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少妇的哀羞的同人】(23 欣恬部分)

  「不,不要!!!」
  玻璃茶几上,眼看着赵强拿着那注射器,一脸皮笑肉不笑的挨靠过来,欣恬
立即挣扎的更加厉害。布满汗珠的白裸小腹肉感盈动,一双修长美腿,丰满臀部,
和玻璃茶几摩擦的都更加厉害起来——两片丰满肉臀在玻璃上印出大片平板痕迹,
丰肉压平——但是,不管她再怎么挣扎,在几个男人控制,特别是下面那个陈顾
问将他的中指插入进欣恬分开双腿间,那湿润潮红的肉壶后。
  「唔唔……」
  一阵手指和汁水摩擦声中,本来极力挣扎的佳人更加受不住的扭动起自己的
纤腰美臀——不过已经不是要挣扎躲开赵强的魔手,而是因为陈顾问的手指对她
身子刺激的太厉害,甚至都张开自己的小嘴,发出控制不住的宛如哭泣似的娇啼。
  「不要……唔……拿出来……唔唔……」
  可怜的未婚人妻扭动着赤裸的身子,一条布满香汗的修长美腿被陈顾问抬起。
手掌下,陈顾问只觉欣恬修长的美腿彷如涂满精油一般,温软柔滑,滑不留手。
他将自己四根手指紧贴欣恬充满汗液,被蜜汁沾湿的屁股勾子,身子压着欣恬那
条美腿,让欣恬那条美腿尽力抬高,双腿尽量分开。让那沾满蜜汁的黝黑耻毛,
美丽湿润的肉红,还有那好似玫瑰肉瓣一样的唇瓣,更加清晰的展露出来。暴露
在空气中,众人的眼皮底下。
  从上向下,陈顾问将自己的中指沾着欣恬小穴里流出的蜜汁,插进那就好像
小小鱼嘴儿一样微微张开的粉红色肉壶里面。「唔……」小穴四周,被男人挑逗
多时的唇边蜜肉汁水滴润,饱满鲜红仿佛不止是蜜液,甚至连那红色都滴落下来。
当陈顾问的手指插入后,立即感到一阵热呼呼的手指被紧紧包容吸住的感觉。
  「不,不要……」躺在茶几上的白领丽人赤裸的呻吟着,只觉身下小穴被陈
顾问的手指捅进,本就已经酥痒的蜜穴更加酥麻起来。不仅裸白的身子扭动得更
加厉害,就连那呻吟娇啼都更加诱人。陈顾问只觉自己的手指被欣恬的蜜肉紧夹,
那热热的肉腔都似乎自己动起,吸吮着自己的手指。
  「真是个骚货!」他念出一声,将整个手掌贴着欣恬充血的蜜肉,手腕处正
好压着那两片肉瓣间的尿道孔穴,还有那粒没有完全露出的小小肉芽上面。用力
挤压扣弄下,欣恬那粒致命的肉芽、尿道,那无法形容的刺激,敏感的小小阴蒂
被手腕压住,仿佛隔山打牛,并不是直接掐弄,却更加要命的挤压,来回按摩。
再加上不算太长的中指在肉壶里面,捅开紧密饥渴的蜜肉,手指曲折勾起,角度
又正好是欣恬蜜穴里最敏感的哪一点,手腕又正好在上方,上下两边挤压玩弄之
下,「唔唔……」欣恬雪白的身子真是如活鱼一般,不受她控制的挣扎着。「不
……不要……」叫出的声音,都酥骚入骨,让人恨不得立即把自己的鸡巴插进这
个女人上下两张小嘴里,好好肏上一番!
  淋漓的蜜汁就好像泉涌一样从小穴里流出,沾满男人的手指。层层蜜肉在男
人手指的扣挖下,扑哧、扑哧,真是酥麻到欣恬骨子里,让欣恬无法控制的扭动
着自己的纤腰美臀,只觉一阵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感觉。
  「唔唔……不要……停下……」可怜的欣恬近乎哭泣的呻吟着,一双修长双
腿受想要合并起来,阻止陈顾问的手指继续。可是自己一条美腿就在陈顾问手里,
虽然美丽的趾尖都受不住的夹紧、蜷曲,拇指和第二根白皙的趾尖都勾夹起来,
小腿、玉足化出美丽弧形,腿上娇嫩的肌肤嫩肉都绷紧了。可是偏偏,就是一点
反抗的力量都没有。甚至,另一条雪白美腿虽然没被陈顾问按住,心里想要夹紧,
自己的腰部也使力了,做出的动作却是似乎恨不得陈顾问把手指插得更深,可以
更加大力的挖扣——在那使力挣扎下,真是痛并着快的,说不出是幸福还是痛苦
的挣扎中,欣恬纤细腰肢和丰满臀肉上方的美骨都在白嫩肌肤下显露出来。两条
美腿根部大大分开的耻部,白嫩肉体的蠕动,汁水淋漓,就似乎是想要把双腿分
得更开,让陈顾问把手指更加深进,自己更加酥爽,享受一般。
  「不……不要……不要了……唔唔……」赤裸的未婚人妻的小嘴中沾满湿润
唾液,香蠕蠕动,婉转娇啼着。
  「究竟是不要停下呢?还是要停下呢?」陈顾问淫笑的问道,继续使力扣弄
欣恬小穴里的美肉,整个手腕部分压在欣恬花瓣上面,使劲的压着摩挲、蹂躏,
长长的中指,在那热乎乎的肉壶里面,只觉欣恬充满蜜汁的肉腔热乎乎的,就好
像只小嘴一样,啜吸着自己的手指,里面的耻肉一下一下的缩动。
  「干!真是个小骚货!」在说完刚才那句之后,陈顾问又是紧跟念出一句。
整只手掌几乎都贴在欣恬的小腹下,压红的手掌压着那黝黑沾满蜜汁的耻毛,那
粉红的肉瓣。粗糙的手指,手指甲在敏感的肉腔里来回摸索,扣弄、凌虐,扑哧
扑哧,汁水四溅。红红的耻肉好似千层软酥,夹裹着陈顾问的手指,榨取。
  「不……是……要……不要……」可怜赤裸的未婚人妻在陈顾问手指下都语
不能声,说出的话语都无法组成完整的句子。
  躺在茶几上的欣恬发出着说不出是舒服还是哭泣的娇啼,扭动着自己的腰肢,
就好似阵阵电流从自己身上钻过,刺激着自己的小穴。本来就被男人挑逗的乳尖
都更加敏感的,想要让男人用手指玩弄,吸吮。就连她膀胱那里,都感觉好像有
什么东西要流出来一样。一双修长玉腿根本没有一分力量,只能任男人颁布。纤
细的腰肢控制不住的,随着她哭泣似的娇啼扭动,玉腿根部的耻肉都好似活的一
般,蚌蛤一样,随着双腿扭动动起。被陈顾问高高抬起的右腿的小腿,足尖,都
在没有办法的刺激下,变成一下一下不受自己控制的舒张、扭动,绷紧,松开。
  「嗯?怎么?小骚货很喜欢这个吧?公司里多少同人可以想到咱们小恬实际
这么喜欢被男人干呢?连根手指都骚成这样?」身下,陈顾问继续卖力的动着自
己的手指,继续羞辱着欣恬。
  可怜欣恬此时连反驳的力气都没有,虽然平时一向伶牙俐齿,可现在自己的
身子真是不由自己。蜜穴里,紧致的腔肉夹着陈顾问的手指,灼热的感觉刺激着
她全身,传给她种种刺激,蜜汁从肉穴里大量涌出,甚至让欣恬感觉自己小穴都
好像一抽一抽,巴不得这些男人多扣挖玩弄下去。欣恬痛恨自己身体的反应,但
是却又控制不住自己。在全无思索中,真是不受自己大脑的动着自己的臀部,既
恨着自己的脆弱,又只能那么扭动着,配合着,凄苦的娇啼着。
  「不是,我不是……唔唔……」赤裸的未婚人妻还想做些抗辩,做些抗争,
但此时此刻,除了腰肢不住的扭动,两片大大的屁股也是不断扭动外,就真是什
么也作不出来。
  茶几上,欣恬媚眼朦胧,心里既痛苦得要死,恨着自己。又无法不承认那种
刺激的滋味。充满羞耻和对自己无法反抗的泪水,大滴大滴的自她眼角流出,顺
着她的脸颊流下。长长睫毛下的双瞳都好似打上一层水雾,黑色秀发沾在她白皙
额头上,脸颊上。微微张开的小嘴间,白齿红唇分外湿润诱人。
  欣恬辛苦的娇啼着,扭动着自己的纤腰。仰躺在玻璃板上的上身,因陶正道
看到赵强过来,被他拉扯抱起,变为沾满汗水的裸背完全靠在男人怀里。自己修
长的脖颈,整个头部,都无力的枕在这个讨厌的男人肩上。
  还穿着西服,一脸道貌岸然的男人抱着欣恬白嫩芬芳的身子,两只大手从她
臂下伸过,托起她两只大大的奶子。因为性欲的刺激,欣恬那两个大大的奶子也
渡上了一层粉桃花色的微红,两粒充血勃起的乳尖高高翘起,在陈顾问继续扣挖
着她小穴的刺激下,不受她控制的微微颤抖着,恍若两粒放置在奶油蛋糕上的草
莓一般诱人。
  「……呜呜……」欣恬两条雪白的胳膊、指尖,还想做出挣扎,想要推开身
后的陶正道。但是,她那里挣脱的开呢?
  「来,小恬,反正女人的奶子就是让人吃,不管是流着奶还是没奶都一样,
而且你迟早要生孩子,怎么也得来一遭,正好先练习一下,怕什么。」陶正道恬
不知耻的说着,一双大手从下方环抱着托起欣恬的奶子,只觉欣恬这对奶子沉甸
甸的充满手感,环扣在手,就好似乳肉自己吸住自己的手指一样。用力一捏,
「呜……」欣恬微微仰起白皙的脖颈,秀黛微颦,一对大大的奶子,乳肉,立即
应手挤出,变为两粒充实的圆体,突了出来。
  「唔唔……我……我不要……」可怜此时欣恬说话都难,又哪里还有力量挣
脱这个男人的魔爪?
  赤裸的未婚人妻心中羞愧,她想到自己本来确实要为David 生小宝宝的,可
是,可是现在的自己还有这个资格吗?
  「你们这些变态……唔唔……呜……放开我……我不要……我不要……」欣
恬无力的挣扎着,说着,可是下身处在陈顾问又是一阵用力扣挖下,大腿根部的
白肉都是一阵说不清是舒服还是痛苦的抽动,蜜热的肉腔里,真是汁水流出更多,
把陈顾问那根该死却又让她不可控制的扭动起腰肢和臀部的手指夹的更紧起来。
  「哦,我看你下面可不是这么想得吧?」陈顾问瞧着淌到自己手上的蜜汁,
抬起头来看了看似是很凄苦,但是眉眼间却又似乎在享受的欣恬,在手指微微停
顿一刻后,再又挖拨后,「唔唔……」真是让欣恬那带着哭音的娇啼都立即变得
更加厉害,玉足根部绷紧的趾尖,都弯勃到了顶点。直让欣恬差点叫出「不要停
下」,这种她真是绝不会说,但是脑子里潜意识中却绝对出现,甚至身子都作出
回应的话语。
  上面,陶正道攥着欣恬两个大大的奶子,挤的她乳尖凸出,乳晕更红。赵强
伸出肥大的手指,捏住欣恬一粒充满弹性,用手指弹动一下都会立即弹动回来,
就好像橡皮筋一样敏感非常的乳尖,将注射器冰冷的针头挤压了过去。
  「呜呜……不要!求你们!」记忆力深深记得当初裘董是怎么用蜡烛刺穿自
己乳尖的欣恬,在那一刻就好像疯了一样扭动起身子。可是她怎么可能挣得开?
而且,刘副总还在这时一把抓住了她的头发,恶狠狠的对她说道:「小婊子!你
给我老实点,不然我就弄醒David ,让他看着我们和你玩春宫!」
  恶人的怒吼,并不能真的让欣恬相信他们会弄醒David ,但还是让欣恬害怕
得不敢反抗。可怜的白领丽人只能眼看看那恶魔拿注射器的针头,抵在自己红润
的乳尖上。自己美丽的乳肉在男人的手下变为肉白的凸起,当那细长尖针再次刺
进自己乳头,「呜——」在那一刻,欣恬嘴中的银牙都似乎咬碎,整个身子都在
那疼痛中刺激的反弓起来,光裸的小腹都是一阵抽搐。
  男人仿佛是为让欣恬加倍承受,记住这痛苦一样,缓慢的将针头刺进。乳尖
上,针头四周的乳肉都显出一圈包裹针尖的凸起。欣恬小腹里面,就似乎子宫都
因为这剧痛抽搐起来,光裸娇躯从指尖到趾尖都绷紧到极限,香滑的汗水如流水
一般涌出。美丽的香颈都绷紧到了极点。欣恬的头部紧靠在陶正道的肩上,就如
啜泣一般,咬紧了自己的银牙。雪白的美背上香汗湿滑。
  下面,陈顾问却在这时用更快的速度扣挖起欣恬的蜜穴,里面的耻肉。甚至,
还用自己另一只胳膊肘支着欣恬的右腿,将另一只手也解放开来,按在欣恬那粒
已经凸起出来的肉芽上面。
  「呜呜……唔唔……」乳尖处,针头刺入,让自己整个美乳都受不住的颤抖,
呼吸都剧烈加速。下身处,蜜穴耻肉被更加用力的扣挖,淋漓汁水和身子承受的
疼痛相反的,更加迅速的流出。再加上那粒小肉芽被男人指尖掐住,让自己求生
不得求死不能的酥麻、瘙痒,电流般的刺激,赵强将注射器推按下去,透明药液
灌注进乳尖里面,直让那本就被陶正道捏的突起的乳肉都似乎更胀大起来,颤抖
的白腻乳肉下,真是连那青色的血管都同时显露出来,欣恬都感觉自己的右乳好
似要从里面爆开的疼痛的一刻。
  「唔唔……」上下两边极端攻势下,欣恬只觉自己子宫里一阵急颤,本来尿
道里充满的什么想要出来东西,自己一直压制的感觉都压制不住,蜜穴里的汁水,
还有一片金黄的液体,同时从她下面两处小穴里喷出。
  「唔唔……」不管几次在男人面前失禁,都一样会有羞耻感,但却又好似已
经习惯这一切的欣恬,在受不住的尿出同时,亦是不可控制的扭动着自己反弓起
的小腹,腰肢,受不住的哭音似的哀啼都变得更加厉害起来。痛并着快得折磨,
居然让这位白领丽人在这种情况下迎来了高潮!
  「唔唔……」
  客厅里,一阵热热的骚气升起。可怜白领丽人雪白的身子,在那药汁注射完
毕的高潮中,在男人的怀里不可控制的,一下一下轻轻的颤抖着。胸部处,被注
射药液进去的奶子都明显比左边那颗大了少许。
  「妈的,这小骚货怎么尿了?」下面,几乎被欣恬的尿液喷了一脸的陈顾问
赶紧躲身起开,不满的叫道。
  「你还不知道?这小骚货最喜欢阿屎阿尿了,一高潮兴奋就这样!」刘副总
在上面冷笑着说道。
  「哦?真的吗?」赵强一脸好奇,似乎不知真假。
  不……我才不是那样呢……在刚才上下两处疼痛和刺激之下,身子都是一阵
高潮脱力的欣恬,只能在心里想着,却无力说出,凄苦的哭泣着。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说不准这个女人有吃屎嗜呢!」赵强好像发现新大陆
一样说道。
  「什么?真的吗?」就算刘副总因为欣恬让自己失了面子,很不高兴,正想
着怎么可以整整这位未婚人妻,在听到赵强的话后还是露出不太相信表情。他知
道有些女人确实有食粪嗜,可那并不表示他就喜欢那样的女人——毕竟他和裘董
那帮真是有钱有势什么女人都玩遍了,不是特殊玩意都兴奋不起来的男人还是有
很大不同的。
  「不!我不要!」终于,听他们的对话,想到他们可能怎么对待自己的欣恬,
那长长睫毛下的双眸中显出惊恐眼神,就算是刚刚高潮过后虚脱着身子,刘副总
还抓着她的头发,她还是挣扎着,近乎于哭求的说道:「不,我不吃什么屎尿,
求求你们,我真的没有那爱好。你们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我……」
  「放心,爱吃屎尿的女人都是这种M ,我知道,越是说自己不爱吃的,实际
越喜欢的不得了。」赵强继续淫笑着,皮笑肉不笑的看着欣恬。
  他那可怕的笑容,直让欣恬浑身的鸡皮疙瘩都立了起来。在此一刻,一直折
磨他的刘副总等人反倒好似天使一般……
  「放心吧,小骚货!这里没人喜欢满嘴粪臭的女人!」刘副总皱了皱眉,但
说出的话却让欣恬安了安心,不过本来一脸嬉笑的赵强却露出略微失望的表情。
  惊恐的欣恬就如受惊的小鹿一般瞧着刘副总,娇弱的样子,楚楚可怜,是那
么惹人心疼。弄的刘副总看到她这副可怜,孱弱娇柔的模样,火气都消了少许—
—不过现实里,他的这种火气消减却没有在行为上改变太多。
  本以为可以玩玩更高端的胖子,听说没这个机会后,一把将欣恬另一只奶子
上的乳尖用力捏紧,「呜……」刚刚才好似狮口脱险的赤裸未婚人妻,一下子就
仿佛又回到地狱。欣恬痛苦的娇啼着,一双都哭得红肿的美瞳中,映出着自己可
怜的美乳、乳尖,被男人用手指用力掐起。本来红润坚挺的乳尖在男人手指下捏
扁,另一支注射器的针头刺压进去。
  「呜呜……」那一刻,刚才那种滋味似乎又返还回来,但是却没有下面那根
手指的安慰。「呜……」欣恬美丽的小腹处,又是一阵肉波盈盈的起伏,纤细的
腰肢,坐在沾满自己尿液上的丰满臀部,还有那修长的双腿,美腿尽头玉足上的
趾尖,都因为那疼痛扭紧。
  细密的汗珠在那涂着微微潮红的白皙皮肤上升出,欣恬的美背因为疼痛而反
弓起来,完全压在陶正道的身上,热门节目支持人享受着美人的娇躯温软,一双
捏着欣恬大手的奶子却没有丝毫松开。手指下,他清楚感觉道欣恬另一只奶子也
好像刚刚注入药汁那只乳房一样,逐渐变沉、变重。随着赵强将注射器的药汁压
进,那软软的乳肉下面,就好像流水一般充满了流动的感觉。就好似药汁刚刚注
进,就升出了乳液,又好似那药汁就是奶汁一般,手感真是舒服非常。
  「呜呜……」欣恬白皙脖颈上充满香汗,一双纤细的双手,十指,都好似要
抓紧捏碎什么东西一样,用力的扣抓,绷紧起来。针头下,那本来就很红润鲜红
的乳尖都变为深深的紫红色,当药汁注入完毕,拔出的一刻。那乳尖上本来沾满
晶莹汗珠,都随着针头拔起的微微颤动,随着欣恬痛苦的叫声,洒荡飞起。那紫
红色的乳尖都跟着一阵轻摇。
  「呜呜……」承受着无法想象的耻辱,羞耻的欣恬,躺靠在男人的怀里,控
制不住的哭泣着,却已经没有刚才反抗的样子,那种还想强撑,不让那些男人看
到自己哭泣时的样子,用手遮挡的举动——甚至,此时的赤裸人妻,办公室里能
干的白领丽人,都不敢直视自己那对一向骄傲的美乳所变成的凄惨样子——当陶
正道把手指松开,将欣恬的奶子托在手中后,真是觉得这对奶子又大又沉,变得
更加肥大迷人起来。本来有着淡淡的桃红色的美乳,在药汁注入后,变得多了一
些白色——或者说苍白——但是,那盈盈肉感,反而更显肥硕的美肉,似乎涨涨
满满的感觉,还有那经过针头扎入后勃起得更加厉害,翘起的大大乳尖,还有同
样似乎被激活了的红晕乳晕。
  「呜呜……」在赤裸未婚人妻无力的哭泣、哀啼,雪白身子微微颤抖中,陶
正道舔着有些干燥的嘴唇,就好像着急等着痴男的孩子一样,问道:「多久才可
以出奶啊?」
  「不是说了吗?半个小时。」仍然心里有些不爽的赵强把不爽的样子摆在脸
上,将注射器放在一边桌子上面。
  「半个小时,那咱们再玩点什么呢?」陈顾问用纸巾擦着手指,还有一不小
心连西服上都粘的尿液,琢磨着念道。
  「……」找胖子眼珠一转,一双贼贼的大眼睛重新转回还将脑袋挨在陶正道
肩膀上,孱弱的身子一下一下抽泣的欣恬。
  办公室里迷人的小美人,自己之前见到的时候,虽然也能摸摸她那双小手,
但每次最多也只能如此,而且还会立即就借故走开。自己每次想要让两人间的关
系在发展一些,在加深一些的时候,都会被这个小骚货立即找借口,一面对自己
敷衍的笑着,一面却连自己都能看出的耍弄自己,推脱离开……
  现在,这个自己几次想要一亲芳泽却没有机会的未婚人妻,在自己面前赤裸
的靠在陶正道怀里,将自己的美丽芳魇枕靠在陶正道在身上,用那长长的青丝挡
着,不肯视人。裸白潮红的身子,诱人美颈,单薄锁骨,胸前那对注射药汁的大
大奶子,在那控制不住的抽动中,绷紧的乳肉,还有上面那两粒紫红的大大乳头
都是轻轻的颤动着。可爱的好似宝石鱼嘴一样的小小香脐,完全是葫芦形不盈一
握的小蛮腰,还有那不知羞耻的到现在还分开没有合并的双腿间,黝黑蜷曲的耻
毛,流满蜜汁的红润花瓣,那张开的湿润小嘴,还有那修长得美腿,美丽诱人,
勾引着自己的欲望,恨不得立即拿起把玩一样的一双玉足……
  「你们说,小恬的屁股洗干净了吗?」赵胖子的眼中闪着光芒,在说完之后
立即变为直接问道:「小恬,你屁股洗干净了吗?」
  「呜呜……」被这些男人这么折磨的未婚人妻,怎么可能回答这么龌龊的问
题?
  眼看着没有回答,反而似乎因为这问题,哭声,身子的颤抖,还有那一对肥
大的奶子一下下轻轻抖颤得也似乎更加厉害起来。赵胖子舔了舔嘴唇,「我看,
小恬肯定是不乖,没有把屁股洗干净对吧?」
  谁……谁会做那种事啊!哭泣的未婚人妻仍然把自己羞耻的娇颜埋在秀发中,
靠在陶正道的怀里,裸白的身子一下一下抽泣着,没有回答——欣恬讨厌这个男
人,可是现在,这个男人的身体对她来说却好似避风港一般,使她不用面对那个
姓赵的胖子。
  「看来是这样了!」赵胖子点了点头,砸吧了一下嘴,「几位,咱们给小恬
洗洗屁股吧?」
  「洗屁股?」
  另外的几个男人相视一眼——在这里的几人除了赵强外,几乎都看过这位办
公室里无数同僚梦中的女神,光着屁股被灌肠,羞耻的排泄的样子。不过嘛……
不管怎么说,为美人灌肠,看着那注射器里的液体一点一点挤压进她的菊花里,
她撅着屁股,就这么在自己面前把粪便排出,那种男人无法形容的对女人的驾驭
感,控制感,还是让几个男人很快就有了动作。
  「听见了吗?小恬?洗屁股哦?你一定等不及了吧?」陶正道贴着欣恬被发
丝遮着的小耳,在她耳边念出——当那话语随着男人口中吐出的热气,吹入欣恬
耳内,赤裸的未婚人妻的身子,在那一刻都产生了一丝陶正道无法察觉的,就连
欣恬自己都说不是因为羞耻,被那些男人将冰冷的注射器塞进自己菊穴里面,那
些东西注入,然后又在那种翻江倒海的之后排泄出来,那种被男人看着的羞耻,
还是自己的身子在适应一切后,都控制不住的希望这些感觉的,和啜泣不一样的
微微颤抖……
  几个男人立马就要把欣恬拉起,把她拉进洗浴间里面,但是,「诸位,既然
大家都喜欢玩这个,小恬也这么喜欢屎尿,咱们就用尿给她灌肠怎么样?」
  同样是出自赵胖子的一声话语,陶正道、陈顾问又是一愣,欣恬本来不肯视
人,一直低着的缳首,在那一刻都猛得抬起。美丽佳人沾满泪水和汗珠的小脸上,
那双被泪水朦满的长长睫毛下大大双眸里,都在那一刻露出惊恐至极的眼神。
  「用尿?」刘副总皱了皱眉,显然,他没想过可以用这种东西灌肠。
  「对啊!这小骚货有食屎嗜,大伙不喜欢玩她满嘴臭味,可以玩用尿灌肠嘛!
照样可以让着小骚货爽得不得了!」赵强淫笑着说道。
  「这小婊子爽得不得了关我们什么事?」陈顾问似乎很不专业的问出一声。
一声话语后,旁边的陶正道立即一笑,「老陈,这你就不懂了吧?这婊子爽了,
下面才可以紧啊!」
  「哦~~」陈顾问一下子明白过来的,长长的「哦」了一声。
  刹时,本来还没有说话,只是脸色被吓得煞白的未婚人妻,那娇小赤裸的身
子,真是立即又挣扎起来。一只纤细的手腕在男人的大手里,使劲挣拧着,「不
……我没有食屎嗜,我不要……呜呜……你们这些变态……呜呜……放了我……
我不要……」
  可是,还是那句话,只是这么个娇弱的小媳妇,又怎么挣的过这几个大男人
呢?
  欣恬细小的手腕被陶正道紧紧抓着,眼看着因为这个小媳妇挣扎厉害,要抓
不住了,赵强也学着刘副总的样子,一把掐在欣恬的小脸,用那只刚刚捏着注射
器的大手捏着她的脸颊,让那白嫩的嫩肉紧紧夹起,她的小嘴都凸了起来。近乎
是贴着她的鼻子狠声念道:「小骚货,老实点,不然老子不仅给你拿尿灌肠,还
把David 弄醒,让他看着我把尿尿到你嘴里,你看他回头还会不会亲你!」
  不!要是让David 看着把尿尿进我嘴里,那以后……呜呜……如果是在几个
月前,欣恬怎么会被这些人几句话就吓到?但是现在,被蹂躏许久,虽然还能有
些强自坚强的意志撑着,但实际已经是极限的未婚人妻,在赵胖子几句话下,竟
然整个脑袋都乱了,真的按照他的话想着,老实起来。
  娇弱的欣恬在赵强恶狠的吼声下不再挣扎,但是那大大的双眸中,那哀羞痛
苦的眼神依旧。因为哭意、啜泣,胸前那对大大的奶子也起伏的更加厉害起来—
—此时,欣恬已经可以感觉到自己乳房有些肿胀,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自己乳房里
面流动,让她感到阵阵难受。但是为了不被那些男人发现,遭到新的羞辱,她始
终不敢去看自己的奶子一眼。
  「呜呜……求求你们……不要……刘总,我错了,对不起……我我……呜呜
……我做什么都可以……你想叫我……呜呜……叫我给你舔……都行……呜呜…
…求你……求你……」
  可怜的未婚人妻在此时竟然昏头的把希望转向刘副总,希望这个瘦高的男人
可以帮自己一把。但是也是想看看这个漂亮的未婚人妻赤裸的大屁股里灌满自己
尿液的男人,怎么可能帮她?
  「好啊!那就让我尿一泡吧!」刘副总狰狞的笑着,笑容恐怖的让欣恬身上
的冷意都更加凝重了。
  不,不要!!!无助的欣恬求助似的望向陶正道、陈顾问,「……呜呜……
求求你们……」
  「放心吧,我们会好好用你的屁股的!」
  「往这面漂亮的美人屁股里尿尿,我还真没玩过呢!这叫什么来的?哦,对
了,人肉便器?」
  两个男人的话语,让欣恬悲泣的闭上眼睛,虽然这段时间遭受了无数折磨,
凌辱,但她不知道,原来他们折磨自己的方式还可以变,变成这样。已经让自己
被畜牲强奸了,让自己觉得连人都不如了。现在更是要让自己做什么肉便器,真
是似乎连个畜牲都不如,
  「呜呜……」原本公司里人人爱慕保护宛如女神一样的未婚人妻,再也无法
控制的哭泣着,闭上的眼眉上,长长的睫毛也是一起战粟。欣恬实在无法想象这
世界可以变成这样,几个月前,自己明明还是过着那样的生活,和David 那么幸
福美满,现在……亲爱的,救我……亲爱的,救我……
  绝望的欣恬在心里念着David ,但是此时的David 在床上睡的正香,根本不
可能知道欣恬所受得一切。
  而另一方面,「嘿嘿,老刘,老陶,这玩法你们第一次,就由老哥我麻烦一
下,给你们示范下吧?来,小恬,看看我的玩意怎么样?绝对让你今生难忘哦!」
  胖大的赵强一面说着话,一面解开了腰带,在两条满身长毛的肥腿间,那大
大的肚腩下面,露出了一条黑大的肉茎。「来吧,小恬,好好看看,我的玩意可
是和他们不一样的哦!」——而对于他的这个要求,因为之前没和女人这么玩过,
为了不出笑话,刘副总他们不管愿与不愿这个胖子先拔头筹,也只能先忍了。
  深懂得如何调情的胖子并没有立即强迫未婚人妻睁开眼睛,而是把着她的小
手,让她把那纤纤玉手,如葱玉指,攥在自己鸡巴上面。白嫩纤细,彷如青葱一
般的芊芊玉指,就好似上帝的杰作,世界上最美的所在。而当那恍若世间最美丽
的指尖和那丑陋的东西碰触到的一刻,还在哭泣哀啼中的欣恬先是心里一颤——
虽然已经摸过无数男人的鸡巴,但是被这么强迫着,还是让欣恬无法忍受——欣
恬本能的想把手缩回去,却被赵强死死抓住,硬拽着,继续按在他的鸡巴上。而
当欣恬的青葱玉指再次碰到赵强肥大短短的东西后,赤裸的未婚人妻明显感到,
自己摸到的那条恶心的软软的东西上面,充满了颗粒似的东西。
  「怎么样?感觉的到不一样吧?」赵胖子看着身子在那一瞬,显出颤抖的未
婚人妻,得意的笑道——原来,这个赵胖子因为天生体胖,那方面在多年前就已
经出现一些问题,为了想办法恢复雄风,在床上让女人投降,特意在自己鸡巴里
埋了珠子。
  从未见过这种东西的欣恬,那娇嫩柔荑被男人的大手强迫着,摸着那鸡巴上
一粒粒坚硬的圆体,虽然不敢睁开眼睛,可是心里……
  「来,小恬,睁开眼睛看看吧。」男人说着,拿着欣恬的小手做着轻轻撸动
的动作。纤纤玉指和那丑陋的东西碰触在一起。女人冰凉的手指,和那东西的软
捏,恶心的就好似长虫一样的手感……「呜呜……」欣恬继续无助的哀啼着,只
是想要把自己的手从那恶心的东西上抽回,那里还会睁开双眸去看那恶心的东西。
她的心理真是连躲都躲不及呢!
  「快点!给我把眼睛睁开!」眼见说了半天,欣恬始终不肯睁眼,而自己的
鸡巴在女人小手的揉摸下,已经迅速勃起到差不多的赵强立即大吼一声。
  吼声中,赤裸的未婚人妻身子一颤,缓缓的睁开了一双原本大而灵动,现在
却因为泪水而变得红肿的双眸。当欣恬看到自己手里捏着的那个东西后「呜呜…
…」她双腿的肚子都一阵微颤,整个身子都似乎差点瘫在了那里。
  赵强的肉搏在入珠加上人为修补后,粗大的样子,甚至比裘董的还要厉害。
紫红色的鸡巴龟头,加上肉茎上一粒粒凸起的颗粒,简直和大号的按摩棒没有区
别。一想到这个可怕的东西会深进自己身体,欣恬心中的恐惧就胜过了一切。
  「不……呜呜……不要……」欣恬雪白赤裸的身子再次挣扎起来,两个被注
射药汁后,正在似乎迅速变大的奶子也因为挣扎晃动的更加厉害——不,简直应
该是说甩动才对,装满,或是尚没完全装满乳汁的两粒大大入球来回甩动着——
但是,「怎么?真要我们把David 弄醒?」还是那一句致命的话语,却让欣恬再
次的,美丽的小脸上凄楚可怜的,却完全没有了一点反抗的动作,只有大滴答滴
的眼泪不断顺着眼角落下的,听起赵强的摆布。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