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天性海】(第五十五章:燕归来)

  洛小燕的短信是今儿早九点多发过来的。
  这段时间宁煮夫看似春风得意,其实一颗揪着的心一直悬置未落:洛小燕到
底去哪了?
  这么尽善至美,气质芳华的女子,如果在自己生命里仅仅如昙花绽放般这么
美丽的,短短的一瞬,宁煮夫才觉得不只空留余恨,连下半生都有事情来兀自磋
叹了。
  还好洛小燕的短信让我明白,她不愿只做南老师的昙花。
  Surprise总是在人生的拐弯处不请自来,我好一阵激动,不思多想
便一个电话打过去,先听听小燕子那银铃般的声音以飧自己那颗相思成疾的心再
说。
  咦,怎么不接电话?
  电话那端通着没人回应,电话彩铃竟然变成让我会心一笑的《阿尔罕布拉宫
的回忆》,因为我曾告诉过洛小燕,这是一首伟大的吉他曲,美丽而忧伤,我如
此喜欢以至我告诉洛小燕我这几乎是我最喜欢的曲子,我告诉她听这首曲子有一
种站在历史与人生的边上举重若轻的空灵感,特别适合在忧伤而又不愿流泪的时
候听。
  洛小燕的这个新彩铃至少传达出了两个喜忧相反的信息:一个是人家小妹儿
为我专门更改了手机彩铃。第二是洛小燕一如既往的忧伤。
  彩铃都响到副歌部分了洛小燕还没听电话,直到手机响起了提示音:您所拨
打的电话无人接听……
  话说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我可只要燕归来哈,不要花落去!
  泰戈尔说天空没有翅膀的痕迹但鸟儿已飞过,这听上去很美,但我实在不愿
小燕子的翅膀都到绕到我耳边了,又悄然无息的飞去……。
  我执着滴将电话再拨了过去,终于……在第三遍打过去的时候,。电话那边
传来小燕子声音:「还………好吗?」
  那声音一如既往的干净。
  「这么久怎么不接电话啊?」我急冲冲的咋呼到,忘了人家小姑娘似乎别有
深意的问候。
  「我怕……」洛小燕声音怯怯的,让人听了生怜。
  「怎么了小燕,你怕什么?」
  「……」电话那头沉默着。
  「说话啊小燕,你到底怎么了?这段时间去哪了?我怎么都找不着你!」
  「呵……」洛小燕很轻的叹了口气,「没什么,怕你呗。」
  「怕我啥?我有什么好怕的?你在哪儿?我马上就想要见到你!」我语速加
快,快到一连串话儿说出来连词儿都没吐清楚,生怕电话那头的小燕子又悄然无
息的消失无影。末了,我重重的吐出了那几个几乎放之四海皆准的让任何情窦初
开的女人听了都无解的字:「我好想你!」
  我分明听到了洛小燕的叹息,然后似乎是天外来音般的美妙回应带着电流飘
过来:「我也想你。」
  「你在哪儿,在公寓是吧?我马上过来!」
  「别,别,我不在公寓。」洛小燕声音中有一丝慌乱。
  「我真的好想见你,这么久你到底去哪儿了,别折磨我了好吗?」
  「别……」洛小燕看上去十分犹豫,接着又是一阵沉默……
  「发生什么事了吗?」我这下有些急了。
  「别………别担心,我好好的,我只是想你,才给你发了短信。」
  「那你究竟在哪儿?无论你现在在哪儿,哪怕在天涯海角,我都会来找你!
我必须马上见到你!」我隐隐约约觉得电话那头的洛小燕有些不对劲。这让我觉
得马上见到洛小燕是今天得必须做的事儿。
  「嗯,」洛小燕踟蹰了一会,像是下了多大的决心似的,才幽幽的应答了一
句,「中午一点吧,在我们平时去的那家餐厅。」
  哦也,终于又要见到小燕子了!
  现在离一点钟还有一阵功夫,我带着一丝儿马上要见到其实这段时间自己一
直朝思暮想的小燕子的激动心情赶紧起来洗漱,然后用微波炉热了老婆我为精心
熬制的小米粥美美的喝了一大碗,整个过程我一直哼着小曲,哼的是《咱老百姓
今儿可真高兴》。
  然后我思忖着准备怎样打发接下来的几个钟头的时间,突然,我竟然看到宁
卉的手提搁在家里,不知为什么今天上班没被带去。我嘿嘿一乐,这下有事情做
了!
  果真,老婆的日记更新了。
               「X年X月
  累呀,这趟自驾游终于结束了,北方因为要赶回公司,我跟他今天先坐飞机
回来了,老公跟媚眉开车要明天才回来。
  一切,都像在做梦。现在我那变态而又可爱的老公正躺在我最好的闺蜜的怀
里,我心里却没有一点妒意,我甚至刚才专门问了我妈要怎样煲汤才能滋补男人
……
  我真的中了老公跟那个死媚眉的毒了?这样的方式真的可以?我知道这趟自
驾游老公得到了他想要的,他那一肚子坏水终于得逞了,看的出他好快乐,我不
想违逆他所愿,因为我爱这个男人。
  爱他那有点坏坏的可爱。
  但扪心自问,我自己不也快乐吗?北方青春,帅气,呵呵还那么勇猛(原谅
自己色女郎了一把呵),被我以一个姐姐的身份染指,性可以如此的美好或者丑陋
,也许真的只是在一线之间吧。
  为什么今夜独自在家,却对老公有一种无以复加的思念?在看到自己的老公
跟别的女人鱼水之欢起初那种心理的不适过后剩下的却是对这个男人浓浓的爱意。
  我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但事实真的就是这样,生活,或者爱情,太神奇了。
  重要的是要让爱的人快乐,老公经常这样告诉我。
  我拒绝了北方今晚想跟我在一起的愿望,我只想好好体会老公在外偷情自己
独守空房究竟是神马滋味,当我在外面时候,老公对这种感觉是如此着迷,老公
说那种感觉兴奋,刺激,又带有一点酸酸的醋味。
  呵呵呵,刚才跟老公通过了电话,兴奋与刺激谈不上,但醋味已经慢慢闻到
了。
  这次旅行也让我再次认识了媚眉,这个女人可真活的潇洒自在。一个劲在我
面前叮嘱我要怎么做才能刺激一个绿帽癖的老公,什么故意在北方面前亲昵啊,
什么无论他怎样对自己耍流氓都不能让他得逞啊,什么故意在跟北方爱爱高潮时
叫老公啊,呵呵呵老公啊,这回陆恭同志算是做过瘾了吧?
  呵呵呵陆恭,绿公,老公你太有才了!
  这次旅行超假了,明天要去上班,刚才也打电话问了办公室小李这段时间公
司的情况,小李告诉我,王总回来上班了。
  真不知道明天,会以什么心情看到他……」
  老婆对这次旅行充满着旨趣的描述,宁卉的自我心理剖析正让我充满着一个
绿帽老公调教老婆成功那种快感难以言表的成就感的当儿,王总的字眼突然钻入
我的眼帘,我心里咯噔一下!
  王者归来。
  我日,说错了,我是说王总终于,回来了!
  跟小燕子约会自然需要跟老婆请示,我看完日记赶紧跟宁卉发了个信息:
「老婆,刚刚洛小燕发短信给我了,终于有她消息了,我想去看看她,特向老婆
请示希恩准。」
  宁卉的短信半天没回过来,我有些急了,难不成老婆改变注意不准我跟小燕
子约会了?……搞成个收之桑榆,失之东隅就不好玩了。
  美人都是花朵,但得各表一枝嘛,一千个曾媚眉也赶不上一个洛小燕,反之
亦然,老婆啊,各是各的哈。
  我顷刻间额头就有汗冒出来。实在有些等不住,我决计直接打电话得了。
  说时迟,老婆的短信却来了:「呵!这个小燕子像是赶趟儿似的哈,怎么就
知道你才回家呢?这出去几天,两个大美人还没伺候够你呀?还想什么呢想?哼
!不准!」
  我靠,老婆大人,这还来真的啊?
  我当即一阵急火攻心,但又不好说啥,接下来乖乖的准备怎么跟小燕子怎么
圆场吧,可怜了人家妹纸对咱的一腔深情,此时我发现宁公馆突然变成了一口热
锅,老子成了蚂蚁。
  正当我六神无主的当儿,我的手机响起,我一看老婆打来的。
  我接下电话大气不敢出,欲想申辩什么却又开不起那个口,正六神无主,等
着老婆一顿暴风骤雨般的数落之时,宁卉咯咯咯的笑声倒清脆的从手机中传来:
「嘻嘻,老公啊,吓坏了吧!不准你去见小燕子你是不是骂死你老婆了?」
  「嗯,哦,没………没」我赶紧申辩,「老婆你说不准去就不准去。我听你
的。」
  「呵呵呵,我怎么听出声音里一百个不乐意呢?」宁卉还在逗我。
  「向毛主席保证,我没有一点不乐意。」话说老子曾经也是天不怕地不怕,
皇帝老儿都敢拉下马的主儿,唯独老婆大人惹不起啊。
  「呵呵呵,不逗你了老公,刚才跟你开玩笑呢,去吧,我知道你好久没看见
你的小燕子了。把我老公愁坏了我可不干。」
  「真的?」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刚才真给我开玩笑的?」
  「这都听不出来,是装笨,还是快见到你的小燕子乐昏头了吧。」宁卉的笑
声就没落下过。
  「呵呵,现在都敢调戏你老公了哈!」我听到这圣旨般的恩准,我立马屁颠
屁颠的转忧为喜。
  带着对老婆三呼万岁的声音以及嘴对着话筒杵着发出的啵啵声我挂断了电话,
心头狂乱得象有头小鹿一阵蹦跶都快蹦出了嗓子眼。

  我准点的去到了餐厅,洛小燕已经在里面偏坐一隅等着我。
  洛小燕依旧一袭素颜,白色T恤,以及刚刚没膝的牛仔短裤,只是原来的齐
耳短发已经约约漫过肩堤,被一只蝴蝶形的发卡拢起来梳成了一根疏朗的独辫,
线条优美的脖颈在独辫的映衬下看上去异常修挺。
  呵呵,独辫,话说我爱死了这口,想当年李春波唱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的那
个小芳,在我心目中就是梳着独辫滴。
  只是让人令人意外的是,洛小燕鼻子上居然也驾了付墨镜,联想到曾媚眉那
付把半边脸都遮挡完了的蛤蟆镜,我心里打鼓今年流行这个还是咋的?
  径直在洛小燕对面坐下,宁煮夫眼睛直勾勾就盯着人家,眼里喷出来的火都
能烧开一壶大号水壶的水。洛小燕这才取下墨镜对我淡淡的一笑,然后眼光并不
敢直视我。
  我这才好好的看了看这个已经消失了许久,让我已经有些难以自制地弥漫着
满心情谊的女人,除了气质丽然如昨,那人儿是真的憔悴与瘦削了。
  那憔悴与瘦削竟然让我隐隐有些心痛。
  「这段时间你去哪了,我好找啊,急死个人了。」看着洛小燕一脸的涩然,
我试图表现出很轻松的样子。
  「能去哪,最近演出忙,经常都在外地。」洛小燕终于眼睛对视我了一眼,
眸子依旧那么盈盈含水。然后长长的睫毛又将那汪秋水隐去。
  「别那么拼命好不好,看你又瘦了。」我伸出手去抚摸了下洛小燕的手,有
些冰凉。「你的手好冰,该好好调养下自己了。赶哪天我做点好吃的给你补补。」
  「谢谢,手冰可能空调吧。」洛小燕的眸子突然有一点亮光闪动,对我伸过
去的手略略迟疑了下,眼光不经意朝四周瞟了一眼,然后才将自己的手放在我手
心了一会儿,「你的手总是那么暖。」
  这话洛小燕说得若有所思。
  洛小燕今天的T恤不透,胸前微微隆起但似乎还是没有文胸勒出的痕迹——
这真……我开始有些不蛋定以致浑身燥热。虽说这跟洛小燕的,比不得跟曾眉媚
那骚妮子,得以情为重哈,但如此美丽淑雅的女子出门不穿文胸那由里往外溢出
的性感能直接秒杀方圆百米之内的所有雄性生物。
  这家餐厅是第一次跟洛小燕吃饭的时候来的那家,以牛排闻名遐迩,甚至其
牛排的好味道改变了我那颗对西餐曾经如此排斥的胃。当红汁翻翻的牛排端上来
时,洛小燕却并没多少胃口,见她只是用餐具在牛排上慢慢扒拉着,然后象征性
的抿上一口。等我开始狼吞虎咽了反倒好好的,深情款款的看着我。
  「你怎么不吃啊?看着我干嘛?」我嘴里嚼着松嫩的七分熟牛排对洛小燕笑
了笑。
  我晓得我嚼着牛排嘴里抹油的,然后对着人家张嘴咧笑肯定不会雅观哈。
  但这卖萌似的不雅观对一个对你已有几分情动的女人来说却是致命的杀器,
就见洛小燕也笑了笑,那笑开始有嫣然的味道:「我就喜欢看你吃东西,好香。」
  「呵呵,这样就能看饱啊。快多吃点肉!看你瘦的。」我继续大快朵颐,试
图激发洛小燕的胃口。
  见洛小燕还不怎么吃,我只好代劳了。我举起自己的叉子,在对面洛小燕盘
子里叉了一块牛肉就要往洛小燕嘴里喂。
  「啊,」洛小燕没想到我来这招,有些防备不及,本能的张开嘴就把牛肉含
着嘴里,那表情在一丝慌乱和眼光仍然不经意的往四周扫过过后便绽开出了一幅
娇滴滴的幸福小女人模样。
  接着我的表情就变成了对那块幸福的牛排的各种羡慕嫉妒恨。
  谁说当牛做马就是受剥削受压迫了,这分钟我就多么想做那块被洛小燕含着
嘴里的牛排。
  这一招让洛小燕果真十分受用,刚才的涩然逐渐褪去,我一块接着一块的喂,
洛小燕竟然把那盘牛排差不离消灭完毕。
  看嘛,这世上哪有对美食免疫的女人嘛,女人吃不吃得好,要看男人怎么搞。
  其实我还想说,食欲如此,性欲亦然。
  我靠,流氓不可怕,怕的是流氓有文化。作为有文化的流氓,宁煮夫这下得
瑟了,在心里头在竟然对那句顺口溜又添上了一句:女人醉不醉,全靠男人喂。
  对如此下作心里阴暗满脑子大腿胳膊以及不穿文胸的乳房的宁煮夫,可怜了
我们对其用情至深的洛妹妹鸟。
  接下来吃完饭鸟,按道理互相都是情人关系了,这小别胜新婚的,加上饱暖
思淫欲,宁煮夫该想什么心思是个淫都知道,但这小子又不敢过于造次。毕竟人
家洛妹妹还不是曾大侠那么豪爽的主。
  「等下想去哪儿?」看到洛小燕正欲从包里拿钱包付账,我赶紧不容商量抢着
把帐付了了,然后半是礼仪客套的,半是试探性的问了句,「看电影……还是……?」
  我靠,宁煮夫,你来点新鲜的要得不,你撮人家看电影那点心思大家还不晓
得,不就想趁人少灯黑的对人家耍个流氓摸摸搞搞占人家便宜个嘛。
  「嗯……」洛小燕拿起墨镜重新带上,一付要准备上路的样子,「我想出去
转转。」
  「呵呵,好啊,」我赶紧附和到,「去哪儿?」
  「哪儿都成,只要是郊外,我们去郊外转转好不好?」
  「好的,你开车了吗?今天我没开车。」去郊外首先得有交通工具嘛,我想
到洛小燕是有车的,那次我老丈人骨折了还是她开车送我赶去的老丈人家。今天
宁公馆的车自然老婆开去上班了。
  「没,我的车已经卖了。」洛小燕说这话时表情有些不自然。
  「啊?什么时候卖的?呵呵想换新车了是吧,要买什么车哪阵我陪你去买。」
老子差点说成要买什么车我送你一张——我倒是想送,但老婆那里批不批得准就
两说了。
  「嗯,买车再说吧。」洛小燕迟疑了下,然后继续说到,「没车也可以去啊,
我们随便找一路公车,只要是开往郊外的都行。」
  看嘛,人家女孩子的想法比你宁煮夫那老土加流氓般的看电影主意有创意多
了,这个才叫拥抱浪漫顺便也将大自然抱了。
  说干就干,我跟洛小燕在街上转悠了一阵,果真找到一路开往郊区的公共汽
车,那路公共汽车的路数像是冥冥中天注定——520路。看到这个路数的号码
让我跟洛小燕不约而同的相视一笑。
  但我知道,这回城的公共汽车却一定没有1314路……
  这让我有些无奈与哀伤……
  直到上了520路公共汽车,车已开出城区一阵,洛小燕才像一个亲密的恋
人一样紧紧偎依在我的身旁,我此时才真切的觉得泰戈尔那只飞过没留下翅膀痕
迹的小鸟现在停靠在我的肩头上。
  洛小燕幸福小女人的表情愈发明显起来,只是我不安分的眼光近水楼台般没
控制住就朝人家T恤的胸口瞄去……
  真滴,还是没穿文胸——此刻车窗外先是大片大片的正在建设中的工地展现
出了这座城市社会主义建设欣欣向荣的景象,然后大片大片绿油油的菜地、鱼塘
让我们又置身于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大好河山——洛小燕双手紧紧攥着我的胳膊,
带着墨镜欣赏车窗外起伏连绵的风景,我的眼里却是满是人家T恤里微微显露出
来的起伏连绵的乳沟。
  我靠,都是一样的起伏,人的境界却是如此不同。
  520路公共汽车一路颠簸终于抵达了它的终到站,一个城乡结合部的小镇。
这里远离城市的喧嚣,满眼更多的绿色,旧房与新楼充斥的逼仄道路旁边一条清
澈的小溪缓缓流过。四周是宽阔的充满果树与稻香的田野。田野上到处看见农户
养殖的家禽悠悠踱步,鸡同鸭讲。
  「呵,怎么没发现我们居住的城市边上还有这么美的地方。」一下车,洛小
燕便发出了如此的感慨。
  车站路边一个农村老太模样的妇人摆着一茶摊,卖的是城市街头上早已不见
踪迹的老荫茶。我跟洛小燕一个喝了两大碗。那感觉甚是别样的清凉。
  喝茶的当儿休息未几,我跟洛小燕便手拉着手儿朝广阔的田野深处,朝有农
居与炊烟的地方撒着欢儿进发。
  此时的景象又仿佛让我置身沧海桑田的梦境,前几天才在风吹草低见牛羊的
草原上跟老婆以及曾家姐弟幕天席地的激情万丈,转眼又跟身边的小燕子在充满
生机的田野里牵着手儿你侬我侬。
  我想起了老婆日记里的一句话:这生活,或者爱情,真的太神奇。
  我跟洛小燕牵着手儿沿着平缓的山脊上一个巨大的果园漫无目的的走着,不
知道是我们拥抱了大自然,还是大自然拥抱了我们,我只是发现洛小燕的笑容开
始明朗并多了起来,山间有很多不知名的小花,这小燕子的笑容一起,最美丽的
一朵当然就开在了洛小燕的脸上。
  这时我才觉得坐着520路公共汽车到郊外来,到大自然中去是今天一个多
么正确的决定。我知道洛小燕有多美,但只有现在我才知道洛小燕的笑容在山间
的野花的映衬下有多美。
  这是你在任何一个房间,或者床上发现不了的风景。
  突然,刚才还晴朗的天空卷起了乌云,山上的风儿也应景似的变得呼呼有力,
这夏天的暴雨还没等我们来得及预测与反应,豆大的雨粒便哗哗啦啦的砸向了我
们头顶。
  我赶紧拉着洛小燕到一个看护果园的房棚躲雨,纵使我们跑得飞快,但我们
已经半身淋湿。
  进了屋棚,我赶紧搂过洛小燕问到:「淋湿没?冷不冷?」
  洛小燕看了看我,脸上满是雨水,我伸出手去试图将她脸上将雨水揩去,没
想到此时洛小燕做了个惊人的举动!
  见她突然挣脱我的怀抱,把随身携带的包往地上一放,便朝屋棚外飞跑而去,
跑向那正暴雨倾盆的空地,然后双手重叠伏在胸前,仰头迎向空中任凭如注的雨
水冲刷自己的脸庞。
  「小燕!你干嘛?」我的声音被此时的风大雨大的背景音完全淹没,显得如
此渺茫。
  洛小燕并没理我,我只好跟着冲了出去,到了跟前我拉着洛小燕的胳膊就往
屋子里拽,「你疯了啊小燕,快跟我回屋!别淋坏了身体!」
  「别管我!」洛小燕头也不回,看都不看我一眼,「别管我好吗,我只想淋
淋雨!」
  「你……」我见执拗不过,便索性站在雨中不动了,「好吧,我陪你淋!」
  以我三十来年历练的阅人之术,现在我基本肯定一定有什么事儿发生在洛小燕
身上!
  就这么在风雨中我搂着洛小燕淋了不多一会,虽然看上去像是洛小燕在楼着
我,因为她比我高……突然洛小燕转过身来满身满怀的扑在我的怀里!
  我不确定那一刻洛小燕是不是哭了,因为雨水泪水的化学成分是一样的,但
我分明感觉到了洛小燕的身体在剧烈抖动。
  「你怎么哭了,怎么了小燕?发生了什么事了吗?」
  「我没哭,我没哭。什么事也没有。」也许是洛小燕害怕我去探究她是不是
真的哭了,便抬起头,俯下脸来,几乎不给我思忖的余地,便张开檀口,一嘴吻
住我,然后莺莺呜呜气喘不定的颤息到:「我只是想你!想你!!」
  天若有情天亦老,此时天空的飘雨在述说老天的有情,我此时不动情定是负
天意。我二话不说,周身热血沸腾,迎着洛小燕的嘴唇绞合着便一阵天昏地暗的
狂吻。
  「我爱你!」热烈的接吻中,我突然听见那柔情似水的天籁之音突然从洛小
燕嘴里失声蹦出来,「我爱你!我爱你!」
  「我……」我情不自禁的正欲回应,见洛小燕伸出手捂住我的嘴,然后自己
拼命摇着头,「你别说,你别说我说过的那个字!」
  「怎么了?」我睁开洛小燕的手,「怎么了?为什么我不能说?」
  「因为我没有资格让你爱我!」洛小燕拼命摇着头,眼里不知道是泪水还是
雨水,「我没有资格!」
  「快别这么说,我……」我已经不能自控,我知道现在已经没有什么阻止我
说出来,让我把它一字一句的说出来:「我—爱—你!」
  说出来,我突然感到浑身轻松,我知道我已经上了开外郊外的520路公共
汽车,我也知道回城的车没有1314路!
  「轰隆!」突然一声巨雷,正好淹没了我说出我爱你的声音……
  雨在继续下着,我跟洛小燕继续在瓢泼的大雨中狂热的吻着,我承认我在雨
中吻过女孩,但那不是在暴雨中。
  远处,一个割猪草的男孩正张嘴咧笑看着紧紧相拥而吻的我们,老子不晓得
这小子是看男人女人抱着亲嘴的西洋把戏在那里傻乐,还是笑亲嘴的那个男的居
然还没有人家女娃儿高。
旁边还有一只土狗也在欢快的发出了吠叫……
  这夏天的暴雨总是这样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一会儿便风停雨住,太阳公公再
看见的时候已是夕阳西下的模样。
  身上的衣衫也是湿了又干,我拉着洛小燕的手正朝山下走去,这时候洛小燕
的手机来了短信,见她有些有意识回避我的姿态看了短信,然后脸上露出一丝儿
不易察觉的焦虑。
  「怎么?有什么事吗?」我赶紧问到。
  「哦……晚上临时有个演出,我得马上赶回去了。」洛小燕回答到,神情有
些紧张。
  「那得快点,我们得赶上520路的末班车回城!」我拉着洛小燕加快了下
山的脚步。
  紧赶慢赶,我们总算赶上了回城的末班车。回城下了车,洛小燕坚持不让我
送她回公寓。临走,我问:「明天有空吗?」
  洛小燕看了看我,眼里似乎有些无奈:「我也不知道,电话联系吧。」
  说完洛小燕离开的步伐显得很坚决,留给宁煮夫这小子一肚子的疑惑与怅然
……

  我回到家赶紧收拾洗漱,刚一做好饭,宁卉就下班回来了,看到我在家满是
诧异:「咋了?你不是跟你的小燕子约会去啦?怎么还有工夫在家弄饭哦?」
  「哦,中午跟她吃了个饭,就在外面转了转就回来了,晚上她有演出。」
  「哈哈,这么老实?才不信呢!」宁卉端着饭碗一脸坏坏的逗我。
  「真的,向毛主席保证真的什么也没做。」看着宁卉调皮的神情,我知道自
己必须,也已经转换到了此刻只属于夫妻间恩爱的宁公馆模式。
  宁卉的调皮也只那么一下下,接下来吃饭的时候突然显得心事重重。
  这让我悠地想到了老婆的日记,我不知道这份心事真的是不是因为王总回来
了,我估摸着宁卉应该会主动给我讲起这事儿,但我又实在忍不住,便主动挑起
了话题:「请假了这么久,单位没什么吧?」
  「哦,老公,」宁卉抬起了刚才埋头吃饭的脸,咬了咬嘴皮对我说到:「我
正要对你说呢,最近我要出差,哦,还有,王……王总回来上班了。」
  「哦,是吗?」我故意装得有些惊讶,「王总恢复得怎么样?你要到哪里出
差?」
  「看上去恢复得还不错吧。公司要派我到国外出差,但我………但我不想去。」
  「为什么?去哪个国家?」
  宁卉顿了顿,然后轻声说到:「去美国和加拿大,其实是王总要去,但他非
要点名让我去当翻译。」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宁卉继续说到:「但我不想去,老公。」
  「呵呵,你耍什么小孩子脾气啊老婆,」其实我也不那么肯定自己内心是不
是话说出来的意思,但我还是这么说了:「你得去呀,这是好事啊,这是你的工
作,公干加免费旅游,顺便了解下资本主义的腐朽没落回来好好加以批判,这差
事美的。」
  「你就知道贫老公,可我就不想去。」宁卉声音很小的嗫嚅到。
  我想笑一个给老婆一个宽容的姿态,还没等我的笑容展开,我的手机响了。
  我接了电话,令人意外的是,手机里面传来了那个脑壳长得像把刀的刀先生
的声音:「南先生现在方便吗?我们老大有请,仇总说新到了一批古巴的雪茄想
请南先生品尝一下。」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