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四十一枝花之慕容夫人】(五十四)林中情怀 (五十五)不辞劳苦

             (五十四)林中情怀
  梅花谷中,清晨,薄雾。
  早餐后闲暇之余,无月坐在大堂一条长凳上,正和绿绒聊天,丽儿靠在他肩
头上嘘寒问暖。
  当听得他说到采药时不慎摔下悬崖,丽儿不由惊呼出声,急道:「天啊!肋
骨都摔断啦?那该多疼啊!」忙扯开他的衣襟,想看看胸口上有无异样。
  绿绒也不无担心地责备道:「你咋这么不小心啊?按说以你的轻功,七八丈
的高度应该不算啥啊!我说跟你去吧,你偏不让!」
  无月对她不好意思地笑笑:「都怪我一时走神!丽儿妹妹不用担心,梅花姊
姊的药物很灵的,现在一点儿都不疼了。」
  丽儿娇声道:「不行!以后我一定要跟你一起去,好保护你!」
  无月见她满脸娇憨之态,不禁噗哧一笑,「大哥可是堂堂男子汉,让你一个
小小女孩子来保护,岂非被人笑话?呵呵!该由我来保护妹子才对!」
  然而无论怎样,见她一脸纯真诚挚,说得如此认真,心中也有些感动,不禁
轻拂她满头小辫儿,宠溺无限地道:「不过好妹子,你如此关心我,大哥还是要
感谢你!」
  丽儿抬头看着他,有些不满地道:「我一直就很关心你,才知道么?哼!大
哥,陪我出去转转好么?」
  无月笑道:「当然可以啦!小丫头,今儿想逛哪个地方啊?」
  丽儿歪着头想了想,笑道:「就去逛逛北边那一大片树林吧,那里面我还没
去过哩。」
  无月道:「好,大哥这就带你去。绿绒,你去不去?」回头看着绿绒。
  绿绒看了看丽儿,笑道:「我厨房里还有事,你们的房间也得收拾,我就不
去了。」言罢起身忙碌去了。
  无月看着她的背影摇摇头:「绿绒,再这样下去,你快变成家庭主妇啦!」
  漫步于林间小径,树香草香梅花香,倒也别有一番风味。一路来到不死神仙
墓地之前,无月想起初入谷中的情形,笑道:「丽儿妹妹,半个月之前,我们刚
进入梅花谷那天,我在此处还昏倒过一次呢!」
  丽儿惊道:「为什么?梅花姊姊竟忍心出手伤害你么?」
  无月摇头道:「不是梅花姊姊打晕的,而是……」接下来将当日的情景简要
地说了一下。
  丽儿听了半天没吭声,看着不死神仙的墓碑呆呆出神。无月奇道:「小丫头,
你这是怎么啦?怎么不说话?」
  丽儿看着他,若有所思地低声说道:「你和北风姊姊的事,娘对我说过。我
看得出,你和她感情很深,她一定是个很美很美的姑娘,对么?」
  无月轻轻捻起她披垂于胸前的一绺秀发,语重心长地道:「北风姊姊的确很
美……不过,她的心比她的人更美!好丫头,你要记住,心美比外在美更加重要。」
  丽儿定定地看着他,幽幽地道:「我知道……我也很佩服北风姊姊,她为了
所爱的人可以不顾一切,乃至可以毫不犹豫地舍弃性命,这世间又有几个人能做
到……」
  听她说出这番和她的年龄极不相称的话,无月不禁有些吃惊:「丽儿妹妹,
你今儿是怎么啦,说话就象个大人似的,语气如此沉重?」
  丽儿黛眉一挑,嘟起小嘴说道:「人家本就是个大人了嘛。」
  无月想起自己满腹的烦心事,不禁叹道:「妹子小小年纪,该活得开开心心
才对,等你长大以后,有可能想开心也开心不起来了……」
  丽儿将他拉到路边一块大青石上坐下,习惯性地将臻首靠在他肩上,沉吟半
晌,轻声说道:「大哥,你比我也大不了一岁,干嘛又成天都是一付心事重重的
样子呢?能不能把烦心的事儿通通告诉我,我、我真是好希望你能开心一些…
…」
  无月一脸沧桑地笑笑,只是笑得有些凄凉:「人生际遇不同,心境便会完全
两样。大哥从小是个孤儿,被乾娘收养,欠下一大堆恩情未报。父亲和家人死于
大屠杀,为人子者,弑父之仇也不能不报……你知道吗?每次赛掌门和莉香阿姨
回到济南府,看着他俩如此恩爱、相敬如宾,我真的好希望自己能有这样的父母。
这次来到昆仑,眼见你们一家四口在一起幸福快乐的模样,我真是好羡慕你和艾
米弟弟,能在如此慈祥的父母疼爱下无忧无虑地成长。没有如此温暖的家庭,绝
对孕育不出你姊弟俩如此阳光灿烂的笑脸……」
  丽儿皱眉说道:「我觉得一个家本就该是这个样子的啊,没什么特别的。」
  无月叹道:「丽儿妹妹,你认为这是天经地义,是因为你从小便生活在幸福
快乐的家庭中;在我看来,却是如此珍贵、千金难求,因为我没有……小时候我
时常梦见父母,可模样是如此模糊,无依无靠的,毫无归宿感,半夜哭醒过来,
还时常噩梦连连……丽儿你想想,能理解我这样一个孤儿的心情么?」
  丽儿紧紧抱住他的右臂,似想渡给他一些力量,柔声道:「我没有这样的经
历,自然无法完全理解。不过大哥要相信,我是真的好心疼你……当然,无论成
长经历如何,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事,埋在心底绝不能轻易对人说的心事,我也
一样……」
  无月奇道:「怎么?如此阳光的妹子也会有心事?方便说么?」
  丽儿低声说道:「我一直就是想找机会,好好跟你说说哩……小时候,我娘
晚上哄我睡觉,每晚都会给我讲一个故事,我记得,娘讲的最多的,是一个小男
孩的故事,说他就像天上金童一般光彩照人,待人如春风般温暖,从她眼中,我
看得出她对那个孩子非常疼爱,几乎跟对艾米弟弟一样。我心里有些不服气,听
得多了,我就常常要幻想那是怎样一个男孩子,竟能令我娘如此推崇,又是如此
疼爱?」
  无月拉拉她耳后一绺小辫儿,笑道:「没想到妹子如此小心眼儿,怕他抢走
你娘的疼爱,是么?」
  丽儿点点头:「是有一点儿。长大之后,娘依然还是喜欢对我讲那个男孩的
故事,后来还带回一幅他的画像。我终于心服口服,娘说得一点儿都不夸张,画
像中的容貌和神态,尘世间绝对难得一见!渐渐地,他成了我心中天神一般的存
在。我无数次告诉自己,若是哪天遇上他,我一定要勇敢地对他说,我爱他…
…」
  无月皱眉道:「我有一个很可爱的小兄弟,就跟莉香阿姨所说的差不多,若
是妹子见了他,我想你会……」
  丽儿打断他的话头,幽幽地道:「然后,我就真的遇见他了,我相信那一刻,
我今生今世都不会忘记!他竟比画像上和我娘说的更加光彩夺目,我弟弟说的俏
皮话就是这意思,正如你所说,由里到外都是那么美!你能猜出……我说的那个
男孩子是谁了么?」
  他的脸色变了,一时间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
  丽儿却不管他有多么吃惊,低声说道:「看样子你已经猜出来了,不错,那
个男孩就是你!」
  由于莉香阿姨这层关系,丽儿本身又是如此纯真可爱,无月打心眼儿里喜爱
这个小妹妹,当作亲妹子一般疼爱,然而那跟情爱完全是两码事。
  他还满心指望把她介绍给小津呢,谁知会是这样的局面?不由得吃吃地道:
「丽儿妹妹,我、我可是你大哥……」
  丽儿幽幽地道:「那天我和弟弟早早便守在凌霄宫山门外,除了想早些见到
爹娘,也想早点看看你,看看你到底是何等神奇的人物,值得爹娘如此推崇,令
我尚未谋面,便如此神魂颠倒?见到你的那一刻,我心中的天神立刻有了一个具
体的形象,一个无比完美的形象……从此,我便可以很具体地想他、梦见他…
…」
  说实话,无月对亲情的渴望高于一切,赛伯伯一家子所给予他的恰恰就是温
馨和亲情,他非常眷恋这种上有慈祥父母、下有可爱弟妹的温暖家庭。可是,他
和丽儿一旦成为情侣,他和这个家庭之间的关系将彻底改变,长期积累下来的亲
情感觉将失而复得,这是他难以接受的!
  他沉吟半晌,轻轻咳了一声,字斟句酌地说道:「丽儿,还记得我刚到昆仑
那晚,咱一家『五口』在玉皇阁大厅中随意闲聊、其乐融融的情景么?那种感觉
实在令我回味,我不想破坏这种温馨气氛……真、真希望我永远是你和艾米的大
哥,能保护和疼爱你们的好大哥。咱俩的关系若发生改变,我就不再是你大哥了,
感觉损失好大……」
  丽儿想了想,低声道:「你虽然做不成大哥,但以后会成为我的夫君、艾米
的姊夫和我爹娘的女婿啊!俗话说『一个女婿半个儿』,以后咱们就真的成了一
家子,有什么不好呢?现在么,哼哼!我和艾米还未必认你这个大哥哩,至少比
不上爹娘的半个儿吧?」
  无月想想也有些道理,毕竟自己硬想挤进别人家,也得别人接受才行啊!可
他依然有些犹豫地道:「丽儿,兄妹和恋人之间跨度太大,且容大哥想想,能否
适应这种转变,好么?」
  丽儿将脸深深、深深地埋进他怀里,梦呓般地说道:「什么都不要说,吻吻
我好么?」勇敢地抬起头来,迎向那双有些躲闪不安的目光。
  无月低头,小美人抬头,目光死死绞住……
  无月心里曾对自己说过,一定要好好疼爱这个唯一的妹妹,一定要让她活得
开开心心,即便她想要天上的星星,自己也得设法找来给她。现在,她既然想要
自己,也只好给她了。
  吻上那双淡淡红唇,一种奇妙的感情迅速涌上心头……
  丽儿似乎完成了人生头等大声一般,显得如此忘情,如此投入,拥吻良久良
久,才梦呓般地轻声说道:「无月,你这次来,给我和弟弟带来了许多非常珍贵
的礼物。不过,仍远远比不上此刻,你给我的这件礼物……我、我真是好高兴!
不过我还是想问问你,你喜不喜欢我?」
  无月喃喃地道:「当然喜欢!你是世上最最美丽可爱的小姑娘,也是我最最
可爱的小妹妹!」
  小美人眨眨眼,有些狡猾地道:「我还要做你最最可爱的小妻子,要不要?」
  无月柔声道:「若是在妹妹和妻子之中只能选一种,大哥情愿让你做妹妹。
若是两者都可以选择,那我就都要啦。」
  丽儿想了想,忽地笑道:「无月,这次你带给我的礼物,我真的好喜欢!给
我弟弟的也是一样。我就纳闷儿了,你怎么知道我和弟弟都喜欢什么?」
  无月笑道:「还不是莉香阿姨告诉我的。每次你父母回门,总要给乾娘和我
带来许多稀罕的西域特产,待我就像自己的子女一样。我跟他俩很亲,没事儿便
会跑到栖凤楼三号院,缠着赛伯伯和莉香阿姨给我讲故事,闲聊时,无论是赛伯
伯还是莉香阿姨,时常和我聊起你们姊弟俩,这种时候,二人眼中总是洋溢着慈
爱和喜悦的光彩。我能深深感受到,你父母对自己的子女充满了骄傲……所以么,
虽从未谋面,我对你们这两个小金童玉女却是耳熟能详、非常了解,不用问也知
道姊弟俩各自都喜欢些什么。」
  丽儿一脸陶醉地道:「这么说起来,咱俩算是神交已久的密友咯!我本来还
以为,你压根儿就不知道,世上还有我这样一个时常惦着你的丫头呢。由此也可
以看出,你真是很细心,尤其对女孩子,我想,你一定象这样,经常给女孩子送
她特别喜爱的礼物吧?」
  无月摇了摇头:「我很少出门,认识的人也很少,能给什么人送礼物啊?每
次见到赛伯伯和莉香阿姨,我总要想起自己的父母,或许在我意识里,世上最好
的父母就该是他们这样的。」
  丽儿说道:「我听说,你虽非夫人亲生,她对你可是宠爱得有些过分。有这
么好的乾娘,你怎么还不满足呢?」
  无月笑笑:「乾娘的恩情我自然不会忘记。可是客观地说,和莉香阿姨相比,
乾娘实在不是一个很合格的母亲。她对孩子要么宠得过分,可一旦动怒,打得也、
也很离谱!她的性格就象昆仑山上的天气,前一阵还风和日丽慈爱温柔,转眼或
许就象狂风暴雨肆虐大地,足以毁灭一切!所以,我从小就被逼得很善于察言观
色,每次乾娘进门我都要本能地看看她的脸色。她高兴时,我无论多么淘气、犯
下多大的过失她都能原谅。但每当看到她脸上乌云密布时,我可就得当心了,必
须赶紧小心翼翼地哄得她高兴,因为这种时候,即便我有一点小小的过失也会招
来一顿暴打!若非大姊一力护持,还有北风姊姊无数次用身子护住我,承受乾娘
的拳脚,或许我已被打死了也说不定……在我心中,北风姊姊实在比亲姊姊还亲
……」
  说到此处,已忍不住哽咽起来。
  在济南府大院,能真正带给他安全感的,只有北风一人。作为他童年时代唯
一的保护神,此刻已经轰然倒下,对他的打击可谓刻骨铭心,每每提起,总会伤
心不已!
  丽儿掏出手帕替他擦擦眼睛,柔声说道:「无月,你可是一个男子汉哦,应
当坚强一点,别动不动就伤心流泪……我也的确听娘说过,夫人脾气暴躁,发起
火来动辄杀人。北风姊姊如此忤逆于她,在她动怒时挺身而出替你挨打,岂不是
很危险,不怕招来杀身之祸么?」
  在她的安慰下,无月已渐渐缓过劲儿来,笑道:「北风姊姊自幼跟随夫人,
名为师徒,跟母女也差不多,她对夫人非常了解,知道夫人又不是真的想把我往
死里打,每次打完就会心疼得要命,自然不会因她替我挨打而杀了她。不过,为
此被打得遍体鳞伤还是免不了的,北风姊姊身上,到现在还留下一些明显的伤痕。」
  丽儿不解地道:「听你这么说,夫人的性格还真是令人有些捉摸不透。打自
己非常疼爱的孩子那么下得起狠手,打完了又心疼,真是好奇怪啊!我爹娘从未
打过我和弟弟,一向都是说服教育,以理服人。」
  无月一脸羡慕之色地道:「告诉你一个秘密,若是当年我自己可以选择收养
人家,我一定会选择到你家。那天刚到凌霄宫,见到你们一家四口团聚之时,我
心中不由得好生羡慕,若你爹娘是我的乾爹乾娘,你和艾米是我的弟弟妹妹,我
该有多么幸福?所以,我真是好喜欢你和艾米弟弟,有种亲人一般的感觉!」
  丽儿一脸幸福地笑道:「你很疼我,待我像亲妹子一般,我能感觉得到。现
在妹妹爱上哥哥,以后变成爱你疼你的小妻子,更是亲上加亲了,对么?」
  无月点点头,微微一笑:「等咱俩成亲入洞房之时,我想我或许会有点心理
障碍,哥哥和妹妹亲热,那是什么光景啊?」
  丽儿脸上一红,娇嗔无限地道:「你都想到哪儿去了,真是!咱俩成亲后还
不是跟现在一样,在一起相依相偎、白头偕老就行了,还要怎么亲热?」
  无月故意吓唬她道:「做妻子可不是这么简单。从少女变成我的小妻子,那
一关可是很难过的哦!怎么样,怕不怕?」
  丽儿笑得无比灿烂,弯月一般的晶亮眼睛,里面现出他的影子,弯月一般上
翘的娇俏红唇,尚残余他的体温,「只要跟你在一起,无论什么难关我都能平安
度过。嗯~怎么样,我没说错吧?」
  无月见她如此发自内心的可爱笑容,那种由里到外散发出来的笑容,心中涌
起一阵温暖,笑道:「丽儿,在你印象中,父母吵过架、红过脸么?」
  丽儿想了想,随即摇了摇头:「好像没有……我娘相对强势一些,我爹非常
疼爱我娘,什么事情都总是让着她,两人平时总是形影不离……我真希望,你以
后能像我爹对我娘一样好,一样疼爱我。」
  无月点点头,长叹一声道:「唉!你生长于如此温馨、充满爱和温暖的家庭,
难怪会如此率真可爱、美丽大方,成为大家眼中的宠儿。你放心,我以后定会加
倍爱惜你的,把咱俩的家营造成一个能为孩子遮风挡雨的安乐窝,让咱俩的孩子
也能跟他们的娘一样,平安快乐地度过美好童年!」
  丽儿噗嗤一笑:「听你这么说,似乎童年吃过许多苦头似的!」
  无月道:「若是北风姊姊及时赶来发现我,弄不好我早就不在人世了,你说
我吃过苦头没有?」
  丽儿忍不住紧了紧他的右臂,似有些后怕,「幸好你还在,否则,世上还有
人能让我这样如痴如醉么?」
  无月低声道:「我发现,梅花姊姊对谁都是冷冰冰的,唯独对你却是另眼相
看哩!她但凡有闲便会拉着你嘀嘀咕咕,不知都聊些什么啊?提到过我没有?」
  丽儿撇了撇嘴:「不外乎聊些女人家的私话,你瞎操心什么啊?哼哼!可没
说到你。」
  无月仔细看了看她,也不知她说的是真是假,可见她似乎有些不乐意,也不
敢再提。
  丽儿抬头看看满天枯枝及夹杂其中的片片梅花,有些闷闷地道:「我觉得,
谈情说爱不应该像这样子的哦,应该浪漫些,多说些我爱你、你爱我之类的才对
……」
  无月将她小巧的腰肢紧了紧,满是疼爱地道:「这样的话刚才已经说过,待
我再想些新词儿……」
  二人相依相偎、娓娓情话,晨曦在清晨林间清新空气中缓缓流淌,缕缕淡淡
光柱将这对情侣四周妆扮成人间仙境……
  无月抬头,见已日上三竿,说道:「丽儿,林子里很冷,你坐久了会着凉的,
我们回去吧。」
  丽儿答应一声,拉着他的手并肩而行。一路上他采摘了几朵梅花,插在丽儿
发间,将披垂脑后的满头小辫儿映衬得更加美丽动人,少女鬓边那抹淡黄色柔细
绒毛,竟比影儿的更加娇嫩美丽,害得无月忍不住抱住她,恨不得轻轻咬上几口!
             (五十五)不辞劳苦
  二人由密林中漫步出来,遥见梅花正在地里劳作。
  无月对丽儿说道:「丽儿,你回去把晓虹这个爱睡懒觉的书呆子轰起床,要
不她的早点都要变成午餐啦!」
  丽儿看了看他,问道:「你有什么事吗?」
  无月点点头道:「我得去帮梅花姊姊干点儿活。毕竟咱六个人成天吃人家、
住人家的,心里怪不好意思。」
  丽儿答应一声,兀自去了。要照往日,她非黏在无月身边不可,可今天心情
大好,自然不一样了。回到茅舍,她发觉今天早上睡懒觉的并非仅仅只有晓虹,
还有本门姬仙子和吴仙子两位长老。
  这也难怪,昨天无月回来,晚上天刚黑,久旷好几天的两位美妇不由分说,
将他拖进她俩房中,扑上去抱住他轮番云雨交欢!孰不知冲天钻自那夜经历八女
之后,在主人的龙凤真诀滋润下功力大增,形状变得愈发变态,行动也更加狂暴,
把两位美妇的大屄洞捣得稀烂,到早上大大张开的屄洞还尚未合拢!
  两位美妇轮番上阵,欲仙欲死之余,总算将冲天钻侍弄得稍稍安分下来之时,
她俩已被那根变态怪蛇折腾得筋疲力尽、完全脱力,直到凌晨时分,才沉沉睡去。
  丽儿先走向第一间西厢房,好一阵敲门才总算将晓虹唤醒。晓虹开门后,依
然睡眼惺忪地道:「丽儿妹妹啊,我昨夜几乎看了通宵的书,快天亮才睡哩,干
嘛要把我轰起床啊?女人睡眠不足可是很容易变老……」嘴里嘀嘀咕咕地唠叨个
没完。
  丽儿笑道:「不关我事,是无月让我轰你起床的哦。」
  晓虹仔细看看她,眼中异光闪动,笑骂道:「好偏心的小妹妹,光知道听哥
哥的话,就不听姊姊的话么?」神情间对这个小妹妹倒也是满心疼爱。
  丽儿嘻嘻一笑:「我才不偏心呢,谁说的对我就听谁的。姊姊若再不起床,
早点变午餐,一天只吃两顿饭,对身体可不好!」
  晓虹打个哈欠伸个懒腰,慵懒地笑道:「女人每天少吃一顿饭才好,身材苗
条些男人才喜欢,你个小妮子哪懂这些?」
  丽儿正待答话,绿绒走了过来,看着她有些神秘地笑道:「丽儿妹妹,刚才
进展如何啊?」
  丽儿脸上绯红,不禁跺跺脚,啐道:「什么进展啊?绿绒姊姊又来打趣我啦!」
  绿绒笑道:「小妮子少装蒜!一大早便见你神神道道,一付人小鬼大、心事
重重的模样,还瞒得过姊姊这双火眼金睛么?所以么,我才没跟着你们,去当一
盏既不省油、又不受你欢迎的油灯。」
  也真是怪了,但凡见无月和其他女子好上,她都会生气,唯独对丽儿她没这
种不良感觉。或许,这是因为她也很喜欢这个人见人爱的小妹妹吧?
  丽儿瞪大杏眼说道:「既然瞒不过姊姊,那我就实话实说啦……进展顺利,
搞定!姊姊该满意了吧?」言罢走到第二间东厢房敲门。
  里面两位仙子到现在仍无法下地走动,只好继续瘫在床上装作没听见。丽儿
只好推门进去,见她俩如此模样,不禁吃惊地道:「姬姨、吴姨,昨晚我听您俩
在屋里叫得那么凶,莫非是您俩在打架,竟伤得如此厉害么?早知如此,我该过
来劝架的!」
  姬无双和吴玉雪大为尴尬地对视一眼,忙道:「丽儿,咱俩不是在打架,而
是在练一种特别的功夫,你不用过来劝架,咱姊妹俩好得很哩。只是这、这功夫
练起来实在费劲,所以、所以么,现在还无法起床……」
  丽儿只好帮着绿绒,进厨房端来早点,侍候两位阿姨吃完,又把碗碟拿回厨
房洗净。身为一派掌门之尊的千金小姐,要说起绿绒这一大摊子琐碎的家务事,
她倒是帮得最多,也难怪绿绒挺疼她。
  且说无月走向田边,见梅花卷起裤脚、光着美丽的天足在田里一边松土,一
边撒种。
  他看得心疼不已,也顾不得天寒地冻,脱掉靴袜、卷高裤脚,到她身边接过
锄头和装着种子的簸箕,说道:「这种粗活我来干!瞧着这样一位天仙美人如此
劳作,我真是心疼啊!」
  梅花乐得轻松,瞄他一眼道:「前面那句还算人话,后面这句我不爱听。成
天油嘴滑舌,就知道哄骗女孩子,你这样儿的,我见多了!连丽儿这么纯真可爱
的小姑娘竟然都不肯放过,你于心何忍?刚才又跟人家灌迷汤了吧?哼!」
  无月委屈地道:「我说得可是肺腑之言!」
  梅花却懒得理他,兀自走到田边,放下裤脚,拍拍脚上泥土,就那么穿上鞋
袜。倒不是她愿意守在此地看着无月种地,而是看他压根儿就不会,笨手笨脚的,
只好在一边出言指导。
  无月悟性极高,梅花稍加指点之下便自学会如何松土和撒种,在田里干得倒
也有模有样。由于天寒地冻,松土的活儿异常费力,怕把松好的土又踩实,必须
光脚踩在硬梆梆的土块上。
  梅花见他脚上已被划破流血,他却连眉头都没皱一下,任她铁石心肠,也不
由得生出一丝暖意。
  但闻身后一阵唧唧喳喳,回头见绿绒一付心疼模样,眼泪汪汪地瞅着无月,
似想下田替他,却被晓虹拉住,在她耳边嘀咕着什么,丽儿则向这边走来。
  经过这么多天的接触,梅花早看出这些女子对无月那点心思,心道:「绿绒
对我颇有敌意,大约是怪我抢走她的情郎,这丫头心眼儿实在,不象晓虹那么含
蓄。唉~她哪知道,我已是『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经历过这么
多坎坷,我哪还有这些少年少女的儿女情长?」
  一位翩翩浊世美少年,身边如花少女以心相许。如此画面,跟自己当年和情
郎相依相偎何其相似?却不知眼前这些如花美眷,是否会和自己一样遭遇不幸?
  那段岁月是她一生中最幸福最快乐的时光,此刻想来已恍如隔世,徒增伤痛
而已……
  足足花了半个时辰,无月才把田里的活干完。回到田边,梅花已拉着丽儿扬
长而去。丽儿一路走一路回头,似很想过去看看无月。
  梅花笑道:「丽儿别担心,他一个男子汉,这点劳作算什么?回去陪阿姨喝
茶。」
  晓虹和绿绒早已打来热水,帮他把脚和小腿上的泥土洗净,在划破之处敷上
药,扎上布条。绿绒解开衣襟,将他冻得象冰块一样的双脚揣进怀里替他捂热,
泪眼婆娑、心疼不已地道:「脚还疼不疼?呜呜呜~对这个铁石心肠的女人,你
不用这样的……」
  无月看看梅花和丽儿渐渐远去的背影,忍不住轻拂绿绒柔发,说道:「她不
也这样干活么?我还有你们心疼,又有谁心疼她呢?再说咱们吃人家、住人家的,
帮帮忙也是应该啊。绿绒宝贝儿,私下你要怎样都行,可别在她面前表现得这么
露骨……」
  绿绒道:「你不就在心疼她么?看她一付心安理得的样子,我就生气!」
  无月低声道:「谁让我们有求于她呢?若你能治好北风姊姊,要我摘一颗天
上的星星给你,我都答应!」
  提到北风,绿绒不言语了。在她心中,总觉自己就是北风的影子,也许是同
样出身低微,又同样侍候过他的缘故吧,见他对北风如斯深情,她愈发感动,心
想:「若换成是我,他也会这样吧?北风姊姊啊,你不惜舍命,换来一世真情,
值了……」
  回到茅舍,无月不辞劳苦,又忙着去打扫鸡舍、鸭舍和兔窝,给它们喂食,
完了又为一只雌兔接生,忙碌半个多时辰才算完。
  回到大堂,没人,正四处张望,却听里屋传来梅花的声音:「别找了,我们
在里屋。」
  无月进去一看,见她在外间暖阁中和丽儿坐在炉边烤火、喝茶闲聊,一脸惬
意。若说这堆人里面还有梅花喜欢的人,那就只有丽儿了,这个无比阳光的小妮
子,她的笑容如此纯洁美丽,天生拥有强大的感染力,足以令铁石心肠融化开来!
  绿绒气得脸都绿了,待出言讥讽几句,却被无月捂住口鼻,出声不得,憋得
脸儿涨红!
  无月走到火炉边的竹椅上坐下,绿绒则被晓虹拉进她那间东厢房里去了。丽
儿忙起身给他斟上一杯热茶,颇为心疼地道:「瞧你,手和脸冻得煞白,快烤烤
手!」
  梅花冷冷地道:「从小娇生惯养,活该受受罪!」
  丽儿嘟起了小嘴,不满地道:「梅花阿姨,我可也是娇生惯养的哦,您可把
我也骂啦。」
  无月听她称呼梅花为阿姨,不由得暗地里瞪了她一眼,心道:「丽儿如此称
呼,岂非连累我也自降一级?」
  梅花捏捏她的香肩,微微一笑:「你是小丫头自然不同,再说啦,他哪有你
这么可爱?」
  这大约还是无月第一次见到梅花的笑容,不过是沾了丽儿的光。那动人心魄
的美丽忽然间如灿烂鲜花一般绽放开来,与丽儿阳光美丽的笑容又自不同,别有
一番成熟撩人风韵,不禁看得痴了!
  梅花警觉到他的失态,忙收回笑容,一脸寒霜地狠狠瞪了他一眼!
  无月忙低下头不敢再看,边喝茶边烤手。
  丽儿忙替他解围,娇憨地道:「梅花阿姨,别对我哥哥这么吹鼻子瞪眼的好
不好?」
  梅花脸上冰河解冻,虽未露出那如花笑靥,却也不再那么冷肃,对她说道:
「丽儿,倒不是我跟他过不去,对这种人只要稍假辞色,他立马会顺着杆子往上
爬,缠得人心烦!你年纪小没经验,尤其得小心提防他,免得不小心上当!」
  听她对自己评价如此恶劣,无月鼻子都快气歪了,却也无可奈何,只能低头
喝茶生闷气。
  丽儿看着他嘻嘻一笑:「我倒没觉得他有多缠人啊?」只要有她这朵解语花
存在的场合,气氛永远也不会显得沉闷。
  梅花俭朴惯了,茶是市面上随处都能买到的那种,水质倒还不错,她烹制也
得法。当然比起绿绒为他量身定制,所烹制出来的香茗实在没法比。
  无月忽然想起一事,问道:「梅花姊姊,外面那些猎户,为何把梅花谷说得
如此恐怖?误闯进来的人,你是如何处理的?」
  梅花冷冷地道:「这是梅花谷得以长久保持清静、不为外人所扰的不传之秘,
我凭什么要告诉你?」
  无月本就是没话找话说,她不愿说也就算了,只是被噎得有些难受。
  丽儿拉住梅花的手一阵摇晃,娇声央求道:「我也想听听,您就说给我们听
听嘛,算丽儿求您啦,嗯……」尾音拖得老长,听起来又娇又糯,实在令人无法
拒绝!
  梅花踢了踢无月的左脚,眼睛往门外一扫,那意思很明显:「你出去,我只
跟丽儿说。」
  丽儿靠在梅花肩头,扭动着娇躯不依地道:「让他一块儿听嘛,我保证,我
们决不会对别人说的,嘤……」
  她这一扭一摇一撒娇,梅花一身老骨头似乎都被摇酥了,不停抚摸她那满头
美丽的小辫儿以示抚慰……
  无月看得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心中直纳闷儿:「这小妮子进入谷中不过半
月,啥时候把这位冷美人给哄成这样的?」
  梅花这才沉声说道:「梅花谷被人传得如此恐怖,主要是因其唯一入口,便
是南面这段长长的大峡谷终年毒雾笼罩,先是致人昏迷,两日之内若不及时施救
便会送掉性命。遇上误闯谷中的外人,我会给他们灌下解药,然后送到谷外山坡
上,任其苏醒之后自行离去。我在解药之中掺入了一些致幻药物,服下之后会令
昏迷之人产生极其恐怖、地狱般的幻觉,如同亲身经历一般,回去之后自会把梅
花谷说得恐怖万分,外人便再也不敢来了。遇上我上山采药,或是出谷巡诊之时,
这些闯入者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无月奇道:「可咱进入谷中这一行六人,咋就没产生那种恐怖幻觉呢?」
  梅花解释道:「我这解药共分三种。一种是长效解药,服用之后,可无限制
穿梭于毒雾之中,这种解药你们已服用过。另外两种是一次性的,其中只有一种
掺入了致幻药物,另一种则没有。当初救醒你们三人之时,所用的是后者,不会
产生恐怖幻觉。」
  无月道:「哦,你咋没把我们扔出去呢?」
  梅花道:「我见你们仨小小年纪,都那么可爱,不愿对你们下重手。另外呢,
见你们一身衣着装扮,显然是娇生惯养的富贵人家子女,扔到荒山野岭之中,怕
你们会出事,所以就带进了谷中。」
  无月笑道:「看来你对我们是格外开恩,谢了!」
  梅花道:「那倒不用。嗯……绿绒丫头似乎对我很有些意见?」
  无月陪笑道:「她小孩子家不懂事儿,你别理她。」
  梅花噗哧一笑:「你又有多大?说话老气横秋的!看着你们,我总想起以前
常为些鸡毛蒜皮之事,便和他闹气。人生中总有一段时间很不懂事,特别意气用
事,回想起来都觉得可笑……可是,当时那种全身心投入的感觉,却再也找不回
来了……」言来不胜唏嘘,似有无限惆怅。
  丽儿插嘴道:「梅花阿姨,您怎么和无月一样,老是满怀心事的样子,就不
能活得开心一点儿么?」
  梅花无比怜爱的轻抚她光洁的美人额,柔声道:「傻丫头,快乐难道是可以
选择的么?当一个人历尽沧桑,回首前尘,觉得今不如昔,怎么快乐得起来?」
  无月则问道:「他是谁?」
  梅花转头看看他,答非所问地道:「绿绒对你一片痴情,你可别辜负了她,
还有晓虹。有些人你一旦错过,便再也找不回来,到时别后悔莫及!她俩都是不
错的女孩,对你又那么好,还嫌不够么?别把心思老放在我身上,那是徒劳无功!
要说我能对你有点儿好感,也只是觉得你就象我的孩子,认我做乾娘或许可以考
虑。要想我跟你好,那是异想天开!」
  丽儿总算听出一点名堂,不由得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小嘴儿嘟起老高,那意
思是说:「原来你竟打着这样的鬼主意,以后我才不会再帮你啦!」
  无月躲闪着她那双咄咄逼人的目光,对梅花说道:「我看你才是老气横秋呢,
年纪轻轻,却总是一付历经沧桑的模样。」
  梅花拍拍双腿说道:「不跟你们两个小家伙闲扯了,我就要出去巡诊,大约
要三四天时间,你快去准备干粮和药箱,吃过午饭咱们就出发。」
  丽儿忙道:「我要跟你们一起去!」
  梅花有些犹豫,似有些不忍拒绝。无月见她如此模样,心知她肯定禁不住丽
儿的软磨硬泡,多半会答应,不忍心这丫头跟去受苦,忙劝道:「丽儿,出去巡
诊可是件苦差事,一路风餐露宿的,你何曾吃过这样的苦头?就别去了。」
(待续)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