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天性海】(第五十三章:四人行9)

  在景区这块风景优美,群山叠峦间草原如席,湖泊似镜,牛羊满坡跑,甚至
可以跟当地住民零距离亲密接触的地儿弄这么一个自由野营的专门地带,绝对是
该景区管理者一项极富创意的天才之举,老子扎好帐篷抬头一眼远观,便有一番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地现牛羊的壮丽画卷在胸中生荡。头顶上视线无所阻隔
的天空就像个巨大的天盆让我立马感受到一种辽阔的心情。
  维克多。雨果说比海洋更辽阔的是天空……
  比天空更辽阔的当然就是宁煮夫的胸怀了。
  表喷我,一旦你也能做到像宁煮夫同志一样送老婆享受别的男人的时候,你
同样可以有这么辽阔的胸怀滴。
  嘿嘿。
  接下来按照惯例,宁煮夫都要开始煞有介事的忧国忧民一番——俺曾在旅游
界混迹多年,对旅游那点事儿还真有点发言权的。现在祖国的大好河山都被打着
以破坏自然环境,打造无数神迹一样的人文景观为特点的所谓跨越式发展的旗号
给糟蹋得不成样子,要是咱各地旅游局的大爷们都有这地儿管理者的境界该有多
好啊。
  言归正题。今天因为要在野外宿营,肚子问题就只能靠点干粮解决了,另外
还买了些易拉罐的啤酒。至于这啤酒喝不喝得出来昨晚那小子当着觊觎他女朋友
的陆恭同志的面都敢跟女朋友做爱的效果,老子心边还真没得那个底。
  话说这酒还真是不二的色中佳媒哈,曾眉媚告诉我那小子今天一大早就悄悄
问她昨晚宁卉是不是什么都被陆恭看见了,曾眉媚回答说是啊,未必你让人家陆
恭同志把眼睛闭上假装瞎子啊。曾眉媚告诉我这小子听到这话立马就傻了,一付
追悔莫及的样子。估摸是后悔自己昨晚酒后如此狂放,一不小心让自己的女朋友
将光走了个灿烂彻底。
  哈哈哈,老子是啥都看见了哈,你女朋友那身材,那皮肤,那奶子,那大腿,
还有那叫声,啧啧……
  但你也不要这么不耿直嘛,姓曾的,你还不是把老子女朋友兼你姐的裸体看
了个够哇。
  那今晚怎么办?啤酒劲小不说,再这么自然滴不露痕迹灌这小子的酒恐怕不
那么容易了。
  没有酒这个好东西当催化剂,如果今晚这千载难逢的四人大被同眠的机会就
只能NND一起睡个觉儿,还不亏到爪哇岛去了啊!
  我思忖着,今晚酒是一个问题。
  正当我们在帐篷旁边铺上朔料布拿出买来的各种干粮准备晚餐的时候,突然
见一个看上去约莫六十来岁,当地住民装扮的老汉急冲冲朝我们走来。
  老远,就听他喊到:「大哥,大姐,我刚才看到那边停着辆车是不是你们的
啊?」
  唉,这老乡就是淳朴哈,您这把岁数了叫这一群岁数只能当您孙子辈的大哥
大姐,您不怕咱们折寿哇?
  「大爷,车是我们的,咋了?」我赶紧迎上前去把大爷叫得脆响以示尊重。
  「能……能不能帮个忙啊?」老汉走拢了,我借着天还没黑尽的亮光看见此
人面堂黝紫而清铄,身子骨瘦削却硬朗,说话的语气非常焦急。
  「慢慢说老人家,莫急,啥事啊?」
  「我的羊……我的羊病了,好几只呢,兽医离这里还有三四十里的地,兽医
说他的摩托坏了来不了,能不能开车带我去接下他啊,要是兽医不来,我怕我的
羊撑不过今晚。」边说老汉边抹额头上的汗,「我家就住在那边,很近,车能过
去,我付……我付车钱给你们!」老汉朝来的方向指了指,然后从兜里抓住几张
百元大钞来就往我手里塞。
  原来是老乡求助来了,还用说什么呢?这牛啊羊啊的还不是人家牧民的命根
子,谁没有个困难的时候嘛,再说了,这几百大洋您得养几只羊才赚得回来嘛,
我连忙把钱推还给了老汉,「不不不,大爷,我开车跟你去,但钱我们不能要,
我这半天找不着当活雷锋的机会我都快憋疯了,您就给我这么个机会吧。」我一
边贫,一边操起车钥匙就准备跟老汉上路。
  我这么一说就把老汉的眉头说得有些舒展,这时候曾北方也凑上前来,赶紧
说到:「我也去吧,路上也有个照应。」
  哈,这小子此刻还有点男人的样子,但我有点迟疑,转过头去问老汉:「老
大爷,就留她们俩女的在这里安不安全啊?」
  「安全,安全,这里到处都是宿营的游客,景区专门组织了村民安全巡护队,
我还是副队长呢!这里跟你家里一样安全,别说人了,你就把帐篷摆这儿也没人
敢动的。」说完,老汉朝地上的朔料布瞅了瞅,「你们还没吃饭吧?要不,开车
先把两位大姐送到我家等着,我叫我老伴炒几个菜,给羊看完病我们一起喝两杯!」
  我靠,这也太热情了嘛,我连忙说不好意思,这太麻烦了。
  「是我麻烦大哥大姐,打扰你们的雅兴了。走走走,别客气了,晚饭哪能吃
这玩意呢?」老汉指了指摆在朔料布上的干粮。
  这两丫头立马就展开了笑颜,一付相当乐意接受这般体察民情机会的样子。
  还是曾眉媚来事,见她问到:「大爷,吃饭都是小事,等下我们能不能在您
家洗个澡啊,方便吗?还有大爷,您能不能不叫我们大哥大姐了啊,我们哪承受
得起啊!」
  老汉看了看我跟曾北方,又看了看宁卉跟曾眉媚,最后看了看那一顶小小的
帐篷,这下乐了,像明白了什么似的,咧嘴一笑:「方便,方便,我家安的太阳
能热水器呢。就这么说定了,待会给我的羊看病,咱们再吃饭,喝酒,然后…
…。然后洗澡!走走大哥大姐,哦,不,同……同志们!」
  我靠,这下酒的问题居然这么得来全无费工夫的解决了,还能洗个热水澡神
马的,接下来四个人睡一个帐篷里不整出点事儿来就真对不起另外那顶牺牲的帐
篷了。
  老子想想待会儿那景象,小宁煮夫居然在裤裆里就激奋的蹦跶了一下。
  我跟曾北方开车由老汉领着顺利的把兽医接了过来,这路不好走,来回差不
多花了两个小时的时间。回来的时候八点多钟,天已黑尽。
  回来的时候,女主人已经将饭菜酒水备好,那酒是坛子泡的,就摆在饭桌旁
边。两个女人也沐浴净身完毕,叽叽喳喳的跟女主人拉着家常,女主人也是六十
多岁的光景,慈目善眉的面容上刻画着常年的不息劳作带来的岁月沧桑的痕迹。
  接着老汉带着兽医去给羊子看病。趁这功夫我跟曾北方去把澡洗了,接着我
到羊圈里探望羊子的病情。还好,据兽医说是一只羊子得了感冒,然后传染给了
其他几只,他给它们打了针吃了药,没什么大碍的。
  老汉这才彻底放心下来,然后就吆喝大家坐下来吃饭喝酒。兽医今晚也不回
了,准备就在老汉家住下。
  女主人张罗着给每个人拿出个碗来,准备倒上酒。
  拿碗喝酒,宁卉跟曾眉媚哪里见得了这个阵仗,立马傻了眼,况且这酒别说
喝,一倒出来就闻到一股子异常刺鼻的酒味,两女人赶紧伸出来挡着不给倒。
  「呵呵呵,女同志倒小一半嘛。这一半你们必须喝完了,不然就是看不起老
汉,后面我就不劝你们了。男同志可都得满上。」看来老汉还是挺体恤妇女同志
的。
  这曾北方开始还拿手挡着也不给倒那么多的态度,这下好了,念着自己是大
老爷们的也不好意思再推脱。
  我面前也倒满了一碗,我目测了一下,得有约莫三四两酒,还好以老子的酒
量,半斤白酒还对付得过去。
  然后在老汉的提议下大家举杯,同时喝了第一口酒。没想到这酒一入口就感
到一股子浓烈的骚味,然后过心的一阵烧灼,通体烫热。宁卉跟曾眉媚立马就在
那里呛鼻子呛得咳咳咳的,眼泪水都快呛出来了。
  NND这酒真猛!
  我们四个倒是喝得歪眼裂嘴的,人家老汉跟兽医,一个四十来岁的汉子,一
大口喝下去跟没事似的。这城里人平时金贵惯了,跟劳动人民一到大自然广阔的
天地里这差距就立马显现出来。
  「大爷您这啥酒啊……咳咳……太……太烈了。」还是曾眉媚敢说,一边捂
着嘴,一边抹着刚才那一口酒下去呛出来的眼泪问到。
  「哈哈哈,这酒你们年轻人得多喝点,这可是好酒啊。」说完抱起酒坛子开
口朝我们示意里面泡的什么。
  里面一块特殊形状的物件钻入我眼帘,我一眼看出来,一定是啥鞭神马的!
  「莫不是……羊鞭?」我故意问到,生怕那几位没看出来。
  「哈哈哈,还是这位年轻人眼神好,到这里来,啥不多,就羊子多嘛。」接
着老汉嘿嘿了两声,朝他老伴望去,笑眯眯的说,「这酒好不好,问我老伴就知
道了。」
  我靠,这老汉,少说也是奔七十的人了,说起她好我也好这段子来那股子幸
福劲让我唏嘘不已。
  人家老伴脸没红,宁卉跟曾眉媚脸倒刷的一下红了,只见老伴只是淡淡的笑
了笑,露出一排并不怎么完整的牙齿,同样一脸幸福的模样看着老汉。
  还要到哪里去找这么鲜活的爱情嘛?这么劲道的桥段直接秒杀琼瑶阿姨那些
无病呻吟的爱情肥皂小说哈。
  奇怪,这当儿曾眉媚居然没有咋呼!当着陌生人这妮子还是晓得有个女生的
矜持,老子便咋呼起来:「看得出来大爷,您这酒好啊,来,大家都举杯哈,喝!
喝!」
  我这么一起哄,主人家自然乐意,也吆喝大家一口接一口的将充满骚味的羊
鞭酒喝了起来。
  接着老汉讲述起了自己的身世,原来老汉叫巴嘱,接下来我们就叫他巴大叔,
羌族,他老伴倒是汉人。老两口没生育,膝下无子,过了一辈子神仙眷侣的生活,
老两口能一辈子彼此恩恩爱爱其实靠的是跟这里的土地一样宽广深厚的爱情,要
不就靠羊鞭酒也撑不到现在哈。
  巴大叔自豪的宣称他这辈子干过两件最自豪的事,一件到老丈人家,据说当
时这老丈人嫌弃他是少数民族不同意把女儿嫁给他,巴大叔便直接去家里把人给
抢走私奔了。二是当过兵。
  「巴大叔还当过兵呢?」饭桌上一直没怎么开过腔宁卉说话了,见她眨巴了
下眼睛问到,老婆此时已经喝得红脸红彤的,一听到当兵的字眼就立马眼里放光。
  「是啊,我还参加过当年的对印自卫反击战呢!跟印度胡子兵干过仗!」巴
大叔一抹嘴,煞是自豪。
  「哇,快讲讲战斗故事巴大叔,我可爱听了!」这下轮到宁卉咋呼了——我
老婆那跟小孩子一般的战斗英雄情结算是没治了,想当初老婆就是缠着王总讲战
斗故事被人家哄上床的哦。
  巴大叔泯了口酒,又是嘴上一抹说到,自豪地:「哈哈哈,这印度胡子兵哪
里是咱解放军的对手,不经打,枪声一响一跑就是一大片,路上的俘虏抓都抓不
完,我都记不得亲手抓过多少俘虏了。」
  接着巴大叔把他那些引人入胜的战斗故事摆了半个多钟头,说到兴处还叫老
伴翻箱倒柜的把自己在战斗中获得奖章拿出来给大家看。
  我靠,那NND都是货真价实的军功章,一个二等功,一个三等功!当过兵
的都知道军旅生涯中能立这么两次功已经非常不得了了。
  大家都听入了神,就数宁卉听得最嗨,刚才脸因为喝酒喝红了,现在巴掌因
为听巴大叔的故事一直拍着也拍红了。
  很快酒到酣处,我跟曾北方的酒碗也见了底,巴大叔喊女主人又要给我们满
上,我赶紧摆手,先发制人的说到:「我真不行了巴大叔,等会儿我还要把车开
过去,不能喝了,他年轻,」我指着旁边的曾北方,「你看他身体多棒,他可以
陪巴大叔再喝点。」
  曾北方被我这么一将军顿时有口难辨,话说这年轻人也耿直点,不好意思推
脱,推推搡搡中又被倒了大半碗,这酒倒在碗里就只能下到肚子里了。老子旁边
看着曾北方一脸的愁苦无奈状心里直乐。
  后面就是拉拉杂杂的闲聊,巴大叔提到了自己的羊子,说原来养好几百只羊
呢,现在人老了管不过来只养了一百多只了。我接着随口问了句:「看得出来跟
羊子打了一辈子交到的巴大叔对羊子的感情很深厚,刚才羊子生病了看把巴大叔
急的。我纳闷了,这么多游客宿营,巴大叔怎么就只跑咱们这儿来求助呢?」
  「哈哈哈,这也是缘分嘛,再说了我眼神好,一眼看出来几位年轻人都喜欢
学习雷锋助人为乐的主哈。」
  我靠,巴大叔什么言子不会,「的神马的主」这些的字眼脱口而出,怪时髦
的嘛,巴大叔也是见过世面的主哈,看来改革的春风早就吹到这旮旯里来了。
  「咯咯咯,巴大叔,」旁边曾眉媚接过了话茬,「您说你您眼神好,那您看
看我们四人,哪俩跟哪俩是一对儿?」
  终于,这妮子还是忍不住,来事了!
  由于吃饭大家入座的时候没有刻意,饭桌是四方桌,宁卉跟曾眉媚坐一边,
我跟曾北方坐在对面,从坐次上自然看不出个名堂来。
  「哈哈哈,小姑娘会考人,这还真不好猜。让我想想。」巴大叔思忖了片刻,
然后指着曾北方,又指了指宁卉,咧嘴笑了笑:「这俩是一对吧,俊男美女的,
看模样就知道,般配啊!」
  「咯咯咯,」这下曾眉媚也是满脸红彤,知道怎么咋呼了:「巴大叔好眼力
也!来来,巴大叔,小女子敬您一下!」
  然后我看到宁卉没好气的用胳膊肘拐了拐曾眉媚。
  这顿羊鞭酒遇着个这么好客又逗乐的巴大叔喝得那个真叫欢乐,我一看时间
也十点已过,差不多该撤了,这顿预料之外的羊鞭酒算是开胃菜哈,等下帐篷春
光才是正演,真的把男女主角几个都喝醉了就不好玩了。
  我们起身告辞,曾北方出来的时候,纵使宁卉搀着他,走路也有些晃荡了。
  巴大叔送客到门外,末了来了句才把我雷到了,巴大叔说:「你们四人睡这
么小个帐篷,要是嫌挤上我家来睡啊。」说完呲嘴一乐。
  我靠,巴大叔这一乐老子听明白了,说上他家睡是假,说四人挤一帐篷才是
真!见过世面的主巴大叔临走也没忘冲这四个快乐的年轻人图个嘴乐。

  回帐篷两女人就十分贤惠的张罗着收拾铺床,曾眉媚带了所有想得到的床上
用具,垫的盖的枕头等等不一而足。这地儿有些海拔了,纵使已经进入夏天,晚
上下凉也非常快,夜风吹到身上加上酒寒,竟让人感到有些嗖嗖的冷。
  很快我们睡定下来,这本来定员两人的帐篷标准间硬是挤了四个人,这人跟
人胳膊挨腿的一挤,关键又是男男女女的混搭着挤,加上女人们把床拾捣得如此
温暖加舒适之极,我躺上去立马感觉到一种说不出来的舒坦。
  既然陆恭都这么舒坦了,那仨还有神马理由不舒坦。
  大家一头并排躺着,次序不用说,宁卉跟曾眉媚在中间,我跟曾北方各自躺
在曾眉媚跟宁卉身边环伺一旁。
  趁大家不注意,曾眉媚依旧重复了昨天的动作,将手机打开,拨号到通话状
态,神不知鬼不觉的放在我这边的枕头旁!
  老子知道这妮子在干嘛,今晚再次的现场直播会让她那绿帽龟公有得爽歪歪
了哈。
  唉,那绿帽海龟男娶着这妮子当老婆真是修了他八辈子的福!
  话说这曾眉媚老公用刀轮买的外国帐篷人性化设计真不是盖的,帐篷头顶居
然还能开个天窗,除了可以透个气,还能看到头顶上一望无垠的夜空。
  此刻夜晚的苍穹已是繁星点点,银光如练,皎洁的清辉透过天窗洒落进来,
帐篷外偶有虫叫蛙鸣,习习风声,加上男淫们有美女环抱在侧,美女们有帅哥或
者资深文青侍奉在旁,加上巴大叔的羊鞭酒现在也开始慢慢催化,眼前这景象怎
一个美字了得,如何不叫这四个快乐的年轻人霎时就人心旷神怡,酒不醉人人自
醉起来。
  「哇,流星!」随着天幕中一道飞翔的亮光划过,曾眉媚惊叫起来。
  「哇,又一颗也!」没错,又是曾眉媚的咋呼声。
  我靠,这么数流星数到早上都数不完啊大侠。不过这仿佛让我回到了儿时在
家里的院坝乘凉,抬头凝望夜空一颗一颗数流星的情景。
  太美了!我心中不由得赞叹,什么时候在城市中来来去去忙碌的我们已经忘
却了还可以离天空这么近,我们是不是已经真的没有时间去感受一颗一颗数流星
的快乐了。
  「嗯,好美啊。」突然宁卉特抒情的感叹了一句。
  看嘛,还是老婆理解我啊,这才叫夫妻间的琴瑟和鸣,心有灵犀嘛。
  「是啊,好美!」这时候老子不表达一下,不飚上两句我怎么好意思标榜自
己是资深文艺青年嘛,于是我故作诗情状的念叨起来:「流星的美在于她的短暂,
她是夜空的精灵,是梦的使者,流星美丽了夜晚的天空,我却用这样的星空装饰
着自己的梦……」
  这宁煮夫的文艺细胞也不是盖的,这几句也是脱口而出整出来的即兴应景之
作哈,还是像那么一回事嘛,我以为怎么着老婆也得赏赐几句撒,比如「哇陆恭
同志你好有才哦!」神马的。
  没想到宁卉开口倒是开口了,不过是这么来了一句:「陆恭同志,我说好美
是在说巴大叔跟他老伴的爱情。」
  我靠,我立马无语,差点没晕过去。
  「咯咯咯」曾眉媚立马没心没肺笑得屁股都抖了起来。
  话说这爱啊不爱的字眼一出口,帐篷内气氛立马就开始暧昧与淫靡起来。
  男人好说,我跟曾北方都是脱得只剩一条裤衩躺下,宁卉在曾眉媚的怂恿下
也换上了那条穿了等于没穿,迷死人不偿命的吊带睡衣。
  曾眉媚这妮子更猛,直接就神马也不穿,脱得个清洁溜溜的钻进了盖毯。
  这妮子一钻进了被窝就像泥鳅一样的朝老子贴来,那浑身还散发着酒热的身
体贴上去烫乎乎,软绵绵,滑腻腻的,我自然照单全收的将这妮子如此丰润魅惑
的裸身抱了个满怀。曾眉媚顺势背靠在我怀里,我环抱她腰肢跟肩膀的双手自然
垂搭在前面,这妮子才不客气,抓住我的双手就朝自己胸前那两只豪乳间揉弄起
来。
  这时候曾北方在宁卉身后也不老实,宁卉正侧身跟曾眉媚面对面躺着,曾北
方就跟我同样的姿势把宁卉抱在自己怀里,手也伸到宁卉的胸口上,开始宁卉还
扭扭捏捏的一番推挡,见我的手已经在曾眉媚胸脯上耍起了流氓,便也准许自己
小男朋友的手在自己的胸脯上耍起了流氓。然后我就看见曾北方的手悠的一下梭
进了宁卉胸前的睡衣里,老婆两只饱挺的乳房就这么被一双男人的大手拽在手心
里欲念切切的一阵猛搓。曾北方手上忙活的同时还不忘用嘴舔抵着宁卉的耳垂跟
脖子,惹得宁卉霎时娇容满面,轻轻的哼哼一番忍不住回转头去含住曾北方伸出
来的舌头跟小男朋友缠绵的吻住了一块。
  帐篷里微弱的光亮里我依然可以看到姓曾的小子此时的眼神如狼,揉搓宁卉
乳房的手和大口吸吮宁卉嘴唇的嘴唇劲道有力,看来巴大叔的羊鞭酒着实管用,
这小子已经把早上起来自己那付后悔不迭的样子跟现在已经爽得屁颠屁颠的自己
都一块拽到九霄云外去了。
  接着,我看见曾北方的一只手离开了宁卉的胸部,伸向了宁卉的身下,宁卉
立马触电似的身体一弓,臀部曲张,一只白嫩的腿微微抬在空中,然后,然后很
明显曾北方将自己的肉棒从身后插进了老婆的屄屄里。
  依旧是扑哧,如同石头渐进水花里的一声过后,「啊哦——」宁卉随之发出
一声长长的娇吟。
  跟高潮时叫coming一样,每当男人的那玩意初插进来老婆总是会这么
轻叹一声,想必那种湿滑娇嫩的阴户突然被男人的鸡巴塞满的感觉对任何一个女
人都是如此妙不可言。
  况且那根鸡巴如此漂亮与神勇——昨晚老婆的身子才被它叼到了让任何一个
女人都必然欲仙欲死的十次高潮!
  尽管是透着朦胧的光亮,我的目光几乎贪婪滴搜寻着老婆被小男朋友的鸡巴
插入后身体快乐反应的每一个细节,眼神是怎么迷离的,眉头是怎么皱的,鼻息
是怎么哼哼的,嘴唇是怎么微张的,乳尖是怎么颤抖的……由于战线比昨天已经
推进到近得不能再近的距离,这一切的细节都被我尽收眼底,我几乎一伸手臂就
能触摸到这些让我血脉乖张,兽血沸腾的细节……
  我几欲伸手,但到了最后关头都忍住了,尽管巴大叔的羊鞭酒已经很神了,
但我还是没有信心它可以神到让曾北方连陆恭同志的咸猪手都分不清的程度,万
一这手一伸出去,眼前这热烈上演着的老婆正被小男朋友操屄的春宫活剧变成了
两个男人打架的闹剧就太划不来了。
  看来目前姓曾的小子对陆恭同志最大的底线在于只可眼观不可亵玩,老子就
眼观嘛——你不知道对于一个淫妻犯,这么几乎零距离纤毫毕现的观看老婆被男
人操屄是一种神马样喷血的刺激。
  姓曾的那就拜托把我老婆操得美美的,爽爽的,让她做世界上最快乐最性福
的女人,你再操她到10次高潮老子保证联系巴大叔再请你喝台羊鞭酒,老子要
是真的看得受不了喷出血来,老子绝对也不得找你陪医药费哈。
  接下来神了,曾北方像是听懂了老子的心声,在宁卉身后抽插的速度骤然加
快起来。老婆的身子一截一截的被曾北方身下的鸡巴耸动得朝曾眉媚的身子上贴
过来,还好老子不能摸,他姐倒是可以随便摸了,就见如同昨天一般,曾眉媚非
常来事的将自己的双手环撩到了宁卉的乳房上。
  「啊啊啊啊……。」宁卉刚才还闷在喉结里的哼哼声终于敞亮的叫了出来。
  老婆此时粉面含春,全身通红,那通红有多少是巴大叔羊鞭酒的效果,有多
少是小男朋友鸡巴抽插的效果还真不好辨别,宁卉一边叫着,一边用手紧紧攥住
枕头,身体柔软如棉,臀部正随着曾北方鸡巴的耸动而剧烈的抖动着,几乎忘情
的承受着小男朋友的鸡巴给自己身体带来的巨大冲击与快乐……
  我的手既然不能摸正在被小朋友操屄的老婆,我就干好本职工作嘛,我便继
续在曾眉媚的豪乳上揉搓着,我特别无解这妮子胸前那两只大如手电筒灯泡的乳
头,分别伸出两只手指头将它们捏着以发电报的指法滴滴答答的捻弄着,结果曾
眉媚的叫声也开始以发电报滴滴答答的节奏非常诱人的呻唤着。
  一会儿,老子觉得电报还没发过瘾的当儿,曾眉媚伸出手来拉我一只手要往
下的意思。
  哈哈哈,我懂了,换个地方发电报个嘛,这妮子身上看来还有地方也被巴大
叔的羊鞭酒和眼前她弟和我老婆的春光搞得难耐火起,我便伸手朝曾眉媚的身下
摸去,我手指甫一触没到这妮子饱挺的阴户上,就见一阵凶猛的洪水袭来淹没了
我的五指山。
  我靠,这洪水是几级啊大侠?
  还等什么捏,其实你以为老子就能够对巴大叔的羊鞭酒免疫啊,况且此时在
我眼前老婆的屄屄正叼着小男朋友的鸡巴,小宁煮夫早已竖成了一根冲天炮,我
便赶紧撩开内裤端着鸡巴,欲挺身刺入曾眉媚此时已是淫水涟涟的屄屄里。
  没想到这时曾眉媚做出了一个惊人的举动,见她没让我的鸡巴顺利插入,而
是翻身而起,头掉了个个,肥硕的屁屁对着我,一脸便朝宁卉的身下埋去!
  我靠,神马情况?这是要奔哪儿去啊大侠?奔我老婆的屄屄还是你弟的鸡巴
啊?
  接下来的景象才让老子真的差点一鼻鲜血喷涌出来,见曾眉媚埋下头,将脸
伏到她弟的鸡巴跟我老婆屄屄正抽插着的结合部,然后伸出舌头在宁卉敞开的阴
蒂上舔弄起来,边舔,边辅之以手指在老婆的花蕾上快速的捻弄起来。
  「啊!」宁卉被曾眉媚突然这么一袭,几乎就是一长长的颤声尖叫,我就见
老婆刚才攥住床褥的手几乎都要把它掀将起来,身体不停的花枝般乱颤与痉挛!
  这NND太刺激了,我本来以为老子当个淫妻犯只能被奸夫戴绿帽,万万没
想到还能被奸妇给戴了绿帽——今晚以前,曾眉媚跟我老婆亲个嘴咂个舌,摸摸
乳房含个乳头神马的还只是一些边缘的亲热举动,现在好了,这直接上真钢了,
你不知道阴蒂属于性器官啊曾大侠?
  这性器官一接触,老子被奸妇戴绿帽怎么说也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神马克林顿同学口交不算性交的诡辩都是浮云!
  曾北方看来也没见过这阵仗,眼前她姐如此豪放的举动已经把这小子刺激得
眼珠子都快掉出来,唯见他只有疯狂的耸动操在我老婆屄屄里的鸡巴才能一解自
己浑身的激奋。
  突然我看见曾北方周身一个激灵,表情怪异,深深憋了一口气不敢出来,我
赶紧朝老婆身下定睛一看!
  乖乖,我就想这妮子的舌头哪能这么老实,在一边舔弄我老婆花蕾的同时,
那舌头有意无意朝她弟插在我老婆屄里的鸡巴吊在外面的蛋蛋扫去,附带还扫在
那根漂亮鸡巴因为不断抽出抽进露出来的杆体上!
  我靠!这妮子原来这醉翁之意真滴不在酒啊!
  想过这妮子骚,没想过这妮子这么骚,竟然以这种方式来撩拨自家弟。
  我终于做不到只眼观不行动了,我感觉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如同快要爆炸,
我连忙分开这淫死人不商量的奸妇的双腿,也不管此时老婆看我的眼神是怨念还
是兴奋,一脸朝曾眉媚早已洪水泛滥的阴户埋下去,张开嘴几乎窒息般的紧紧贴
住曾眉媚肥腻的屄门疯狂的舔弄起来。
  「啊啊啊!」曾眉媚的尖桑般的荡叫快要刺破夜空,双腿紧紧把我的脸夹住,
身体剧烈扭结着,接着我感觉张开的嘴一阵呛鼻似灌进一股粘稠的液体。
  这妮子身下竟一股阴精朝我嘴里喷来,在我嘴里高潮了!
  我靠,那味道竟然还带着一股子羊鞭酒的骚味!
  曾眉媚用口舌一直刺激宁卉身下的花蕾这时候也起了不可抑制的效果,配合
曾北方几乎疯狂般的抽插,在曾眉媚在我嘴里几乎喷射的同时,老婆的comi
ng声在我耳边酥荡般的响起……
  这两个女人,一个我珍爱如宝的老婆,一个用她那无与伦比的事妈精神和骚
妮子劲头征服了我的老婆的闺蜜,同时以这样淫靡而奇特的方式达到了快乐的顶
峰。
  两个女人的剧烈反应稍事停歇,但这么美好的春光大家都没有打住的意思,
看架势大伙的兴头才刚刚起来!
  乌拉!巴大叔的羊鞭酒!
  这次看见老婆再次被她小男朋友插到高潮老子终于算忍住精关,男儿当自强,
老子怎么也得洗刷昨晚的操屄比武早早败阵的耻辱,于是我不用分说的将曾眉媚
拉起来,也让她面对这宁卉侧躺着,我举枪从后面对着曾眉媚臀缝朝屄里雄情万
丈的插入了进去!
  曾北方依然未射,见他已是非常熟悉我老婆的身体反应,掌握着抽插的节奏,
宁卉的高潮刚过,就见他在后面频率跟力度渐次增强的抽插着。
  曾眉媚示意我从后面抽插她的姿势朝前靠过去一些,这样她能更贴近宁卉的
身体,于是,我看见曾眉媚身体贴过去紧紧搂着宁卉,檀口一张,两张女人湿漉
漉娇艳的香唇便吻在了一块。
  这时老婆身体的欲望已经被彻底激发出来,跟曾眉媚吻得那个的狂放,两只
香舌疯狂的纠缠着!
  而我跟曾北方此刻做着相同的男人此时必须做的事情,就是拼命的各自抽插
着自己的女朋友,让眼前这对如花似玉的姐妹花快乐,让她们爽,让她们再次攀
向那快乐的天堂!
  这次旅行一来,曾北方跟陆恭同志终于第一次这么步调一致了!
  这个步调一致让我看到了奸夫跟淫妻犯和谐相处的美好前景。
  「嗯嗯嗯,啊啊啊,」尽管两个此时媚荡如花的女人仍然香吻不断,但呻吟
声仍然从两个女人的嘴里传来。
  一个鼻息浑厚,一个尖桑如鸭,共同的特点都是那么酥骨如嗲,荡人心魂!
  突然,我感觉曾眉媚的一只手捉住了我的一只手悄悄的朝宁卉身上滑去,滑
过去的同时,她故意让自己的身体挡住了她弟的视线。
  老子立马明白了这妮子的用意!
  趁姓曾的那小子没注意的当儿,曾眉媚拉着我的手用力一挠便偷偷的挠在了
宁卉靠下边的乳头上!
  我靠,摸个自家老婆的乳头都这么偷鸡摸狗的,不过这NND还真刺激,因
为这时候我是把老婆当人家的女朋友摸了,在她男朋友的鸡巴正在身后卖力的抽
插她的当儿!
  老婆的乳头早已肿胀挺立,我赶紧用手指快速的拨弄着老婆的乳头,那场面
才叫一个的紧张啊,姓曾的小子一不留神,便能看到陆恭对他女朋友伸出的咸猪
手。
  「啊!」我这么一摸,宁卉当然十分熟悉宁煮夫的手感,当即便失声变调的
叫了一声,那声音透露出慌乱,更透露出一种不可抑制的兴奋。
  这一波接一波的突袭已经让我老婆的身体兴奋失据。
  曾北方当然还以为这声音是他鸡巴抽插出来的,于是又是在身后一阵快速的
啪啪啪的抽插!
  「啊啊啊啊!老公老公!」这下宁卉的叫声算彻底叫开了,那老公当然是叫
给我听的。
  我一边瞄着曾北方的眼神,一边快速拨弄着老婆的乳头,一边,还不忘继续
抽动着插在曾眉媚屄里的鸡巴。
  我靠,这是个神马样的技术活!
  一会儿,我感觉宁卉的身体开始痉挛,手紧紧攥这我捏着她乳头的手,接着
coming的声音从老婆喉咙里再次酥酥的飘荡出来。
  「噢!」曾北方也随之长叹一声,随着身下剧烈的耸动,终于跟他女朋友的
一起共赴向了雨云巫山的天堂。
  如果昨晚这小子是不是真的射在了我老婆的身体里还是一个迷,但这次老子
终于看清了,这小子是真真切切的在我老婆的屄屄里来了个无套内射,射完见小
子十分满足的将身子伏我老婆的身上喘着气儿。
  我靠,你小子也有喘个气的时候哈!
  老子现在不是还没射嘛,男儿当自强,现在不强哪个时候强,于是我松开宁
卉的乳头回转头来专心专意插曾眉媚的屄,老子倒要这小子看看俺是怎么同样把
他姐插得高潮迭起滴。
  不知道是不是巴大叔的羊鞭酒果真是我的菜,老子此时勇猛异常,在曾眉媚
的屄里怎么横插竖插也木有射意,直把曾眉媚插了个花枝乱颤,莺莺燕燕,老公
亲亲达达的乱叫一番,屄心舒爽了个够,一共让这妮子嗨了三次才扣动扳机,老
子才把今晚的子孙全部射进了曾眉媚滚烫的花心里。
  射完,老子得意的哼起了小曲,哼的正是《男儿当自强》。
  我这里歌还没哼完,那厢边曾北方的鼾声已起。
  我靠,老子这出《男儿当自强》算是白演了。
  我立马明白这小子原来不是输给了陆恭,是输给了巴大叔的羊鞭酒!
  我一阵失落,正准备收兵吧今晚,没想到曾眉媚的脸凑在我耳根,朝一旁酣
睡的曾北方指了指:「你不是一直想偷你老婆吗?此时不偷更待何时?」
  我靠,我怎么没想到?我朝宁卉瞟了一眼,老婆也一付欲睡未睡的恹恹状。
  「可是,我……我刚才射了啊?」我嘀咕着,看着耷拉着的小宁煮夫,有些
犯难。
  就见曾眉媚对我含媚一笑,脸朝我身伏下去,对着刚才才在她屄里射过的鸡
巴,毫无顾忌的樱口一张含在嘴舔弄起来。
  一会儿,我边看着老婆透过帐篷天窗洒落进来的清辉的照射下泛着光亮的白
生生的裸体,小宁煮夫边在曾眉媚口舌卖力的套弄下就重新昂首挺立起来。
  然后我朝宁卉靠过身去,一把抱住宁卉滑嫩的身体,将她面朝曾北方,背对
着我,伸手朝宁卉身下一摸,那里纵使宁卉刚才已经用纸张揩拭过,摸上去仍旧
一手粘稠般的湿滑,说时迟,那时快,还没等本来已经恹恹欲睡的宁卉反应过来,
我轻车熟路的找到老婆的屄门,举着被曾眉媚舔硬的肉棒,一刺而入!
  哈哈哈哈,偷着了,终于偷着了,老子这下终于偷着自家老婆了,就在她小
男朋友的身边!
  这偷偷的一入,才把我入了个千辛万苦过后的酥爽!一入过后,小宁煮夫就
立马十分得瑟的在老婆刚刚被她小男朋友射过的屄屄里美美的耸动了两下。
  这一耸不要紧,就见宁卉花容失色,咬着嘴皮,一付忍不住要叫出声来,却
又不敢叫出来的模样,十分的娇怜可爱!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