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亚洲女性酷刑史】(A51)

                A51
  那个早晨女人的高潮开始的太早。她在回想着自己全身从内到外激烈抖动,
而且尖叫的样子。那种事突如其来,没法控制,虹也没想去控制,她总是放任自
己的身体随波逐流的,早就是这样了。但是这件事需要力气,她觉得自己的力气
正像泼洒在沙上的水一样流失掉,几乎还连带着她的精神和意识。她现在希望有
人抱住她,抚摸她,而她可以睡着。不过他们已经做完了,她现在得爬起来。
  大多数满足的男人们已经走开,躺回自己的床上去打着哈欠。对面有个家伙
坐在床边上,正对着她傻笑。虹低头在地下找那个铁零件,它在帆布床的底下,
插着钥匙,开着舌的锁还挂在上边。她蹲下去拖它,把它跟自己脚镣的铁环锁到
一起。规定她在医院里的时候要带着这个东西,她得遵守规则。
  天亮以后她有很多事情要做。首先她是这里的护士,她要给他们分药,量体
温,血压,还有几个需要静脉注射,抗菌素或者补液之类的事。包扎的伤处要换
绷带。以后苏要查房,做医嘱,她会跟在后边记录,是的,一直费劲的拖着那个
大铁块。
  北方军区的这个医疗站需要变成一个后方医院,它现在热闹得多了,住满了
三间房子的伤兵。但是医生并没有增加,虽然苏从一开始就要求给他派来更多的
医生和至少经过一些训练的护理人员,但是他们一直没有出现。他现在手上只有
这个光着身子的女人,而且她学过医。
  大人物洪水同志把她给留在了医院里。虽然,在洪水视察北部军区医院,并
且见到孟虹的那一天里,他并没有表现出多少感情色彩。他只是告诉孟虹说,高
原西边的朗族地区有些问题,需要作一些军事上的安排。那就是他解释自己到北
部来的原因了。至于虹孟,就先在医院住一段吧,” 反正,你还是学过医的。”
  这对于苏就是个很明显的态度表示了。他说得轻描淡写,但是虹当然知道,
事情肯定已经足够严重。楠族人倒是已经动过了手,罪魁祸首就是她自己,现在
就站在这一群军官们的对面,下一回要轮到朗族也是顺理成章的事。这就是北部,
高原人就是这样,一直都是这样的。
  洪水后来那么说也许本意只是想做个姿态,他偏过脸扫了一眼和他一起进来
的跟班们,明显已经打算要离开。但是他又开口说,” 虹……虹姐……”
  洪水犹豫了一下,还是按照过去丛林中的习惯叫她虹姐,” 有什么要求需要
提的……”
  他现在是个那么有气派的大人物了,他还会想到问我一句关心的话呢,虹想。
虹那一刻的心理很奇怪,有一点点骄傲,更多的肯定是敬畏,毕竟她已经做了那
么久的囚徒和奴隶,而更加荒唐的,是她有点恍惚,像是突然之间把眼前这个人
跟陈春弄混了,虽然那更是个她已经很久没有想到过的名字。他现在会是个更有
权势,更有魅力的男人了吧,他真的管理着这个国家呢。
  虹也许犹豫了有一秒钟,不知道一瞬间有多少互相冲突的念头从心中飞掠而
过。但是女人凭着直觉说出来的却是:” 我爸爸……我还有个女儿。”
  虹说:” 他们在惠村,要是洪……洪哥能关照下……”
  虹又一次咬住嘴唇等待。她觉得自己在发抖,那种想跪到男人脚底下去的感
觉又回来了,而且是那么的强烈。洪水没有显露出多少表情。
  哦,他说,这个事……我让人问问吧。
  然后就是战争。朗族中的几个重要的部族首领联合宣布独立,而蔓昂政府的
部队从芒市出发越过青塔山把高原西部分割成两块。前民阵军官洪水是游击战专
家,他们像是下了决心不能让高原东部这种半生不熟的状况再重演一次了。
  最早的时候,苏医生让虹干些清洁屋子的工作。他们有一座三层的小楼房,
虹每天把走廊清扫一遍,用水擦洗病房的地板。那块铸铁的底座就是那个时候给
她挂在脚腕子上的,她干活的时候,护理中士会拖张椅子过来坐在一头看着她。
她是政治犯,苏不会希望弄出什么麻烦来。
  以后也是这个护理兵带着她第一次走出了医院。事先他们告诉了她,是洪水
要她去的。反正……她也就跟着他那么走了出去。打仗的事让居民们做好了心理
准备,可以去接受更多奇怪和荒谬的现实,光着身子走在大路上的虹对于他们只
是一个最初的迹象。虹以后确实在他们中间生活了将近一年的时间,他们重新熟
悉了这个传奇的女人,而战争也使他们再一次地重温了更多的酷虐和流血。
  那一天虹走过半个芒市,重新回到了城边破败的省立学校。洪水并不在那里,
罕也不在,他的中队连带着他们的马已经被送去了前线。学校被当做了物资中转
站和仓库,军队现在有大堆的东西需要搬来搬去,他们还在当地征召部族的马帮
和人力,惠村的尼拉也是理所当然的选择了。
  虹在这里也没有遇到尼拉,他们也经过芒市直接去了山口。但是按照军队的
要求,他们把孟堂和小冬给带来了。
  现在是打仗,军队说话算话,而且军队征召是付钱的。以后洪水有意无意地
告诉过虹,军队威胁了尼拉,但是也付了更多的钱。洪水让一个小军官跟虹商量
解决以后的问题,先要安排他们有个地方住下,军队肯定不会长期照顾这样一老
一小的两个人。或者,洪水从政治角度考虑也不愿意那么做。
  孟姓在芒市有不少亲属,在过去的很多年中他们一直想方设法地靠上藤弄孟
家,凭借着和孟家的关系敛财致富。虹跟着惠住在芒市的时候年纪很小,但是她
都会记得这些人谨小慎微,讨好地微笑着的样子,只不过现在轮到孟虹努力地装
出这样的笑脸了。而且作为一个赤身裸体,手脚带镣的妇人,她笑得毫无说服力,
她只是使人确定不移地认识到孟家该是彻底完了。
  孟虹用了很多时间在芒市里拜访那些她能想到的人。跪坐在人家家里的火塘
前边,请他们同意让孟堂和小冬住到家里,看顾他们一段时间。真的,只是不长
的一段时间……一两个月而已,以后我会想办法的。虹恳求说。然后她看着那些
她该叫叔叔伯伯的老人满脸愁苦地讲诉他们生活的艰辛,家庭中正遭遇到的各种
困难。他们没法帮她。更直接些的人就会告诉她他们不想惹上麻烦,所以你还是
去找别家吧。
  虹低着头,她知道对面那人有时候迅速地瞥一眼她的胸脯。她差点就说出来,
你想干我吗,来吧,干多少回都行。只要你答应,我每天晚上过来给你干。
  当然,就连这也没有用的。女人的屄不值那么多东西。她的晚上也不属于她
自己。再说了,每个人只要愿意,总能够找到办法干她,也许找到苏医生拍拍肩
膀,给他塞包香烟就能做到。她自己的身体根本就不是她可以用来交换的条件。
  虹还在强撑着微笑,但是她觉得精神和体力都已经疲惫到了极点。做完了这
些回到医院已经是晚上,她还得在脚上系上那个铁块,擦洗完三层楼面的地板。
明天早上她又得去请求苏医生,让那个兵带她去学校。她抱着小冬笑一阵,再哭
上一阵,听听她爸爸含糊不清的唠叨。她在那里光着身子走来走去,到处寻找能
够负责的军官,可以同意给她点吃的。虹要是不在那里,孟堂和小冬就一直待在
一间小房子里,除了门口有兵看守以外,完全没有人去管他们的事。
  潘是大官,可能日理万机,她根本见不到他,就是再见到了也没有用。作为
一个叛国的罪犯,一个跟母马一样背货的奴隶,她能够请出假来走到城里的街上
去,能够再见到女儿,能够找到东西喂养女儿,已经是很靠着潘的面子了。
  虹现在知道她和潘相比已经有着多么大的距离。潘派来的军官带着几个兵一
直跟着她,但是他始终不参加讨论,也没有意见和建议。他像是尽量地表现成一
个押送犯人的看守。这些军人的存在只是使谈判的对方更加恐惧。不过到了最后,
他却只用几分钟就解决了问题。他应该是在汇报过情况后接到了潘的指示。
  这个军官带着虹找到芒市聚成货栈的老板说,你给她爸和她女儿找个地方住
下,找个年纪大点的女人,照顾他们。
  聚成货栈的老板孟坎姓孟,仔细计算族谱的话,他大概还是孟堂的远房表
弟。他在芒市拥有几座不算小的货仓,收购储存粮食,北部的山货和平原地区运
进的棉布铁器。当然,大家都知道当初要不是孟堂土司把准备卖到山外的檀木寄
存在他家里,他可能到现在还在开杂货店。三天前他告诉孟虹说他的库房连带着
里边的大米都在战争期间被烧光了,以至于他全部的生活就是东躲西藏地逃避债
主追杀。但是他现在只是满脸堆笑着说,是,是的,好,好,一定,长官尽管放
心。
  那个小长官还能似笑非笑地加上一句,你给我小心着点,别弄出麻烦来。要
是出个什么事,以后芒市就再也不会有聚成货栈这个东西了。
  在热带储存粮食是一件花费成本的事。芒市的普通居民可以用竹子和木头给
自己搭一个简单的家,但是聚成不得不用更昂贵的砖和瓦建造库房,用厚木板铺
地,否则大米和面粉很快就会在雨季中变质发霉。他还为那三大间库房圈起了一
道围墙,这是个战乱的时代,食品在很多时候会比黄金更吸引人注意。芒市的商
会组织有自己的武装自卫队,聚成货栈是主要的出资人之一,因此在这个城边的
院子里还常年住着一伙带枪的男人。
  为聚成看仓库的萨已经五十出头,他和他的老婆也住在这道围墙里边,这对
上了年纪的夫妻有一个六岁的孙子,但是没有儿子。他们唯一的儿子曾经是聚成
的伙计,他在给货栈运货的路上遇到雷雨,被闪电打中烧成了焦炭。虽然这是一
种很不经常发生的事,但是正好撞上了谁也没有办法。生者只能继续偷生。他们
的儿媳也是那么看的,所以她很快就离开芒市,再也没有出现过了。而孟坎倒
并不是一个完全不讲情义的老板,他收留了萨,让他好歹有一个可以抚养孙子长
大的落脚之地。
  现在坎把孟堂和小冬送进了他的家里。那里有院墙,有卫兵,有萨的老婆
没事照看着他们一老一小,对于孟坎,或者对于军队,这都是个考虑周到的办法。
虽然没有人问过孟虹,但是她已经试过,她没法做到更好些的结果。对于孟虹,
一个附带的注意事项是她在去货栈看望父亲和女儿的时候,可能同时还得花费些
力气取悦驻守在里边的自卫队员。不过没人会把这当作问题,就连孟虹自己也不
会在乎的。
  在以后的几天里孟虹已经预感到洪水同志,或者叫做潘,还会来找她。那时
孟虹还住在给她治伤的单间里,在没有其他事情要做的时候,她也还是被链条拴
在铁床的脚上。和上回一样,虹从床边上站下地去对潘表示尊敬,她尽量让自己
站得挺直一些。女人还是背着手,在平常,她的手也照样是背铐在身体后边的。
  政府对朗族的战争开始以后,医院里的人很快就感觉到了变化。它开始变得
越来越肮脏和混乱,房中横七竖八地躺满了缠绕着绷带,衣衫褴褛的伤兵们,到
处是呻吟或者尖叫。洪水到这里是来看望伤员们的,从这一点上看,他像是仍然
在尽力维持着反殖时期的人民军队传统。不过这次进来的只是他一个人。门在他
身后关上了,把嘈杂的声音阻挡在了外边。
  潘说,坐,坐下吧……虹姐。他很自然的把手搭在女人的肩膀上:” 坐…
…伤该都好了吧?”
  伤口是在女人的乳房上,他看她的乳房。伤确实都愈合了,只有扭曲狰狞的
疤痕。他已经站在她的身前,靠得离她很近了,他摸了摸她的胸脯。
  虹不能算讨厌他,虹甚至在一开始就知道会是这样。他们在一起待过的时间
不少了,她了解他,能想到他对实现自己梦想的渴望有多强烈,即使……这个梦
想已经肮脏破烂的像一块抹布一样。但是梦想就是梦想,它会超越现实的。
  我就出演一次梦想吧,虹想。如果一个铁链缠身,遍体鳞伤的马帮女奴隶还
能装扮成别人梦境的话,对于她自己可能得算是一种荣耀呢。如果她的手没有被
铐在后边,她现在就敢去抱他的腰,可是虹只是在铁条床上把腿悄悄的分得更开
了。他站着的,正低头往下看,他能看到的。他抱住了她的肩膀。
  ” 潘哥,摸摸我。” 虹低声说。他摸索着她赤裸的背脊,像划过水面的浆一
样,令人战栗的感觉一圈一圈的涌到前边来,漫过女人的胸腔。她软弱得支撑不
住自己,身体前倾,倚靠在男人的胸脯上。
  这是那么多年里,她能想到的最好的男人了。她喃喃地说,潘,潘哥……阿
春……女人自己哆嗦了一下,她知道他听到了,可是她已经顾不上,她抬起脸来
往上看他,脸上已经全都是眼泪。女人勉强笑了笑,说:” 我弄湿你衣服了。”
  她留给了他解开衣扣的空间。女人离开他往后仰躺到床上,腿还挂在床的外
边,她把左边和右边分成两次搬回床面来,她们很沉,都牵着成串的铁链圈圈呢。
她的眼睛余光看到他跪到床上来,赤身裸体的,他都已经有肚子了,但是还能像
个将军一样,即使是在床上也像。女人自己被锁着的手一直在身体后边压着,女
人闭上眼睛,光靠着她的伤痕累累的身体去感觉他。她感觉到他在亲她的脸,亲
她的脖子和肩膀,亲吻她的乳房上的伤痕。他正在用舌头舔舐她们。她感觉到他
的下体结结实实地拥挤在她的两条腿中间,肌肤的摩挲让人觉得心旌飘摇,飘摇
到想哭,想笑,想要撒泼打滚,飘摇到一切随风,空空荡荡。那是在她更深处的
地方,遭遇过无数次劫掠折磨和虐待,像是青苔断木,荒草枯藤缠绕的地方。她
们空虚的像是一千年没有到过人烟的废城。
  她想要他填满她。长久长久以来,她一点也不厌恶,一点点也不抗拒地等待
一个男人进来。她已经那么长久地习惯了冷眼旁观所有使用她的身体,摩擦着使
他们自己快乐的男人。她可以大睁着眼睛,毫无表情地凝视着他们射精时扭曲的
脸。但是现在她的眼前是一片鲜艳的红色光辉。
  他涌了进来,填满了她。她一直觉得他有些文弱,今天才是第一次发现,他
竟然可以是那么的汹涌,有着那么强大的,几乎是蛮横的力量。他对她从来不是
这样,在那么久之后,他才用身体的直接交流告诉了她这一点。虹像是松了一口
气似得,她孤单地,空虚地,坚持了太多的时间,她是真的愿意,真的渴望,有
一天可以把自己交给一个男人,完全地听凭他的摆布。这里并不仅仅是她的柔软
温润的阴道,这里是女人干枯粗粝的整个身体,或者,还加上她的全部的灵魂—
—那些在眼睛里星星点点,四处飞扬的东西。女人激烈地,狂野地收缩起来,收
紧到咬牙切齿,收紧到手忙脚乱,虹在男人的身体底下陷入了歇斯底里一般的,
疯狂的扭动和痉挛之中。
  这一切转瞬即逝。女人因为快乐,因为委屈,因为悲伤和绝望,几乎是放声
痛哭起来。她现在还能够把握住的事情,实在是太少太少了。
  潘以后还问过她,” 有什么要求需要提的?”
  就像是魔瓶给你的三个愿望一样。女人只能猜测,有什么是可能实现的,而
另一些根本就用不着去提。最后她还是说,” 我爸爸,还有小冬,给他们想个办
法。” 她真的下了决心似得,坚决地说了出来:” 带他们走,离开这里。”
  他那时候坐在床边上,看着她,抚摸着她。他说,我要去朗族那边,我明天
就走了。
  战争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他现在要把他的指挥位置前移到战区去,那也可
以算是革命时期的传统了。他说,等我回来。
  女人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在等他回来。孟虹不是十六岁的小女生,她要是
能相信男人倒会是件怪事了。可是快三十了的,每天要让十个男人操过的女人,
仍然还是个女人。在潘之前她还真没想到过,现在还有男人能让她心软呢。她不
是相信他,她只是想他。
  她闭着眼睛在心里想,潘啊,潘哥啊,接着就尖叫:” 干妹妹的屄啊!干死
妹妹啊!”
  有的兵喜欢她那么叫,她就得叫,不叫就会挨耳光。心里想着一个人的时候,
叫起来的声音,听上去会更加自然。每天上午,等到虹陪着苏医生查完三间躺满
伤兵的大房间,总是都已经接近中午。苏医生扬长而去,躲到三楼上的院长室里
就不再露面。兵们喊,婊子护士,别走,过来!
  虹每天晚上待在一间病房里,他们把这叫做值班。值完一个晚班以后,这一
屋子的男人肯定是干完他们想干的了。可是还有另外两间病房,另外二十张床上
的伙计呢。他们就算不是每一个人,每一天都想着要干,轮换交叉着起来,放炮
的事每天都还是得有。他们在这时候把虹弄到床上,操她。苏从来不管这种事,
也许作为一个男人,他觉得男人们要填补自己的空虚也是天经地义吧。
  ” 你是圣安娜女校医科毕业的?” 苏医生问虹的时候声音平和,不过略微带
着一点好奇,甚至是,也许还有一点点尊敬?
  洪水演完之后,就该是苏医生上场了。为了这一幕剧本,瘦长的苏中尉甚至
专门对虹开放了他的城堡。在三楼上原先教会医院的院长室里,苏坐在一张覆盖
着深色皮革的大台案后面,天花板上还有一副铸铜叶片的吊扇正在歪歪斜斜地划
着圆圈。跟整个房间古典沉重的装饰风格相比,北部军区医疗分队队长包裹在一
套缝制粗糙的军服里边,肩膀上缀着肮脏褪色的红黄两色肩章,苏中尉显得多少
有些滑稽。
  虹说是。” 是……长官。女犯人在圣安娜上过两年学。不过女犯没有毕业。

  女犯人这个自称,似乎使据守在大台子后面的医生有些局促不安。他在椅背
上有一些扭动。苏中尉看起来真的象是一个读过内科外科著作的人,在军装之外
他还有一副眼镜,有瘦长的马脸,还有一个专注的鹰钩鼻子。尽管如此,他始终
没有希望眼前这个裸体带镣的女同行坐下的礼节性表示。有两个沙发就在虹的身
后,但是她立正站着让那个瘦男人看。
  他们在那里做完了一场认真的谈话。医生告诉她,他了解她的情况,她当然
是个政治犯,永远都是。而医院也有情况,医院的问题是完全没有人手。他既代
表军队要求她工作,也作为一个医生同行,恳请她的帮助。
  ” 那个中士是个笨蛋,” 他告诉她,” 他对于肌肉和血管有什么区别根本就
没有概念。”
  你一定能做得比他好的,好很多。
  另外一些事是……嗯……还有,晚上她要待在病房里值夜,要为受伤的士兵
们解决问题。而下午会有些另外的事情。
  ” 当然了,芒市是个小地方,我们又是在战区,不能跟蔓昂大医院的卫生条
件相比” 他对虹说:” 不过这个……这个医院里用的铺盖还是要常换常洗……”
  楼下机井的水泵柴油不够,成堆的铺盖衣物总是搬到河边上去洗的。芒河绕
过他们所在的这半边城区,不能算太远,但总是在城外了。走出医院以后,还要
走过好几道土筑的小街呢。
  这其实又是一个特别的安排,苏含含糊糊地暗示说,为了让她可以有机会经
过聚成货栈,去看望照顾她的父亲和女儿。这个恩惠的来源变得很神秘,在虹听
起来,它既有可能是来自高官的直接指示,又有点像是出自医生的额外好意。不
过最后的意思是,无论是哪一种可能性,虹都得认识到自己的情况,不要给帮助
她的人造成麻烦。
  我不喜欢北方,它有时候真野蛮。苏说。他们会把两三岁的小女孩卖给印度
来的流浪艺人,他咂着嘴说,他们还会把老头砍掉手脚扔到猪圈里,跟猪养在一
起。
  啊,真对不起,我不该说这些的,不管怎么说,她是你的家乡对吧?医生中
规中矩地模拟一个文明的英国绅士,他做到了一直文雅地与奴隶交谈。
  还有一点,最后虹还要弄干净这座房子,经常扫一扫,用水拖一拖,诸如此
类。反正……这已经是你正在干的事情了。你做得很好的,一直很好的。
  这就是潘给她的消遣。虹冷冷地想到。他不会让她好好的过日子,考虑到他
和她过去的工作关系,他要尽量避免出现关于他和她的流言。虹甚至想,他可能
就是有意的让她每天到城里去露上一面,让大家看到她是个什么样子,并没有得
到谁的特殊照顾。她太熟悉他冷静无情的规划风格了。她只是不知道他疯狂地超
出规划操过她那么一次以后,是不是就算得偿了青春的夙愿。她不知道他还会不
会在什么时候,突然想要再操她一次,她不知道他在戎马倥偬之中,有没有突如
其来地,怀念过她的屄。
  等到中午这些补空的兵们全都做完以后。虹才能从病房里出来。她拖带着铁
链走完二楼到一楼的转了一个折的楼梯,就觉得腿有点站不住。她在石块砌成的
大门下抬手扶墙,斜着身子靠了一会儿。更多的粘液正在从她的身体里流淌出来,
它们一时半会的走不干净,那种没有规律的失控感觉令人烦恼。女人从大腿一直
到小腿的整个内侧一直都是水淋淋的,浸湿了的赤足在砖砌的地面上打滑。弯着
腰的女人低头看看,看到的是早上被人踩肿了的那个大脚趾头。虹突然明白了,
她其实是在等他的,除了想他,她也在等他。她总得有件事可以盼望吧。
  马帮给她挂在脖子上的铜铃,还有系马鞍用的链子都让苏医生他们弄掉了,
剩下的是弄不掉的。脚下那个大铁块在外出干活之前可以找中士解下,她白天也
被允许不戴手铐。当然,手腕之间还连系着铁链,不过她的手可以在链子的长度
范围里活动。虹现在在白天里要有很多活动。女人用另一只手托了一下身后的竹
筐,放端正自己的腰和背,撑直起腿来重新起步。筐里面装满的是她上午给每一
床换下来的床单被套,她下午要到芒河边上去洗干净这些。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