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母女调教】第二十二章

  「重生之母女调教」第二十二章
  老师的嘴巴微张,配合的将我舌头含入。刚才的一阵打闹,还不足以纾解
她迫切需要释放的情欲,反而让它燃的更旺。我们彼此舌头分分合合,交流着
彼此的津液。老师的口腔温暖湿润,小舌香暖滑嫩。鼻息带香,急促的打在我
的脸上,一种女人特有的味道似花蜜般香甜,引得我留恋往返。
  「唔……」这个吻持续了好几分钟,陈玉娟感觉都快窒息了,只能从鼻子
里发出抗议。我也感到呼吸困难,又不舍的纠结交缠了好几回合,才缓缓分开。
  「别猴急,弄的人家好痒。」
  「哦,哪里痒啦?」我感觉下体再不得到安慰的话,可能要爆了。我将老
师放倒在沙发上,将视线集中到了她的下体。
  「……我就不说,你个坏蛋!」陈玉娟感到自己的裙子被撩开了,小情郎
灼热的视线投射在自己的阴户上,一股淫水又涌了出来。
  当我集中精神详细观看,手指也探了上去触碰时,我吓了一跳:怎么会湿
成这样的!老师的内裤连同大腿的内侧,竟已流满了透明的黏液。内裤上面,
竟然是只可爱的小白兔!这个内裤我可是在李映梅的身上脱过一次。
  「骚货,你把梅梅的内裤都弄湿了!」
  「那个,那个不是梅梅的内裤……」
  「别装了!我亲手脱过的,还能不知道?怎么着,想用女儿勾引我啊?你
真是个骚逼妈妈!」
  「……」陈玉娟听着男孩的脏话,感到的却是阵阵的兴奋。反正自己也是
不要脸了,反正女儿迟早也是这个小色鬼的盘中菜,反正此刻的自己是幸福的……
  「是,这就是梅梅的内裤!你不是想上她吗?先要过我这一关!我,我要
你狠狠的干我的……穴,」陈玉娟咬了咬嘴唇,突然崩溃了似的喊了出来,
「不干爽我你别想操我女儿!」
  如此淫荡下流的一句话,竟然从平素古板严肃的老师嘴里说出来,这本身
就极其的震撼人心。我的欲火蓦地燃起来了,一把抓起老师的内裤,将膨胀到
极点的肉棒狠狠的插了进去。
  「不要啊!」陈玉娟看着我狂野的动作,突然想起了什么,大声喊叫起来,
却那里还来得及呢。只听到我「啊」的惨叫一声,抱住小腹在地上跳了起来。
  杯具了。老师经过充分润滑的阴道和我的鸡巴一拍即合,龟头顺利的滑了
进去,突然遇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两者碰撞在了一起。
  「疼死了!」我跳了两下,定到了原地。我的小腹紧收,身体僵直,不敢
丝毫的移动,似乎想遏制住那种痛苦难耐的感觉。
  陈玉娟知道自己塞的枣子惹祸了,又好气又好笑。但看到我痛苦的表情,
却是又心疼不已。她坐了起来,拿手轻轻摸了一下我的龟头,「对不起啊,我
忘了……」
  「啊啊啊!」我喊了起来,「很痛啊!不要碰我!」
  「好可怜哦。」陈玉娟将手放到我的脸庞上,抚摸着,似乎想减轻我的痛
苦。
  「……」我疼的话都说不出来了,只一个劲的咝咝从口中抽气。
  「大姐,你想要我的命么?」好一会儿,我才缓过劲来。
  「呵呵,这个可不能怪我啊。我可是按照你的要求处理的枣子啊。」陈玉
娟看我没事了,心里一松。看我可怜兮兮的样子,忍不住将嘴巴贴了上来,
「姐姐给你含含,好好补偿补偿你的小鸡鸡。」
  「不行!」我装出一脸愤怒的样子,此事不好好处理,我就不是男人了,
「谁要你那么骚啊,勾引我!你可是差点毁了我陈家最后一个独苗的传宗接代
的宝贝啊。我可要好好的罚你!」
  「你呀,就会混缠蛮搅的。好吧,你想怎么样?」老师娇嗔着,将手指头
在我的脑门上狠点了一下,目光流转,蕴藏着丝丝情意。
  此刻的老师无疑是最美的。她那略显单薄的衬衣半棉半丝,遮不住上身窈
窕的曲线。下体却是一片赤裸,裙子和内裤已经掉到了脚下,露出了一片黑色
的森林。
  老师的肌肤细腻滑嫩、曲线婀娜,再看那小腹平坦嫩滑、玉腿浑圆修长。
大腿中间的肉缝已经是一片粼光,两片阴唇微张,从中渗出阵阵的淫液。
  「老师,看你的白嫩的肌肤、丰腴的曲线,你根本就不象有梅梅那样大女
儿的女人啊。」我的目光炯炯,似乎想把老师吞进肚里,「太美了。」
  「小色鬼,眼睛真不老实!」老师嘴上说着,却下意识的将腰杆挺起,这
个动作更强调了她惊人的成熟曲线。
  「来,把腿抬起来。」我的一只手握住陈玉娟的小脚,向上使劲。另一只
手去拉老师的手,「让我好好欣赏欣赏。」
  陈玉娟明白了我的意思,白了我一眼,还是挺话的将右腿慢慢抬高,轻轻
放到了我的肩膀上,将女人最为隐私的部位暴露在我的面前。
  随着大腿的掰开,老师大阴唇也随之张开。好像我的目光带着电流一般,
老师的阴唇在微微颤动,露出了里面的肉芽。
  「好骚的小逼!老师,你现在把枣子给弄出来吧。别用手!就用你的嫩肉
把它给挤出来!这算是对你的第一个惩罚吧」
  「坏蛋!就知道调戏老师」老师俏脸一红,但还是听话的放下了手,尝试
起来。只见老师小腹紧绷,臀部肌肉时松时紧,阴唇一阵蠕动,一股液体垂了
下来。
  「好美!老师你真是太棒了!」我的眼睛似乎被石化了,半天没眨一下,
嘴巴似乎也出现了可疑的粘丝。
  「小色鬼,别看!好丢人啊」陈玉娟感到阴部含着的枣子活物一般,缓慢
的向前蠕动着,「馋猫,居然流哈喇子了,哈哈!」
  不一会儿,一个青翠碧绿的枣子从湿漉漉的大阴唇中探出头来。
  「老师真棒!加油啊!」
  随着我的加油声,枣子终于被赶出了老师滑湿的阴道,掉到了我的手中。
老师显然体力消耗很大,单腿似乎支撑不住身体了。她喘息着休息一会儿,又
继续进行。
  「没了!」老师娇喘微微,努力挤出了第二个枣子,浑身一软,倒在我的
怀里。
  「好娟姐,你真厉害。」我把一颗枣子含进嘴里,将老师横抱在膝上,嘴
唇凑了上去,温柔的说,「累坏了吧,我来喂你吃。」
  「好脏的,有我的阴水呢。」老师本能的想拒绝,但那里躲得开呢。
  枣子在我们的唇齿间游移、转动,在两人深情的拥吻中,被潮湿浓重的唾
液浸泡、洗涤;上面附着的老师的爱液首先被我们吞咽下肚。我咬住了枣子,
牙齿狠咬两下,用舌头递给了老师,老师会意,也咬了起来。
  传递了几次后,枣子肉被我们的牙齿全部碾碎了。我吃了一些,然后喂给
老师,反复几次,一颗枣子终于只剩下了枣核。
  不知过了多久,老师睁开眼,「小坏蛋,你还想怎么样?再吃一颗?」
  「不吃了。这颗啊,我让你亲自递给梅梅吃,这算第二项惩罚。你愿意吗?」
  「你坏死了!」出乎我的意料,老师并没有反对,只是在我背上狠狠掐了
一把,然后一把攥着我的肉棒,「还有完没,快给我吧。我……我受不了。」
  自从老公死后,陈玉娟一直守寡,根本没接触过男人,身体偶尔有些对男
人的渴求,也随即被理智和手指压了下去。但被我玩弄后,身体却对情欲完全
丧失了抵抗。沉寂了好几年了火山被完全爆发,欲望甚至比老公刚死时还要强
烈。
  小色鬼的身体年轻,肌肉匀称有力,长相英俊潇洒,尤其是胯下那根男根
坚挺硕长,床地之间更是花样百出,比之丈夫强上百倍。所以自从住院后,近
两个月的禁欲,对老师来说,比之前几年的守寡时间都要难上百倍。
  期间陈玉娟也尝试过自慰,但那种空虚寂寞并不是几根手指、假阳具就能
够填满的,相比身体而言,精神上的空虚更是难熬。尤其是自慰过后的夜晚,
肉体虽然平静了,但却更渴望有个温暖的臂弯让自己依靠,有个可心的人儿让
自己倾诉衷肠。那种心灵上的交流更是陈玉娟所需要的。
  此刻老师心结已解,情郎就在眼前,那还按捺得住心头熊熊燃烧的欲火呢?
  老师翻身下地,动作粗暴的将我大腿分开,对准我的肉棒,缓缓坐了下去。
她的脸色通红,目光闪躲,显然对自己如此主动羞涩至极。
  「好爽!」我被老师的媚态弄得也是欲火高涨,鸡巴慢慢的刺入老师那温
暖的花径之中,仔细感受着老师那湿润的阴道。老师也发出了满足的叹气声,
玉臀大幅度的摆动起来。
  老师的阴道里面早就被湿润的爱液泡透了,我的龟头上面也全身粘液。我
感到我的鸡巴被肉洞紧紧包住,肉腔还在不停的收缩蠕动,刺激的龟头十分舒
服。
  「老师,你的肉洞弹性真好啊!夹的我舒服死了!老师,你动动嘛」
  老师跨骑在我的身上,听到我的命令,将重心移到了上半身,大起大落的
掀动臀部,让我的肉棒被她的小穴大力套弄。每次我的龟头脱离阴道,我几乎
都能听到「噗噗」的声音。我和老师的爱液一股一股的顺着我的肉棒流了下来。
  眼睛向上看去,老师胸前那对丰满的乳房就像巨大的皮球一样不停的上下
摇晃,十分的淫靡。我的手忍不住攀了上去,狠狠的揉捏起来。
  「嗯,好爽啊!」老师狂野的甩掉着秀发,口中呻吟声逐渐增大,「对,
对,捏住人家的奶子啊,啊?别掐啊!」
  老师的两个奶头在我手指间搓动、拉长,搞得老师阵阵骂声,「坏东西!
把老师的奶头都弄掉了!哎呦哎呦,看我不把你鸡巴夹断!」
  她嘴上喊疼,身体却越发的前倾,乳房下垂,方便我的玩弄。我将脑袋上
顶,试图去咬老师的乳房,却无法够到。
  「坏孩子,想吃奶了?」老师主动的托起乳房,将乳头放到我的面前。我
的嘴巴一下含了上去,将奶头紧紧咬在口中。我似婴儿吃奶般吱吱的吸着,嘴
巴也尽可能的含入更多的乳房。
  「好可怜的孩子,再吸也没奶吃啊。」老师的手抚上了我的头顶,怜惜的
说。
  「啊!疼死我了!」老师的奶头突然被我的牙齿咬住,轻微的疼痛让她更
是兴奋。此刻她已经进入亢奋状态,乳间洁白的肌肤这时也泛出粉红色的斑点,
诚实地显示出老师即将到达的高潮。
  「叫我老公!骚逼老婆!」我也快到顶点了,口中开始说起胡话。
  「好老公!乖老公!狠狠操我!操烂我的骚逼!我都是你的!」
  「什么都是我的!?说清楚些!大骚货!」
  「我的奶子!我的屁股!我的大腿!我的小穴!都是你的!随便你玩!」
  「不够!还有呢!」
  「坏蛋老公!」陈玉娟被操的晕了头,狂喊了起来,「我的乖女儿也是你
的!梅梅的小奶子、小嫩穴随便你玩!」
  「我要把你们两个摁在一起,插烂你们的小逼!」听了老师的骚话,我的
屁股也开始上挺,竭力使我们的性具结合的更加紧密,以示对老师的奖励。
  「我们母女都归你了,小老公!看我们不把你大鸡巴磨断!省的你找其他
女人!」
  「还敢吃醋!?」听到此时的老师还在吃醋,我的手狠狠在她的屁股上扇
了一巴掌。
  「啊!坏蛋!啊,不要啊,我要死了!」
  陈玉娟疼的浑身一哆嗦,一阵快感电流般涌遍全身。她突然抽搐起来,肉
缝死死压住我的小腹前后猛蹭,随着她一声尖锐的叫喊,一股股灼热的淫水决
堤般冲击着我的阴茎。
  我感到老师的手将我的头发紧紧揪住,差点把头皮给拽掉。此刻我的男根
整只深深地埋入她体内,感觉到她急急地收缩了几下阴道口的肌肉,一股暖流
直冲我的龟头。头上的疼痛和龟头的酥麻,强烈的刺激让我再也把持不住,硬
  胀到极点的鸡巴将股股热精抛射到老师的子宫颈口
  「小色鬼,你可把你姐姐快插死了」陈玉娟无力的扑到在我的神色,秀发
散落。亢奋过后的老师显得精疲力竭,浑身瘫软着趴在我身上微微的颤动。
  我的肉棒仍停留在老师的蜜穴里,尚未软却,能感到阴道壁还在缓缓蠕动。
我们两个混合过后的淫液缓缓流下,顺着鸡巴、卵蛋、大腿滴到沙发上,在上
面画出了一个大大的地图。
  上世的经验告诉我,女人的高潮和男人的不一样。男人射出精液通常意味
着性交的结束,而女人呢,高潮后的余韵很长,还需要男人的爱抚和情话。
  「你骗人吧!看你的小逼都不舍得让我的鸡巴抽出来呢!」我的手在老师
的背上轻轻滑过,感受着老师丰腴滑腻的肌肤。
  「才没呢!你个坏蛋,快抽出来」陈玉娟羞得想抬起屁股,但有些舍不得。
阴道里面含着男人的坏东西,真充实。加上背上一双色手温柔的动作,痒痒的,
好舒服呢。
  看我作势要抽鸡巴,陈玉娟反而主动将阴部贴了上来。
  「骚货老师,这么喜欢我的鸡巴啊!到时候梅梅和你抢这根宝贝,你舍得
给她吗」
  「坏蛋,你们男人是不是都那么花心?说句老实话,即使有了我和梅梅,
你不是还不满足啊?」陈玉娟想起刚才的一巴掌,气鼓鼓的说。
  「这个……」对于这个话题,我明显有些心虚。无论何时和女人讨论这个
问题都是自讨苦吃啊。
  「娟姐,我可能有好多女人,但我绝对会把你和梅梅放到第一位的!」我
盯着老师的眼睛,诚恳的说,「如果你不相信,我可以对天发誓……」
  我把被老师伤过的那只手臂举过头顶,作发誓状。
  陈玉娟猛然看到我胳膊上的伤疤,心中一软,「小坏蛋,不用装了!只要
你对梅梅好,让梅梅开心,我才懒得管你呢!」
  看到老师妩媚的样子,我知道蒙混过关了,手脚又开始不老实起来。却被
老师拦住了,「别乱动了,就这样……咱们好好说说话不行吗。」
  「好啊!就说说你的奶子为什么这么大好吗?你的奶子顶到我胸脯上,真
舒服啊。」
  「去一边!和你说正经的呢。」
  「这怎么不正经了?我正准备向你学习经验,给梅梅传授传授呢。你没看
梅梅的奶子才多大点?是不是需要多揉揉啊??」
  「厚脸皮!」老师在我背上又拧了一下,「那篇文章是怎么回事?别想哄
我啊,我可不像梅梅那么傻,你说啥信啥。那篇文章争议很大,杂志社可不会
那么轻易就会刊登的。还有啊,你为什么要署名上加了张天来的名字呢?」
  「是,我的确用了一些手段。不过,娟姐,文章的主要内容都是你的观点。
现在证明也是对的,刊登出来肯定能提升你的知名度。你不是想干出成绩,得
到大家的认可吗,这可是绝好的一个机会。」
「至于张天来吗,呵呵。现在给他点甜头,是为了让他死的更快。娟姐,
我想过了,还是不用你去勾引张天来了。我舍不得啊」
  「你,你之前就知道我的心意吗?」小情郎其他的手段对自己的触动都不
是很大,但在一个月前就开始布局让自己在事业上有所建树,可是令老师感动
不已。
要知道,那可是发生在自己写下那封分手信前的事了。这体现了男人对
自己的尊重和理解。至于张天来,陈玉娟好像也没那么大的恨劲了。
  「像姐姐这么独立的女性,我怎么会在金屋藏娇,让宝珠蒙尘呢?我将来
还指望你养活我呢,让我也当一回吃软饭的瘾。」
  「油腔滑调的!坏蛋,张天来不好对付的话,就算了吧,你可不要出什么
事情啊。对了,你居然有那么多的钱,那么多的公司你都有股份。你全转给了
我,你……就不怕我卷了你的钱跑了吗?」
  「想听实话吗?」看到老师点头,我煞有介事的说,「我喜欢死你了,哪
怕为了你死都愿意,那点财产算什么!」
  这个吗,绝对是谎言了。我对于身边重要的人,都是采取了一定的防范手
段的。更重要的是,我的妈妈和陈玉娟不过是监护人而已,对财产和股份没有
处置权,只有管理权。要想动手脚,还必须要经过潘红玲的手。如果我的监护
人和资产管理人同时背叛了我,我只能怪自己笨,眼光差了。
  不过嘛,我没想到的是,这个谎话没过几天就被拆穿了,令我的身体的某
个部位又受到重创。
  「好肉麻哦!我可是不太相信。」陈玉娟显然不懂法律,被忽悠住了。
  「哎,我信任娟姐。以我对你的了解,你绝不是能干出那种昧良心事的人!」
  「算你过关了。还有啊……」
  「姐姐,别老问我啊,我也问问你」我可不能让老师一个劲的追问,我也
要适当的反击几下,「跟弟弟说说,我请假走的一个月,你想我了没?」
  「谁想你啊!你个花心大萝卜!走了也不大声招呼,到了也不来个电话,
人家怎么会想你呢!」
  「真的没想啊?可要说实话哦。」我将手伸到了老师的咯吱窝,挠了一下。
  「嘿嘿嘿,别挠了!痒啊!」陈玉娟咯咯笑了起来,「我想你了!」
  「哪里想!?」
  「心里想啊!」
  「避实就虚!还想让我挠呢?」
  「大坏蛋!我这里想,这里……」陈玉娟满脸羞红,一只手从脑袋上点了
下去,一直到脚丫子。当然,几个重点部位免不了受到我的骚扰。
  「想到啥程度啊?」我得意的乘胜追击。
  「想的……想吃了你!」陈玉娟突然发威,狠狠的在我肩膀上咬了一口,
疼的我吸了一口凉气。
  「该我问了!那个蔡琴是不是和你有一腿呢?」趁我装可怜的功夫,老师
又开始了八卦。
  我靠!这个醋吃的也太离谱了吧?我对老师思维转换之快深感诧异。
  我不由的苦笑起来,「姐姐,我说你这个啊,可真算是吃的飞醋了!我认
识蔡琴,她可不认识我啊?再说了,蔡琴那么老,哪有你的魅力大啊」
  「那你怎么鸡巴都软了?做贼心虚!」陈玉娟的大腿夹了两下,挑衅道,
「你为什么给她写歌?还免费?」
  「我哪里软了?」我的鸡巴在老师的阴道里面动了动,「那歌不是送给你
的吗?」
  「我不管!你欺负我!欺负阿雪!」看到男人不理解自己的意思装傻,陈
玉娟有些着急。
  「哦,我明白了,你是想当妈了?」
  「你不要脸!厚脸皮!」老师被说中了心事,反而害羞起来。
  「妈!我的亲妈,让儿子好好操操你的骚穴!」我的鸡巴早就恢复了精神,
听到老师主动把话题忘这个禁忌的话题上引,兴奋起来。
  我抱着老师的腰,扭身将熟女压在身下,扭动屁股开始了第二轮的进攻。
  「乖儿子,大鸡巴儿子,快些插妈妈!拿你的大鸡巴狠狠的插你妈的逼!」
老师发起骚来,更是让人热血沸腾啊。
  我哪里会客气,猛烈的抽插起来,看着身下的熟妇随着我的动作大声呻吟,
知道这个女人从肉体到灵魂已经完全向我开发了,一种成就感油然而生。
  「妈妈你是我的!你的穴心子,奶膀子、屁眼子、脚丫子全是我的!只能
让我一个人摸,一个人操!」
  经过近半小时激情澎湃的交锋,我周身的快意开始向跨下凝聚,抽插的速
度也逐渐迅猛起来。我的手也粗野起来,狠狠的在老师乳房上肆虐着,疼的老
师连连呼痛。
  此时老师已经被操的高潮了好几次了,此起彼伏的高潮让她近乎虚脱。只
见她香汗淋漓,浑身颤抖,双手无力的在空中摆动,嘴里呻吟着。
  「大鸡巴儿子,快射给我啊!再操下去我的逼都要烂掉了!给我吧!求求
你了,好主人,乖儿子!」陈玉娟感到今天似乎把一生所有的淫水都要流完了,
胸脯被捏的也在发烧,连忙求饶起来。
  「有你这么骚的妈妈吗?挺着屁股让儿子日!操死你个烂逼!臭婊子!看
我不射死你个骚货妈妈!」我已濒临爆发,听到老师的哀求,我心头大畅,精
关一松,朝老师的子宫里面美美的射了一炮。
  我将头埋在老师的胸前,温柔的舔了起来。看到上面青一块紫一块的,知
道我刚才弄的有些过分了,紧张的问,「娟姐,疼吗?」
  「当然疼了。不过,似乎很爽呢……」陈玉娟此刻也有些矛盾了,疼是疼,
但自己怎么觉得里面好像兴奋的成分更多一些呢?
  「娟姐,你还真是发贱啊!」老师原来有些受虐狂的症状啊。我心头暗喜,
盘算起来。
  「明华你可真是厉害。姐姐可从来没这么快活过呢。」陈玉娟赤条条的躺
在我怀里,任由我摆布,「姐姐可是什么浪话都跟你说了,什么骚事都和你做
了,你可要对我好些!」
  「我还有好多好玩的玩意呢,到时间咱们试试?」
  「像张文静那样吗?里面有些我可不敢呢」陈玉娟想起了干女儿张文静受
虐的那些照片,有些胆怯,又有点期盼。
  「咱们先试试白洁和张天来那天对付你的手段吧!」
  看到老师点头,我兴奋的一跃而起,跑到里屋。不一会儿,我拿着一根黑
色的鞭子和几个其他的道具,走了出来。由于兴奋,我拿起鞭子在空中虚抽了
一下,发出了「啪」的响声。
  「不行啊,我好害怕!」看到鞭子真的出现在眼前,威力十足,老师却突
然退缩了。
  「那怎么行,我可是性致高涨啊!」我又虚抽了一下,靠近了老师。
  「好哥哥,咱不试了行吗?」陈玉娟带上了哭腔,显然真的害怕了。
  这声好哥哥叫的我骨头都酥了,但不能sm却是不可能的。我知道,只要
克服了心理障碍,老师很快就会喜欢上这种游戏的。
  「别怕别怕。姐姐不愿意我就不打。」我慢慢的将鞭子放到桌子上,扭头
抱起了老师,让她俯卧在沙发上,我的手自然的滑了下去,在老师的臀部停住,
感受着那里的圆润的曲线。
  「没事了,别哭了啊,妈妈你再哭,我可是要打屁股了!」我突然改变了
称呼,引的老师破涕为笑。这话是孩子小的时候自己经常说的话,现在反过来
了。
  「妈妈,你把我的兴趣都勾引起来,自己却逃跑了。我可是要惩罚你的哦!」
  说着,我伸开手指,捏住了老师的臀肉,轻轻捏动。
  「妈妈,你的屁股好漂亮啊!」陈玉娟已经明白了我的意思,害羞的扭动
屁股。
  「别乱动!妈妈你还真不老实!」我将手掌高高举起,却轻轻的击打在了
老师左侧的臀峰上。
  「坏儿子!居然打妈妈,我可是你长辈啊!」一点也不疼,麻酥酥的,陈
玉娟的胆子也大了起来。
  「看我不打烂妈妈你的臭屁股!」我看到老师上钩了,邪恶的一笑,继续
的击打起来,用力一下比一下重。
  「好肥的屁股!婊子妈妈!」打到第五下,我的手越发的用力。「啪」的
一声,只见老师臀肉随着巴掌振动着,雪白的屁股上马上多了一个醒目的红色
手掌印。
  「疼啊!」而此时老师已经进入了角色,好像真的成了妈妈,羞耻得泪流
满面。她没想到自己作为一个母亲,居然被儿子按着打屁股!
  听到老师的惨叫,我急忙收力,知道目前这就是老师的极限了。我没有停
止巴掌,继续缓慢但坚定的在老师臀部印着掌印。随着时间的推移,陈玉娟感
到屁股麻木了,阴道的骚水却越来越多,似乎刚刚流干的泉眼又恢复了生机。
  「别打了,我不行了!」陈玉娟觉得自己高潮在即,求饶起来,她此刻最
需要的就是男孩的那根大肉棒。
  我停下了巴掌,轻柔她的臀部,「知错了吗?骚妈妈?」
  「妈妈知道错了!饶了我吧,快操我啊」
  「别急!既然错了,就做我的美女犬吧!绕着屋子转一圈!」我麻利的将
一个项圈套在老师的脖子上,「放心吧,我刚铺的地毯,不疼的。」
  「快些!骚逼妈妈!我可要拿鞭子抽了哦!」我看到陈玉娟有些犹豫,拿
起鞭子吓唬起来,接着是利诱,「好妈妈,爬完一圈就可以吃到主人的肉棒了
哦!」
  「小冤家!你真是我命里的魔星!」陈玉娟俯下身子,在地上爬行起来。
  我一手拿着鞭子,一手牵着绳子,心满意足的跟着后面。我不时拉拉绳子,
让老师回头,我最喜欢和老师做眼神交流了。看着老师一时屈辱,一时兴奋,
一时迷惘的表情,真是比做爱都要爽啊!
  「不要!」我举起鞭子,本想趁着老师回头,虚抽一下吓唬她,老师突然
发出了一声尖叫。我突然觉得脑袋猛地剧痛,一头栽倒在地。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