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浮生记】(19)

  车子很快就开到了男生的学校,打通了电话,不一会,就看到一个瘦瘦小小
的男孩子张望着往校门口走来。他看见了王一梅,却还是停在校门口拿起手机拨
通了她的电话,王一梅没接,挂断之后朝他招了招手,男孩子向学校里张望了一
下,才快步走了过来,坐进了车里。
  「姐,您好,我叫褚飞。」那个男生红着脸低着头,不敢看她,只是简单的
打了声招呼。
  王一梅微笑着看着副驾驶这个男生,简单的格子棉绒衬衫、牛仔裤、运动鞋,
典型的学生打扮,扎进人堆里认不出来的那种。梳着个当年很流行的分头,一脸
青春痘,透出旺盛的精力和没有渠道发泄之间的巨大矛盾。他长得只能算是一般,
至少比曹山可是差远了。王一梅想着。但如此富有青春活力的男孩子,对于她这
个欲望少妇来说,就像是羊入虎口一样,肉好吃就行,谁还管羊长得怎么样啊?
  「褚飞,你好,我还是叫你小弟吧。小弟,说吧,去哪吃啊?附近有必胜客
吗?」王一梅笑着问道,就像大姐姐一样,亲切而慈祥,把肉欲隐藏在心里。
  「嗯,我想去远一点的地方,可以吗?」褚飞这才侧过头看了她一眼,只对
视了一下,便匆忙的把视线挪开了。
  「好,没问题。」王一梅知道,这是怕同学们撞见他和一个陌生的大姐姐吃
饭,会被人议论,而且自己的身材太扎眼了。
  可就是这样,当两人走进一家必胜客的时候,还是引来食客的侧目,两个人
太吸引目光了。褚飞也就一米7不到,可一米9的王一梅还穿着高跟鞋,看上去
得两米往上了,男生瘦瘦的,王一梅却是丰乳肥臀。男生典型的学生样,可她却
是标准的都市女白领打扮。
  「小弟,这边有座位,你在学校吃不着什么好的吧?今儿姐请客,随便吃,
好不好?」王一梅故意大声些说,还很温柔的摸了摸褚飞的头,告诉旁人,我们
是单纯的姐弟关系。
  「谢谢姐!」褚飞感激的微微一笑,露出一口白牙,很灿烂。让王一梅心嘭
的跳了一下。这是久违的灿烂笑容,老公和那些白人黑鬼身上都找不到这种发自
内心的暖意。
  点了Pizza和小食,要了两杯饮料和自取沙拉,王一梅把碗交给他,不
一会,他就端了冒尖的一大碗回来。
  「好家伙,小弟,你这么厉害啊,弄这么多,姐姐佩服死你了……」王一梅
有些撒娇的一语双关的说,弄得褚飞很羞涩,满脸的青春痘更红了。
  两人坐在角落的双人桌前,边吃边聊。
  王一梅对这种快餐式Pizza不感兴趣,只是吃着沙拉,倒是褚飞很喜欢。
毕竟在2001年,一个学生想要吃一顿Pizza,不是经常消费得起的。
  褚飞倒是很体贴,吃了两块,见王一梅一点没吃,便问「姐,你怎么不吃啊?」
  王一梅笑了笑说「姐怕吃了发胖啊,看我又高又壮的,要是再胖更没法看了。」
  「没有啊,很好的。」他怯怯的说。
  「是吗?说实话,是不是觉得姐姐不漂亮?」王一梅含笑看着他说。
  「没有,女人最吸引人的还是气质,你气质真好,而且有这么高……」褚飞
回答很巧妙,但还是紧张的被呛了一口,斜着头咳嗽着。
  「哈哈,让你嘴甜,姐也知道自己长得不漂亮,从你第一眼看我的时候就知
道了,你眼睛里没放光。」王一梅并不在意,继续说「我这么高,这么壮,你是
不是也不喜欢啊?知道你们男生都喜欢小萝莉型的,娇小玲珑,让你们保护。」
  褚飞赶忙摇头,说「我不知道别人怎么想,反正,反正我是喜欢高高大大的
女人,嗯,也许我自己个子就矮吧。」
  王一梅听了心里一动,知道自己虽然没让小男生惊艳,但却是他的菜。「是
吗?那你女朋友个子高不高啊?」她继续试探性的问。
  他脸又红了,然后一笑,说「我哪有女朋友啊。我又矮又不帅,又没钱,女
孩子谁跟我」那时候还没有屌丝这个词,但他就是屌丝的典型。
  「年轻就是本钱啊,你这么有朝气,会让大姐姐们看得心痒痒的。」王一梅
按耐不住开始缓缓发起攻势了。说话的时候,她胳膊撑着桌子,托着腮,痴痴的
看着这个比她小很多的男孩子,丰满的乳房挤在桌子旁,他已经偷瞟了好几眼了。
  「嗯,也许是吧,就像我们这个年龄,对少妇也很感兴趣一样」说完这句话,
他终于鼓足勇气注视着王一梅的脸,他不再躲闪,如炬的目光充满着欲望的火焰,
他得到了来自这个高大少妇明确的信号,因为兴奋,他的呼吸变得沉重。
  看着对面这个害羞的男生霎时间像只小豹子一样跃跃欲试,王一梅心里不禁
一乐,她已经开始盘算一会要怎么调教这个小野兽了,看来他真的是憋了很久。
  「小弟,你没有女朋友,那看你血气方刚的,平时,怎么解决啊?」王一梅
漫不经心的问。
  褚飞被王一梅挑逗得彻底打开了心扉,轻轻的故作温柔的说「我,我都是自
己解决,但不过瘾。我珍藏了一些AV,看着打飞机。」
  「哦?里面的女主角都是什么样的?」王一梅开始逗他。
  他已经忘了吃东西,咽了口口水说「都,都是像姐姐这样的,高女系的,我
最喜欢高女系。」
  「哦?你不喜欢小女生,反而喜欢像姐姐这样五大三粗的丑女人吗?」王一
梅问道。
  他兴奋得脸上红扑扑的,面露猥琐的表情,但王一梅看来却很喜欢。「不,
姐姐不丑,姐姐很漂亮,真的,我喜欢姐姐这样高大的女人,我喜欢女王。」他
说道最后声音都发颤了,自慰宅男所有的猥琐一面都在他身上呈现。
  「哈哈哈」王一梅忍不住大笑起来,「真的吗?姐就是女王!敢不敢和我单
独相处?我要惩罚你这个内心阴暗,小鬼想玩大女人的讨厌鬼!」
  「姐姐,我愿意,你让我做什么都愿意,我愿意当肉便器。」褚飞说出了最
猥亵的话。
  王一梅听到「肉便器」这三个字,再也忍不住了,扑哧一声又笑了出来「咯
咯咯,你的小脑瓜里都装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啊。」
  褚飞见状,也觉得自己失态了,看出来他是很自卑,自闭的男生,心里很脏,
但自尊心却很强,他很懂得用道歉来为自己披上保护色,忙说「哦,对不起,我
刚才口无遮拦了,我也是想让您高兴一些,没想到玩笑开大了。」他不着痕迹的
收了回去。
  可王一梅好不容易将他逗了出来,可不能放过他了。忙说「姐姐很开心,就
怕你受不了啊。」
  他低着头,却忍不住笑容满面,低低的说「我不怕。」
  王一梅和褚飞在一家四星级酒店开了房,用得是褚飞的身份证,钱她可以出,
但这个险可不能冒。
  他上了电梯,她坐在酒店大堂等着,一会发来了房间号的短信,她笑了一下,
进了电梯。
  电梯里,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想到一会就要和那个陌生的学生做男女之间
的爱事,很荒唐,但很刺激。她想到了Jeff,有些愧疚,但想到沈思,她又
释然了。自己那个老公,鸡巴一定插过那个骚货了,她那么漂亮,身材好又年轻,
哼,Jeff对自己没兴趣,并不代表就没人要了。房间里那个懵懂的小野兽,
现在不一定比自己还激动呢。想到这里,王一梅的裤裆里刷一下子湿了。
  出了电梯,还好,高档酒店寂静,安全,要不然她高高的身子的确过于扎眼。
房间门是轻掩的,王一梅溜身进去,见那个小男生很紧张的坐在床角,呆呆的看
着自己。
  王一梅见他那样子,心里觉得好笑,怎么弄得自己像是嫖客,那小男生像是
男妓呢。看他紧张的样子,王一梅觉得还是自己主动一点比较好。
  她把包放在门口的桌子上,笑着对他说「小弟,好了,现在就咱们两个人了,
你想对姐姐做什么都可以。」
  褚飞迟疑了一下,然后走过来贴在她身上,他比王一梅矮很多,头正好靠在
王一梅饱满的胸脯上,双臂环绕到她的身后,抱着王一梅圆圆的腰,隔着裙子抓
着她那肥大浑圆又结实的大屁股开始揉捏起来。
  「啊……小弟,你真嫩。」王一梅低头看着他猴急得样子,更加兴奋了,爱
怜的抚摸着小男生的头发,另一只手搂着他瘦小的身子,在他后背摩挲着,好瘦
啊。她心里念着,下面又开始流水了。
  「姐,我是你的小狗,你是我的女王,好不好?」看来那小男生的确是个受,
看的黄片也不少,很快进入了情境。不过也难怪,就算是A片里,哪有像王一梅
这样高度的大女人啊。
  「小狗,女王命令你给我脱光衣服,然后为我服务!」王一梅不客气了,开
始发号施令。
  小狗得令,手嘴并用解开了王一梅的衬衣口子,脱下衬衣,又伸手到后背解
开她胸罩,小男生手很笨,解了半天也没解开,还是王一梅自己给解开了。
  胸部没有了束缚,两只饱满的大奶子弹出裸露在胸前,褚飞平视着女人骄傲
的乳峰,像吃奶的孩子一样扑到在王一梅的怀里,头深深埋在她的双乳之间,手
抓着她的硕乳贪婪的玩弄着。
  男人玩女人是天生的本领,小狗两只手用力的揉搓着手中又白又软又大的乳
房,他只在A片里看过男人玩女人乳房,也幻想意淫过女同学、老师、姑姑、妈
妈的身体,可真正接触到女人白嫩柔软的肌肤,那种感觉比想象中要好100倍。
小男生学着A片里的样子,叼起王一梅的一只大奶子,将乳头吸进嘴里,他不记
得小时候吃奶的样子,但乳头和舌头、牙齿,在口腔中的感觉真的好棒,他时不
时轻轻咬着王一梅那挺立如黑枣一般的乳头,还用舌头在上面搅动着,想到这个
穿着高跟鞋足有两米,让自己不得不仰视,万里挑一的少妇今晚属于自己,她虽
然不漂亮,但气质很文雅,一定是个高级女白领,看她的年龄,一定是个受不了
寂寞偷腥的少妇,想到自己现在正在亲着别人的老婆的乳房,一会还要肏别人妻
子的骚屄,他更兴奋,更卖力了。
  王一梅也没想到这个小男生这么上道,看着他矮小的身体贴在自己高大壮美
的身子上,还要稍稍仰起头才能够得着自己的乳房。此时王一梅还穿着高跟鞋,
30多厘米的落差倒是让小男人舔自己乳房的好方式。王一梅的乳头变得痒痒的,
乳房早就被这个小冤家揉的涨了起来。她很享受的呻吟起来,小男生听到女人真
实的叫床声,更加兴奋的玩弄着王一梅的大奶子,弄得王一梅更加兴奋。她想着,
自己老公?哼,他才没这个耐心伺候自己的乳房呢,能交公粮就不错了。沈思那
个小骚货的奶子倒是挺丰满,也挺挺的,估计老公亲过不少次吧。
  褚飞越舔王一梅越兴奋,甚至紧紧搂着小男生的脖子将他整张脸都按进自己
的乳房里,虐着他过瘾,直到小男生央求她快要窒息了,才咬着牙,恨恨的松开
他。
  他被憋得流出了泪,嘴巴里流着口水,大口喘着粗气,说「姐,你要憋死我
啊。」
  王一梅却没有任何爱怜,挑起吊眼,抬手就是一巴掌扇到他脸上,当然,并
不很疼。她紧接着一口口水吐到他脸上,骂道「小狗,谁是你姐、我是你女王,
你就要伺候我,让我舒服!明白吗?」说着,竟然伸手抓着男生的头发使劲的晃
着。
  褚飞被高大的王一梅揪着头发摇的直打晃,可脸颊泛红,眼光发亮,他抹了
下脸上的口水,低三下四的说「女王的香津有如晨露天水,甜美至极,小狗子愿
意服侍女王,请您吩咐。」
  王一梅暗中一笑,她喜欢轻虐别人,可男人大多大男人主义,尽管她比大多
数男人都要高,可谁愿意在床上被女人使唤啊,今天偶遇这个小男生,倒是很合
她的口味。
  王一梅坐到沙发上,抬起一条又粗又长的大肥腿,小男生赶忙顺势跪在地上,
臊眉耷眼的将王一梅的大粗腿扛在肩上,等候任务。
  「小狗子,给女王的衣服脱光了,女王累了,给我舔脚,舔身子!」王一梅
考验他是不是真的喜欢受虐,正常男人是无论如何不愿意给女人舔脚的。
  可褚飞听到王一梅这么说,显得却是格外兴奋,他颤抖着脱下了王一梅塞满
肥脚的高跟鞋,用力拽下,看着那又肥又大,套着丝袜的大脚,他竟然捧着王一
梅足有44码大脚,伸出舌头隔着舔她的脚心。尼龙丝袜套着大肥脚在高跟鞋里
塞了大半天,多少都有点味道,可丝毫不影响小狗的兴致,反而更加兴奋,抱着
大脚深处舌头,从脚跟舔到脚趾,还时不时把鼻子贴在脚心上像吸鼻烟一样的闻,
然后一脸惬意。
  王一梅舒服的坐在沙发上,脚心被舔得麻酥酥的,看着褚飞一脸贱样,她更
得寸进尺,时不时用另一只脚蹬他的脸,可小男生一点都不急,反而很享受的样
子,王一梅一边用大脚玩弄着他,一边暗骂,真他妈的是个贱男春。
  王一梅不再满足于这个贱男给她舔脚了,她下面快痒死了。她用脚扇着小狗
的脸蛋子,一副女王相趾高气昂的说「小狗,姐姐的脚香不香?」
  「香,姐姐的脚真香」小男生一脸谄媚的应承着。
  「香个屁,我都闻到我脚的味儿了,捂一天了能香吗」王一梅抬起脚轻轻在
他头上点了一下。
  「香,姐姐就是香妃……」这孙子犯起贱来真是挡无可挡。
  「别来那没用的,姐姐的脚又酸又咸是不是?哼,想不想舔舔更酸更咸的地
方?」王一梅也忍不住兴奋的拱了拱屁股。
  褚飞这小色魔当然知道王一梅指的更酸更咸的是什么地方了,他兴奋的就像
发情的小狗一样,张着嘴喘着粗气不住的点头。
  王一梅站起来,分开双腿,低头看着跪在地上的小狗,是那么的瘦小,她也
兴奋极了,想着一定要好好虐虐他。王一梅十分挑逗的将修长的手伸到腿间,从
后向前划过会阴,挑起内裤一角,向后撅起肥臀将内裤缓缓拉下,脱到大腿处,
又交织抬起粗肥的大长腿,将内裤脱下,甩到小男生的脸上,重新分开双腿命令
道「小狗,过来,爬到姐姐腿中间来」
  褚飞这孙子刚看到王一梅自己脱内裤那诱人的姿态,心都快跳出来了,他仰
视着眼前这又高又壮,巨人一样的的大娘们,两条大粗腿又圆又白,大屁股大宽
胯,比起那些AV高女,眼前这个人妻更加够劲儿,更加性感,胸前两只大肉弹
随着呼吸起伏,圆圆的腰身虽不纤细但几乎没有赘肉,胯间巴掌大的一团乌黑的
阴毛,从分开的腿间隐约看到耷拉下来的一条肉坠儿。褚飞恶狗扑食一般爬到王
一梅的腿间,王一梅顺势拽着他的头发,往上一提,整个脸就被她坐在屁股下面
了。
  王一梅感觉小男生的鼻子顶住了自己的阴蒂,让她兴奋的「啊……」的淫叫
起来,而后抓着他的头发前后扭着大屁股,让自己的阴部在他脸上来回的蹭。
  「姐姐的屄香不香?」王一梅感觉男生的舌头在刮着自己鲜嫩的肉唇,那种
感觉美极了,酥麻酥麻的,让她两腿发软。
  「香,香」褚飞双手抱着王一梅的大粗腿,整个脑袋一百八十度扬起,脸完
全埋没在欺负他这个骚妇的胯下。
  「香个屁!姐姐的屄骚不骚?」王一梅双手脱着他的头,用力向上提,同时
屁股向下按,让他的脸亲的更结实。
  这小男生整个脑袋都埋没进王一梅丰美圆润的腿间,说不出话来,只是不住
的点头。
  王一梅一刻不停的前后扭着大屁股,骑在褚飞的脑袋上让他给自己舔阴,自
己两片又长又肥的大肉片被他吸进嘴里,舌头时不时伸出来舔着她的阴蒂,每次
舌尖扫过都让她兴奋的连打冷颤。她恶作剧似的将大腿并拢,看着身下的小男生
那瘦瘦的小腿跪在地上不停的颤抖着,她更兴奋了。
  褚飞这孙子还挺会玩,伸手抱住王一梅圆滚滚的大屁股,趁其不备一下子将
手指捅进王一梅的屁眼里,「啊……」王一梅一声尖叫,使劲往前一顶,被夹在
腿间的小狗差点被悠出个趔趄。
  王一梅伸手到后面拽他的手,骂道「小兔崽子,别抠姐屁眼,姐,难受,要
要尿了」褚飞手指每次挤压她的肛门,都让她有股无法制止的尿意。
  褚飞使劲把脑袋从王一梅腿间挤出来,满脸都是淫水,粘乎乎的沾了一脸,
就像被泼了一脸胶水一样。「姐,姐,你尿到我脸上,你尿到我脸上。」
  王一梅本就让褚飞弄得小腹鼓胀胀的,刚和他吃饭,光喝水了。她还在犹豫
着,毕竟作为一个高级白领,优雅人妻,在别人面前撒尿这件事还是有所顾虑的,
很难为情,又怕身子下这只小种公能不能接受这种玩法,可看到褚飞如此主动,
她也不管了,下腹一用力,一股尿液喷涌而出,水流冲刷着嫩肉管道,发出滋滋
的声响。
  这一大泼尿全都尿在褚飞脸上,身上,身体被浇了个透心凉。王一梅头一次
当着男生面撒尿,更是头一次撒尿,而且是尿到人家身上,她像个男的似的叉着
腿,看着腿间一股尿液喷出,溅在他的脸上,褚飞像是洗澡一样,仰着头,闭着
眼,张大嘴,任由热乎乎浅黄色的尿液冲刷着自己的脸,尿液的温度就是眼前这
个高壮人妻的体温,尿喷进嘴里就像灌进小坑洞里一样,咕咕作响。
  眼瞅着尿液减小,王一梅甚至还兴奋的打了个哆嗦。身下的褚飞整个脸,连
同头发,身上都被浇湿了,张开的嘴巴里全是泛着白沫黄色的尿液,她看着都有
点恶心。可褚飞并不在意,他把尿液吐到地上,脱下了湿淋淋的衣服,并用衣服
擦了擦头发脸和身子。
  王一梅没想到他能真的当自己的肉便器,心里甚至邪恶的想,那天要在他嘴
里拉上一泡屎,才算过瘾。可又想,拉屎拉他一身,得多恶心啊,一定就没有做
的兴趣了。还好,一泼尿不算什么。
  王一梅也被小男生的贱样弄得性欲高涨,刚下阴被舔得瘙痒又空虚。她抬起
一条大白腿蹬在沙发上,将阴户大开,叉着腰俯视着褚飞说「小狗,刚表现得不
错,姐让你操,你答应不答应」
  褚飞兴奋得直咽唾沫,他站起身冲到王一梅前,一把抱住她,挺着鸡巴蹭着
她的大腿,抱着她就要往床上拽。
  王一梅岿然不动,紧紧抱住褚飞那瘦小的身子,抚摸着他年轻的细嫩的皮肤,
说,「就站着干姐姐!」
  小男生使劲踮起脚尖,抻着鸡巴往上够,鸡巴都被抻长了,使劲顶着才能将
将接触到王一梅耷拉下来的阴唇。
  「姐,我够不着」褚飞失望的说。
  「笨蛋,就你这小矮子,操女人你都够不着,你还能干嘛」王一梅用语言羞
辱他,伸手到他胯下一握,满满一手。这小伙子的鸡巴不大不小,可毕竟是身强
火力壮,鸡巴硬得像铁,热得像烙铁。她不得不慢慢下蹲,握着鸡巴抵住自己的
阴道口,然后用力一压。
  「嗯……」小男孩的鸡巴终于塞进了她空虚渴望的骚屄里。她那被不同种族
的男人操过的骚屄感受着小男生那与众不同的感觉,大小虽然不是很突出,可摩
擦在自己阴道肉壁上那肉棒的肉皮,是真鲜,真嫩。还有那让她双腿发软的硬度,
硬梆梆像个警棍一样,比起Jeff那时软时硬的老鸡巴不知道强多少倍。
  小男生搂着王一梅的腰,拖着她的大肥屁股,身子贴着她,头正好枕着王一
梅傲人挺立的双乳上,用力的尽情抽插。王一梅被深入到身体里的硬物干得腿发
软,屄发紧,用力抱着他瘦小的身子以保持平衡。她忍不住叫着「啊……小狗子,
真有劲儿……干我,使劲干我……啊……啊……」
  王一梅这浪叫一半是发自内心,一半也是挑逗他。可这个孙子还真听话,抱
着王一梅的大屁股越干越快,嘴里还叨叨着「姐,姐,我终于,操到女人了,姐
姐,你真高真壮,我喜欢操你,真过瘾,真过瘾」他胯下像安了小马达一样飞速
运转。
  捅了不到一分钟,王一梅的骚屄就被捅得麻酥酥的了。她看着小男生一脸茫
然双眼无神,全部精力都集中在鸡巴上,越操越快,她也被弄得有些难受,推着
他说『小弟,慢点,慢点,细水长流』
  可褚飞根本听不进去,大叫着「舒服,太舒服了,姐,你里面真嫩,姐,我
不行了,啊,啊,太舒服了啊……」王一梅见状,知道他要射了,赶忙想推开他
  「别,别,别射里面,你起开,你起开」可一切都晚了,小男生一声低吼,
使劲一顶,一股浓精丝毫不差的全都喷进了王一梅流满淫水的大骚逼里。
  「啊……」王一梅被那滚烫的粘液射得抱着褚飞俩人身体同时一激灵。
  小男生就像被王一梅吸取了精力一样,像小狗一样无力的靠在王一梅身上
  「这么快就射了?第一次?」王一梅也气喘吁吁,可与小男生无比满足不同,
她可是被弄得上不去下不来的。遇到个童子是不错,可时间太短,不过瘾啊。她
有些懊恼的问道。
  男生点点头,像是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低着头。
  王一梅推开男生,丧气的跌坐在沙发上,轻缕着柔顺的中长发,刚做爱当口,
盘起的发髻早就脱落了,披散着头发倒显得有几分妩媚,就是她太高壮,长得又
是吊睛撅嘴,这么女性化妩媚的发型在她身上多少有些不协调。
  「好了,褚飞。」王一梅恢复了对他正式的称呼。刚才你别介意,姐都是跟
你玩呢,到这份上了,总得扮演点角色才好玩吗。你呢也尝到女人的滋味了,穿
上衣服吧。
  褚飞倒挺会察言观色,看出了王一梅的不悦,低着头喃喃的说「姐,你不高
兴?是不是没到呢?」
  「是啊,谁知道你是第一次,这么快。」王一梅笑着假装埋怨道。处男都是
这样,她又能怨谁呢?
  「姐,我不想这么就走,我,我还行。」他抬起头,眨着眼睛看着王一梅说
「姐,你,你」他犹豫了一下说「你能帮我舔舔吗?马上就能再硬了,有时候看
到好片子我都能自己连撸两管呢。」
  王一梅故作轻蔑的看着褚飞,挑逗的说「哼,两分一次郎,我倒要看看你是
不是吹牛,走,上床。」
  王一梅原本扫兴的心情又被挑逗起来,再次进入角色,揪着褚飞的头发像拎
着小狗似的将他拎上床,推倒在软绵绵的席梦思上,四仰八叉的躺着。王一梅反
身跨在褚飞的肩头,一屁股坐在褚飞的头上,向前伸着身子,屁股撅起,那刚被
捅过的肉洞顺势张开,白花花的精液顺着粉红透亮的阴道口流出,全都滴在他的
脸上,褚飞真是贱到家了,竟然张开嘴将刚射出的精液吞进嘴里,体内再循环。
  褚飞看着眼前王一梅那硕大无比的肉臀,白花花圆滚滚,深深的屁股沟子中
间黑乎乎的一片,毛茸茸的阴户中间两条蝴蝶肉翅大大张开,他抬起头一口亲下
去,将王一梅那又肥又厚的阴唇贴在脸上,使劲的用嘴拱着。
  「啊……」王一梅被褚飞弄得身子一软,浪叫一声顺势倒了下去。王一梅比
褚飞要高很多,所以她还得稍微弓着身子才能叼到他的鸡巴。
  王一梅看着刚刚干了自己的青春小鸡巴,嫩嫩的,纯正肉色,远不像自己老
公还有其他男人那样鸡巴黑黑的,龟头因为充血还红得发紫,马眼还渗着残留的
精液,她心生爱怜,一口含了进去。
  「唔……舒服……」褚飞这个小童子儿被女人吃鸡巴,那湿滑柔软的口腔包
裹住肉棍,王一梅的舌尖还在他龟头上不停搅动。让他忍不住叫出声来。
  王一梅虽然不漂亮,但优雅气质让她看上去有别样风采,是那种虽然不美,
但却很勾人的感觉,又何况是别人的老婆,还那么高那么壮,褚飞抱着让他兴奋
至极的圆肥大肉臀,想象着这个带着黑框眼镜,长发垂肩的人妻竟然给自己吃鸡
巴,兴奋无比,王一梅没舔几下,褚飞的鸡巴便又硬了起来。
  王一梅嘴里含着嫩男的阳具,从软到硬,这鸡巴虽然个头不出众,可很嫩,
她实在想多吃几口。可一方面褚飞抱着自己的大屁股舔得下面又瘙痒难当,刚才
被干到一半还很难受,另一方面又怕自己出众的口技给小伙子又弄射了,今晚可
就别想舒服了。赶忙将鸡巴吐了出来。
  她站起身,调过头来,迈开大长腿蹲在褚飞瘦小的身体两侧,伸手到胯间握
住鸡巴,引导至洞口,轻轻一坐,鸡巴顺势又滑进了她湿润的阴道中。
  王一梅蹲坐在他身体上,大屁股压在他身下,直起身子一阵扭着大肥屁股,
褚飞托着她的大屁股,看着压在身上王一梅高大的裸体,别提多兴奋了。王一梅
腰肢扭动,肥臀转动,胸前丰乳上下乱颤,仰起头更是连连尖叫。
  「啊,啊,小弟,鸡巴太硬了……啊,啊,弄得姐姐真舒服……啊……」
  「姐,你太高了,太沉了,我我,要喘不上来气了」可不是嘛,从天花板上
俯视,一个1米9的高壮少妇坐在一个1米6多瘦小的小男生身上,褚飞被王一
梅大屁股坐的身子都陷进了席梦思里。
  王一梅双手扶着褚飞的小身板,蹲在床上大屁股飞快上下起伏,让这根又嫩
又硬的小鸡巴更顺畅的在自己身体里进出,摩擦着瘙痒难耐的肉壁,给自己解馋
「姐让你鸡巴硬就行,给姐止痒。」
  褚飞躺在床上,看着王一梅主动的做着运动。蹲着的两条又长又白的大粗腿,
小腿肚子被挤压得像肉盾一样,肌肉紧绷,光滑粗壮的小腿肚子散发着诱人的光
芒,看着自己挺立的鸡巴上,王一梅那又肥又宽的大屁股不停上下起伏,那不知
道被多少男人操过的又肥又厚的大片黑木耳将鸡巴包裹得严严实实的,鸡巴一下
子被坐进阴道深处,又一下子被撸了出来,几次王一梅用力过猛,屁股抬得太高,
鸡巴被抽了出来,还噗噗作响。他抓着王一梅硬梆梆粗壮的小腿,兴奋的大声叫
着「姐,姐,你好棒,屁股这么大,腿这么粗,身体这么高,干死弟弟吧,姐,
你屄真滑,舒服死我了,姐,干我,干我。」
  王一梅看着褚飞兴奋的满脸青春痘快胀红出了血,小身子板一挺一挺的,鸡
巴更是坚硬如铁。她一边扭着大屁股一边浪叫「小矮个,你就喜欢姐又高又壮的
类型吧?」
  「嗯,你一下车我看你穿着高跟鞋比我高那么多,我鸡巴就硬死了」
  」姐1米9,穿着高跟鞋有两米!!!!!啊……姐,姐弄死你,姐让你离
不开我,姐让你满意吗?」
  「满意,满意」
  「那姐……啊……想你了就让你来玩儿姐姐行吗?……a啊……」
  「行,我天天干你才行呢,姐……你大屁股做死我了……」
  「坐死你,坐死你。」
  王一梅飞快的坐着大屁股,她又弯下身子,让褚飞抓着自己晃动的大乳房,
用力揉捏,给她弄得更舒服了。这次干了许久,王一梅有些力不从心了,可鸡巴
还硬着。
  「小弟,你怎么,这么久还不射啊,姐,姐的腰都快折了。」
  「姐,你加把劲儿,我鸡巴麻了,快了快了,啊……姐,你别动,坐下去,
对……啊……扭大屁股,使劲,使劲扭,啊……姐,我要射了!!!」褚飞满脸
通红,使劲抓着王一梅修长雪白的大粗腿胯下一个劲儿的飞快往上顶。
  「啊……射进来……啊……小冤家,射死姐姐了……姐让你内射了……啊
……姐怀上你孩子怎么办啊?……」
  「姐,我做你小老公,天天干你,不让你上班,天天操你的骚屄」
  「等姐老了你就该找小姑娘了,姐一点都不漂亮,等你玩够了新鲜劲儿过了
你就不喜欢姐了」
  「我爱你,我爱你,永远爱你……」褚飞大叫着,鸡巴猛地一顶,王一梅顺
势将大屁股势大力沉的一坐,鸡巴深深插入,噗噗噗噗,一股浓精狂射进Jef
f妻子王一梅那肥润的肉洞深处。
  王一梅被再次内射,阴道里粘乎乎热乎乎的精液刺激着她,阴道一阵紧缩,
巨大快感由阴蒂传到后脑而后发散至全身,她再也坚持不住了,浑身散了架一样
松软下来,就像一座巨塔轰然倒塌,肥嫩高挑壮美雪白的裸体宽肩收腰肥臀,整
个拍在褚飞瘦小的身子上,两人相拥而卧。
  不知道此刻Jeff在干嘛?是在干着沈思,还是一人在家?总之,她的老
婆可被别人干得欲仙欲死欲罢不能。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