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辱『玉女教主』杨丞琳】(第四章 菊门残花)

              第四章 菊门残花

  「嗯,你他妈的在鬼叫个屁呀,这么松的屄一点都不好肏,没屌劲!来,换
肏你的屁眼吧……」在换过了三四个姿势之后,沈放还是没有觉得这女明星给自
己没有什么异样的快感,当他从背后肏进女明星的屄里时,他看到这女明星那一
缩一放的菊花竟然如此动人,不由的灵光一动,想到了杨丞琳的后庭花来。
  「啊……这……还是别吧……我……是奴……奴婢……奴婢没有清洗干净呀
……这样会弄脏主人的香肠的……」杨丞琳一面高高的翘起自己的臀部一面回过
头来眼眸发丝的看着沈放娇吟嗲气地说道。
  「妈的……弄脏了你不会用嘴舔干净吗?快点,把屁股再翘高一点,快点
……你这个欠肏的女奴没有听到主人的话吗?」沈放一面拔出深插在女明生屄里
的阳具一面用手大力的在那雪臀上直拍拍了起来。
  『啪啪』直响的肉击声从杨丞琳的雪臀翘屁上传来,随着沈放用力的拍打,
杨丞琳的雪臀就即时翻起一阵肉浪。
  「啊……好疼呀……主……人……主人呀……别拍打奴婢的屁股呀……喔
……」一阵阵疼痛感从翘臀上传来,疼得她不由的紧锁着自己的柳眉丝眼,看来
这高中生的巴掌还真的很使劲,不一会儿,雪白的翘臀上全是红通通的巴掌印子,
看得让人忧心生怜。
  「嗯,想主人不打你的屁股的话,那作为奴婢的你知道怎么做了吗?」沈放
一边让杨丞琳高高的翘起自己的臀部一边用那冒着寒光的瑞士军刀背在这片雪白
的区域上来回的划来划去,还一面用着阴森的语气问着话。
  「啊……听……听话……奴婢这就翘起屁股上主人干……干进直肠里……主
人……你千万别伤害奴婢呀……」杨丞琳一边被那冰冷的刀具划在臀部上吓得直
打哆嗦,一边快速的翘起自己已被拍打得红通通的雪臀求饶的说道。
  「妈的,你说你这奴婢是不是贱,非要主人动刀子你才肯去做,真他妈的犯
贱……来,挺起你的屁股,好让主人的大肉棒深深的插进你的直肠里……」沈放
一面说着一面扶着杨丞琳的小腰,还用一只大手用力的拍打几下这团高高翘起来
的雪臀,那动作非常的贤熟,好像他经常做着这种玩后庭发施号令的动作似的,
派头十足。
  「啊……嗯……别打了,主人……奴婢已经翘起屁股了……请主人好好的享
用奴婢的直肠吧……」背着沈放,杨丞琳一面高高的挺起自己的臀部一面故作奴
隶的语气哀声地求道。只是她一面惺惺作态说话的同时绯红的小脸上多了两道湿
痕,相信那是不想就范可又无可耐何而流下的委屈之泪吧。
  后庭之屄她不是没有做过,在大老板那里,她就是无偿的贡献了自己的第一
次后庭之花。可那都是因为自己的演艺生涯而付出的努力呀,正所谓一分辛劳一
分收获,可是现在呢?现在自己竟然要为了不被高中生伤害而作出委曲求全的生
存方式,有些让她感到苦不堪言罢了:「这个高中生算什么狗东西呀?竟然要玩
自己的后庭花,而且还是那种没有灌过肠的情况之下肏自己的后庭,之后还要自
己这嘴腔来清理自己的秽浊之物,这叫自己怎么能做呀?以前服侍大老板,那都
是自己灌过肠之后再做的呀,现在自己要闻自己的大便的味道,这叫自己怎么做
得下去呀,怎么办好呀?』所以杨丞琳流出了无助的泪花,只是这种泪水没有人
能看到,而此时的沈放正在她的身后享受着快感,自然不会见到她这付委曲求全
的表情,更没有看到那串因屈辱而流下的泪水,更何况,经历过人事的她也清楚
身后的小男生不会理会自己的感受,也许,见到自己流泪还会不高兴而挥动刀子
伤了自己就更不好了,所以她只能忍着泣血的心悸不敢发出一丝声响来,默默的
承受着小男生的凌辱。
  「噢……不错,后庭花还是很真紧的嘛,包得真紧,比操你的贱屄强多了,
哦,舒服……啊,真带劲,妈的,贱奴,如果你的屄有后庭花这么紧就更好了
……我操……又夹紧了……不错……」吐了吐些唾液,沈放也不顾杨丞琳这后庭
花有没有清洗之顾,随着腰身向前一挺,那坚硬的分身自然而然的窜进了杨丞琳
的直肠里,随即,沈放就在杨丞琳的背后上发出了舒服的感言来。
  「啊……」一声像似撕心裂肺般的呻吟声在杨丞琳昂首时即起,杨丞琳没有
想到沈放这位国中生竟然不懂得怜香惜玉,如此粗长的阳具一声不响的就用力地
插进自己这本是干涸的肠道,一股肝肠寸断的疼痛即时从她的神经末稍处里传了
出来,疼感即传遍整个神经,弄得她平洁的额头上顿时渗出丝丝冷冷的汗珠。
  「嗯,对了,就是这里还算不错,包得真紧呀,嗯……哦……真不错,夹得
好紧好紧呀,其他的部位真的不值本少爷一顾呀……这里得好好的干一干……」
沈放的腰身一边向前快速的推动抽插,一边手眼睛则是盯着这褐色的菊花口,见
到这褐色的菊花正紧紧的包裹着自己分身,再随着自己的抽动,褐色的菊花竟然
还有些可爱的配合着抽动而翻动着,看着这一圈圈花瓣时不时的翻转颇多可爱,
沈放有些兴奋地拍打着雪臀说道。
  狭窄的肠道紧紧的包着自己的阳具,沈放有些兴奋的耸动起来,他一边用双
手扶着杨丞琳的腰身一边不断的挺动着自己的腰身,不管这女明星的直肠有多干
涸多难挺进,他都是用着粗长的阳具在那菊花肠道里大刀阔斧的抽插起来,那姿
势那力道,十足的菊花摧残终结者。
  好像整个女明星身上就只有这半寸圆洞才可让他一力倾注,也不管杨丞琳趴
在马桶上是如何的哆嗦抖动,他就为着自己的快活而大干特干起来,把自己的大
肉棒拔出在洞口外,再用力的挺进去,直到自己的小腹撞击在这具翘立起来的臀
部上才停止耸动,如此反复的抽插挺动着,豆大的汗水从杨丞琳的额头和后背及
脸蛋上渗出来,她紧闭着双眼紧锁着眉头,银牙贝齿紧紧的咬着下唇,汗如雨下,
她在强忍着这高中生在自己直肠里所带来的疼痛冲击。
  「啊……来了……要来了……噢……射死你,你这个下贱的奴婢!噢……」
沈放在杨丞琳高翘的后臀上不断的挺动抽插着,近三分钟之后,他马眼一麻,后
背一酥,大脑呈现一个紧崩的状态。他知道自己已到了射精的边缘上,于是,更
是大力的挺动着自己的分身,直起直落的深插在女明星的直肠里,随着一阵骨髓
的发畅,沈放紧紧的压在杨丞琳的翘臀之下直打哆嗦,厚实的屁股也跟随着抽搐
起来,几分钟后,沈放才从女明星的后背爬了起来。
  抽出直肠里的软化阳具,沈放见到自己这根喷了精液的阳具上还沾有浊黄和
暗红血丝的液体,不用多看,在没有润滑的情况之下,他就知道自己这么用力的
疯狂肏干,那暗红色的丝状肯定是把这女明星的肛门给弄裂了,而黄浊的液体不
用多猜那一定是精液与她自己直肠里的浓浊物有关,盯着阳具上的这些沾合物来
看,沈放的脸上露出了不易让人察觉的阴笑。
  「嗯……不错,来,跪下来为主人舔试干净……」沈放拉开杨丞琳自己坐上
马桶上,然后用手指了指胯间那黏乎乎,脏兮兮的阳具有些兴奋加期待地说道。
  「啊……我……我……主……主人……能不能……不吸……呀……?」盯着
沈放手中的那把锋利的瑞士军刀,杨丞琳看到这高中生那根软巴巴的阳具上沾满
了让她作呕的东西,她怜悯地望着高高在上的高中生,希望他能看到自己如此的
服从他的号令,也希望念在让他在自己的直肠里喷射的恩情好放过自己,一双快
要滴水的眼睛全是泪花在闪动。
  「不行!快含!不然别怪主人尿淋你哦……哼哼,你懂的,男人操完屄后都
要尿一把,如果你不想尿浴的话……」沈放一面打看着杨丞琳这身华丽的晚服一
面晃着锋利的小刀子恶狼狠的地道。沈放一面兴奋地望着跪在地上的女明星一面
还挺了挺那根满是污秽物的阳具,很是期待这女明星等一下的表现,如此难闻的
污秽物被这戴着光鲜花环的女明星吃掉,相信说出来都没有人相信吧,哈哈。
  「啊……这……这……」见到沈放这高中生那双喷出火来的眼睛,杨丞琳知
道自己难逃舔试自己污秽物的遭遇,脸上尽是怏怏的惊惶表情和无法说服自己的
姿色。无耐,她一看到沈放的那把锋利的刀子时,她还是缓缓的伸出自己白晢的
玉指慢慢的攀上那根让她感到无比厌恶的器官,真想用力的把它给扯下来,让他
还敢不敢在自己面前嚣张。想归想,她还是不敢这么做,所以,她那葱嫩的玉手
摸上软化下来的阳具时,又是轻柔细微,生怕弄得马桶上的小男人不高兴。
  「快!妈的……是不是想在脸上留疤子呀!?」见到跪在眼前的女明星有脸
的不情愿,沈放就怒而心生,一个巴掌的打在杨丞琳的小脸上并凶神恶煞对着她
呼喝道,那把锋利的刀子不忘地在她的手背上拍了拍打几下,更是威胁力十足地
看着她。
  「啊……是……是……」杨丞琳见到这冰冷的刀子拍打在自己的手背上,她
心里即时涌出死亡的恐惧感,再次感到死亡离自己如此之近,近得能感受到地狱
里传来的丝丝寒碜。杨丞琳她讨厌舔试自己的污秽物,但她更怕在脸上划一小口
子,甚至是死亡的招唤,没有选择,她只好闭着双眼慢慢的张开小嘴,有些颤抖
的把沈放这根满是恶臭的阳具含入嘴里。
  刚入口,杨丞琳就闻到一股恶臭,敏感的舌苔刚一接触软化的阳物就觉得腥
臭无比,一股反酸的作呕既要从口里喷出来,杨丞琳好想退出嘴里的异物,无耐,
后脑上的一双用力大手死死的压着,直把嘴里的异物往自己深喉里直插,弄得她
柳眉紧皱,清泪直流,胃里直反酸。
  「呃呃……」尽管喉咙里还插着一根异味极浓的阳具,可作呕的反酸还是让
杨丞琳从鼻腔里喷了出来,只是那一双玉手本想支撑自己头部被往下压的力道越
来越小,力道小到沈放的整只沾染异物的阳具全都塞进了杨丞琳的深喉里。
  「妈的,你再敢反抗,老子搞死你……!死贱货,鸡巴上全是你的屎,好好
的给主人舔干净,不然,有你好受的!」总算把自己脏兮兮的阳物全都插在美女
明星的嘴里后,沈放这才对着还在流着眼泪的杨丞琳辱骂了起来。
  「呜呜……」杨丞琳嘴里塞着异臭的阳物,见到沈放那恶狠狠的目光,本想
极力呕吐出来的动作又被那把锋利的刀背给敲击得缩了回去,除了直流清泪的眼
睛外,她就剩下苦不堪言的求饶表情。
  「嗯,只要你做得好,主人不会为难你的,快,把主人的鸡巴舔干净,主人
下了飞机还要给家里的美人犬喂牛奶呢,主人可不想让家里的美人犬闻到你这下
贱的腥臭屎味,知道吗?快点舔,不舔得干净,看我怎么收拾你这只下贱的母狗!」
沈放似乎对现在的杨丞琳所表现出来的动作很是满意,要不,也不会把手中的刀
子从她的脸上离开,只是半躺在马桶上的他依然是高姿态的猎物者在发施号令,
那一付得意的表情一点也看不出他只有十七岁,纯熟的动作、脱口而出的调教语
言,分明就像在这个凌辱调教的圈子里混了很长时间,看来,杨丞琳碰上他是合
该她的倒霉哦。
  「嗯……嗯……」泪是止不住的,杨丞琳只好一边流着清泪一边慢慢的吞吐
着口中的异物,为了生存,她好几次把想作呕的动作强行的压制了下来,目的就
是为了不想惹坐在马桶上的高中生,免得自己再受屈辱之苦。
  有了强制性的忍耐,对于已插在喉咙里的阳物,杨丞琳也慢慢地接受了极为
难闻的异味,浅吞深吐的动作开始后,本是恶臭的阳物渐渐地被杨丞琳自己的口
水所清洗和舔食,慢慢地,本是恶臭的阳物脱离了苦海,沾了丝丝珠唇黏液,刚
才还是黄浊物緾于一般的阳物现已变成了油光浸润过的样子,青筋浅暴,龟头微
露,褐色的棒身正慢慢地恢复阳刚,看来,杨丞琳的口活已练就了一个级别,不
仅克服了恶臭的异味,还化腐朽为神奇,这不,本是软化掉的阳物现地正慢慢地
恢复了元气,正抬起了阳刚的头儿,想要钻肉洞了。
  「哦……不错,想不到你的屁眼紧,嘴儿也不错哦,真会吸呀,吸得主人又
想日屄了……噢……贱货,你的舌头真会緾人呀,老在主人的头头上打转,吮得
真带劲!不错,值得表扬哦,哦……继续……快……含深一点……哦……」沈放
坐在马桶上,他渐渐地感到龟头马眼处传来一阵阵酥麻的快感,阳具的尖端正被
一条细腻的滑舌所缠绕着,脑海里即时涌出一种想操屄的冲动,不由地紧紧压住
杨丞琳的后脑,想以此把自己正慢慢恢复阳刚之气的肉棒塞进需要宣泄的地方。
  「啊……顶……顶到喉咙了……啊……」被沈放这位青头仔死死压着后脑,
杨丞琳感到自己的喉咙里硬生生的塞了一个肉肠,直塞得自己喘不过气来,就连
哼出来的音调都是朋鼻腔里喷出来的,那种想喘气又喘不过气来的瓶颈,真替她
难过。
  「好……好……噢……要……要……要射了……啊……」在杨丞琳的深吞浅
吐之下,几个回合后,沈放这位刚刚才射过的高中生就在她的嘴里一泄如注,溃
不成军。
  「嗯……嗯……」杨丞琳嘴里含着清如水的精液,吐也不是吞也不是,一时
无计无辜地看着坐在马桶上的高中生请求指示。
  「嗯,吞了它,你这个贱货!还用着我教你吗?」见到杨丞琳不想吞了自己
排泄出来的物品,沈放这位小子有些不高兴地望着她喝道。
  「嗯……是……是……」杨丞琳见到高中生发怒了,生怕他又想出什么法子
整治自己,很乖巧的就吞下了嘴里的异物,并张开嘴巴:「啊……啊……」地哼
道,好让沈放由高处审视自己嘴里并无他物。
  那份动作分明就是一种献媚,没错!此时的杨丞琳就是在献媚,她怕自己的
一个闪失,之前所做的活全付之流水了,求生的本能本是如此,就算是女明星也
一样。这不能怪杨丞琳,要怪只能怪这现实太过于真实,什么都是有偿回报,同
样,遇到险境况的杨丞琳也是一样,好死不如赖活着,何况在光鲜的演义生涯里,
杨丞琳还算是一个小富婆,吃喝玩乐,正享受着美好的生活,区区这点难关又怎
么能难倒她呢?
  杨丞琳不仅仅只是花瓶,她还是一位演员,这点程度上的表演还不算难倒她。
  十分钟之后,杨丞琳才从洗手间里哭够了出来,她不断的用清水洗了又洗自
己的身子,她还把飞机上的漱口液全部用完,还外加用了飞机上的两支牙膏。不
管她如何的洗,她都觉得自己的嘴腔里有一股难闻的气味,只好一边咬着口香糖
一边装作无事的从卫生间里走出来。
  而此时的沈放也得到了应有的宣泄,还有个把钟才到目的地,他现在可是心
满意足的趴在椅子上睡着了。路过沈放位置时,杨丞琳一双能杀人的美眸闪出万
道凶光,恨不得把这个恶魔的高中生给千刀万剐,方可解心头之恨。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