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花少妇白艳妮】(35)

第三十五章 李丽霞的生理展示2
  吃完饭,李丽霞和老公孙祥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李丽霞所做的位置,
一个多小时以前还是自己赤裸着让儿子拍照的位置。想到这些,李丽霞不禁面红
耳赤,担心自己的窘态被老公发现,她偷偷地看看自己身边的老公。还好,孙祥
此时全神贯注的看着球赛,没有发现妻子的不安。
  「小宝今天怎么回事,吃完饭就钻进了自己的房间,平时他是要和我抢电视
的。」孙祥突然说道。
  「可能是作业多吧。」李丽霞随口回答。她自然心里明白,儿子此时肯定再
有自己房间的电脑,欣赏母亲的裸照呢!
  到了十点的时候,小宝出了房间。打开冰箱,居然为孙祥拿过来一个纸包装
的牛奶。
  「妈妈总是说,和牛奶让人强壮健康。爸爸,你我一人一包奶,一起茁壮成
长。」小宝煞有介事的说着。
  「这小鬼那么懂事了,好,大家一起成长!」孙祥对于儿子没有丝毫戒心,
高兴地和儿子用牛奶捧杯,喝光了这包牛奶。
  「今天可能太累了,我怎么那么困啊。丽霞,我先回屋睡觉了。」不到五分
钟,孙祥就困得只打哈欠。李丽霞看到老公困成这样,只道是白天交体育课太累
了,正好自己也疲倦了,就和老公一起回了卧室。
  睡了不知道多久,李丽霞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想要翻个身换个睡姿。
  奇怪,怎么动不了。李丽霞本能地想要伸手揉揉眼睛,双手张开怎么伸不回
来?这时李丽霞在惊恐中醒了几分,睁开了眼睛,怎么自己实在客厅!
  看到客厅的灯全部打开,李丽霞终于完全醒了过来。想要喊出声来,却只能
发出「呜呜呜」的叫声。李丽霞这才发现,自己的嘴里被塞满了丝袜一类的丝织
物,在嘴唇上,还贴上了宽胶布。不但是双手,双脚也被人伸直用绳子捆住了脚
踝。此时的李丽霞,平躺在客厅的茶几上,被捆成了一个大大的「大」字。
  而且,李丽霞感到自己的腰部下面,还没垫上了厚厚的两层被子,使得自己
不得不向前弓起了腰,乳房和下体都顶了起来。
  脚上穿着高跟鞋,是自己今天上班时穿的那双。腿上也穿上了连裤袜,不过
袜裆怎么被剪开了?我的内裤呢,我明明穿着白色的内裤!李丽霞突然感到自己
的下体被脱去了内裤,却又让人穿上了丝袜,不禁一阵紧张。上身居然赤裸,李
丽霞感到一阵发凉,明白自己的上身没有一片布。
  扭头再一看,李丽霞几乎要昏过去。
  自己的儿子小宝,此时站在自己的左边。因为个子不够高,小家伙是站在一
张凳子上的。不但是自己的儿子,小宝的身边居然还有一个和他年龄相仿的小男
孩。李丽霞认识他,他是小宝的同桌小伟,和小宝是一个摄影社的。
  「李阿姨的皮肤真白啊。」
  听到这个声音,李丽霞才发觉自己的另一侧也有人。回过头一看,居然也是
小宝的同学,小平和小成。
  原来,小宝给他爸爸的牛奶里,放了安眠药。当李丽霞和孙祥都睡着以后。
  小宝拨通了电话,把他最好的三个伙伴,小伟、小平、小成都叫了过来。已
经是深夜,这三个小鬼住的不远,而且和小宝都有相同的爱好,自然都偷偷地溜
了过来。
  确定李丽霞熟睡后,四个小鬼悄悄地把李丽霞从卧室抬了出来,搬到了茶几
上。
  脱光了妈妈的衣服,小宝找来绳子,四个人正要捆绑,小伟突然提议让小宝
给她妈妈穿上了连裤袜。于是,小宝又溜进父母的卧室,从床头找到了一双浅白
色的连裤丝袜。这是李丽霞第二天上班要穿的丝袜。
  给妈妈穿上了浅白色的连裤袜,又给她穿上了一双紫色的高跟鞋。四个小鬼
一人一边,把李丽霞的手脚分开,捆在了茶几的四条腿上。为了让大家看到李丽
霞的小鸡鸡,小宝用剪刀仔细的剪开了丝袜的袜裆。同时,为了让李丽霞保持一
个顶起阴户的姿势,小宝给李丽霞的屁股下垫上了自己房间内的小被子。
  这是,李丽霞已经醒了过来,想要训斥自己的儿子,却只能发出「呜呜呜」
的叫声。
  原来,四个小鬼害怕李丽霞醒来后发出声音。就把李丽霞挂在阳台上的洗干
净的内裤和丝袜都收了进来,塞进了她的嘴里。确定妈妈的嘴里塞满了丝袜,小
宝从医药箱里找到了大块的白色胶布,贴在了李丽霞的嘴上。李丽霞的嘴被张大
成了O型无法闭合,小宝就把胶布直接贴在了嘴唇上,胶布紧紧地贴住李丽霞的
小嘴,使得迷人的嘴唇轮廓清晰可见。
  妈妈真漂亮。小宝忍不住隔着胶布,吻了妈妈一口。
  「李阿姨的脚真漂亮,穿上白色的裤袜更白了!」李丽霞感到自己的右脚一
凉,小平脱下了她脚上的紫色高跟鞋,还用自己的小手轻轻地挠李丽霞的脚心。
  「呜呜……呜……呜呜呜……」来自足底的瘙痒,让李丽霞不禁向逃避,可
是手脚被紧紧的束缚,唯一能做的就是扭到自己的小脚。
  「怎么样,你们都没见过女人的小鸡鸡吧。」小宝如同大人一般,骄傲地把
手往李丽霞的阴户一指。三个刚步入青春期的小男孩不禁睁大了眼睛,凑上去仔
细看李丽霞的生殖器。
  「呜呜……呜呜……」李丽霞羞愧难当,却无法躲避。
  「那我们拍照了,要留作纪念……」三个小孩子都是摄影爱好者,自然都有
不错的相机。说着三人拿出了自己带来的相机准备拍照。
  「等等,等等,不能让你们拍到妈妈的脸。我要给她伪装一下。」说着,小
宝拿出了一条肉色的厚长筒丝袜。这是小伟从他妈妈的房间偷出来的。李丽霞把
自己的丝袜内裤都锁了起来,小宝找不到套头的丝袜,就让小伟来时带了一条。
  这是深秋天气转凉时,妇女最喜欢穿的肉色厚尼龙丝袜,小宝把长筒丝袜套
在了李丽霞的头上,一直把袜口拉到了李丽霞的脖子。李丽霞感到有点气闷,不
过不会有生命危险,这样不但四个人拍的照片上李丽霞的脸孔不会清晰,此时就
连李丽霞看隔着丝袜看到的一切都显得模糊了。
  丝袜上还带有女人的体香,李丽霞立刻明白,这是小伟的妈妈今天穿过没有
洗的丝袜。虽然没有脚臭,但是爱干净的李丽霞还是难以忍受,她不住的摇头扭
头,希望挣脱套头的丝袜,可是小宝四个人早就把目光聚集在了她的小鸡鸡上,
而丝袜紧紧的包裹后也不能挣脱。
  「你们知道女生尿尿是用那个洞洞吗?」小宝昂着头,骄傲地问道。
  「不就是这个洞洞吗?」小成个子最高,故意像是很了解的样子,把手指向
李丽霞的阴户。手指触到了李丽霞的阴毛,使得李丽霞本能地颤抖一下。
  「错了吧。这里可不是女生尿尿的地方。」小宝半眯着眼睛,故意不说下半
句。
  「不是这里,那会是哪里?」小伟迫不及待地问道。
  「切,估计你也不知道吧!」小成脸红地据理力争。
  「其实,是这个小洞洞。」小宝揭晓了答案,他翻看妈妈的阴唇,指向了阴
户上方的尿道。被儿子的手指触摸到了阴户,李丽霞不禁受到羞辱,拼命地挣扎
扭动。为了不然妈妈的下身乱动,小宝反而是用力摁住了李丽霞的阴户。
  羞愧中的李丽霞,敏感部位受到了刺激,本能的开始流出了淫水。被吕新调
教了多次,李丽霞的阴户早就比一般女人的敏感许多,这一刺激,立刻分泌出大
量的淫水。
  而性欲,也伴随着子宫内的暖流高涨起来。居然因为儿子的小手,就这么性
奋,李丽霞不禁生出巨大的羞耻感。
  「你看,还说不是尿尿的地方,李阿姨的小洞洞已经开始尿尿了。快看啊,
尿都把丝袜打湿了!」看到淫水的流出,小成似乎找到了证据,立刻招呼其他人
看。这是小伟和小平,难得看到女生尿尿,哪里在乎小宝和小成的争执,早就拿
起手里的相机,看是飞快地按动快门。
  「不是,不是啦。这是妈妈的小鸡鸡流汗而已。你们什么时候尿尿,是这么
尿出来的。我们尿尿哪次不是射的好远。」小宝脸一红,赶紧解释。
  这么一说,三个小鬼都不禁点点头。小成虽然还想说什么,不过转念一想,
确实是这样。虽然他们没有看过女生尿尿,可是他们尿尿每次都要尿出好远。而
且男生之间,还经常比谁尿的更远。不过,既然都没有看过女生尿尿,这三个小
鬼,也搞不清楚李丽霞到底是不是尿尿。
  「其实,你们俩怎么说都没用啊。我们都没看过女生尿尿,谁知道李阿姨是
在尿尿还是小鸡鸡流汗?」拍够了照片,小伟说话了。
  是啊,如果不然妈妈尿尿,他们怎么能信我的话呢?小宝不由地点点头。
  「妈妈,为了证明我的话是对的,小成的话是错的,您赶快尿尿吧。让他们
知道,女生尿尿是从这个小洞洞出来的。」小宝低下头,看着妈妈被丝袜包裹的
面孔,哀求道。
  即使平时百依百顺,这么羞耻的事情也不能答应啊。李丽霞拼命地摇着,表
示拒绝和抗议。没了注意,四个小鬼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就在大家尴尬地站着时,小平说话了:「我记得小时候,爸爸给我把尿时,
总是嘘嘘地吹口哨,这样我就会尿出来了。要不咱们试试?」
  「嘘——嘘——嘘——嘘——」四个小鬼想到了鬼点子,立刻开始实行,四
个人轮流在李丽霞耳边,轻声发出嘘嘘声。李丽霞睡了几个钟头后,早就觉得小
腹有点涨,想要上厕所排空膀胱里的东西了。
  可是在四个小男孩面前,怎么可以小便呢?更何况自己又不是小孩子,憋尿
可比这些小鬼强多了。李丽霞深呼吸后,开始努力收缩自己的尿道,忍着不让自
己尿出来。
  嘘了半天,四个人口都干了,可是李丽霞一滴尿都没有出来。
  「这个方法不行啊,李阿姨又不是小女孩,嘘嘘不管用了。」小成摇摇头,
表示大家的努力都白费了。
  「有了。我记得我在网上看过一些图片,要让女生尿尿时,他们总是拿一些
小东西给女人的小鸡鸡挠痒痒!」小宝突然又想到了一个办法。这话一说,李丽
霞不禁颤抖。自己曾经多次被吕新整的小便失禁。而吕新最擅长的,就是拿各种
各样的工具,不断地刺激自己的阴户和尿道的敏感部位。
  「那我们要拿什么东西呢?」小伟歪着头问道。
  「我曾经看到过用羽毛让女生尿尿的,有了,就用这个。」小宝说着,跑出
客厅,进了书房,拿出了两根白色的鹅毛笔。这是孙祥放在书桌上的工艺品,鹅
毛做过特殊处理,不然也不硬,用来导尿,正合适。
  李丽霞看到小宝拿到了工具,不禁吓得「呜呜」大叫,身体不住的扭动。可
是身体被捆绑后,这种小规模的挣扎没有丝毫用处。小宝和小伟一人拿着一支鹅
毛笔,把鹅毛伸到了李丽霞的尿道口。
  「不要,好痒!」李丽霞想要说话,可是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叫声。鹅毛不住
地爱抚自己的阴唇和尿道,阵阵麻酥的电流直入膀胱伸出。李丽霞感到自己随时
都要决堤的危险。不由地夹紧双腿,收缩阴道,努力闭合自己的尿道,希望关上
下体的闸门。但是两个小鬼的鹅毛笔不紧不慢地搔挠着敏感的嫩肉,收缩尿道反
而使得刺激进入的更加剧烈。
  不能在儿子面前出丑,坚强的意志,让李丽霞坚持了十五分钟。看到儿子和
小伟都累得不断切换左右手,李丽霞觉得自己还有希望。如果他们手累了,就不
得不停止了,那导尿就失败了。
  四个小鬼此时都已经站得腰酸背痛,小宝更是胳膊都开始酸痛了。他一直记
得前天晚上和妈妈一起洗澡时,是妈妈阴户上面的小洞洞尿出的尿来。可是,今
天怎么就尿不出来呢?站得实在是太累了,小宝换做左手拿鹅毛笔时,右手就向
撑在茶几上。茶几狭窄,李丽霞的小蛮腰占据了大部分的宽度,小宝只得把手放
在妈妈裸露的肚皮上。
  当小宝把右手撑在李丽霞的肚皮上,李丽霞立刻有了一种末日来临的感觉。
  本来尿液都已经积聚在自己的小腹,而小宝的手掌正好压在了自己积聚尿液
的地方。虽然小宝不胖,但是这个压力,已经足使李丽霞的膀胱崩溃,尿道决堤
了。
  李丽霞不由地扭动自己的腰肢想要挣脱,可是这么一挣扎,自己的膀胱就如
同一个盛满水的水袋,扭动的力量带来了更大的刺激。
  小宝的左手没有停住,鹅毛笔的刺激扔在继续。手的压力,扭动的刺激力,
鹅毛笔的刺激,三股压力积聚在李丽霞的膀胱,最终,李丽霞再也无法憋住巨大
的尿意了。
  「嗤——」一直金黄色的液体,如箭一般射出,在空中画出了一道美丽的弧
线!
  李丽霞反而得到了前所未有的解脱,尿道已经无法闭合,她只能任由自己的
尿液喷出。看着儿子而自己的同学,飞快地按动快门记录自己撒尿的全过程。李
丽霞不禁流下了眼泪,泪水浸湿了包住面孔的肉色长筒丝袜……
  「我说就是上面的小洞洞吧!」小宝自豪地说着,露出了胜利者的笑容。其
他三个人不禁佩服地点头。
  「好了,李阿姨累了,我们也要悄悄地溜回去了……」
  李丽霞流干了最后一滴尿,三个小鬼也开始收拾相机了。这时,她看到儿子
从沙发上,拿起了一块白色的毛巾,捂住了自己的口鼻。
  「呜呜……呜呜……」李丽霞刚要发出声音,一股浓烈的药味冲进自己的鼻
孔,随后便如飞上了天空一般,失去了知觉。
  不知过了多久,当李丽霞惊醒时,自己是在卧室的床上,而老公孙祥还睡在
身边。天,已经微微发亮了。
  「难道是一个梦,看来自己是太累了。」李丽霞努力地安慰自己。
  下了床,李丽霞走到卧室的衣物架旁,挂在架子上的浅白色连裤袜已经不见
了!
  李丽霞有了可怕的预感。她悄悄地出了卧室,走进小宝的房间。儿子睡得正
香,嘴角露出甜蜜的微笑,显然是在美梦中。
  李丽霞稍微放宽了心,但是再走进两步,她立刻惊得脸色苍白。
  儿子的手里,紧紧攥着的,真是自己的那双浅白色连裤丝袜。李丽霞小心地
把丝袜从小宝的手里拽出来,果然,袜裆部位,被剪开了一个大口子。
  凑近一闻,李丽霞几乎要昏过去!
  浅浅地金黄色水迹,还有熟悉的尿骚味……

                (待续)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