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扩张系——我的女友是动物管理员】(第三章)

                第二章
  小月带我转了几个弯,来到一个小办公室,拿起一把雨伞,然后走到一扇小
门前,小月悄悄地打开门,伸头出去望了几下,示意我们一起出去,由于外面还
在下雨,我就打开伞子,两人并在一起急急忙地走到对面一座外墙和顶是铁架式
的圆顶式建筑物,白色的大形铁架和天蓝色的玻璃幕墙,看上去时尚多了。我们
也是从一扇小门进去,里面清新的空气,比刚才的马馆、大象馆什么的强多了。
我们又来到一个半开放的场地,围栏占场馆的一小部份,而且围栏另一则是黑漆
漆比地面低了两三米的湿地,上方是楼空的。夹杂着一声声青蛙的求偶声、雨声,
顺着几支暗淡的廊灯,我走近一看,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身上毛管都竖起来了:
原来这里是鳄鱼潭,在暗淡的光线下面,十几条正在休息的大鳄鱼不规则地分布
在凹下的湿地上。
  我拉了拉小月的手,问:「这里是鳄鱼池吧?是不是来错了地方?……」
  「没有啊,就是有你在,我才敢来,快来,不怕的!」
  我还没听清楚,小月就兴冲冲的拉着我的手走向一条楼梯,来到一块几个平
方的工作人员用地来,隔着一道重重的铁栏,就是鳄鱼睡觉的地方了。只见小月
拿起一铁杆,一头有一条绳子打了个活结,一直有几米长,是给另一个工作人员
拉的,小月环看了一下,用手指着不远说:「就是那条,有点老了,比较温纯的,
我套住它,你在另一头拉它过来就行了!」我似懂非懂的拉着另一头绳子,小月
就慢慢地把铁杆伸到一头大概两米左右的鳄鱼头上,说了一声:拉!我就用力一
拉,铁杆子的活结就收紧绑住鳄鱼的嘴,然后我和小月一起用力把它牵了过来,
通过一扇小门把它拉了入工作人员区,然后马上又关紧小门。小月又说:「鳄鱼
最大武器就是嘴,用绳子绑住它的嘴就没什么危险了,最脆弱的就是眼睛,所以
发生什么事,只要攻击一下它的眼睛就会逃跑。」,这时我才认真地看看这条鳄
鱼,呵呵……乖乖,它居然没有牙齿了,可怜的东西!我用另外一条绳子绑住它
的嘴大概十公分左右的地方,小月又说:「绑后一点吧,它牙齿都不知道为什么
断了以后就不长了,绑后一点应该没问题的。」
  「哦……」我应了一声,把绳子绑到了鳄鱼嘴最后的部位了,在眼睛前一点
的地方。为了保险一点,我跨在它的背上,如果有什么突发事情,我可以用我的
身体来压住它,让小月可以逃离危险,然后又再加多一条绳子绕过它的腋窝绑了
一圈,另一头绑在铁栏上,我一直在绑它也没什么动,眨了两下眼睛看了我两下,
小月到水笼头的了一桶水,用刚才给大象清洗的毛巾,同样把鳄鱼的嘴洗了两三
次,看来小月的目标是鳄鱼的嘴,看着它凹凸不平又丑陋的表皮,我不觉又全身
起了鸡皮……
  什么都准备好了,小月就张开两条性感的大腿,坐在我和鳄鱼的前面,在黑
丝袜的衬托下小月的大腿和屁股是那么白嫩丰满,真是一道亮丽的风景,不知道
鳄鱼大哥是否也跟我一样想法?!
  小月刚打开双腿,她慢慢地往前移,渐渐
把阴户靠到鳄鱼的嘴前。鳄鱼的头部像一个雪糕桶一样,最前面是鼻子,两个大
鼻孔时而开合,而且鼻子比较大,就像男性的阳具的龟头一样,然后凹入一点,
继而是梯形的大嘴了,它的嘴非常大,嘴裂一直到眼部下面,如果完全张开最前
面的嘴部应该有四十公分以上了,真的很可怕……!
  只见小月的阴道口凑到鳄鱼鼻前,慢慢地一上一下扭着腰,用她粉嫩的小阴
唇来磨擦着,一丝丝淫水也沾在它的鼻子上去了,这时鳄鱼似乎闻到了肉味,轻
地抬起头来,随即我也紧张起来,抓紧了绑住鳄鱼头部的绳子,准备随时发力。
  因为刚才的扩张,小月的阴道很快就适应下来,不到一分钟就把鳄鱼洋葱头
般大的鼻子套了入去,并慢慢地套弄着,发出滋滋的响声,爱液白乎乎一片,然
后小月干脆双手撑在背后的地上,把双腿张到最大,
越来越用力,几下就套到鱼嘴十几分公的位置,鳄鱼嘴上丑陋又长满疙瘩的表皮,
带着小月大阴唇塞进阴道时,无情地刮着那两片肥嫩的肉片,当退出来时又把小
月的小阴唇从新翻了出来,又被鳄鱼皮刮得一抖抖的,这种刺激很快就让小月细
细的呻吟起来,看看只塞进十三四公分的长度和十公分左右的宽度,小月并不太
在乎,于是又使劲快速地套弄了十几下,已经把鳄鱼嘴包住差不多一半了,小月
喘着粗气,两片大阴唇都被一进一出,刮得红肿起来,整个阴道口被撑成又像圆、
又像方,已经是一塌糊涂了。
  我也在看得入神时,突然鳄鱼往后动作了一下,「咕噜」一声从小月的阴道
里喷出,小月连忙把大屁股抽离鱼嘴,敞着阴道壁的嫩肉,沾满的混白的液浆,
又是一朵美丽的红玫瑰。小月喘着气说:「忘了它要喘气了,不好意思,吓着你
吗俊哥?」我摇头说:「不,我也想不起这回事呢」
  鳄鱼喘了一会气,就懒洋洋的趴在地上不动了,我用绳子再拉起它的头来,
小月又再把阴户凑了过去,但鳄鱼已经不像刚才那样,把头扭来扭去,总是不愿
停下来让小月再套进阴道了,我气上心头,这么美的肉洞不会享受啊,如果我是
你就不用小月凑过来也快快的塞,恨不得整个嘴塞进去。气归气,但还能跟它作
对呀,小月坐下来想了想,说:「我得想个办法……」
  我心中带满了疑问地看着小月,只见她坐了起来,走向后面黑漆漆的工作间,
一手提了一箱青蛙出来,足有几十只,每只都是墨绿色的,比小月的玉掌还要厚
大,我即刻登大了眼,这里还有这么多青蛙呀?原来都是它们一直在呱呱地叫着,
夏天开始了,也是它们的旺盛的繁殖季节来了,怪不得,但青蛙怎么用呢?小月
提着青蛙,又打来一桶清水,麻利地从箱子的开关伸进一只手,一抓就抓住了一
只又肥又大的青蛙来,不过无论它怎么挣扎,都逃不过小月的玉手,就像一个被
女人抓住了命根子的汉子,两条大腿和腰部被小月抓得紧紧的,如果那是我肯定
蛋痛得直叫妈……
  小月放下笼子,两只手把青蛙放进清水里用力地洗了几下,然后又坐到鳄鱼
的嘴前,向它挥了挥,这下可有效了,鳄鱼马上就有往前动了一动,没有什么比
青蛙这美食吸引啊,还是小月有办法。连它从来没有张开过的大口此刻也想挣脱
绳子的束缚,微微地张开了两三公分的大小,绑在它嘴上的绳子就显得更紧,本
来肋进它下巴的肉痕显得更加深入。我连忙拉紧绳子,又兴奋又紧张地欣赏下面
的好演来了。
  小月对我说:「不用拉太紧,它伤不了我的,平时它跟别的鳄鱼都争不了什
么食物,今晚就让我这个爱心管理员喂它一顿好了!」,我放松了些,心情也放
松多了,小月要喂它,怎么喂?小月看见我疑问的表情,不禁娇羞地笑了笑,坐
在地上一只手抓住大青蛙,一手放在身后保持着刚才敞开阴户的姿势,等鳄鱼越
来越近,就一手把大青蛙从头部塞进了她粉嫩的阴道里,这只可怜的青蛙王子不
知道是怎么回事,被推到又湿又滑又暖呼呼的肉洞里,只有两条大腿和屁股留在
外面,小月用两个手指一弹,就弹着青蛙的屁股,那只滑稽的青蛙,马上像被针
刺痛了一样,两条粗壮的大腿猛地乱蹬,恨不得一下逃进小月的阴道里。
  可能大青蛙的四条腿用力的抓划着小月的嫩嫩的阴肉,使她闷哼了几个,细
细地冒出几个字来:「坏蛋,痒死了」。呵呵,我倒羡慕这只小坏蛋,不知道整
个身体钻进小月的阴道里是什么的感受啊,想想都令我兴奋得不得了,在我浸淫
在幻想当中,鳄鱼大哥已经发动进攻了,瞪大它饿狼般的双眼,一下把嘴塞进小
月的阴道里,眼看它恨不得一下就把那只又肥又多肉的青蛙一口咬住。这么一下
用力,小月毅然地敞开她的阴户,让鳄鱼在她的阴道里尽快开始那场令人期待的
追逐战。
  「啊,它跑到好深啊」小月像在告诉鳄鱼一样,当然这只肉食老将也不是等
闲之辈,一下深深的塞入去,已经到一半的嘴部深度,但由于它的嘴不能打开,
只能在小月的阴道里乱动一番,这下可爽坏了小月,被这大嘴塞进去,撑得满满
的,里面还有一只大青蛙在乱抓乱划地在她的嫩肉洞里折腾着,阴道口都已被撑
成一个大缺口,两片唇肉被大鳄一左一右,忽上忽下的乱动拉址得一塌糊涂,甚
至上月的大屁股也不自觉地被乱动了起来,小腹又凸起一块小丘,虽然小月全身
的肌肉又在蹦紧,但还是止不住阴道里翻腾的动作,小肉丘一起一伏,嗯嗯啊啊
的呻吟声也随即从小月口中吐露出来,身体也不自觉地向后昂,两手手肘着地撑
起前身,乌黑的头发已经拖到地上去了。
  更过份的就是这老鳄鱼似乎不能就这么放弃这美餐,还在更深地进攻起来,
我连忙扯紧绳子,但跟本不是它的对手,口中急叫:「小月小心呀!」,但小月
并没有什么动作,还在享受鳄鱼更粗鲁的进攻,一下一下地把它的大嘴硬捅进小
月的阴道里,整下身体被它推动了起来,小腹的起伏更加利害,难以想象小月的
嫩嫩的阴道和子宫怎么承受这只怪兽无情的冲撞。折腾了十几下,整个鱼嘴塞入
一大半,已经超过二十公分的深度,越是深入越是宽大的嘴部,已经把阴道口撑
得满满,一阵阵夹杂着痛苦与快乐的闷哼从小月的喉咙底里传出来,鳄鱼终于卡
在阴道口上,终于停下了冲撞的动作。小月的双腿已经开始颤抖,衫着鳄鱼停下
来的时侯,急喘着大气的小月用手安抚着红肿的阴蒂来得到更大刺激,再向下摸
摸自己的阴户,都被扩张成耶子般大小了,两片大阴唇还是紧紧地包裹着丑陋的
鳄鱼嘴巴,满足地看看这大半个鳄鱼头都被自已幼嫩的肉洞包容起来,面上翻起
一阵娇羞的红云。
  这时鳄鱼开始退后,一下子把嘴巴从小月的阴道里抽了出来,凹凸不平的表
皮钩刮着小月的大小阴唇,整个肉圈像波浪一样随着不平的表皮在翻腾,而且那
被扩张得像云吞皮一样的小阴唇被表皮拖出两、三公分的长度,阴道里的嫩肉没
有了大鳄鱼的支撑,马上就向阴道中心涌了过来,甚至翻了出阴道口外,又形成
了一朵大红玫瑰花一样。最后嘴里叼着大青蛙的一条大腿的鳄鱼,只能用这么小
小的嘴缝夹住青蛙的一条腿,喘着大气的小月还在呜咽着,免强撑起身体,一手
抓住被夹得呱呱叫的大青蛙,从鳄鱼嘴中拉了出来,呵呵,看见这样的情形我真
有点可怜起来了这只老鳄鱼,费了这么多劲才抓来的美食,又被美人抢了回去,
真太委屈了。
  小月唠叨着说:「不能吃,等一会再给你!」说完把挣扎得无力的大青蛙放
进清水里,又从笼子里抓了一只出来,这只也差不多大小,但看来挣扎得更猛,
小月两手抓住还差点被它挣脱了,又洗了几下子,放在鳄鱼嘴前用青蛙的嘴给它
亲了亲,动用又搞笑又快,我都不禁笑了起来,还在胡弄它,等一下不知道这老
鳄会不会发起飚来?我心里暗想着,小月又把大青蛙一头塞进阴户里去了,由于
刚才被大鳄撑弄了一番,粉红的大肉洞都有拳头那么大了,青蛙一下子就进去,
老鳄鱼也又似乎看到了另一个希望,连忙又一头塞进小月的阴道里,又胡乱追起
青蛙来了。
  但这次的青蛙似乎也利害多了,当鳄鱼一头塞进阴道,也比刚猛多了,一进
去就是一大半,十多公分宽、二十公分长的大头把小月撑得直打啰嗦,比塞入一
支2。5公升的大可乐还要大呀!就在这时侯,居然在小月的大阴唇边伸出一个
小三角头来,原来是那只大青蛙想逃跑了,但老鳄鱼也是老手了,怎么会让你逃
出去,就算不能张大口,也要夹住青蛙,就在青蛙刚露出一个头来,就夹住在鳄
鱼的此边和小月的一边大阴唇上,那个被夹得喘不过气来的冏样,真够搞笑。小
月当然发现这表况,忍着被青蛙夹在阴道壁上的异样感觉,想笑又无耐的样子,
想不到还有这样的意外,都不知怎么做好,只好等着看它们俩的较量了……
  其实鳄鱼嘴巴已经与小月的阴道壁贴得很紧,大青蛙能从中逃出一个小头来
也相当不容易,费了不少力气,而且它肯定不会放弃这个逃生的机会,但大鳄鱼
面对这美味大餐当然也不会放弃,不等片刻,鳄鱼就再度发力了。鳄鱼把嘴巴用
力的张开,企图挣脱绳子,希望能张开大口美餐一顿,而绑住它的绳子也被拉得
好紧好紧,好象随时都有断开的可能,但在黑夜里我们都没有注意到。而且鳄鱼
继续用力,把头弯向青蛙的方向,想要把青蛙压入它的大嘴里,但它张得只有那
么一点点的牙缝,根本不能让青蛙进去,而且这样一来,小月的阴户就被撑得更
离谱了,一边大阴唇压到大腿根边上,屁股都歪到一边,身体显得有点不平衡,
全身的肌肉又在紧张起来,大腿内侧凸起的大韧带性感突现,在黑暗中好像是大
鳄鱼从小月的大阴道口里走出来一样。
  就在我们不在意的时侯,突然「啪」的一声,我拉着的绳子没有了支点,整
个人马上倒向后面,一下不注意的意外,令我吓得几乎要晕过去,但意识上还是
尽量要让自己身体平衡,而且不在压在鳄鱼大哥身上……于是我用力侧向一边,
一手撑在地上,就在这时我才发觉,原来鳄鱼的大嘴巴把绳子撑断了,在我着地
用急切地望向小月的同时,鳄鱼的大嘴已经在小月的阴道里张大开来,一时失控
的嘴巴把整个阴道口撑成一个超过了二十公分的大口,简直像一个手提扩音机一
样,而两边阴唇的肉都拉成直线了,再看小月整个人已经好像呼吸不了,头昂到
后面,全身僵硬,两条大腿不住在发抖,把我吓得脚都软了,倒在鳄鱼的身边无
力起来。
  再看看小月的腹部,被撑起一块大肉丘,像怀孕了四、五个月的妇女一样,
阴道口都被撑成这样了,里面还要比外面大得多啊!我又倒吸了一口凉气,整个
鳄鱼嘴巴打开,形成一个扇子的形状,最大的鼻子那头足有三、四十公分的跨度,
难道里面就撑成这么大的洞了吗?我的天啊,脑袋「嗡嗡……」的响,眼里冒出
许多点点游走着的星星……
  随着小月一声凄婉的闷哼,鳄鱼又合起了嘴巴,可能是已经咬住了大青蛙,
但它并没有把嘴巴抽出来,而是突然又向上抬起三十度左右的高度,而小月的腹
部刚平复下来又被鳄鱼的嘴巴顶了起来,整个下身的重量,就集中在阴道的上方,
大屁股被抬起了二、三十公分的高度,因为原来是半躺着的,现在变成拱形,整
个阴道像套在鳄鱼的大嘴巴上一样,然后鳄鱼开始把它的头部一下一下地抖动着
(如果看见过鳄鱼进食就知道那个情形是怎么样的了,因为鳄鱼没有舌头,不能
把食物卷进嘴里,而是靠抬起头一下一下地把食物抖进去的),它居然就这样在
小月的阴道内把青蛙吞进去,而小月的下身也被抖动了起来,一下一下的抖动,
不但撞击着小月阴道的最深处,而且每一次抖动,都把鳄鱼头便深地插进阴道里
面,直到把它的眼睛也套到阴道里面去了。
  就这样抖了十几下,鳄鱼终于停了下来,并放下头部成水平状,然后一下快
速地把它的大嘴巴从小月阴道里插了出来,鼻子里喷着重重的大气,再看小月,
大屁股放在地上,两条粉腿无力地打开,露出整个阴道口,已经被撑成一个大水
桶的桶口一样,红通通,并且无法合上,最后只能收缩成十多公分大的肉洞,不
断地抽搐着,翻着里面的阴肉,尿道口同时不住地流出一注注尿液。
  鳄鱼终于停下来,又再看着铁笼里的大青蛙。面对刚才的意外,我只能无力
地在一边看着无助的小月,心里面一阵酸楚,不知小月现在是什么情况,心还在
不住地乱跳,带着余惊我用尽气力爬到小月身边,用发软的双手想扶起她来:
「小月,小月你怎样了?」,小月的身体碰到我的手,也一下抓住了我的双手,
投进我的怀里说:「好刺激,虽然有点突然,我没什么事,你也没事吧?」
  听到这句话,我又惊又喜的看着她:「我当然没事,我是担心你呀!」
  小月微笑着一头埋在我的怀里,我也紧紧的抱着她,心里就像放下一块大石
头一样……
  鳄鱼身上还有一条保险的绳子,也被它移向青蛙的铁笼时拉得紧紧的,小月
又把目光投向这只大嘴怪身上,偷笑着对我说:「来,再喂它几个!」
  既然小月有这么能耐,我那会有所推辞,马上说:「小心点就行了,我支持
你!」
  我们俩又再回到刚才的位置上,但由于之前的绳子没什么用了,而且小月这
次的意思也是想鳄鱼再度在她的阴道内尽情的张开它的大嘴巴。都准备好了,小
月又从笼子里抓出青蛙,不过这次每个手都抓了一只,清洗一番后,既然一次把
两只青蛙同时塞进了阴道,两只大青蛙一钻进小月又暖又湿的肉洞时,马上就猛
蹬着大腿,强且有力的后腿把小月的阴道口撑得又一阵变形,呵呵,这镜头我十
分欣赏,看得好过瘾。
  这时,我不禁浮起一个坏主意,对小月说:「亲爱的,你能再多塞几个吗?」,
小月停了下来用好奇的眼光看了看我,马上就红起了脸来说:「你想看我塞满的
样子吗?」
  「是啊,我好想看,你能让我塞多几个吗?」
  「嗯,好吧,我让你来帮我好了……」小月害羞的说到最后几个字几乎听不
见了,但意思上很明白,我立刻兴奋得要跳起来。我们退后了一段距离,我拿了
笼子和水桶过来,那只鳄鱼大哥只有看着我们在一边去,那个可怜啊。管不了它
那么多,我就抓起大青蛙来了,不抓不知道,真的好大的青蛙,而且后腿有力,
我抓不惯的呀,显得笨手笨脚的,又面对着害羞的小月,更让我心都急起来了,
只好两只手来抓一只,洗过以后就学着塞进小月的阴道里。
  第一次这样把活生生的青蛙塞进女朋友的私处,既兴奋又有点害怕,看着小
月敞亮的阴户,真实太有眼福了,心里跳得那个利害真的难以形容。小月也太好
了,知道我的心里在想什么,很配合的张开她混圆的粉腿,一个拳头大的肉洞就
在眼前了,我两手抓紧青蛙,把实部放了进去,我的手指已经接触到小月粉嫩的
阴道口了,两片鼓鼓的大阴唇丰满水灵,被这只丑陋的大青蛙一头塞进去,那种
变态的满足感马上冲晕了头脑。青蛙一头进去,我在后面再推一下,整个青蛙就
只剩下两条腿在外面了,我又学着用手指弹了一下它的屁股,青蛙马上真的乱蹬
起来,两只粗壮有力的大腿就在小月的大阴唇和阴道壁上乱刮乱撑,几下子就没
影了。
  我满腔兴奋看了看小月,她也不好意思的笑着低下头说:「还要塞吗?」
  我问道:「能塞多少?」
  「不知道……」我知道小月不好意思说出来,也可能她都没试过吧,好吧,
这次就让我好好的试下试,想到这,我又抓起青蛙来,一只、两只、三只……一
共塞了十次,已经是十一只青蛙了,这十一只青蛙的体积,也不是小玩儿,足足
有一个小皮球那么大!而且活生生的大青蛙,在小月的阴道内你推我让,把小月
蹬得直痒痒,皱起眉头不停地扭着大屁股,小月的阴道口原来拳头大的洞口,已
经缩成只有三四公分的小口了,可能是青蛙刺激着让她收紧的原因吧,真的好惊
呀女性阴道的收缩能力啊!
  但十一只青蛙满足不了我的欲望,反正有二十多只青蛙,让我再塞好了!
  我继续用抓青蛙,放进清水里凉凉的,不知道放进阴道里是什么感觉的…
…我又塞了四只进去,明显小月的小腹又鼓了起来,而且整个阴户也向外鼓起,
两片大阴唇就显得更肥更夸张,我用一只手根本就遮挡不住,那厚厚的肉包真的
看得我兴奋不已。
  再看小月,轻皱着眉,时而扭动着她性感的大屁股,难怪这么多的青蛙塞进
嫩嫩的阴道里,还不时刮着撑着里面的嫩肉,一道道爱水从阴道口流个不停,可
以想像有多痒多难耐,不过我也因此性趣大起,脑子热了起来。不管三七二十一,
再塞!说做就做,也不管小月同不同意,拿起青蛙又硬塞进去,不过现在的阻力
明显大了,青蛙要用力向里面塞才可以进去,两片大阴唇也涨开来,露出一条肉
缝,不过因为里面的嫩肉多,只看见一点点黑黑的青蛙皮,而且两片肥厚的大阴
唇不时翻动一下,可能是青蛙用力时撑成这样子的,又是一个让我兴奋的景点!
  现在共有十五只青蛙了,但我还是没想停下来,一边欣赏着被撑到变形的胴
体,一边把青蛙抓来,塞进去越来越有阻力,反而我就更想塞进去,是暴力也是
野蛮的塞,到十七只的时侯,已经很难塞进阴道里了,我就用手抓着青蛙一起塞
进去,又滑又暖的阴道,紧紧的包裹着我的手,爱水的泛滥的肉洞真的非常美妙,
还有其他青蛙在她的身体里面,它们发觉有其他入侵体,就猛的在逃跑挣扎,把
小月撑得开始呻吟了起来:「好涨,现在到底是多只青蛙了,我都数不清了,你
是第一个把手塞进我身体的男人……嗯啊……嗯!」
  「现在17个了,我真的很幸运,我好喜欢这种感觉!」
  「你好坏……啊嗯嗯…………哈啊!」小月已经变成乱叫起来,由于雨声的
关系,当然只有我们俩听得见。
  17只青蛙在小月的阴道里,已经能看到它们在运动时把小月的小腹也撑得
一起一伏,两片鼓得像大碗底的阴唇,也不停的在一下膨胀一下收缩,就像个临
盆的孕妇一样。我把青蛙塞进去,手一抽出来,青蛙就从裂开成三四公分的阴道
口溜了出来,一跳就逃得没踪影了,我马上用手捂住小月的阴户,用另一手来抓
青蛙,小月忍得骚痒说:「还要塞吗?好涨呢……」
  我知道现在小月的阴道已经涨得满开了,但我还是不死心,一手又扎进小月
的阴道里,可能是太野蛮了,小月整个身体都抖了一下:「啊嗯……好涨,好过
瘾……」,我想得没错,小月也想挑战一下,有这个野心的支持,我继续按住阴
户,又洗了两个青蛙塞进去,塞完之后小月的阴户就更鼓了,我的手也感觉到青
蛙在撞击阴道的情形,小月也满头是汗水,两条大腿不住的收缩起来,我死死的
按住阴户,又抓了一只青蛙,不过这只明显比先前的小得多,只有一半大小,好
吧,塞完这个就二十个青蛙了。
  我用尽办法从一条小缝终于把小的青蛙也塞了进去,总共是二十只青蛙,我
看着我的作品,不禁满心欢喜,从没有过的兴奋和征服感胜过任何事情。「二十
只青蛙,小月你好利害!」。
  喘着大气的小月也没什么力气理会我,只是一直在呜咽着,我按住阴户的手,
从手指缝里流出一波波润滑的爱液,我甚至淘气地用一只手按住阴户,一只手沾
上爱液快速地玩弄小月肿得像花生米大的阴蒂,又一阵娇嗔的呜咽,小月整个人
又紧缩了起来,阴唇一阵收缩,又流出更多的爱液,流到她深深的屁股沟里,再
流到地上去了……
  玩了一阵子小月说:「里面的青蛙没空气了……」,「哦!」我一下醒悟过
来,让小月自己按住穴门,我就扶她起来,鼓鼓的阴户让她合不上腿,还要用手
按住不让青蛙漏出来,然后走到鳄鱼面前,小月两腿就跨在它头上,然后慢慢的
蹲下,鳄鱼也好像懂得性子,微微张开了口静静的等待着小月给它的美餐。
  当小月蹲下,她那鼓涨的阴户就在鳄鱼的头,刚才拉得了绳子的大鳄逼不得
矣后退了两步,当小月放开玉手,露出粉红的肉缝时,等候多时的鳄鱼终于忍耐
不住,一口就捅进小月的阴道里,而且明显比刚才要难进,阻力更大多了,小月
一下被推得向后昂,双手不得不又撑在地上来支持身体,我见状,马上在她旁边
坐下扶住她,让她更好的依在我的身上。
  也当鳄鱼嘴插入的一秒钟,它感觉到了肉洞里面是多么的紧迫,足有篮球体
积大小的青蛙在里面,舜即鳄鱼像发狂一样,一捅到底,并张大它的嘴巴,不管
里面是否能再容纳它的大嘴,不管小月的阴道是否会被撑裂。只听见啊嗯一声重
重的闷哼,小月的下腹又被撑起一个肉丘,而且很明显比刚才的都要鼓得利害,
甚至鼓成尖角,还可以听到一阵「呱呱……」的青蛙惨叫,我侧看她的阴道口,
已经失去了原来的形态,像个篮球一样大的肉洞,跟本就不是一般女性所有的性
器官,但她还是双腿大大的分开,双脚尽力在固定身体不会被推后,她又再一次
在挑战极限。看得我又血脉沸腾起来!
  而更让我兴奋的是鳄鱼在小月阴道内吞食青蛙的动作,头部又再30度向上
翘起,突然舜猛地斜向上的冲击,再向后快速退缩,是它把几只青蛙一起吞进大
嘴巴的动力,也是它与生俱来的本领,就是这个本领让小月一次又一次地受到这
么变态的刺激,带来一阵又一阵的扩张快感,从来没有过这么深入、又从来没有
这么撑大的阴道,就像放在旁边清洗青蛙的水桶一样大小,容量达到她有史以来
的极限(这是她后来告诉我的)。
  我在扶着她也感到鳄鱼吞食的动作是多么粗暴,以致小月整个身体都要在抖
动,从头到脚,从上到下,没有不被带动的部份,比A片上被暴操的AV女优还
要动得利害,一对C杯的豪乳更是摇曳得肉浪翻腾,每一下的冲击都令她重重的
呻吟着,我在一边一手扶着她的颈,一手扶着后腰,也被她带着一起抖动着,侧
着头的小月满身布满汗珠,喘着大气和不规则的哼叫,可能受不住这么巨型的异
物,伸了一只手到红肿的阴蒂上快速地拨弄了起来,另一只手扶着我的胳膊,整
个人的重量都由我来支撑着,虽然有点累,但欣赏着她被虐的情景,就连她死死
抓住我胳膊的疼痛都忘记了。
  鳄鱼不知吞食了多久,小月已经整个人在发抖和抽搐,可能已经高潮过了,
而且看她的状况是极度的高潮。鳄鱼那个大嘴巴已经深深地插入了小月的身体里,
而且是连眼睛也塞进那嫩嫩的阴道里去了,那是超过三十公分的深度啊!我惊吓
得像木头人一样,张着口定着眼睛看着小月的阴道口,一层像纸一样的大阴唇紧
紧地包着鳄鱼凹凸不平的表皮,虽然好像吞食完了全部的青蛙,但它还是不愿意
把头抽出来,难道它喜欢被阴道壁的嫩肉包裹着眼睛的感觉吗?总不能一直这样
吧?!
  鳄鱼停下了动作把嘴巴合上一些,小月下腹的鼓包也缩下了很多,正好给小
月一点喘息的机会,我也坐下来让小月依在我的怀里休息一下,不过好景不长,
鳄鱼又开始有所动作了,只见它一口大气喷出,从它的头部与小月的阴唇交合处
喷出,阴唇因快速的开合发出「啪啪叭叭……」的声响,还溅出一连串淡白的水
泡,这一阵张劲的气流又让小月像从梦中惊醒一样,发出轻轻的呻吟:啊嗯……
  看来是鳄鱼在呼了一口大气,然后又最大限度地张开大嘴巴,小月的阴唇又
因为空气的强烈吸入而扯入阴道,继而又被气流震动发出噼啦叭啦的响声,鳄鱼
都干脆在阴道里面呼吸了……不想出来了?!我俩无耐地看着鳄鱼,它不合上嘴
是不能强硬把鳄鱼拉出来呀,口都张到三四十公分了,硬要拉出来,伤到小月不
亏大了?
  我们在打算着,那怪物又开始动作了,只见它一甩尾巴,居然用后腿翻转起
身体来了,它的大嘴还没合上呢,就这样撑着三四十公分的样子在阴道里面转吗?
我和小月当吃惊不少,但没有其他办法让它停止,我只能在小月背后扶坐着,它
转到那个方向,我们就让小月的阴道顺着它的方向,我把刚才用过的抹布扭干垫
在小月的屁股上,好让她转动时没擦伤,但小月已经被这强大的扩张方式刺激得
身不由己,整个阴道口被鳄鱼凹凸不平的皮肤磨擦着,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被撑成薄纸一样的肉边,顺着不平的皮肤一起一伏,不一会就已经红肿不堪。
  这老怪物吃完大餐还不成,还要这样折磨小月,这舜间我的心情既心痛又兴
奋,心痛是怕小月被撑坏了,兴奋当然还是我被激发的扩张欲,小月的阴户被扩
张成这样还不止,还要在里面转,好比那个水桶放进阴道内转动一样,真是好变
态,好刺激。不过还好鳄鱼是以小月为中心,以扇形的方式在转,它转到不能翻
动的地方就停下,向反方向转回去,小月倒不用什么大作动,只是嘴里不停的呜
咽,时而咬紧牙,时而喘几口大气,下腹又因为鳄鱼嘴巴的转动又一起一伏,阴
道受到剧烈的磨擦,小月的身体还不断的抽搐着。
  再看看鳄鱼,整个头部都捅进小月的阴道内去了,连眼睛都塞入去了,不是
说它的眼睛是弱点吗?这弱点也要享受一下女性阴道的包围吗?在灯光下鳄鱼颈
部泛着连连水光,原来每转一圈,小月都要失禁一下,溅出一串串的尿液并流到
它的身上。这时我不禁转出一个坏主意:鳄鱼的头比我的头还要大,要不下次试
试把我的头也伸进去转转,感受一下那种被阴肉包围的乐趣……想着想着,已经
忘记怀里的小月已经慢慢停止了抽搐,我只机械地扶着她随着鳄鱼的转动而摆动,
不知多久鳄鱼可能也累了,停下了转动,伏在地上不动,小月的腹部也平了下去,
我马上转头向小月说:它停下了,赶快把它的头…………我还没说完,整个人就
张着嘴被吓呆了:小月,小月,你怎么了?
  原来小月不知什么时候晕过去了,连她停止了抽搐我也不知道,我吓得魂不
附体,鳄鱼也不管得那么多了,用大母指按住她的仁钟位置,不断拍打着她的脸,
拍了十来秒,那十来秒就像下了地狱再上来人间一样,还好小月醒来,没气没力
地说:太刺了……我……高……潮了都数不清了……
  我一下抱紧小月说:对不起,我都不知道你晕过去了,你没事吧?
  「没事,俊哥,我没事,太好玩了……」小月用手摸着还在微微鼓起小腹,
嘴上始终挂着微笑,我整个人都放松了不少,如果小月有什么事我真的不知道是
什么后果了!「它还在我身体里呀……!」小月推开我的怀抱紧张地说,我这时
才记起那个老怪物……「趁它在休息,让它抽出来吧!」我忙道!
  「嗯……」小月好像依依不舍的,还在摸着她的小腹,好像在安抚着一个在
自己子宫里快要出世的婴儿一样,但当我们有所动作时,鳄鱼又突然呼出一口大
气,噼叭啦一阵乱响,又是一阵气流的喷出,然后鳄鱼又张开大嘴,前后四条腿
一齐用力向后撑,它居然想张着大嘴抽出小月的阴道,小月的阴道口那受得这么
大的巨物,整个人被它拉了前去,大阴唇被重重的拖了出来几公分,又薄又红的
肉片在承受前所未有的扩张,受到巨大的刺激,小月的手又用力地抓在我的手臂
上,我痛得咬紧了牙随着小月的低吟声也一同哎呀起来……
  随着鳄鱼头的一点拉出,湿漉漉的鳄鱼眼睛冲破阴唇的包围,咕噜一下滑了
出来,沾满了淡白的爱液,眨着两片薄膜的鳄鱼眼,放射着淫邪的光茫,像在用
眼球在品尝着小月爱液的暖和与细滑,但嘴巴还是张得老大,它慢慢地拉出嘴巴,
好像在享受着阴道里嫩肉的最后磨擦,随着令人毛骨悚然的嘴巴一点点拉出,小
月的阴道就越扯越大,本来二十公分的肉洞又扩张了几公分,阴埠与屁股的地方
拉得最大,两边肉唇被拉成直线,整个阴道口就像长方形的肉洞,无力抵抗的小
月只能忍住被极度扩张的痛快尽力分出一只玉手安抚着阴蒂,这是减少痛感并转
化为快感最有效的办法。
  看着鳄鱼的大嘴巴,我又心急又心痛,小月能受得了吗?!我马上不顾一切
地伸出两手往它的嘴上就压下去,想把它的嘴巴给按下去,别扩张得太过份。但
很快我就知道是白费功夫,我的半身的重量压在鳄鱼的头上,跟本没什么改变,
反而激怒了它,突然猛一台头,并把头部向两边摇摆,想把我的手给甩开,我被
它这样惊人的力气吓得混身冒出一阵泠汗,我倒没什么损伤,但小月的阴户就被
它无情地又一阵搞捣,连同下半身都被甩得左摇右摆,啊……几声闷叫从小月的
嘴里传出,她的玉手再度用力地揉搓着红肿的阴蒂来减轻痛感。
  想不到我一心想为小月减轻负担,却反而令她遭受摧残,心里真的难受死了,
只有再次把她抱紧在怀里为她祈祷……但事与愿违,鳄鱼甩了十多下,在这十多
下摇摆中,再次看见小月肥鼓的阴埠下连连喷出多次水珠,失禁多次的小月无力
地依躺在我怀里,紧闭双眼喘着大气,头一直在乱摇,像吃了摆头丸的人一样。
鳄鱼突然停下,然后一下全部抽出它的整个嘴巴,咕滋……一下皮肉磨擦的响声,
小月的阴户一下剧烈的掏空,阴肌过度扩张的后期反应,令里面的阴肉猛然吐出
阴道口,连同子宫颈也夹在阴道壁的粉红嫩肉中吐出来,并来回了几次的抽搐,
同时尿道口也喷出了全部的积蓄,到最后几个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喷出来,只
有阴道口一下一下地凸出小阴唇的包围,小月的身体也一起抽搐了几十秒,不用
说,我当然是感受到她这次剧烈的反应是如此具大了。
  鳄鱼终于停止了对小月的所有动作,退到铁栏一边,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般。
我抱着小月差不多十分钟,她才无力地吐出一句:「太刺激了,刚才它的嘴巴有
多大?」我回她说:「已经有二十多了,我看你能塞进一个篮球。」
  小月喘了一口大气,笑着说道:「有那么大吗?」
  「当然有,你好利害!真的」
  「你不会嫌弃我吧……」
  「当然不会,我倒怕你出事呀!」
  「没什么事,有你在身边,我不怕……而且好刺激,虽然有点痛!好像子宫
也有点痛……」小月好像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摸着小腹说「好像有东西在
里面,塞着有点痛,是子宫的地方」
  「是吗?那怎么办???不会出血吧?」
  我和小月都把目光集中在她的阴户上,她用手摸阴道,也没有血迹,然后按
了按小腹,她突然皱了皱眉说:「我看好像有东西进了我的子宫了,因为刚才太
刺激,没注意到,现在冷静下来就觉得有点不对劲了」。「啊……!?那怎么办?」
我被她吓得手足无措。
  「能塞进去就能拿出来,我想想办法就好了,不怕的!」小月反而安慰我了,
「我们先把鳄鱼安置好吧」,既然现在想不到办法,也只好先按她说的处理好当
前的东西好了,我打开小铁门,那老鳄鱼就自己爬进去了,还真有灵性……拿起
只剩空箱的青蛙笼,打开了原来的小口,如果明天给其他管理员发现了,也只能
说是因为盖不好盖子让它们全跑掉了,至于跑去那了?当然是被鳄鱼吃掉了,呵
呵……!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