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母女调教】第三十一章

  「重生之母女调教」第三十一章
  陈美英这段时间很是忙碌。潘红玲是个女强人,对于陈美英的要求自然也
高了许多。虽然潘红玲知道陈美英的身体不好,降低了许多要求,但陈美英自
己却无法放松自己。她以潘红玲这个工作狂为榜样,拼命的学习、充实着自己。
  公司是个大公司,很正规,还签署了正式的劳动合同。这让陈美英松了一
口气的同时,压力也大了许多。她曾经想过这个所谓的公司是个空壳,是陈明
华这个纨绔子弟安置闲杂人等和情人的地方。现在看来,倒是误会了他。
  公司里面的同事个个都是所谓的金领,表面上对自己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总
经理助理都是客客气气的,但陈美英却仿佛能感受到她们在自己的背后指指点
点,评估着自己的实力和背景。自己从未干过这个,背景是那个坏蛋,所以只
能靠自己的努力了。
  家里的氛围格外的诡异,当然这这是陈美英个人的感觉。看着姐姐和外甥
女两个天天早上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像两只发情的花蝴蝶,拼命的释放着自己
的勾引异性的激素。
  姐姐一脸的幸福,被爱情和爱液滋润的精神和身体,焕发出惊人的魅力,
就连陈美英这个同性也感到了一丝不可思议的吸引力。而梅梅则一副少女怀春,
情窦初开的动人模样,活像一朵含苞待放的花蕾,充满了勃勃生机。
  姐姐居然同意了梅梅和陈明华的交往,这也是梅梅如此开心的一个原因。
梅梅一提到陈明华,都是一脸的幸福,而姐姐分明也很喜欢这个话题,却总是
板着脸,让梅梅专心于学业。
  陈明华经常登门,混吃混喝的。姐姐的饭菜确实不错,陈明华每次是赞叹
不已。看的出,这被姐姐母女两个哄的都很开心。每次来,陈明华都带了一大
堆的东西,有冰激凌、蛋糕这些小女孩爱吃的零食,也有陈玉娟喜欢的小笼包、
鸭脖。
  「小姨,这是给你的。」陈明华递过来一个包装很漂亮的盒子。
  「什么啊,我看看。」李映梅一把抢了过来,「哇,德芙巧克力,好贵的。」
  陈美英板着脸,冷冷的看了一眼陈明华,「我不要。」
  「小姨,你不是血糖低吗,这可是华哥特意给你买的。」李映梅也察觉了
小姨对陈明华好像不太感冒,想帮华哥一把。
  「傻丫头。」在外甥女的说项下,陈美英最后还是接受了那盒巧克力。
  随后在餐桌上,陈美英觉得自己的心脏快要受不了了。从她的角度看去,
陈明华真可称得上是左右逢源,那双贼贼的色眼一会看向梅梅,一会又给陈玉
娟送个秋波。
  「小姨,这个木瓜,你多吃点,大补哦。」注意到陈美英恨恨的盯着自己,
陈明华朝她挑衅的一笑,差点没把陈美英的肺给气炸。
  受到梅梅的影响,冰冰对那个陈明华也充满了好奇,这令陈美英担心不已。
更令她难以接受的是,陈明华抽空就和姐姐调情,一点避讳自己的意思都没有,
厨房、客厅,只要两个小丫头不在的地方,男孩的手就很不老实的粘到了姐姐
身上,挑逗着姐姐的敏感部位,害的姐姐两只眼睛总是水汪汪的。
  哎,这样的日子,啥时间是个头啊?
  进公司没几天,陈美英就赶上发工资。她自然是没有的,可潘红玲却把她
叫到了办公室,提前给她预支了一个月的工资,并没有扣下所谓的欠款。
  「不是要扣款吗?」
  「呵呵,那是陈明华那个小鬼开玩笑的。他后来跟我说了,不用扣」
  「这个不太好吧?」
  「哦,陈明华就在隔壁的办公室里呢,你有啥事去找他说。我只管发钱。」
  「谢谢潘总!」陈美英犹豫了一下,想到家里的现实情况,还是接下了工
资。
  「不用谢我。」潘红玲看着眼前这个显得过分谨慎的女人,「美英,这几
天工作感觉怎么样?
  「还行,就是和销售部那边有点小问题。」
  「美英,你这几天的工作我都看到眼里了。你干的很不错,不过,有一点
需要你注意。」
  「潘总请讲,我一定改正。」
  「你现在是总经理助理,也就是我的秘书。和各个部门的经理沟通的时候
呢,要讲究方法。你现在的问题是太柔了,太好说话了。就像昨天这个和销售
部这个事,你根本没必要报给我知道。公司的规章很清楚,照章办事就成了。」
  「可是,周经理他说,罚款愿意接受,但通报批评就免了吧?」
  「美英,我这个人的性格你可能还不了解。生活上关心大家,但工作上的
事就是要瞪起眼睛,一板一眼的。周经理他违反公司规定,就是要罚,更要通
报批评。」
  「好的。」看着潘红玲一脸平静,陈美英只能点头离开,心里却在发愁怎
么和周经理沟通。
  「哎,这个陈美英,干活没啥问题,就是这个性格太软了,脸根本板不起
来。呵呵,也是,不这样老板怎么能喜欢她呢。再观察两天,不行就换岗吧。」
  出乎潘红玲的预料,也许是被那沓厚厚的钞票所打动,陈美英完美的处理
了周经理的处罚。这对潘红玲这个女悍将可谓是小事一桩,但对一贯软弱,不
敢对别人说重话的陈美英来说却是一个重大的胜利。
  陈明华正坐在椅子上,仔细的翻看着公司的各项报表。有人敲门,陈美英
推门而入。
  「小陈,这是我这月的工资,给你还钱。」
  「小姨,你这是干什么?我那天是和你开玩笑的。」陈明华看着陈美英一
脸严肃,嬉皮笑脸的说。
  「我不占你的便宜,快点收下。」
  「哎呀,小姨,我也是为你好。你想想,就剩下那几百块钱够干啥呢?你
不是还想搬家吗?」
  陈美英被说中了心事,正准备点头称谢呢,却被陈明华后一句话气了个半
死。
  「小姨,你要是心里真过意不去,就让我再看看你的胸吧,上次我没看清。」
  「你真流氓!」陈美英的胸脯剧烈起伏着,把钞票甩在桌子上,扭头就走。
  「不让看就算了,我还忙着呢。」陈明华又低下了头,审阅着报表。
  「你真想看?」陈美英在门口又停了下来。
  「嗯?是啊,我真想看。你的胸很独特,我很喜欢。」陈明华看到陈美英
一脸的娇羞,食指大动。
  「看一次就免一次债?」
  「没问题啊。」
  这是为了家,为了给冰冰创造一个好的环境。陈美英默默的在心里对自己
说,收起了钱,退到门边,将房门反锁上。
  「你坐在那里,不许过来!」陈美英像只受惊的小鹿。
  「好啊,我不过去。小姨,你放心,我只是看看,不会动手的。」
  陈美英轻轻的抿抿嘴,然后将衬衣的纽扣一个一个解开,露出了黑色镂空
的胸衣。陈明华的脑袋前伸,目不转睛的盯着眼前的美景,他一直以为,一个
女人脱衣服的场景是最美的画面之一。陈美英突然又拉上了衣服,害的陈明华
的心也从高处掉了下来。
  「坏蛋,你不许说不好看!」
  「我喜欢还来不及呢。小姨,你就别吊我胃口了吧?」
  陈美英终于将胸衣慢慢推了上去,露出了两只大小不一的乳房。左边的小
巧玲珑,像只青涩的苹果,而右边则是一只熟透了的水蜜桃。两只乳房的颜色
都很白皙,陈明华觉得嗓子发干,心脏跳的很快,五根手指动了起来,模拟着
手掌覆盖在乳房上的动作。
  陈美英觉得时间好像被停止了一般。男孩那色迷迷的眼光似乎穿越了空间,
轻轻舔在了自己的胸部;男孩舌头舔弄嘴唇;男孩的喉结上下移动着,似乎可
以听到他吞咽口水的声音;男孩的手指正猥亵的划着圈,仿佛正试图将自己的
乳房包裹住,感受着上面的弹性。
  自己的胸部真的那么好看吗?真的会吸引住这个外表英俊的小色鬼吗?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陈美英才反应过来,手忙脚乱的将衣服穿好,红着脸
蛋跑出了房间,躲进了卫生间,拼命的用水洗着脸,扑灭心头的那丝情欲之火。
太失态了,自己居然会答应陈明华的要求。她感到了一种危险正在逼近,自己
可不能像姐姐那样将女儿也陷了进去。
  发工资的当天晚上,趁着自己公司里取得的小小胜利的喜悦还未散去,陈
美英鼓足勇气和姐姐说起了搬家的事。陈玉娟虽然不舍,但看到妹妹一副决心
已定的样子,没再阻拦。
  陈美英早就找好了一处便宜的民居,一室一厅,小了些,还在七楼,关键
是价格便宜。陈美英本来就没什么家具,带着几件换洗的衣服和铺盖就搬了进
来。
  屋里有两张破旧的床,一张烂桌子,没有其他家具。陈美英让女儿住到了
卧室里面,她则睡到了客厅里面。收拾好了房间,陈美英和女儿拖着疲倦的身
体进入了梦乡。
  陈美英站在姐姐卧室门口,听着里面男女淫乱的呻吟,手轻轻的摩擦着自
己的胸部,双腿紧夹。突然,门被无声地徐徐拉开,里面淫乱的场景顿时出现
在陈美英的面前。
  自己的姐姐,平时端庄贤淑的姐姐,为人师表的姐姐,此刻像个妓女一般
跪在男人的胯下,平时用来传道授业的小嘴里,一根黑黝黝的肉棒正在进出着,
像插屄一般进行着活塞运动。姐姐的嘴巴,下巴处一道道粘液垂下,不知道是
姐姐的口水还是男人的阳水。
  姐姐抬眼翻了一下自己,鼓囊囊的嘴蛋上挤出一丝笑意。她没有停止脑袋
的运动,只是朝自己招手。而陈美英仿佛中邪了一般,机械的拖动双腿,来到
姐姐面前。她垂下头,居高临下的看着男人的生殖器和姐姐的进食器官做着负
距离的亲密接触。
  姐姐的手顺着陈美英的大腿滑了上来,慢慢的解开自己上衣的纽扣,让自
己上体的衣物一件一件的剥落。姐姐的手好温暖,好柔和,让陈美英想起了小
时候冬天姐姐给自己暖好被窝后,也是这样一件件的给自己脱衣。
  上体只剩下一件胸衣了,她羞涩的朝男人瞟了一眼,神色大变。
  「不要!」陈美英突然发现,那个男人面目模糊,好像不是陈明华那个坏
蛋。
  但姐姐的手仍然坚定的拉开了扣带,让自己的胸脯彻底暴露在三个人面前。
  「好丑!你真是个怪物!」男人的声音仿佛从地狱深处传来,让陈美英感
到无比的寒意。而周围好像突然出现了许多人的面孔在天空飞来飞去,有自己
的小学同学、老师、丈夫和同事,每张嘴都在嘟囔着,「怪物,丑八怪,恶心、
好难看、独奶女」。
  「不要,不要看!我不是丑八怪……」
  「这个样子怎么能养孩子?」自己的公婆突然也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十
几年前遭受的耻辱仿佛又要重新来上一遍。
  「哇……」女婴的哭声响起,而自己的左乳的乳汁已经被喝光了,右边的
却根本无法产奶。看着孩子哭得撕心裂肺的样子,看到丈夫和公婆冷漠的样子,
陈美英只能苦苦哀求。
  「生个赔钱货,还让我们掏钱买奶粉?有玉米糊糊吃就不错了」
  「要我说啊,早知道就打掉算了。」
  「儿子,你妈我早说什么了,这个女人长的怪里怪气的样子,不能娶的。」
  陈美英两眼空洞的盯着天花板,身上是阵阵发寒。
  女婴突然长大了,四五岁的样子,脸上红一道白一道的,「妈妈,王小妮
说你是「独奶怪妈」,我就和她们打了一架。你看,冰冰很勇敢的,没哭。妈
妈,你不是个勇敢的妈妈,怎么哭了呢?」
  陈美英看着自己乖巧的女儿鼻青脸肿的样子,一边的丈夫无动于衷,继续
看着电视,她的眼泪扑簌簌落了下来,打在身上,凉在心里。她此刻知道自己
是做恶梦了,但却无法醒过来。
  「英子,别怕,你就当他们说的都是放屁。你的乳房长成这样,又不是你
的错。」陈玉娟突然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安慰着。
  「小姨,你的奶子好奇怪啊。」李映梅也突然出现在眼前,紧紧的盯着陈
美英的胸部。
  「小梅,你小姨小时候营养跟不上,就这样了。」
  「好可爱啊。」一个男人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两只大手突然从背后出现,
攀上了陈美英的双峰,「娟姐,你看,这边是你的奶子,这边是梅梅的奶子,
母女俩的奶子集中在了一个人的身上,我太喜欢了。」
  「小色鬼,你别占你小姨便宜。」陈玉娟笑着嗔怪道。
  「华哥,你喜欢,就多吃些吧。」李映梅好像嫉妒了,摁着男孩的脑袋。
  「嗯,轻些,坏蛋轻些舔啊。」陈美英感到有一颗脑袋在自己的胸前蹭着,
气息暖暖的,好舒服。这是个梦啊,怕什么呢?她没有了羞怯,紧紧的将男孩
搂在怀里,「除了姐姐,你是第一个没说我长的难看的人。小华,谢谢你。」
  早上,陈美英从梦中醒来,发现女儿躺在自己怀里,脑袋枕着自己的胸部。
陈美英偷偷的起床,换洗掉湿淋淋的内裤。好一会儿,睡眼惺忪的苗冰冰才醒
了过来。
  「冰冰,你怎么跑到我屋里来了?」
  「妈,我那屋里漏雨了。」
  陈美英急忙到女儿的卧室一看,果然,屋里被漏的一塌糊涂。难怪姐姐说
这里的房租这么便宜,肯定有猫腻,果然言中。她下楼和房东那个老太太说了
几句,就被噎的哑口无言,只能呐呐的回到屋里。
  她发现女儿有点不对劲,脸蛋发红,她摸了摸女儿的额头,女儿发烧了。
  她慌忙给潘红玲请假,带着女儿打了点滴。药液一滴滴的流进了苗冰冰的
体内,女儿的体温被控制住了,陈美英这才放下心来。
  傍晚时分,得到了消息的陈玉娟急匆匆的来到了陈美英家。
  「英子,你怎么搞的,租了这间破房子。你的工资不是不少嘛。明天把房
子退了,换个地方」
  「姐姐,我那点钱够什么啊。能省就省吧。这里的房子露点雨,我注意点
就成了,不用换了。再说,我房租交了半年,怎么能说走就走呢」
  「哼,你是不是被蒙了啊,漏水的房子还要你三百块,我去跟房东说理去。」
  陈玉娟出马,房东认出这个是自己孩子学校的老师,虽然不同意退租,但
还是同意给陈美英换了个房间,三楼,房价照旧。
  安顿好了房间,陈美英看着女儿睡着了,也准备睡觉,耳边传来了奇怪的
声音。
  「嗯……嗯……」
  「啊……啊……」
  气死人了!房间的墙壁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弄的,根本不隔音,隔壁的男女
做爱的声音清晰入耳,虽然听不清说的什么,但那呻吟和叫床声一浪高过一浪,
让人无从逃避。
  「我要疯了!」陈美英心里发狠,有些担心女儿。她悄悄推开女儿的房间,
发现那里安静许多。她关上门,将女儿搂在怀里,眼睛睁得大大的。
  家里缺了个男人,真的是很艰难。自己出来这第一天,就遭受了这么多的
磨难,姐姐这几年守寡,受到的罪只会更大些吧?相同的处境让陈美英对姐姐
理解了一些。
  第二天,陈美英鼓足勇气去敲隔壁的门,却发现那里面住了几个不正经的
女人。她突然意识到,这些都是小姐,这个房间显然就是她们晚上工作的场所。
她狼狈的逃回了自己的房间,带上了耳塞。这下,世界安静了许多,但女人高
潮时那声尖利的叫声除外。
  相比陈美英跌跌撞撞的适应着新的工作环境和生活环境,刘颖却要轻松的
多。
  这是一个不算很大的办公室,刘颖正是这间办公室的新主人。她终于离开
了那个让人厌恶的护士岗位,调到了后勤处,当上了一个小科长。底下管的人
虽然少了很多,但却有实权,以前那些同事的笑脸明显的多了一丝羡慕、嫉妒
和阿谀。
  而她的家里也安生了许多。张天来最近新配了一辆汽车,整天忙着练习驾
驶。而张文静则热衷于吉他练习,每天都是早出晚归的。刘颖每天都有大把的
时间和新情人狼哥鬼混。
  对于狼哥,刘颖基本上还是满意的。虽然人长得不太好看,但有股子男人
的狠劲,也很能赚钱,对自己也很不错。除了一点,就是那个狼哥的小老板,
陈明华。提起他,刘颖本能的感到一种畏惧。尤其是当她知道这份工作是陈明
华帮忙安排的后,心里更是凉了半截,以后找机会报复的念头也淡了下来。
  「喂,你好。」拿起桌上的电话,刘颖的态度突然变了,「是,主人,我
知道了。」
  这个陈明华,又找上自己了,晚上肯定又是一场折磨。不过,那个坏蛋每
次的花样都不一样,让刘颖都是又害怕又期待。
  陈玉娟用钥匙打开陈明华的房门,男孩不在。嘿嘿,等他回来,自己可是
要给他一个大大的惊喜啊。陈玉娟坐在男孩的床上,放下了手中的小包,取出
自己特意买的情趣内衣,对着镜子试穿起来。
  时间已经到了晚上十点,陈明华还没回来,陈玉娟在床上已经睡着了。
  房门被打开了,两个人走了进来。
  「骚货,快来把老子鸡巴舔干净!」陈明华有些暴虐的声音响了起来。
  「是,主人。」
  「操你妈啊,使劲舔啊,弄点声音出来才爽!你个贱货,不打你就不长记
性啊?」听声音是有人被扇了一巴掌。
  然后客厅里面传来了吧嗒吧嗒的声音,陈玉娟早就被惊醒了,她偷偷来的
卧室门口,将门拉开一道缝向外望去。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