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揭秘:高衙内与林娘子不为人知的故事】(五)(上)(又名贞芸劫)

第五回 红颜毁 霸王硬上弓箭(上)
  话说林冲娘子张若贞沐浴自抚,正在爽处,惊闻锦儿报急,不由乱了方寸。
她也顾不得穿戴整齐,只披一件粉红云裳,勒紧腰带,便随锦儿赶了出去。刚到
门口,便见一个麻脸汉子在门外来回踱步,忧色满脸。
  若贞情色慌张,张口便问:「阿哥,我家官人现在何处?」
  那麻脸汉子见若贞娇艳明媚,容光照人,令他不敢逼视,心中先自一惊:「
天下竟有这般美丽的女子!真乃绝色!」,呆了半晌才拱手道:「劳夫人大驾。
我是陆虞候家邻舍。你家教头和陆谦吃酒,只见教头一口气不来,便撞倒了,昏
厥不醒!夫人须速速移步看视!」
  林娘子爱林冲极深,远甚自己,听到这话止惊得「哎呀」一声,心中连连叫
苦,跺脚道:「这可怎生是好?叫过他少饮,却又不听!锦儿,你速随我去救官
人!」心慌意乱间,早忘了云裳内不着片缕,如此出门,实是从所未有之事。
  她也不细问,见间璧王婆正向她家张望,便央王婆看了家,急慌慌携锦儿随
那汉子赶到陆谦家前。只听那汉子道:「教头躺在三楼,夫人速进。」若贞不辨
真伪,拉了锦儿的手,就往三楼奔去。那汉子却转过身,一溜烟没了人影。
  上得三楼时,若贞因跑得急,早已额头见汗,娇喘吁吁。俩人迈入三楼外堂
,见堂中摆了一桌精致酒食,却没有人,隔屏风望向内堂,只一张鸳鸯大床空着
,不见林冲。若贞连呼三声「官人」,哪有人应。俩人正没奈何处,却见内堂屏
风处,转出一个人来,一脸淫笑道:「娘子少坐,你丈夫来也。本爷已设下酒席
,请娘子春醉一场。」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那登徒恶少高衙内。
  若贞乍见这恶人,便知中计,只气得娇躯微颤,花容失色;又听他说得淫秽
,粉脸顿时涨得通红。旁边锦儿见是那天岳庙里罗噪娘子的那下流后生,拉着若
贞便往楼下走,却听高衙内奸笑道:「兀那丫头,你要带娘子哪里去?娘子莫怕
,那日娘子亲许令妹一诺,令妹事后想来,仍不放心,止怕那事传出去,托本爷
务必问个清楚。」
  若贞一怔,心神稍安,转过身来,俏脸带红,凤眼望向高衙内道:「我早应
了你们,有甚不放心,却又来问甚么?」
  高衙内见今日林娘子不着半点脂粉,虽是素颜,仍是面带桃花,娇颜透着红
晕,端的秀美绝伦,宛如出水芙蓉般,浑然天成。举手抬足间,尽显风情万种,
真是诱人之极!其清丽脱俗的姿色,远胜那些个庸姿俗粉!不由色迷迷地盯着她
道:「止这丫头在场,不便说。娘子且留下陪本爷共吃三杯立誓酒,三杯酒后,
本爷方信了娘子当日之诺,亲送娘子还家……从今往后,再不打扰娘子,岳庙藏
衣之事,也绝不让令尊和林教头知晓。」
  若贞知道这歹人势大,实是说得到做得出。那日自己虽未失身,但家父礼教
甚严,林冲更是自尊甚重之人,若岳庙之事传入他们耳里,纵然自己能够解释,
心中也必然不喜。她丰乳一阵起伏,心想今日权且陪他吃三杯,了此后患,只三
杯,绝不与他多言!她压住心神,轻咬下唇,俏脸又红,对锦儿说道:「你且下
楼回避,我与衙内说会儿话。」
  锦儿见高衙内气焰嚣张之极,哪里放心得下,拉着若贞的玉手急道:「小姐
莫听他言,他是个浑人,当不得真的!便要说话,锦儿也不走,止赔着小姐!」
  高衙内见锦儿碍事,暗自火起,色眼便向她一瞥。见锦儿玲珑娇俏,秀美宜
人,颇具姿色;虽是少女装扮,但双奶饱满挺实,已是盈盈一握;丰胸虽远不如
她家小姐那般怒耸挺拔,但显已熟透,到了摘采之时!这花花太岁不由心中一动
:「这丫头今日虽阻我兴致,但也是个十足的大美人儿!它日有闲,也要将她骑
于跨下,狠狠地肏弄一番,方解今日之气!」想罢冲若贞道:「令妹之事,她也
听得?」
  若贞虽与锦儿是闰中密友,但也不想家丑外扬,轻轻拂开锦儿的手道:「我
无防,只与衙内说片刻话,你且下楼候着。」
  锦儿大急,忙道:「小姐,他可是个……」
  若贞冲锦儿道:「若有事,你知道办法。」言罢向她使个眼色。
  锦儿会意,知道小姐是让她去寻官人救急,又想官人平日与那陆谦止在近左
小巷酒肆吃酒,必寻得到,便冲若贞点点头,转身下楼。
  高衙内随手锁上门。林娘子见锦儿已走,只余她与这淫棍独处,又见高策内
那眼神虽色迷迷的,但却长得甚是风流俊朗,帅气逼人。想到那日此贼意图强奸
自己,险些得手,后竟淫玩其妹,手段着实强悍,俏脸不由更红。她紧张地率了
率腮边秀发,轻轻坐在酒桌旁,端起酒杯,凤眼强作镇定地瞧向高衙内道:「只
吃三杯,奴家先饮为敬。」言罢吃了一杯。
  高衙内大喜,伸左手握住若贞那雪白右手,只觉温软滑腻,淫笑道:「娘子
果乃信人。」言罢也举杯喝干。
  若贞想要缩回右手,却被他紧紧握住,哪里缩得回,不由脸色大红,忙羞道
:「衙内有事,便快些说。这般唐突,叫奴家,叫奴家如何吃酒?」
  高衙内听到这天仙般甜美的声音,裤内巨物竟不自觉得急速翘起,这般心痒
难当,实是前所未有!他左手仍紧握若贞小手不放,右手斟满两杯,眼中似要放
出火来,淫笑道:「娘子,我这一生,玩过的女娘数不胜数,却颠倒只为娘子着
迷,实是天可怜见。即便是美如令妹,也不足娘子万一啊!」
  若贞知他玩女甚多,采花无数,自是甚想得到自己,心中怦怦乱跳,不由又
气又怕。她咬了咬下唇,丰胸急剧起伏,红酝满脸。她强压心神,凤眼瞄向这登
徒子道:「奴家乃有夫之妇,怎敢,怎敢蒙衙内垂青……还望衙内三杯酒后,忘
了奴家!」言罢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高衙内见她风情万种,娇美无匹,心中尤如火撩,巨物更是硬得隐隐作痛。
忙吃了这杯,又满上两杯,将一杯酒直送到若贞嘴边,色急如火地道:「本爷
对娘子,自是言而有信,娘子再吃了此杯,便知我心意!」
  若贞见酒杯已触到唇边,知道他想喂自己饮下此酒,芳心一横:「便止一杯
,再无后患。」她娇吸一口气,低下臻道,小嘴含住酒杯。高衙内大喜若狂,轻
一抬手,若贞粉颈扬起,将那酒饮入腹中。三杯酒尽,若贞那俏脸被那酒气一蒸
,更是容光逼人,艳美绝魂。
  若贞见这登徒子一脸急色之意,忙道:「三杯已过,还请衙内兑现承诺,莫
戏了奴家。」言罢便要起身。高衙内再也按耐不住,一直握着若贞那温软右手的
左手,猛一用力,便将她的小手直往跨下巨物拉去。
  若贞正在起身,被他强行拉过小手,哪敌得住他的力气,娇躯便要跌倒,急
想稳住身子,下意识间,右手一抓,竟隔衣抓住那驴般巨物,方才稳住,止觉小
手中所握之物粗壮坚硬之极,竟不能圈实,那巨物竟在自己手心中一跳一跳的,
凝神一瞧,才知握着高衙内裤中勃起的大活儿,只听高衙内淫笑道:「娘子果是
有心人,把我那活儿来握!握得爷好生舒服!」
  若贞大羞,粉脸早红似火焰,急想缩回右手,却被男人强行摁住。高衙内接
着左手一揽,搂实纤腰,将若贞一把抱在怀中,右手仍摁住她的右手压在那巨物
上,哪里肯放!但觉香躯入怀,温软异常,芳香宜人,又见美人妇俏脸艳如桃李
,不由得意望形,淫笑道:「娘子,本爷爱你多时,今日便成全了本爷,包你偿
到本爷跨下之物,知道人外有人,直爽到云天之外,再不要那林冲!」言罢不顾
若贞挣扎,张嘴便向粉颈吻去,香肉入口,止觉甘甜可人,渗入脾肺!
  若贞颈部很是敏感,顿觉全身酸痒难当,纤腰又被这恶徒搂得急紧,无法摆
脱。这淫棍压过虎躯,伸嘴吻颈,自己身子已被压成弓形,就要被他压倒在地,
无奈之下,右手只得紧紧握住那巨物,以支住娇躯不倒,小嘴轻声急求道:「三
杯之约……衙内……求你……求你莫要失言……放了奴家!」
  高衙内香体在怀,巨物又被小手握得好生爽快,实是得意之极,不由一路吻
至美人的耳边,低声淫笑道:「娘子莫忘,是共饮三杯。娘子自饮三杯,本爷只
饮两杯,怎能算是失言?」
  若贞方知上当,只觉羞愧难当,小手握紧那巨物支住娇躯,左手只顾往这淫
徒腰侧捶打,一行清泪流出凤眼,口中不住哭道:「衙内戏耍奴家……衙内戏耍
奴家……」
  高衙内哈哈淫笑,大嘴随着香腮粉颈一路吻下,直吻到若贞那对怒耸豪乳,
突然张口隔衣咬住左边奶头,入口只觉那奶头早已硬如磐石,这尤物端的敏感之
极,顿时性趣大增,一阵猛烈吸吮,下体巨物猛烈跳动!
  若贞右手察觉巨物猛跳,忙紧紧拿实,不让它造次,一边轻捶男人粗腰,一
边口中轻声求道:「衙内……饶了奴家……你已得我妹……该心足矣……便饶了
奴家吧……奴家起誓……奴家绝不将这事……告与外人……」
  高衙内隔衣含着坚硬之极的左奶头,正吸得爽直,哪里肯依,又换右边那颗
坚硬奶头来吸,只吸得口水渗湿衣襟。右手不再摁她手腕,腾将出来,一把隔衣
握住那怒胀的左边大奶,入手只觉弹性十足,一手根比无法盈握,忒的舒爽无比
。他一边揉着左边丰乳,一边吸那右奶头,一边口中唔唔哼道:「若你将……唔
唔……你将那事……唔唔……告诉林冲这厮呢?」
  若贞被吸得全身酸麻难当,不由怕极,右手拿实他那巨物,支住身子,忙低
声求道:「奴家……奴家起誓……决不让……啊嗯……不让官人知道……衙内勾
得……啊嗯……勾得家妹之事……只求衙内,放过奴家……」
  高衙内左手搂紧纤腰,右手大逞淫威,抓揉左奶,大嘴更是吸得右奶滋滋作
声,听到美人有求,心中又生淫计,口中唔唔哼道:「如此……唔唔……唔唔…
…如此……唔唔……娘子须证明自己……娘子须脱去这外袍……让本爷一观……
本爷便……唔唔……本爷便信了你……」
  若贞听到此言,哪及细想,只想快些解脱,又不想楼下锦儿知道自己被他轻
薄,便蚊声问道:「只脱外袍?」
  高衙内哼哼道:「便脱外袍……让我一观内衣!」言毕右手拿紧左乳,大嘴
又猛吸一口右奶头,若贞无奈,只得道:「奴家允你便是。」
  高衙内这才放弃吸奶,抬起头来,只右手揉着乳肉。若贞怕他跨下巨物造次
,仍是死死握住不住。
  高衙内一边用右手揉乳,一边用左手支起若贞下额,淫笑道:「娘子国色天
香,无双无对,便是那对奶头,即使令妹,也远无法相比!娘子紧紧握住本爷那
活儿,怕是舍不得吧!」
  若贞羞极,直红到耳根,羞臊地看着这淫棍,右手仍不敢放开,咬咬下唇轻
声道:「衙内莫再戏耍奴家,此番可要守信。」,
  高衙内戏道:「哪要娘子脱得爽直才行!」
  若贞凤眼含泪,右手缓缓松开巨物,应道:「奴家脱便是。」
  高衙内哈哈大笑,这才放开揉乳的右手,站在她面前,一双色眼如火,只等
这绝色人妇脱衣。
  若贞见他瞧得甚是淫荡,羞得闭上凤目,两行清泪流出。她全身颤抖,一双
纤手伸向云裳系带,把心一横:「有锦儿新买的内衣护体,便让他逞一时之强,
此事便了。」想罢扭过头去,含羞咬紧嘴唇,双手一拉系带,轻轻松开云裳,双
手顺着微微分开的衣襟缓缓来到衣领,把裳领一分,整个分到肩侧,小手轻轻往
下一放!
  那掩体云裳顿时顺着香肩的雪白肌肤,滑落地上!
  正是:若贞错忘香体空,误把春色献淫龙。
  一时间春光乍现!只见在高衙内眼前,突现一幅诱人之极的玉女裸体!那对
硕大无朋的乳房刚映入这恶少眼帘,便让他呼吸顿窒。大奶之下,是纤细如杨柳
般的腰身,盈盈只堪一握!腰身之下,臀围急剧扩张,勾勒出完美无暇的圆润臀
形!
  下体浓密黑亮而又整齐密布的耻毛虽尽现于眼,却覆盖不住那水汪汪的娇嫩
妙处!更爽的是,今日若贞一路急奔而来,早已香汗透肤,又经适才轻薄,更是
香汗覆体。此刻她那绝美的裸身上,有如抺了一身香油,映得美人娇躯诱人之极!
  原来今日事急,林娘子一时从权,未穿那套新买的内衣,适才被高衙内戏耍
之时,方寸尽失,早忘此节!还以为此刻高衙内所见,只是那套通透的抺胸和紧
身亵裤而已。
  高衙内绝没想到林娘子居然直接把裸体尽献于他,他本想一步步逼迫她脱光
,此时奇景突现,只看得淫眼暴睁,喉结「咕咕」作声,几乎要流出馋液。他早
在岳庙之时,对林娘子乳房之大就已入眼,但此番又见,还是为这无双雪乳那怒
耸姿态,那完美乳形而心跳急剧加快,全身汗毛直竖,血脉喷张。这对雪白大奶
似乎更胜那日,更加丰硕,更具色欲。
  高衙内吞下口水,不由肉棒大动,几乎压不住欲火,便想扑将上去。若贞此
刻已然一丝不挂,他还顾得什么,不由淫荡的品评道:「乳肉颜色之白有如羊脂
,雪白之中又可见两粒鲜红如血的奶头;形态浑圆饱满有如蹴鞠,纵然无任何托
附,依旧挺拔入天,双奶间乳沟深印,实是诱人;肌肤如初生婴儿娇嫩光滑,让
人看了顿生把玩之心;下体阴毛浓密黑亮,阴户娇嫩如同处女,肏来必是爽极。

  若贞仍闭着眼,尚未省悟,她连连跺脚,羞得全身透红,心道:「都怪锦儿
,为何买了这等通透的内衣,官人尚未得见,却让这淫徒饱了眼福!」
  随着她小脚连跺,只见那对雪白粉嫩的怒耸豪乳害羞地在这登徒恶少眼前颤
巍巍地不停晃动,高耸挺拔的雪白奶子、雪藕般的手臂、纤细的小蛮腰、高翘的
美臀、修长雪白的大腿,加上阴毛浓密,春潮涌动的娇嫩阴户,形成美妙的女体
曲线。
  若贞知道男人此时必在凝神淫视,绝色娇美的脸蛋晕红发烫,风情万千的冰
蓝色双眼含羞半闭,又美又长的睫毛轻颤,雪白的细颈惹人怜爱,娇嫩的香肩下
高耸丰盈的雪白美乳颤巍巍地晃动着,乳房顶端的殷红乳首已经极度发硬。
  她那火辣玉体一丝不挂,一身晶莹剔透的冰肌雪肤闪烁象牙般的洁白光晕,
如同一朵渴求雨露的冰山雪莲。加上雪白纤腰和柔美小腹之下倒三角型的一大片
黑色芳草地带,更是春色无边令人向往。
  高衙内心里激动若狂,右手竟支起她的下巴说道:「娘子实乃人中之凤,如
此肉身,当世无双!林冲那厮何德何能,既娶了你这么漂亮的娘子!本爷要是能
一亲香泽,就是死了也心甘情愿。」
  若贞羞涩之极,紧闭双腿,双腿急跺,娇羞道:「你……你看够没?够时,
便应了对奴家之诺!」
  高衙内见双峰在眼前不停上下跳跃,只看得肉棒疼痛,双手掰住她的香肩,
令她的丰胸在眼前更加耸立,奸笑道:「如此绝色,怎看得够!再说,本爷只求
一观内衣,娘子却急于求欢,脱个精光,让本爷如何能应诺!」
  若贞只听得怔怔睁开双眼,低头一瞧,这才发现自己竟一丝不持。她吓得花
容失色,心神大乱,不知该如何遮体,「啊!」得一声尖叫,竟将精光汗湿的娇
嫩玉体,投入高衙内怀中,只求用男人的衣杉档住胴体!口中连连轻声辨解道:
「衙内……不是这样,不是这样!」
  高衙内哪听她解释,见她投怀送抱,双手一把按住翘臀,只顾尽情揉捏,只
觉那肥臀实是弹性滑腻十足,凑耳轻声淫笑道:「娘子何必多说,今日本爷得偿
所愿,实要拜娘子所赐!快与我上床尽欢,让娘子一享本爷神物,便知人外有人
!」言毕双手握住那对大奶,片刻便将其揉成一团,尽兴把玩,实是兴奋到极点

  若贞怕锦儿听见,不敢大叫,只仰起头来,低声求饶:「不要……不要……
衙内……求你……饶了奴家!」
  高衙内此刻已变成淫欲狂徒,哪肯干休,他将那对无法满握的大奶子如揉面
团般只顾用力把玩,突然将双奶揉作一处,令两颗坚硬无比的鲜红乳头紧贴在一
起,张开大嘴,一口便将两颗乳头同时含入口中!
  若贞哪里经得住这等羞辱,再也坚持不住,樱口大张,高声尖叫道:「不要
……羞……羞杀人了!」
***********************************
  其实早在林娘子「啊!」得一声尖叫时,正在二楼焦急等待的锦儿已然听到
。起初若贞与高衙内在三楼的声音都不大,门又合上了,她便听不见,待到听见
那声尖叫,顿时大惊失色,急要上楼救主,却见楼边小屋内转出一人,却是富安
,拦住她道:「小妮子要到哪里去?」
  锦儿见是前日陪陆谦进赌坊那人,知道大事不好,便想硬闯,却被富安一跤
掀倒在地,只听他道:「小妮子,不要不知好歹!」
  锦儿知斗他不过,想起林娘子的提醒,慌忙转身下楼,去寻林冲救妻。待下
得楼时,由于距三楼较远,将那句「不要……羞……羞杀人了!」,错听成「杀
人!」心想那厮定是在对小姐施暴,不由心慌意乱,直往间壁小巷奔去。
  富安也不去追,见她走错方向,暗自冷笑道:「往日陆谦常央林冲在东城就
近吃酒,今日却把林冲引到西城,若大个京城,叫你这小妮子哪里寻去!」
  原来昨日张若芸请姐入瓮不成,回来报知高衙内。那淫棍将心一横,找到陆
谦富安,设下当日早想好的毒计,只等林冲娘子上钩!
  富安待锦儿走远,转念一想:莫要这小妮子误打误撞,找到林冲那厮,坏了
衙内好事!当即转入巷子内,唤两名衙内心腹来,叫他们持腰刀把住院门,莫放
任何人进去。两人听令,紧闭陆府大门,守在门外。富安则直往西城樊楼奔去,
只等锦儿找到那里,便先奔回陆家报知高衙内。
  正是:红颜将毁无人救,怎挡霸王硬上弓?欲知后事,且听下半回分解。
(未完待续)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