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元战记】第七十章

  因为从死去的山贼身上,摸得了不少银两,所以邵然先和龙旋风到了自由之
城买了马匹配上马车,甚至还雇了一个车行里异地来回跑的车夫。
  这下赶路变得轻松许多,邵然和龙旋风只管在车内休息,除了吃饭住宿都不
需要再抛头露面。而龙旋风因为之前和邵然的缠绵,虽然内心里还未完全原谅这
个使得自己沦落到今天这个下场的男子,可却也不排斥他的搂搂抱抱和亲热了。
  邵然怀中抱着心爱的女人,实在是好不惬意,除了有些思念还在困兽关的二
女,其他的真的别无所求了。而到京城的这段路程,总算还算得上太平,直至过
了京城的城门,邵然才辞退了车夫,把龙旋风从马车中扶了出来。
  看着多年未归的京城景色,龙旋风的双目满是感怀。邵然柔声问道:” 你既
然都这么久没回来了,怎么知道京城的亲人还在呢?” 龙旋风白了他一眼道:”
虽然久未见面,但之间的书信,总是在不停投递的。好了,你我就在此道别吧,
从此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 邵然愕然,赶紧抓住了她的一只手臂
道:” 你肚子里有我的孩子,难道真的忍心和我一刀两断么?” 龙旋风用力把邵
然的手甩开后,怒道:” 不要再随便碰我!我早已说了,你我之间根本就是两个
立场。既然你想当魔族的人,我也不想管!只是我的孩子,便是我一个人的,你
休想他喊你一声爸爸。” 邵然无奈地看着龙旋风,叹了口气道:” 那我送你回去
吧。” ” 不用了!” 龙旋风断然拒绝道:” 我不想带着一个魔族回家,你自请便
吧。” 说完这话,头也不回地转身就走,邵然想拦,但手伸到一半还是停在了那
里。既然龙旋风的心不在他身上,强制留下她又有什么意思。
  邵然一直望着她消失在远处的人群之中,这才收回了目光。看着这座离开了
半年多的从小长大的古城,现今似乎和离开那时一模一样,完全没有任何变化,
仿佛他只要走几步,就能回到家中一样。
  但此时的家里会是怎么样呢?因为自己的缘故,让父亲受到了牵连,但虽然
对兰告诉自己父亲已经不在那了,可不是亲眼所见,邵然毕竟不能甘心,于是他
决定今晚夜探邵府。其实他也想大摇大摆走进去,但他现在的身份还是个逃犯,
而且可能还加上了叛族的帽子,只能凡事小心为妙了。
  当夜,邵然从落脚的客栈中出来,便提起内功身子一轻,悄悄地朝邵府前进。
  到了邵府门前,果然正门上交叉贴了官府的封条,看来邵家确实因为自己落
难了,就是不知道父亲和珊珊现在情况如何。
  他闪到边上,纵身一跃便从围墙上翻进了府里。府中静悄悄的,看起来一个
人都没有,邵然轻手轻脚地绕了一圈,看了父亲的卧房,自己的房间,都没有发
现任何能提示父亲去处的踪迹,不禁灰心。
  正当他准备放弃离开的时候,却听到旁边的一间房子里冲出一个身影,冲他
低声喝道:” 什么人!竟敢夜闯邵府!” 这人的武功不低,手中一把长刀带着呼
呼的破风声狠狠砍向邵然的一只手臂。黑夜中,也无法看清是什么人,邵然只好
拔出魔刀,顺手一挡。对方的刀刃果然应声而断,那黑影惊呼一声,急忙变招闪
向一边,而邵然哪里会让他轻易逃脱,另一只手闪电般伸出,一下子便抓在了他
的脖子上,便把他死死地控制住了。
  ” 你…放开我!” 那人还不放弃,对着邵然拳打脚踢,都被邵然一一化解,
但在微弱月光的照射下,邵然却终于看到了他的脸。
  ” 阿大,怎么是你!” 邵然惊问。
  听到他的声音,阿大便立马停止了动作,邵然也松开手把他放了下来。
  ” 少爷!竟然…竟然是你!” 阿大激动地抓住邵然的手臂,颤声道:” 我
…我终于等到你了!” ” 阿大,你别急,慢慢说!” 邵然也对父亲的行踪十分着
紧。
  过了好一会,阿大才平复了下来,欢喜道:” 少爷,你终于回来了!你没事
真是太好了!这半年多,你到底去哪了?” 邵然答道:” 被那王智才所逼,我无
奈去了魔界,在那边的事情真是一言难尽啊。” 阿大却呆了一呆,愕然道:” 少
爷,你真的去了魔界?难道说,外面传的都是真的?你投靠了魔族?” ” 哪有的
事!” 邵然摇头道:” 我和那魔王,可是你死我活的,我又算什么投靠魔族了。
  ” ” 那就好,那就好!” 阿大看起来松了口气的样子,让邵然不敢把剩下的
半句话说出来了,虽然和魔王成了死敌,却成了魔界暗黑教的重要人物,这个身
份在人族可是不太好出口啊,否则可能会有一群人一拥而上来杀自己这个魔头了。
  ” 对了,我父亲去了哪里?还有我的小妾,珊珊呢?” 邵然想起心里最想知
道的,连忙问道。
  ” 对不起,少爷。” 阿大抱歉道:” 其实老爷走得突然,而当时我在外办事,
这才在这里没有和他一起走。可我一直相信你们会回来,才偷偷在这里一直等着。
  至于老爷的行踪,我是真的不知。” 邵然心中黯然,然后接着问道:” 那珊
珊呢,她也是跟着我父亲一起走的么?” ” 不。” 没想到阿大否决道:” 城里早
就开始流传说少爷你投靠了魔族,老爷算到肯定要不妙,在出事之前就把少夫人
送走了。
  ” ” 什么?” 邵然连忙追问道:” 你可知,她被送去了哪里?” ” 好像隐约
听到,是送去了东边的一个朋友地方,至于具体是哪里,我也不太清楚。” 阿大
答道。
  东边?那不就是邵然来的方向么?父亲在那里会有什么朋友呢,不会就是龙
旋风吧!邵然心中大惊,如果真的是送到龙旋风处,此时困兽关已破,那珊珊一
个弱女子的命运会是如何?邵然想都不敢再想下去了。
  可转念一想,如果是送到龙旋风那处,父亲应该会告诉她珊珊的身份,龙旋
风就算因为自己投靠魔族心中嫉恨,也不至于连提都不跟自己提起吧?邵然只能
默默祈祷可千万不是送到龙旋风处啊!否则他可真是追悔莫及了。
  阿大见邵然满脸愁色,安慰道:” 少爷,不用忧心。老爷办事你还不放心么?
  少夫人一定平安无事的。” 邵然也只能相信父亲的安排了,只要找到了父亲,
珊珊在什么地方自然也就清楚了。他站起身,朝阿大道:” 阿大,我先走了。你
以后有什么打算?” 阿大急道:” 少爷,你就这么走了么?我以后跟着你吧,我
相信邵家一定有卷土重来的一天的。” 邵然摇头笑道:” 你别跟着我,我的路我
只想自己一个人走。至于邵家,我绝对不会让它就这样沉沦的,这个你放心。你
先在京城安身下来,总有一天,我会和父亲回来的。到时候,你再来投靠就是了。
  ” 阿大虽然不舍,倒也知道邵然这个少爷的性子一直是无拘无束,不喜他人
在手下伺候,便无奈道:” 那我就听少爷的吩咐。少爷,希望你和老爷早日团聚,
早点回来。” 邵然点了点头,拍拍阿大的肩膀,转身离开了这个家。
  出了邵家,邵然又有种天大地大,对父亲无处找起的感觉。他开始思索着接
下来的打算,是去找仇人王智才一血之前的耻辱呢,还是先回困兽关和晨曦二人
回合呢?邵然开始犹豫起来,想了半天,才决定报仇的事不急在一时,还是先去
和晨曦会合,看看有什么办法能带着她们一起来人界,找寻自己失踪的父亲。
  既然主意已定,邵然便开始动身。他拆除了马车上用不到的部分,只留下了
马匹和干粮饮水等物事,便离开了呆了短短一天的京城,再次朝困兽关赶去。
  一路上一边思考着这个方向上父亲有什么故友,可怎么想都没听父亲提起过
有这么一号人,难道真是送到了龙旋风处?邵然心中越来越虚,都有点想回京城
找到龙旋风问个究竟的想法了。
  可突然他又想到,去问龙旋风,最多也就是知道个下落,如果珊珊已经遭遇
不测,现在他也已经无计可施,不如快些去困兽关看看那些女俘之中有没有她了。
  想到这点,他便不顾胯下马匹的生死,狠狠地抽着马屁股。马儿吃痛,自然
就拼命跑去,只到活活累死,邵然都狠心没有让它减速。于是邵然在经过的城镇
里又换了两匹马,才赶到了困兽关。
  此时相距自己从这里离开,已经有十多天的时间了,如果珊珊真的落入那群
残暴的魔族手中,难道还能有幸存的机会?邵然的心里一点底都没有。所以他扔
下马匹,便不顾一切朝卡谬的房间跑去,也幸亏这里的士兵已经见了他几次,不
敢阻拦。
  而邵然风风火火地冲进那个房间,迎接他的却是一张陌生的脸。这是一个年
轻的骑士,看他的装束应该在黑骑士团中地位也不会太低,他见邵然鲁莽地冲进
来,并不生气,只是奇怪地问道:” 殿下,您这是怎么了?” 邵然忙问道:” 卡
谬呢?你们团长呢?他人呢?” 那骑士带着遗憾的口气道:” 可惜了,您来晚了
两天,团长大人已经带着人打道回府了。如果您有什么事,和我说也是一样的。
  团长大人吩咐过,对您的要求我会尽量满足。” ” 那好!” 邵然一把扯起他,
在他不解的眼神下喊道:” 带我去你们关押女战俘的地方。” 那骑士一脸无奈地
被邵然扯着到了下面的地牢之中,并吩咐手下把所有的女战俘都集中起来,让邵
然过目。
  对长官的命令,虽然有所不服,却不敢不执行,特别是有些蹂躏到一半还没
爽的骑士们,更是嘴上骂骂咧咧。可黑骑士团的军纪确实优秀,很快所有的女战
俘便都被集中在一个房间内。
  骑士对着邵然道:” 殿下,这些就是现今还活着的所有女俘了。您尽管挑选,
挑中了您就带走好了。” 这家伙估计以为邵然想要这些女人了,邵然也懒得解释,
赶紧走到这些只剩下半条命的女人中间辨认起来。
  仔细看完了所有的女战俘,果然没有珊珊的踪影,邵然心里却更加不安起来,
珊珊不会真的被蹂躏致死了吧?
  他回头黑着脸朝骑士问道:” 那些死了的女战俘,尸体都还在么?” 骑士这
才发现,他大概是要找人,而不是想要这些女俘虏了,他一挥手让手下把这些女
人带下去继续干,一边给邵然引路道:” 因为怕传染不好的疾病,尸体都被集中
在离这里不远的乱葬岗,殿下请跟我来!” 骑士给邵然安排了一匹马,带着他来
到了所说的地方。这里根本就是一个山脚下的一片空地,此时被用来放置那些在
战斗中死去的人类残骸。时间长了,腐烂的尸体都散发着恶臭,邵然老远便闻到
了令人作呕的异味,但为了确认珊珊的生死,也只能忍着向前。
  幸亏那些可怜的女人死的时间还不算长,尸体的脸部除了惨白可怖以外,还
算辨认得清容貌,邵然一圈看下来,并没有珊珊的踪影,这才真的放下心来,看
来她并没有被送往这里。
  心中一安,面对一直忍着恶臭陪着自己的骑士倒有些不好意思了,邵然朝此
人道谢道:” 一直让你陪着,还麻烦了你这许多事,实在是抱歉了,多谢!” 骑
士忙客气道:” 殿下,这是我应该做的。团长大人有吩咐,小的绝不敢不放在心
上,如果这里没有您要找的人,我们这就回去吧。” 邵然心情大好,自然点头答
应,再说他自己也不想再在这个恐怖的地方呆下去了。二人便策马慢慢朝城墙回
去。
  走到一半,邵然这才想起了身在关内的二女,心中惭愧下,便问骑士道:”
请问,朵恩公主二人,可在关里?” 骑士答道:” 神圣女冕下,正在关内等你,
但公主大人已经由团长护送着先回帝都去了。” ” 什么?” 邵然一惊,晨曦回帝
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