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揭秘:高衙内与林娘子不为人知的故事】(五)(下)(又名贞芸劫)

第五回 红颜毁 霸王硬上弓箭(下)
  再说三楼房中,林冲娘子张若贞误打误撞,被高衙内骗光身子,一对硕大无
朋的雪白丰奶又被这淫棍紧紧揉成一处,更被其用嘴将两颗殷红奶头强行含在口
中,当真羞得无地自容,知道今日难逃魔爪,止盼贴身丫鬟锦儿听到呼叫,速寻
官人来救。
  若贞被这登徒恶少强行淫辱乳头,羞得粉颊红至脖根,一双葱玉小手如捣鼓
般不住捶打高衙内腰侧,口中苦苦低声求饶,已成哭腔:「衙内……呜呜……不
要……饶了奴家……奴家是有夫之妇……不要……快快罢手……饶了奴家这回…
…求你……呜呜……」
  高衙内长得甚为高大壮实,又玩女无数,深得强奸之道。他知道一般女子,
只要敏感地带被他拿实,便即全身酸软,如板上俎肉,无力脱逃。他平日日思夜
想、夜不能寐的,便是奸得林冲娘子大好肉身,如今这美人妇已成板上俎肉,说
不得,当真要把玩个够方肯甘休!又听她那求饶之声如余音绕梁,不绝于耳,实
是诱人之极,更增情趣,不由性欲勃发,手嘴并用,大嘴直吸得滋滋有声,令若
贞顿感奶头一阵阵电击般酥麻,竟似要被那厮吸出奶水一般。
  「呜……不要……求你……快放开奴家!求求你……快快饶我……求求你!
」若贞不住低声告饶,双手捶打得更是用力,却又哪里管用!她那娇嫩小手,对
高大强悍的高衙内,直如挠痒一般,无半点用处。若贞越是紧张,反而越觉浑身
酸软无力,被男人咬在口中的两颗奶头越是坚硬勃起,竟如中魔一般,全身既不
自禁地升起阵阵欲火,下体凤穴在不知不觉间,已春汁如泉,早成一片汪洋。自
己被这淫棍如此凌辱,反生情欲,这等羞事,更令她又惊又怕,羞不可当!
  那高衙内从未玩过如此美乳,手感嘴感,均是极品!今日设下圈套,终于玩
得此等绝色尤物,一时好不得意,只顾埋头恣意吸奶!若贞被吸得娇喘连连,周
身香汗淋漓,再无力气,双手也捶打酸了,只得抚住男人肩膀,臻首后仰,任他
吸奶,口中仍呜咽着低声告饶:「衙内……莫再这般……呜呜……莫再这般……
快饶了奴家……呜呜……」。风眼被泪水润盖,眼前朦胧一片,心中尚存半根稻
草:「愿他只这般吸吮乳头,莫再生他念,待到官人来时,就有救了!」
  这登徒强人见林娘子停止挣扎,反将臻首后仰,挺起怒耸丰胸,任他吸食,
不由大喜若狂!他右手顺势一揽,搂实若贞的纤细小蛮腰,身子下压,今她娇躯
呈一弓形,左手握紧那丰硕右奶的下缘乳肉,不住用力揉捏,大嘴牙齿轻轻叼住
左边奶头,摆出个淫荡之极的姿态。
  若贞一时无计,只求拖延时间,双手抓紧男人臂膀支住身子以求不倒,身子
尽力后仰,臻首垂向地面,便任他这般叼奶。她咬紧牙关,不屈地挺起丰乳,坚
守住最后的高贵,右手悄悄伸向后脑,摸到那象牙发簪处。
  高衙内尚不知觉,见美妇挺胸献乳,更是大喜,张开大嘴,对左奶子一阵猛
烈吮吸!
  高衙内接着又换至右奶吮吸,如此左右互换,直吸食了有大半柱香时间,享
尽那对大雪乳,端的玩了个痛快淋漓!若贞手拿发簪,只感体内情欲堆积,便要
忍受不住,又见高衙内吮足自己奶子,实是得意到极点,更是又羞又气。她苦等
多时,未听见有丝毫官人来救的动静,已是等无可等,忙压住体内酸痒欲火,急
喘几口娇气,芳心一横,突然拔出发簪!盘在脑后的少妇发盘顿时如瀑布般散开
,一头乌黑高丽的秀发垂向地面。她将发簪指向自己的粉脖,娇声哭道:「衙内
……呜呜……你再不罢手……呜呜……奴家,奴家便死你给看!」
  高衙内突见美人用发簪抵在粉脖上,簪尖已浅入那雪白颈肉,才知她要寻死
。这登徒子强奸过众多人妇,手段娴熟,便是石女贞妇,落入他手,也食髓知味
,甘心堕落。这林娘子身子极为敏感,本是易得之女,不想竟性烈如火,倒令他
暗吃一惊。他对这等事极具经验,也不慌张,忙放开丰乳,换右手楼紧若贞的小
蛮腰,左手拿住若贞的右手腕,温言道:「娘子天仙般人物,当享尽天仙之福,
又何必如此?你那美乳当真无双,本爷也玩得够了,切勿轻生啊!」
  若贞见他语气缓和,不再那般急色,忙支起身子,右手一挣,双手如雨点般
捶打男人胸膛,哭得如泪人一般:「衙内既已玩够……呜呜……还不放开奴家…
…呜呜……衙内……呜呜……求你了!」
  高衙内见美人妇一头乌黑长发披至腰际,更增秀色,虽泪痕满脸,却面带桃
红,说不出的美艳诱人,哪里能放开她!他嘿嘿一笑,左手拿紧右手手腕,不让
她自尽,右手突然沿着翘耸丰臀,越过臀沟,从后直插向她双腿根处,一把按在
她那湿滑凤穴之上,入手只感那妙处阴毛丛生,根根尽湿,早成一片泽国!那里
真是淫水湿腻无比,正是急需用手抚慰之时!
  若贞羞处突然受袭,实是大出意外。她那处极为敏感,便是自己偶尔浴身自
抚,也是一摸便要出水,如今被这淫棍实然袭击,她立时便「啊」得一声尖叫,
全声痉挛,本就春水孱孱的羞户,顿时闸门大开,汁水急涌而出,淋了那登徒子
一手。她又羞又急又气,一双修长雪腿下意识地紧紧夹实男人的大手,右手一软
,再也拿不住那簪子,「当锒」一声,簪子掉在地上。
  高衙内见她敏感如斯,淫水之多,前所未有,又得轻松制服美人妇,不由哈
哈淫笑,左手一揽,又将她揽入怀中,令丰乳紧压自己胸膛,张嘴吻住粉颈,右
手在她玉腿紧夹下,对那处湿腻软肉一阵猛揉!若贞两处敏感带受袭,从未被丈
夫以外男人亵渎过的羞处更是被高衙内拿在手中,不由全身娇躯乱颤,直羞得哭
叫道:「你……你干甚么……快快罢手!」
  高衙内淫笑道:「娘子多水多汁,弄得本爷全手都湿了,却又夹得这般紧实
,叫我如何罢手!想那林冲平日定是亏待娘子,方令娘子敏感至此,想要之极吧
!」
  若贞只听得气极败坏,双腿仍夹紧大手,不让他造次,突然一个耳光,向衙
内扇去,哭道:「畜生……淫棍!我家官人来时……定取你性命!还不罢手!」
  高衙内大笑道:「你家官人?林冲那厮早中我计,去西城隐蔽处吃酒,你那
丫鬟便是寻上天去,也寻他不到!」
  若贞听到这话,当真如五雷轰顶!怪不得锦儿早去,仍不见回转。她眼前一
黑,知道今日已难幸免,再无希望,不由浑身一软,跌倒在男人怀中,哇得一声
,痛哭失声,告饶起来:「呜……衙内……你已勾得吾妹……当心足矣……便…
…便放过奴家吧!求你!……呜……」
  高衙内搂住佳人裸身,见她哭得怜人,下体巨物更是胀得酸痛,不由淫笑道
:「你妹怎及你万一!今日老天成全,本爷必要了你身子!」言罢低头吻向那深
深乳沟,右手在她双腿紧夹下,姆食双指探出,夹住那敏感之极的阴蒂淫核!
  这阴蒂最是敏感,若贞哪里忍受得住,顿时春汁狂涌,只觉凤穴内空虚无比
,难过之极!她全身乱颤,银牙咬紧,知道这般下去,定会早早失身此贼!她强
忍片刻,便忍骏不住,大羞之下,不知从哪里生出一股力气,双手用力一推,顿
时将高衙内推开!双手死死护住丰满之极的双乳,臻首乱摇,秀发披散,求饶道
:「不要……不要啊……衙内……奴家这身子……是我家官人的……求您……不
要……饶了我……」
  高衙内乍被推开,先吃一惊,没想到这绝色美妇还有力气挣扎,但见她秀发
垂腰,双手护奶,下体羞处却暴露于他眼前,只一片湿乱阴毛遮挡羞处,甚是诱
人,不由淫笑连连道:「娘子要到哪里去?你家官人救不了你,我来救你,包你
心满意足,乐此不疲!乐不思蜀!」言罢一步步逼将过来!
  若贞双手捂实丰奶,步步后退,口中娇哭道:「衙内……别……别过来……
求您别过来……饶了奴家……」
  高衙内笑道:「我能饶你,却叫我跨下那大活儿,如何饶你?」言罢,右手
一翻,掀起袍子,扎在后腰,直把个龙枪亮出!
  若贞凝神一瞧,只见他跨下竟未穿裤子,直挺挺竖起好大一根黑柱,如冲天
大炮一般,直冲她面门,足有一尺半长,粗如妇人手臂,伟实雄壮无比。那巨大
黑茎根部阴毛盘结乱扎,有如一堆黑樱,围住那巨枪,使之更显雄浑无匹,忒的
骇人之极。若贞见到这般巨物,远非丈夫可比,芳心如惊鹿般乱跳,连退数步,
雪白的大屁股已碰到酒桌边缘。
  高衙内见状淫笑一声,猛扑过来,若贞吓得一闪身,躲了开来,围着酒桌便
跑!她为跑快,双手便顾不得护住双奶,跑到酒桌对面,双手支住椅子,小嘴直
求饶道:「衙内……别过来……别过来……求您!」
  高衙内见她俏脸红似焰火,双眼泪水朦胧,一对大奶随着呼吸起伏不定,甚
是诱人,不由笑道:「是不是我这大活儿,惊刹美人儿了?无防,娘子少时便知
它的爽处!」转念一想,她一丝不持,且由她跑看!言罢故意放慢脚步,追将过
来。
  若贞骇得绕着桌子只顾跑,在她跑时,一对大奶如肥兔般跳跃不停,端的诱
人无比!高衙内一边缓追,一边欣赏美人优美跑姿,看那大奶起伏跳跃,饱足眼
福,不觉吞下数口馋液!
  又追了数圈,高衙内再也忍受不住,见林娘子已然慌乱失神,突然住足,反
身追将过来!若贞只顾跑,不料他反转过来,大急之下待要转身,莲花小脚却踩
在先前脱在地上的云裳上。小脚突被绞缠,她芳心大急,一跤便向前跌倒,双手
双腿趴跪在地,一只雪白的翘挺肥臀顿时向后高高耸起,将臀沟间紧夹的羞人蜜
处,全献于那淫徒眼前!
  高衙内直看得鼻血上涌,他最喜这般戏耍小鸡般调戏妇人,见她玉体跪呈,
趴跪在地,也不扑上,只在那肥臀后淫笑道:「好个雪白翘臀,当真世所罕见!
夹紧中间蜜桃,端的是好!」
  若贞听到那淫语,又羞又急!她知高衙内就在身后,却再无力起身,四肢勉
强用力,只顾围着酒桌快速爬行,一对大奶吊垂胸间,不住晃荡,口中只叫:「
不要……不要!」。高衙内也不着急,一路紧跟那雪臀之后,着意欣赏美人爬姿

  若贞绕桌爬了一圈,突见内室屏风,也不法可想,羞急之间,只想快逃,便
向屏风后急速爬去。
  刚爬进屏风,若贞不由暗暗叫苦。但见内室一张精美大床,床上早备好一套
崭新的碧绿脆红大床单,上绣一对赤身男女鸳鸯戏水图案,却是一张色床!
  原来今日高衙内一心得到林娘子,便将平日淫玩其妹若芸的陆家主卧房,换
上精致新床,再铺上诱人床单,只等若贞上钩。今日一切皆如其意,又见自已期
待良苦的林娘子如今赤身裸体,自行爬至这爱房,怎不叫高衙内心喜若狂!
  若贞苦苦爬至床边,再无处可逃,急转过俏脸,盯着高衙内的色眼,两行清
泪涌出,低声求饶道:「衙内……不要……不要过来……求您……放过奴家……
不然……奴家便要喊人来救了……」
  高衙内盯着她的肥臀,淫笑道:「娘子若要喊人,便喊无防,若叫左邻右舍
知道,娘子哪里寻缝钻去?你不喊时,我代娘子喊人如何!」
  若贞天生面薄,最怕被人说嘴,一时间只求道:「莫喊!求您千万莫喊!」
  高衙内哈哈大笑,双手插入若贞腋下,贴耳淫笑道:「娘子今日被本爷奸弄
,已成定局,若要本爷不喊,便放开心怀,应承于我,如何?」言罢双手一提,
将若贞提将起来!
  若贞只觉一股大力袭来,自己娇躯便已凌空。知道高衙内力气甚大,上次在
岳庙被他轻薄强辱时,当真抗无可抗,此时此刻,更是敌他不过。今日自己必然
无幸,反抗也是惘然!突觉男人双手一松,娇躯便凌空而下,仰倒在大床,心中
顿时一片死灰,再无挣扎逃跑之意,只呜呜哭泣。
  高衙内见她身子全然软倒在床,已无半点抗拒之心,今日时辰尚早,当好好
把玩一番!想起那日岳庙施暴之时,被林冲冲散了,心中一直恨恨不平。便双手
握住若贞一双纤长小腿,左右用力一分一压,顿时将双腿大大分开,竟成一字形
!那绝妙蜜处如小花般绽放,全然呈现于这淫棍眼前:只见下体凤穴娇嫩粉红,
紧小密闭,但却淫水孱孱,早成汪洋大海!大片湿润浓密的黑亮阴毛也散落两旁
,再挡不住那诱人羞处!
  若贞早知贞洁定然不保,且今日又受尽这份强奸刺激,全身又不知怎得,竟
然情欲如焚,实是再难忍耐。她心灰意冷,知道反抗全无用处,见自己被这登徒
子强弄成这般淫荡模样,不由咬紧下唇,心想:「罢了罢了,早晚有这一天……
只望他快些了结……我便忍住欲火便是,别被他耻笑!」她将芳心一横,不再哭
泣,暗自坚强地挺起屁股,将那妙处尽献于此贼!
  正是:云雨欲来色满楼,硬弓强上难止休!
***********************************
*****************************
  话分两头,却说锦儿出得陆府院门,直奔邻近小巷,待转至小巷深处,便见
巷内有好几家酒肆,一字排开,食客们熙熙嚷嚷,好不热闹。宋时酒食文化昌盛
,酒家甚多,无论男女老少,皆以下馆吃酒为乐,是平日生活休闲的首选方式。
  锦儿一见酒肆,便挨个进店寻将开来,却哪见林冲人影。她心下甚急,后每
过一酒肆,也不进店,止站在门外张嘴呼唤「大官人」。有不耐烦的酒家小二,
走上前来,口中埋怨道:「去去去,哪里来的野丫头,到处唤『官人』,真是晦
气。」
  锦儿心中气苦,一路只顾呼唤。有好心的小二,上前问道:「你这丫头,怎
个气急败坏,只叫你家官人,却不报其名?你家大官人恁是何人?」
  锦儿不想让这事闹得满城风雨,忙顿了顿,轻声道:「便是东京八十万禁军
教头林冲。」
  小二道:「原是林教头啊,东京何人不知,何人不晓啊。却不早说,丫头,
本店酒香味美,一定叫教头常来坐坐。俺这里今日未见林教头,你可到间壁醉仙
楼问问?」
  锦儿心中直骂:「急死人了,你却拿我开心。」她转身直入醉仙楼。那醉仙
楼足有四楼,忙问小二:「喂,可见到林教头与陆虞候?」小二不耐烦道:「本
店今日生意正火,京城有名的食客众多,人来人往的,林教头便来过,小的也记
不清了,你自寻去。」锦儿一跺足,一路寻上四楼,哪有林冲影子!
  她急下楼来,将巷内酒店寻完,仍不见林冲,正无法可想处。旁边有好心的
路人,见她跑得甚急,问道:「姑娘寻人吗?」
  锦儿忙道:「正有急事寻我家大官人林教头,他今日和陆虞候外出吃酒,你
可知他去处?」
  那人道:「原是教头家人。我见教头平日除这里处,还常到鼓楼吃酒,你可
去那里寻他。」
  锦儿大喜,忙直奔城东鼓楼。
  可叹林教头早被陆谦那厮引至城西樊楼,那樊楼又在西城偏僻处,锦儿这一
趟正好跑反!
正是:时不待人急似火,欲寻人处无处寻!
***********************************
*****************************
  回到陆府三楼内室。林冲娘子张若贞一丝不挂,早被那高坚高衙内分开双腿
,强行弄成一字形!她失身在即,加之香穴尽湿,真个春色撩人!这高衙内早知
锦儿必寻不到林冲,又见林娘子放弃抵挡,耸起雪臀,将那妙处挺耸于自己眼前
,便想好好把玩这绝代佳人!眼前看到那花朵般艳丽的凤穴,鼻中闻到那香浓的
春液味道,直入脾肺,不由色火上涌!
  他再也按耐不住,双手狠狠向两旁压下那修长雪腿,低下头来,色嘴猛然吻
向那妙处,张嘴便吸那汹涌蜜液,入口止觉香甜无比,实是爽到极致!
  若贞此时正仰躺在床上,侧过臻着,咬紧下唇,坚强地挺起翘臀,只等他把
那丑恶巨物肏入!失身便罢,只求他快些了结。不想他竟有这一手!
  她那羞处本就敏感之极,便是用手一摸,也会出水,被他用嘴这么一吸,原
来坚强的心态顿时无影无踪,无地自容!即便是林冲平时,也从未舔吸过那里,
如今那处竟被高衙内着力吮吸,顿时便觉下体如融化了一般,身子软成一团,银
牙颤抖,再也咬不住下唇,双手不自觉地抓紧男人头发,按向自己羞处,想让他
稳住大嘴,不要四处乱吸!她只觉羞处如火化般,爱液竟流个不停,小嘴颤抖地
娇叫道:「衙内……您作甚么……不要……不要这般……真羞死奴家了……求你
……啊啊啊……好痒……快……奴家实是受不了了……快饶了奴家!」
  她刚娇嗔完毕,想是那高衙内听到如此动人的求饶声,心气更盛,更加大口
吸食不断涌出的春液,猛吸数口,突然张嘴轻咬那阴蒂淫核,一阵猛吸!
  若贞平日端芳贤淑,与林冲在房事上也只是浅尝即止,怎经得起高衙内这色
中高手的恣意调弄。那淫核是她最敏感部位,从未被林冲探试过,却被这淫棍恣
意吮吸咬食,顿时魂飞天外,竟用力将肥臀高高向上挺起,双手死死按住男人脑
袋,屁股不住摇晃,小嘴张口叫起春来:「啊啊……不要……呃呃……求您不要
……好痒……好难过……求你……啊啊啊啊啊……啊啊……哦哦……哦哦……不
要……啊啊……哦哦……哦哦……噢……哦哦……哦哦……痒死奴家了……啊啊
啊啊啊!」
  高衙内听到这般激情的叫床声,更是欣喜如狂!但觉那极紧极窄的凤穴微微
一张一合,一股股春汁蜜液如洪水般随着凤穴的张合急涌而出,竟流满了整个肥
臀,而后顺着臀峰,流在床单之上,竟将床单渗湿好大一片,如此多水的妇人,
纵是他玩女上百,也从未见过!心中那份得意,直上了云天!不由更加用力猛吸
那阴蒂淫核,直把林娘子吸得口中春吟连连:「……噢……啊啊啊啊啊……啊啊
……哦哦……哦哦……求您了……啊啊……好痒啊……忒的是痒……快快饶了奴
家……痒……痒死奴家了……啊啊啊……哦哦……哦哦……噢……哦哦……哦哦
……要死了……要死了!」
  高衙内正吸到兴处,突觉若贞下体一阵急剧禁脔,知道这美妇比她妹子,更
是敏感得多,才片刻时光,便要高潮,正想松开那淫核,却听林娘子哭道:「…
…不要……恶人……不要啊!畜生!不要……快快放开奴家……奴家……奴家要
丢……要丢了!」
  高衙内忙张口松开淫核,正要抬头,却见凤穴猛然如花朵绽放般翻张开来,
一股香浓之极的热辣阴精,突然从凤穴深处喷张而出,如愤尿一般,直喷得高衙
内脸部隐隐作痛,满脸淋满阴精,不由张嘴吞入那股阴精,那香液味道,好生甘
甜舒服!
  高衙内吞下阴精,一抺脸上精水,双手又压开若贞修长大腿,呈一字形,哈
哈淫笑道:「本爷玩女无数,当数娘子最不耐玩!本爷也只舔食片刻凤穴,便即
潮吹!而这阴精水儿,又浓又多,世间少有,真是绝代尤物!」
  若贞听到这等淫荡言语,已羞得无法作人!她初尝高潮姿味,虽觉全身美上
青天,那份姿味,竟是从所未有。但这高潮,必竟是为这淫徒所泄,而非林冲,
不由痛哭流涕,娇喘道:「你这恶人!淫虫!……你不是早想勾得奴家肉身吗?
呜呜……既如此……呜呜……奴家今日……今日便成全了你!你……你来吧……
奸了奴家吧!还等什么!」言罢,她将心一横,闭上泪眼,缓缓挺耸起肥臀,只
等失身!
  高衙内见她羞处已是狼藉一片,知道是时候了,哈哈大笑道:「娘子早该想
通此节!放心,佳人有求,本爷自当让你爽够!今日有的是时间,我那巨物,玩
女无数,早已百炼成精,包娘子试过之后,永不忘今日之美!」言罢也不脱衣,
压实她那双小腿,直接挺起跨下那驴般活儿,直顶向湿腻凤穴!
  凤穴刚被那巨物前端一触,便觉坚硬粗大火热之极,下体一阵疼痛!若贞不
由睁开凤目。但见那条黑色巨棒,青筋爆胀,静脉充血,有如盘龙!那赤红色大
龟头儿,淫光闪闪,竟如拳头般大!自己那处甚小,如何容纳得下?她不由花容
失色,暗想:「我也太托大了,竟任他奸弄!他那活儿如此神物,只怕,只怕会
弄坏身子!可怎生是好!」正想时,那大龟头已然顶下!若贞芳心乱颤,但觉自
己那娇小羞处,虽淫水孱孱,湿滑无比,但只够容下一指,如何容得下这般巨物
!随着高衙内拼命紧顶,只觉下体撕裂般疼痛,才顶入半个龟头,便有裂开之势
,忙急求道:「衙内……不要……求你……轻点……你那活儿……忒的太大!饶
了,饶了奴家吧!」
  高衙内哪里理她,双手用力压实她的双腿,只顾插入,好早得其身,了此心
愿!却觉她那妙处实是紧窄之极,虽经潮愤,竟仍紧窄无比,就是处女,也远远
不如!他深吸一口气,猛一用力,大龟头用尽全力,将那妙处迫开到极致,终于
破关而入!
  若贞凤宫深处早空虚无比,虽淫水甚多,但必竟从未试过这等巨杵,直痛得
惨叫一声:「痛杀奴家!」睁大凤目盯着下体,只见自己那紧小羞处,被硬生生
分成两半,死死含住那巨大龟头,竟无半丝缝隙!不由娇躯狂颤,羞得体内又是
一阵春液涌出,泡得高衙内那大龙头好不舒服。
  这淫徒终于勉强送入龙头,又得淫水浸泡,本该得意才是,但他却暗自心惊
!原来平日里肏玩其他妇人时,若用这般力气送入,早该插入半根阳具才是,而
今却只送入个大龟儿,便被凤穴死死含住,龙头如被小嘴咬住一般,只咬得隐隐
生痛!再想深入,大肉棒却动弹不得,无法顶入半分!心想:「这等紧小阴洞,
实是闻所未闻,真乃神器也!若强行插入,只怕会毁了这神器!」当下便道:「
娘子这屄实是紧小,夹得本爷也是好痛。想林冲那物事必然不大,误了娘子!也
罢,稍后再要娘子身子!」
  言罢抓紧那双小腿,突然用力抽出大龟头,只听「啵」得一声,大龟头脱穴
而出!果见那神器凤穴竟自行合闭,恢复如初,更挤出一大股淫水蜜液!
  高衙内看得肉棒大动,大叫一声:「果是神器,莫毁于我那巨物之下!」言
罢,右手食指探出,压住凤穴,蘸着那股春水,猛一用力,便将食指尽根插入那
粉红紧屄!刚一尽入,便觉食指被阴壁嫩肉紧紧裹实,无一丝缝隙,深宫内淫水
极多,泡得食指如入仙境!当即食指大动,「咕叽、咕叽」,恣意抠挖起来!
  若贞正等失身,不想这淫棍却半道退出,内里着实空空虚无比,又听他说的
淫秽之极,在那巨棒抽出之时,便娇躯一颤,小小地丢了一回!刚要娇喘,却又
被他食指插入,抠挖不停,芳心大羞,粉臀随他的抠挖一阵抖耸,娇嗔道:「奴
家……奴家给您身子……却又不要……不要……不要这般!奴家……奴家……好
难受!」
  高衙内见她情动,大喜道:「本爷实是为娘子好。娘子那处,唤作『羊肠小
道』,端的是神器,紧小无比!我若用强,怕弄坏娘子身子,尚需挖得娘子美穴
绽开,方能进入!」言罢着意抠挖!
  若贞不敢应声,他被挖得全身通红,淫水狂流不止,把那鸳鸯床单,弄湿好
大一片!口中只不住娇喘:「啊啊啊……啊啊……哦哦……哦哦……不要……啊
啊……哦哦……哦哦……」她平日里,因林冲忙于军务,也时常自抚,但这般被
男人自抚,却是首次,一时娇羞难当,只把肥臀挺耸仰合!
  高衙内又挖了半柱香时间,见林娘子紧咬芳唇,已是一脸肉紧之态,显已又
到高潮之时,但凤穴仍紧咬食指,不见半分扩张,叫道:「好个紧屄!世所罕见
!」他也顾不得巨棍硬得难受之极,又猛挖数下,突觉那处一阵禁脔,只听若贞
嗔春叫道:「别……别再弄奴家了……啊啊……哦哦……死了……要死了!」果
然,随着那一声春嗔,凤穴绽开,深宫内又是一股阴精喷出,直淋了高衙内满手

  高衙内抽出湿淋淋的右手,仔细一瞧,却见那神器虽被他玩得殷红充血,急
待求欢,但只高潮时绽放片刻,便再度紧合如初!心中暗想:「此时便肏她,可
使不得!需毁了她那神器!」
  他玩女经验丰富之极,略一沉吟,便又有了计较。见林娘子粉脸绯红,凤目
紧闭,小嘴娇喘幽幽,正高潮得失魂落魄,不由压下身子,双手伸出,握住那对
丰奶一阵轻揉,戏耍一阵后,贴耳淫笑道:「娘子且翻过身子,趴跪床上,将屁
股挺耸于本爷!本爷自有办法!」
  若贞正暗自庆幸,自已小穴紧小,今日虽被他玩了个够,或可保全贞操。听
他叫自己趴跪于床,恍惚间心想:「自己便任他所为,他手段虽多,但只要紧守
门户,不让得逞便罢,总比被他强行插入要强!」想罢竟听话地轻轻翻过身子,
将一双修长玉腿跪于床上,双手趴扶于床,将个翘挺雪臀,向后高高耸起,只等
他来把玩,自己便紧守门户,不让他得逞!
  高衙内见她虽然面薄害羞,但却是个顺心如意的美人,更是大喜。大手按住
肥臀,用全力掰开臀瓣!直把个凤穴瞧个尽眼!只见那处已被自己玩得充血兴奋
,淫水之多,难以想象!但自己掰开肥臀后,那凤穴竟只微微分开,仍不见扩张
,知道只有等她那凤穴高潮绽放之时,再强行插入,方可肏得此等绝代佳人的神
器!
  若贞趴跪于床,不想被他掰开肥臀,直掰得股间生痛,心中大急:「原来他
想这般令我那羞处大开,便要夺我身子,又上他当了!摆出这等跪姿,实是丑陋
之急,便是官人,也未这般做过!」当即含羞告饶道:「衙内,不要啊,你那活
儿……实是太大……求你……不要!千万不要!」
  高衙内笑道:「娘子莫急!你那妙处实是太过紧小,不合我那巨物,还不是
时候!也罢,娘子便用双腿夹实我那巨物,让本爷先爽一回如何?」言罢,左手
突然将她那纤细小腰用力压下,让雪臀更加高耸于后;大肉棒接着缓缓伸入双腿
根部之间,直伸到小腹处;右手轻抚肥臀嫩肉,淫笑道:「娘子还不夹紧,更待
何时!」
  若贞心中突然一片雪亮,这淫棍是要我用腿夹那巨物,好作抽送之乐!她此
时纤腰被男人压得紧实,已无法反抗,心中只想:「罢了罢了,便为他夹一回大
棒,让他泄身一回!能保贞洁,总好过被他那巨物强奸!既如此,我也不仅用双
腿,且用我那羞处去夹,让他爽一回便罢!」想罢,她便虚与委蛇,竟然轻摇肥
臀,装娇作嗔道:「衙内莫急,奴家,奴家这就为夹那活儿!」
  若贞跪在床上,趴稳身子,将跪着的双腿缓缓并拢,腿肉一触那巨物,顿感
坚硬粗大无比,不由娇躯一颤,立刻将那驴大行货紧紧夹实!她将心一横:「做
都做了,便用羞处夹这大物,让他爽快一回,早些泄身,可保贞洁!」想着,便
将羞处压下,阴户紧帖大棒棒根,双腿用力夹紧,阴户轻送慢摇,用阴肉磨那大
活儿。
  高衙内只感她那那大腿根部夹得大棒好紧,棒根又紧贴那羞处软肉,棒身更
是被她那湿滑浓密的阴毛轻轻研磨的好不麻痒,不由双手连续拍打肥臀道:「娘
子真是妙人儿,叫你用腿,你竟用那屄户夹我那活儿!真是爽翻本爷!但你这般
轻摇慢磨,不知要弄到何时方休!快把肥臀前后耸动!」
  若贞被他拍得肥臀一阵颤抖,羞得将俏脸埋上双手臂间,心想:「他倒说的
也是,但不来自行抽送,却要奴家服侍于他,真羞死人了。也罢,只保得贞洁不
失,便这般服侍他一回!」
  想罢,坚强地仰起臻首,一头黑亮秀发后披至腰际,大腿根部紧紧夹住那大
活儿,阴户贴实棒根,翘起雪臀,叹一口娇气,虚与委蛇地嗔道:「莫拍奴家屁
股,奴家这就,这就为您耸动!」言罢,雪臀一收一挺,让羞户前后挺耸夹磨那
大棒起来!
  高衙内站在床边,只觉大棒两侧被那双大腿夹实,棒根被那羞户软肉夹得甚
紧,大棒顺着羞户浓密阴毛直延伸到小腹软肉处,美人儿这般来回耸动翘臀,顿
时如抽送凤穴般爽快之极,大肉棒棒身被那浓密湿滑阴毛弄得好痒,而美人凤穴
春液又不断涌出,淋湿整个棒身,让被夹紧的大棒被研磨更加顺畅,不由肉棒爆
胀!他双手探下,紧紧握住那对来回晃荡的豪乳,恣意揉弄,尽情玩肉磨穴,任
若贞自行挺耸雪臀,口中直叫道:「娘子果是尤物,这般夹棒,倒是头一次玩,
真是爽死本爷了!」
  若贞前后三点羞处被玩,那大棒又直伸到小腹肚鸡眼处,实是长大之极,一
时也是魂魄尽失,听他玩得爽快之极,羞愧之间,只想让他早点射出:「今日且
让他爽够,等保全身子,改日也要夫君尝尝这姿味。只是林郎的活儿,却远没他
这般长大了!」想到林冲,又是紧张,又觉刺激,一时竟迷失般淫水狂出,猛得
加快耸动,双腿夹紧大肉棒,雪臀前后加速,拼命来回耸动肥臀,雪白臀肉不断
撞击男人小腹,直把高衙内小腹撞得「啪啪」直响。每一次撞击,男人巨棒周围
那雄浑的阴毛便撩刮她那凤穴嫩肉一次,直弄得她小穴酸痒难奈,爽到天处,实
是空虚之极!淫水滋滋流出,把高衙内跨下阴毛,也弄得湿尽!
  高衙内站在床边一动不动,只任她自主耸臀磨棒,一时也爽上云宵!又见她
那菊花后庭一张一合,菊肉娇小绽放,甚是可爱,忍不住淫笑着用左手揉奶,右
手轻抚菊花,直抚得一收一紧,不由心下想到:「待尽得她身子后,若有闲时,
也要肏这后庭方才尽兴!」
  若贞菊花被玩,更是紧张,直想让他早些射出,不由挺耸得更加快了,屋内
臀肉撞击小腹的肉击声顿时「啪啪」大作起来!
  高衙内知她心意,又见整个大活儿连那对大卵丸也被她的春液渗湿,不由淫
叫道:「娘子,我们不防比比,看谁先到那最后高潮爽处!」
  若贞体内正值欲火如焚之时,又不想先他高潮,受他侮辱,便强咬牙关,羞
户和双腿夹紧大棒,雪臀自顾自地了快速前后耸动。心想往日为官人含那活儿,
官人也只片刻便射,今日这般为这厮夹棒,难不成还输给他?便一边耸臀,一边
强行忍住高潮丢精欲火,一边含羞吟道:「比……比就比……奴家……绝不输于
衙内!……啊啊啊……哦哦……」一时哪里想到这高衙内玩女甚多,极耐持久,
又岂是她能夹出精来的!
  高衙内淫笑道:「果是将门出虎女!」言罢,双手揉紧大奶,跨下突然用力
抽送起来!
  这下如插穴般抽送,若贞顿时夹紧大腿,只感羞户被磨得一阵酸麻难当,凤
穴又被他那浓密的阴毛撩刮碰触的好不难受,一时再难隐忍,羞道:「不要……
啊啊啊……哦哦……你为何自行抽送起来……啊啊啊……哦哦……奴家……快受
不了了!」
  高衙内只把那巨物来回抽送,淫笑道:「你便只顾自行挺耸,却不让我自行
抽送,是何道理?」言罢双手掰开肥臀,大肉棒在她大腿根部紧夹下,更是抽送
的密实之极!
  若贞再忍不住,只觉大肉棒磨得羞户好生舒服,内里空虚无比,深宫内突然
花心张开,又要潮喷,小嘴只叫道:「不要……求您了……奴家,奴家快到了…
…嗯嗯嗯……啊啊啊……哦哦……输了……奴家输了……快饶了奴家……」言毕
,凤穴猛然大张,就要潮喷而出!
  高衙内正用力掰开臀瓣,见她凤穴如花般绽放翻张,等得就是此刻!突然用
力从她双腿根间抽出龙枪,深吸一口气,一挺屁股,大棒用全力冲凤穴急戳而来,
只听得「噗哧」一声,大龟头冲关而入,将那「羊肠小道」大大迫开到极致,龙
枪顺着汪洋般的春水,直插靶心!凤宫内顿时淫水四溅而出,巨物直抵入深宫尽
处,直肏了个大半根尽入!
  若贞猝不及防,突被强行肏穴失贞身,娇躯内里直感有如插了一个巨大木桩
,体内空虚顿时被填得满满当当!她凤目大张,「啊」得一声尖叫,直感下体极
度充实,凤宫扩张到极致,深宫终被这恶人占有!她首度失身于人,虽又羞又气
,但适才正值高潮边缘,又被这神物突然肏入,屁股便不由自主地向后挺实,花
心猛然大张,从未被人顶触过的子宫花心如生了爪子般抓住那强行破关的大龟头,
张嘴哭叫道:「衙内……你……你竟强奸了奴家!……奴家丢了……丢了啊!」
言罢,一股又烫又急的少妇阴精,从子宫花心内直喷而出,把高衙内那巨大龟头,
淋得一阵酥麻爽快之极!
  高衙内见终于肏得这紧小之极的人间神器,不由哈哈淫笑起来!
  正是:红颜毁于霸王枪,失身却在丢精时!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