挡住了私处。曹山近乎粗鲁的将张
宁的手拽开,哇,他终于看到了女友最私密的部位。
  雪白的双腿间,微微隆起一座小小的山丘,中间的肉缝紧致,肉缝中间探出
两片小小的蚌肉,粉扑扑的,湿润润的,随着大腿的张开,那羞涩的小肉缝随之
也张开了一道小口,上面还沾着淫水拉成的丝线,阴道深处红扑扑的,随着张宁
剧烈的呼吸而一张一合,美极了。
  曹山像发现了宝藏一样瞪大眼睛欣赏着,这是纯洁未被开发的处女地,只有
最纯洁的女孩子才能拥有如此精致细美的肉穴。在那一刹那,他突然觉得程敏那
熟女的骚屄黑木耳是那么的令人作呕,不知道多少男人最肮脏的东西在里面进出,
而张宁的美穴,纯洁的就像晶莹的美玉一样,温润美丽。
  「曹山,不要,不要看了好不好……」张宁看到曹山趴在自己腿间像个科学
家一样愣愣的看着自己的下体,羞死了快。
  曹山见状,赶忙捧着张宁小巧圆润的美臀,将脸整个贴在了张宁的阴户上。
  「啊……不要……」张宁兴奋的叫着,感觉到曹山的舌头游龙一般的在自己
紧致的肉缝上一通舔舐,他是那么的兴奋,甚至笨拙,他的鼻子几次都硬生生的
顶到了自己最敏感的阴蒂上,很疼,但很刺激。
  张宁胡乱的抓着曹山的头发,任由男友趴在自己腿间亲吻着私处,她又羞涩
又兴奋,感觉到小腹里一阵阵的发热,一股股暖流从阴道里流出。刚开始她还以
为是错觉,可当她看到曹山仰起头,满脸湿乎乎一片的时候,忍不住扑哧笑出声
来。
  「讨厌,脸都弄湿了,真不害臊。」张宁羞涩的笑着曹山。
  「宝贝,你看你下面都湿成那样了,咱再试试呗」曹山爬回到张宁的身上,
轻轻的说。
  「嗯。」张宁没有回答,只是含糊的答应一声,然后又重新闭上了眼睛。
  曹山第二次挺枪刺入,在大量淫水的滋润下,在张宁不知道是痛苦还是兴奋
的哼叫声中,鸡巴终于挤了进去。张宁肥蚌一般紧致的肉穴将曹山鸡巴夹得紧紧
的,一刹那张宁的阴道翻开了曹山的包皮,最敏感的紫红色的大鸡巴头子完全贴
合在张宁粉扑扑粘润润的阴道壁上,鸡巴缓缓插入,那肉壁上的褶皱触碰着他的
龟头,一刹那曹山差点射了出来。太他妈的紧,太他妈的嫩了。
  可考验还在后头,当曹山刚把龟头好歹塞进去之后,龟头被顶住了,他稍稍
用力张宁就喊疼,急的他满头大汗。强烈的欲望让他近乎疯狂,女友已经脱光了
身子,叉开大腿,鸡巴都挤进去了,可现在怎么就插不进去了呢。他没办法,只
好扭着屁股在嫩穴中间打洞,见张宁不喊疼了,又稍稍用力刺入,可马上张宁疼
得大叫起来。几次下来,曹山都块崩溃了。
  他垂头丧气的把鸡巴撤出来,坐在张宁身下,呆呆的说「宁,要不,咱别弄
了。」
  「山,我,我不是故意的。」张宁习惯性的将长腿并拢,手捂住阴阜,带有
歉意的说。
  「我我不怪你,可,可怎么这么费劲呢。」曹山不甘心。
  「要不然,再试试吧」见到曹山火急火燎的样子,张宁心疼的说。「要不然
你就用力点,我忍得住。」张宁想,既然选择了把身子交给他,那就再忍耐一下
吧。
  曹山挺枪再战。当鸡巴插入的时候,又被顶住了,曹山趴在张宁身上,揉着
她的大乳房,鸡巴在洞口快速的摩擦着,张宁哪受得了这样的挑逗,渐渐的,叫
床声越来越大,「啊,啊,啊,啊,啊」一浪高过一浪,她被曹山弄得也是欲罢
不能,肉洞里痒极了,她紧紧的抱住曹山,忍不住屁股也轻轻往上送着。
  曹山抓紧时机,将鸡巴抽出,然后猛地一顶。「啊……」张宁被这猛烈的撞
击疼得几乎晕过去,下体被撕裂了一般,她甚至一头抵在曹山的肩膀上咬了下去,
两条大长腿在空中直挺挺的蹬着,疼死了。
  曹山也被吓住了,他的鸡巴深深插在里面,不停的跳动着,可不敢动。就这
么趴着的姿势一动不动的。好一阵子,张宁才如释重负一般头砸在枕头上,看她
已经是泪流满面,可又面带微笑。张宁哭红着眼睛,忘情的亲吻着曹山,然后捧
着他的脸,无比深情的说「好了,我真的属于你了,老公……」张宁都不知道自
己怎么这么顺利就喊出了老公这个称呼,那是只有全心全意被托付的人,才能够
叫出来的称呼。
  张宁将腿重新分开,曹山和她拥吻着,下体开始抽动。张宁也主动的将屁股
轻轻往上顶,插得越来越深,插得越来越快。
  「啊,啊,啊……好舒服啊,老公,啊,啊,啊……」张宁享受着曹山胯下
巨物带给她莫大的满足感,那种被塞满的感觉是那么的充实幸福,一股股热流从
阴道深处迸射而出,在他疯狂的抽插下,巨大的欲望升腾而出,又被阴部摩擦的
巨大热情所燃烧,释放。
  瘦小的曹山挺着大鸡巴压在张宁高挑雪白的身子上,两人尽情的享受着男欢
女爱的莫大快乐。他们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这将是他们一生中最幸福,最纯洁,
最彻底的性爱,以后再也没有了。
  「啊,啊,啊,啊……」张宁完全放开了自己,大大叉开两条大长腿,尽情
的浪叫着。张宁的小腿略粗,由于练游泳的关系,小腿部肌肉发达,可在做爱之
中,圆嘟嘟的小腿肌肉完全放松,软软的在晃动着。
  曹山的大鸡巴能带给任何女人最疯狂的快感,鸡巴被张宁紧致的肉洞所裹住,
一次次深入到底砸在阴道最深处的肉垫上,又用力的拔出。曹山比张宁要矮一些,
这种姿势下,他一边插入一边要亲吻张宁有些够不着,索性就埋在她丰美的雪乳
上,尽情的感受着那细嫩绵软的极品触感。
  两人几乎是同时到达了高潮,张宁死命抓着曹山消瘦的后背,小屁股高高抬
起,让曹山的鸡巴狠狠的顶在自己阴道深处,完全塞满。剧烈的快感在体内爆发,
她猛地大叫起来,而后又长舒了口气,抽搐着瘫软在床上。曹山也兴奋极了,刚
才张宁到达高潮的时候小嫩穴一下下缩紧,夹得他鸡巴几乎要射出来,此刻赶忙
抽出鸡巴,刚拔出来,大鸡巴噗噗的一阵猛射,精液又浓又多,射了张宁小腹,
乳房,甚至脸上,头发上全是,而当他张开握着鸡巴的手的时候,发现了手上沾
着的红红的血渍。
  他突然明白了!曹山无比幸福的将张宁抱起来,兴奋的大叫着「张宁,这是
你的第一次吗?」张宁害羞死了,忙推开他「讨厌,你怎么弄这么多脏东西,粘
死了,放开我,洗澡去。」
  张宁推开了曹山,迈开修长笔直又有点肌肉感觉的大长腿,扭着紧致的小屁
股去到浴室。张宁是练游泳的,皮肤细嫩不必多说,可身材嘛,虽然修长美丽,
但肩宽了些,臀窄了些,特别是从后面看,稍稍有点像是男的。可这又怎样呢,
张宁把自己的第一次给了曹山,曹山稀里糊涂的就接纳了。他看着张宁那苗条不
失圆润,高挑妖娆的洁白裸身,别提多满足了。可一刹那,他又想到了自己的第
一次却给了程敏那黑木耳,又心里充满懊悔。
  他不该那么不争气的就屈服于程敏,程敏的身子被玩弄多少次了,可他的童
子身没给了张宁,却给了那个人妻。可是,如果自己不那样做的话,又哪挣得了
钱,又怎么有本钱来找张宁,又如何能得到她的处女身呢?曹山沉浸在深深的自
责中和剪不断理还乱的男女逻辑中,什么应该,什么不应该,他已经分不清了。
  曹山在张宁洗澡的时候下楼买了避孕药和避孕套,初尝禁果的两人又在宾馆
里一次次幸福的做爱,积攒的青春能量在这一刻肆意挥洒。曹山一次次的一泄如
注,而张宁更是被干得一次次达到高潮,甚至几次都泄了身子。直到后来曹山都
射不出来,拼命在张宁身体里捅了半个多小时,而张宁也感觉到下体肿胀得麻木
又火辣辣的疼,才作罢,而此时,已经是夜里10点钟了。
  曹山还是打车把张宁送回家中,第二天,两人好好的在大连玩了一天,第三
天一早,坐上了回北京的火车。
  两人重演了一个多月前在北京西站的一幕,可如今少了几分苦涩,多了几分
甜蜜,因为未来不再像当初那么的渺茫,至少如果可以的话,在一起是有可能的。
曹山叮嘱她,不顺心了一定要来北京找他,两人幸福的在一起。而将身体托付给
了曹山之后,不知是他强力的性本领让她很满足,还是曹山证明了自己的能力,
让她有了些安全感,总之,张宁觉得自己有了一条幸福的退路,如果这份工作不
行的话,她准备去北京找他。
  月台上,张宁挥着手臂看着曹山越来越远,直至消失在实现之中,她独自一
人走出站台,看着熟悉不过的大连的蓝天和海风,仿佛像是做梦一样。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