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元战记】第五十二章

  「晨曦,小心!」邵然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晨曦的安危,因为这阳具明显是可
以随意伸缩,自然可以当作武器来攻击二人,而且如果狗屌的属性和狗头一致的
话,就是邵然面对起来都非常棘手,别提攻击完全无效,自身防护和速度又极差
的晨曦了。
  地狱犬的一只狗头突然先发制人,朝二人的方向喷出一口吐息,这次是冰属
性,邵然赶紧回避,但手里牵着晨曦哪里有一个人的时候那样灵活,邵然只觉得
被吐息的边缘又擦到了一点,当即手脚有一些被冻得麻木。
  邵然心中一慌,因为晨曦处于更靠近地狱犬攻击方向的位置,连忙朝她看去,
果然她比自己的情况还要糟糕,已经被冷气冻得瑟瑟发抖,几乎都难以站立。
  这样下去真的要完,邵然忙把晨曦抱起逃到了离地狱犬比较远的位置,把她
放下后嘱咐了一句:「你帮不上忙,就在这里等我,千万不要过来!知道吗?」
  说完这句话,也不管晨曦是否答应,赶紧持刀朝地狱犬正挥舞着的三根淫具
砍去。但因为离晨曦很远,在她身边的照明魔法根本难以让邵然清楚地看清敌人
的状态,而那三根淫屌果然和脑袋的属性相同,虽然威力上不可同日而语,但还
是给邵然造成了很大的麻烦。还没一会,邵然身上就留下了几处烫伤和冻伤,甚
至手臂上还有一处中了地狱犬龟头喷出的毒液,虽然邵然反应还算快,第一时间
割去了那处的腐肉,但邵然还是觉得手臂麻得让他快要抬不起来。于是就等于是
一只手持武器和地狱犬在搏斗,邵然的状况越来越危急,好几次差点被它的吐息
直接喷中。
  「邵然,不要!快退回来!」晨曦这时竟然不顾生死地朝邵然奔来。
  「傻瓜!快回去!」邵然大急,连忙把刀子挥得密不透风,但一只手哪里能
真正挡住地狱犬的三根鸡巴?他拼命之下也只挡住了其中的两根,而那根最厉害
的毒属性的,却直朝晨曦飞去。
  「不要!」邵然用尽全力,全速朝后冲去,但只听见一声尖叫,晨曦被那淫
具死死缠住,拉扯着被吊到了半空,而照明魔法因为主人被掳,无法支持,也一
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无边的黑暗中,邵然只听见晨曦不断的尖叫声,似乎是在头顶,但很快又远
去,肯定是被地狱犬掳去已经拉到了身边。地狱犬本就不是靠眼睛视物,可邵然
在黑暗中却根本什么都看不见,别说想救出晨曦了。听着晨曦的不断惨叫,邵然
心如刀割。
  邵然朝地狱犬的方向看去,漆黑一片中竟发现那处有一道隐隐的红光,他钢
牙一咬,朝那个方向不顾一切地冲了过去,口里喊道:「晨曦别怕!我来救你!」
  这时自身的安危已经被邵然置之度外,如果能救出晨曦,就算自己死在地狱
犬手里,也不会后悔了。
  邵然集中了全部的精神,以应对随时可能降临的攻击,并时时在探查晨曦发
出声音的位置,想要找机会一击奏效。但有光亮的时候没发现,这个洞穴竟然不
知为什么,声音在这里有很严重的回声,让邵然根本无法确定晨曦的真实位置,
只是听到她从刚开始的惨叫,此刻已经变得有些奇怪,好像是痛苦中又带着莫名
的另类感觉,有点像那种性交时呻吟声。
  晨曦一定已经被干了。
  邵然心中怒火顿生,这个无耻的淫犬,竟敢用下贱的狗屌沾污他的女人,这
和之前的雕像不同,是真真正正的用狗鸡巴在干晨曦那纯洁的肉体,而且这贱狗
还有三根鸡巴,又粗又长,邵然担心晨曦哪里受得了这样的摧残。
  但最另他担心的是,晨曦说过如果被地狱犬干了,可能精神上都会损伤,最
后变成一具行尸走肉,相信这会地狱犬已经开始在麻痹晨曦的神经了,否则被这
样凌辱怎么可能还会发出强忍快感的声音呢?估计现在她还能忍住,但随着精神
慢慢失陷,最后就真的成为地狱犬的玩物,与母狗无异了。
  得赶快救她!在这样的紧急情况下,邵然也失去了冷静思考的能力,只是赌
博般地继续朝那冒着红光的位置冲去。
  可他一路冲着,竟根本没有遇到地狱犬的阻拦,似乎那淫兽这会根本懒得理
他,全心都忙着享受入口的美肉。晨曦的声音已经变得越来越撩人了,好像理智
已经慢慢离她远去,从刚开始的惨叫,变成了夹杂着哭声的淫叫,下一秒却变成
了含糊不清的唔唔声,不用看邵然也能想到,她的小嘴也被奸污了…
  晨曦!邵然已经有些丧气,自己真的能把她救下来吗?这会救她下来,会不
会她已经失去了神智,变成一个无肉棒不欢的下贱淫肉了呢?
  邵然只能迫使自己不接着去想,前方的红光随着他的靠近变得越来越亮,又
是几个冲刺,当邵然冲进了这片红光后,竟发现自己进了另一个洞窟,而发出微
光的竟是洞穴中间一片巨大的血池,一边冒着泡泡一边散发出微弱的光芒。
  怎么这样就冲过来了?邵然想到了肯定是进了地狱犬守护的身后的那个洞口
了。可晨曦还在被它凌辱呢!邵然便想回头赶紧去救,但眼睛余光一瞟,竟看到
了血池的中央,漂着一把通体血红的长刀。
  那是什么?这刀一看就知道绝非凡品,而地狱犬所守护的,说不定就是这把
来历不明的宝物吧。
  这会邵然有些冷静了下来,想到了就算这会自己回去,凭手里的武器根本伤
不了地狱犬分毫,还不如碰碰运气,看能不能得到这把宝刀,再回去救晨曦。虽
然晨曦受的伤害可能更大,但邵然决定一会把晨曦送到黑龙王那里,凭它几千年
的寿命,肯定有办法解决晨曦受的伤害的。如果自己就这样冒冒失失地冲回去,
最多也就是和晨曦一起命丧黄泉,毕竟在黑暗中自己比起地狱犬是完全处于劣势
的,横冲直撞只是找死而已。
  邵然试探性地用刀捅了捅血池,以测量这池子的深度,另他送了一口气的是,
这不知道是什么生物的血液的高度还不算离谱,只到了他那刀的刀把处。邵然便
直接踏进了血池之中,朝那血刀的方向走去。
  脚下的血液没过了他的膝盖,到了他大腿的高度,所以虽然血液粘稠,他前
进进来倒也不算太过艰难,而这血液好似真的刚从生物体内取出来一般,竟一直
处于温热的状态,和常人的体温相差不大。邵然拿刀当作拐杖,一步步朝前走着,
越靠近那血刀,竟然越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这好像是一把邪刀,邵然心中苦笑,会漂在血池里的刀子,又那里会是什么
圣洁的武器呢?随着他的不断靠近,血刀给他的压力也越来越大,似乎在警告他
不要再靠近一般,但孤注一掷的邵然哪里还有退路,只能咬牙死命朝前走去。
  终于,邵然走到了血刀的跟前,仔细一看,这是一把不知道用什么材料做成
的武器,外形奇怪了点,刀刃相比寻常的刀子宽了许多,但最另邵然觉得诡异的
是,它的刀把竟然是男性阳具的造型,护手是男性阴囊的造型,两个睾丸分布在
两边,而刀柄则完全是一根阳具,连包皮和上面的青筋都栩栩如生。
  邵然面红耳赤,拿这么一把淫荡的武器去砍地狱犬,他自己都觉得荒唐。可
这会哪有别的路让邵然挑呢?他只能伸手,去握那把武器的刀柄。
  可刚碰到这把血刀,邵然便觉得好像被电击了一般,啊的一声惨叫着赶紧拿
开了手。邵然惊惶不定地看着这把诡异的刀子,怎么回事?这刀有古怪,邵然在
那一瞬间觉得好像灵魂深处被直接电到了一般。
  可还没等他缓过劲来,更离谱的事情发生了,这血刀竟缓缓亮起了红光,而
且邵然竟听到自己的脑子里突兀地传入了一个声音。
  「是什么人?敢打扰我的睡眠?」一个诡异的声音自己在邵然脑中响起。
  「什么人?」邵然大惊失色地喊道,可那声音又在他脑子里道:「你不用乱
喊,直接想一想你要说的,我就能听到你的心声了。」
  邵然心想,难道这个诡异的东西有读心术?刚一转念头,那声音又响起了:
「你可以这么认为。人类,你来这神圣的暗之祭坛,有什么目的?」
  原来这是暗黑祭坛,邵然试着在心里想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能通过精
神和我对话?」
  「呵呵,你管我是谁,你弄清楚,是我在问你问题,要回答也该由你来答才
对。」
  邵然心里一紧,想道:「我想借这把刀一用,用来救我心爱的女人。」
  那声音听到邵然的这个想法,哈哈大笑,戏谑道:「你想借就能借不成?你
可知道,想要使用这把刀,不但要求你有超凡脱俗的心理境界,而且你的灵魂,
必须是在神魔人三界之外,你还觉得你有资格使用这把刀么?」
  「神魔人三界之外?那是什么东西?」邵然被这个声音的话弄得迷糊了。
  「你管这些干什么,难道你真以为你有资格拥有这把神器?」那声音带着不
屑继续响起。
  邵然一拱手,开口道:「前辈,我是真的需要借此刀一用,不管为此付出多
大代价,我都愿意。没有这把武器,我的女人马上就会死在地狱犬手下,所以我
不得不试。」
  说罢鼓起勇气,伸手抓在了刀柄之上。那种直达灵魂深处的刺痛感觉再次出
现,邵然惨叫着死死抓着刀柄,用力朝上拔,但不管他怎么用力,血刀都纹丝不
动。
  「咦!」那声音这次带了一丝惊疑,他第一次用迟疑的口气对邵然道:「年
轻人,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我在你的灵魂深处真的感觉到了不存在于这个世
界的结构?难道你真的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