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母女调教】第二十四章

  「重生之母女调教」第二十四章
  「我满意啥?」我疼的一吸溜嘴,乖乖的睁开了眼睛。老师恶狠狠的瞪着
我,胸部伟大的山峦起伏不定,牢牢的吸引了我的眼球。
  「还看!」陈玉娟脸上一红,手上又加了把劲,心头却是一阵甜蜜。
  「哎呦,饶命啊。我不看了,好姐姐」我嘴上说着,闭上了眼睛。
  就在陈玉娟放松警惕的时候,我却一头扎进了她的怀里,拿脸使劲的蹭着,
鼻头正好顶进了老师深深的乳沟,脸颊被柔软至极的双丘包裹。
  我不由自主大口的吸气,入鼻是成熟女性诱人的乳香,夹杂著沐浴後淡淡
的清香,仿佛回到了幼时母亲的怀抱,让我沉醉其中,真想就此长埋不起。
  陈玉娟被我吓了一跳,想把我推开,却看到输液瓶被我拉的乱晃悠,连忙
拿手扶好,又看了看我手腕处的针头,「小坏蛋,别乱动啊。别倒血了!」
  「妈,我想吃咪咪!我饿!」我呢喃着,鼻子乱拱。
  陈玉娟乳房被我顶的痒痒的,情欲慢慢被勾引了起来。我的这一声「咪咪」
弄的她更是神魂颠倒,乳头直立。她此刻真想撕开上衣,将它拨弄出来送进小
情郎的嘴巴,让他吃着,用嘴唇含、舌头添、牙齿咬、喉咙吸。
  但洗手间里的哗哗的水声告诉她,妹妹还在呢,可能马上会出来。她只能
让我的头夹在她的乳峰间,轻轻的拍打我的后背。
  我的手却牵着她的手,慢慢的靠近我的下体,引导她握住我勃起的阳具。
老师象征性的挣脱了几下,就老老实实的套弄起来。
  「好了,小坏蛋,有完没完啊?」过了好一会儿,陈玉娟勉强将我推开,
脸红扑扑的。
  「来,做这儿。」我拍拍我旁边,
  「你别乱动啊!」陈玉娟警告道,拿薄被盖住了我的下体,才放心的坐了
下来,问道,「你啥时间醒的?」
  我早在她们姊妹两个说话的时候就醒了,知道打我的是老师的妹妹,那肯
定是白挨了,就想恶作剧一把。此刻见老师问了,就骗她,「我也是刚醒。」
  「少骗我了!你是不是起了啥坏心眼?」陈玉娟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我哪敢呢?」我从老师的笑容中嗅到了危机,感到腰部的那块倒霉地方
的肉一阵痒痒,赶紧解释,「好姐姐,有了你和梅梅,我已经够幸福的了。哪
里还有其他的心思呢?」
  「那你干嘛拿你那个坏东西那样对我英子?」
  「我真的刚醒啊,我可不敢故意尿到小姨的脸上。」
  一声小姨令陈玉娟脸色更红,过了一小会儿,她才觉察出了我话里的漏洞,
轻车熟路的将手放到老位置,狠狠的拧了下去,语气低沉,一字一顿的,「我
– 跟- 你- 说- 过- 尿- 的- 事- 了- 吗?」
  我疼的龇牙咧嘴的,也知道自己说漏了嘴,只能苦笑着求饶,「好姐姐,
我再也不敢了。哎呦,哎呦,别拧了,肉要掉了!」
  「你怎么那么坏!把我妹妹都气哭了」
  「不是,不是,你听我解释嘛。我听到小姨打的我,知道这个打是白挨了,
就想小小的报复一下小姨。可不是有啥坏心眼。你还拧啊?」我吸溜吸溜的抽
气,「那这样,我敲小姨一下,然后你让小姨尿我一脸,就算扯平了。怎么样?」
  「臭流氓!」陈玉娟又好气又好笑,想到妹妹骑在小情郎脸上撒尿的样子,
浑身又燥热起来,「你真不是个好东西!」
  陈美英虽然没说,但陈玉娟知道自己算是在妹妹面前丢了个大丑,那副狼
狈的样子自己都觉得丢人。此刻妹妹被淋了一脸的尿,也算是扳回一点面子。
不过这样便宜了这个小色狼,他对妹妹估计也起了坏心思。
  我感到老师的手轻了不少,暗暗好笑,这些个女人怎么个个都是口是心非
的啊,嘴上却继续忽悠,「还有件事,我怕小姨把咱们的事告诉梅梅。我现在
可还没准备好怎么哄梅梅呢。我原本的计划是等到高考后再跟梅梅讲的。」
  「啊?那可怎么办呢?我再跟她说说,要她保密。」老师想到梅梅知道此
事的后果,有些着急,「我妹妹素来最是胆小不过的,应该不会乱说吧?」
  此时的我看到老师可怜兮兮的样子,暂时将准备驯服老师的雄心壮志抛到
了九霄云外,只想着怎么讨老师的欢心。
  「姐姐,你亲我一口,我就帮你解决掉这个问题。嗯,不行,这样蜻蜓点
水肯定不算的……嗯,这个也不行,你的小丁香都没尝到……」
  「唔……」我的嘴彻底被老师堵上了,发出了幸福的哼哼声。
  陈美英拿香皂反复洗了两把脸,还是觉得脸上脏兮兮的,都是尿骚味。又
想到尿液可能溅到嘴唇上脸,又用手捧起自来水,连着漱了三四次口,还是觉
得口内有股怪味未消。
  她一闭上眼,一个油亮紫黑的龟头出现在眼前,不停的晃动,上面的尿孔
排泄出腥臭的液体,射到自己脸上,形成一根银亮的水柱。
  这个坏蛋!色狼!王八蛋!无赖!混蛋!陈美英那可怜的脑海里面,翻来
覆去就是这简单的骂人的词汇。
  陈美英自幼因不是父母所盼望的男孩,不得父母的喜爱。但幸而得到大自
己四五岁的姐姐疼爱,倒也没受多大委屈。她因此养成了依赖的心理,凡事都
要找姐姐商量。
  出嫁后,她跟着丈夫迁到了另一个城市。丈夫是个有本事的,是个警察,
吃公家饭,陈美英更是一心一意的照顾家里,下班就往家跑。于姐姐的联系也
少了很多。因她长的漂亮,公公婆婆和丈夫一家也是疼爱有加。可是她生了个
女孩后,情况就发生了变化。
  迫于家庭的压力,苗冰冰五岁那年,她偷偷摸摸的生了二胎,是个男孩,
可算合了心意,养在乡下的公婆家,却不料的了急性白血病死了。虽然不是自
己的错,但丈夫从此对陈美英就冷淡了下来,后来还有了外遇。
  陈美英得病后,更是体会到了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姐姐无私的爱给了她
生机和希望。但今晚姐姐给她的印象却让她近乎崩溃了。那么坚强、自信而又
独立的姐姐,曾经高傲的如公主一般的姐姐,竟然像母狗一般被人侮辱,任人
亵玩,还要强颜欢笑,讨小流氓的欢心。
  不过,爬在地上的姐姐,脸上露出的笑容,却是自己从未见过的。那张刻
板严肃的脸上竟然能出现如此媚态,那可是自己做梦也无法想象得到的。还有,
姐姐那里的水居然那么多……
  要死了,居然想那么丢人的事!陈美英甩了甩脑袋,将脸靠近镜子。镜子
里,露出一张枯黄憔悴的面容,看起来居然比姐姐还要显老些。
  就在几天之前,趁着姐姐不在,陈美英坚持办了出院手续,暂住在姐姐家。
  她的身上只剩下了一百多块钱,就只好硬撑着买盒饭吃。由于不知道姐姐
啥时间回来,为了省钱,吃盒饭时不敢要里面的菜,只要一盒白饭。
  姐姐给李映梅留的肯定有钱,但她面皮又紧,性格软弱,可不好意思找侄
女借。找工作极不顺利,那些服务员、清洁工什么的她身体受不了,轻松的工
作却不肯要她。
  但是这些苦,比起今晚姐姐的遭遇又算得了什么呢?为了姐姐,自己一定
要勇敢些!陈美英用手擦了擦眼角的泪水,离开了卫生间。
  卫生间门打开的声音,惊醒了沉醉在热吻中的陈玉娟。她急忙抽身,脸色
红润。
  陈美英看到姐姐和男孩暧昧的姿势,就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她刚想说些
什么,被我打断了,「这位就是小姨吧?刚刚真是对不住了」
  看着男孩笑嘻嘻的流氓样,陈美英一脸的愤怒,「姓陈的,谁是你小姨!?
你想要我姐姐怎么样?」
  「看来小姨对我有些误会啊。」我推了一下陈玉娟,「娟姐,让我跟小姨
单独谈谈。」
  「不许你欺负我妹妹!」陈玉娟听到我称她姐姐,称妹妹小姨,不觉好笑,
又怕我吓坏了妹妹,小声提醒我道。
  「我跟你没什么好谈的!臭流氓,你如果还敢缠着我姐姐,我就去……」
  「英子,你别这样,小华对我可好呢。」
  「哼,姐姐,不要怕他。借的钱咱们慢慢还就是了,可不能受他那样侮辱!
他那副色迷迷的丑样,那样欺负你,一看就不是好东西」说来也是奇怪,在姐
姐身边,陈美英的胆子也大了好多。
  「小姨,要知道,美丽的东西包裹的不一定就是钻石;丑陋的外表包裹的
也不一定就是垃圾。你不能被表面现象蒙蔽了双眼啊,我那样对你姐姐……」
  「我呸……」陈美英的话被肚子的一阵绞痛给打断,小腹咕噜噜叫了起来,
里面翻江倒海一般难受。她狠瞪我一眼,匆忙的奔向卫生间。
  陈美英这几天也是又饿又馋,姐姐带来的冬枣吃了不少。冬枣和馄饨在体
内起了反应,坏了肚子。
  陈美英蹲坐在马桶上,「扑扑哧哧」的开始往里面灌了起来。一股恶臭顿
时弥漫在了卫生间,把陈美英自己都熏了个半死。
  我和陈玉娟在外屋都听到了卫生间里面的不雅声音,我呵呵大笑起来,被
陈玉娟伸手捂住嘴巴。过了一会儿,陈玉娟终觉不放心,走到卫生间门口,轻
声询问起来。
  陈美英哪里好意思答复姐姐呢。又过了好一会儿,她终于将体内的赃物排
泄干净,站了起来。
  今天可能是陈氏姐妹的受难日。当陈美英的手伸向马桶按钮的时候,惊恐
的发现马桶坏了!再看看马桶里面堆得满满的自己的不雅之物,里面居然还有
没嚼碎的枣肉,陈美英真是欲哭无泪。
  「妹妹!妹妹!你没事吧?」陈玉娟在门口担心的问着,「你再不开门我
就撞门了啊!」
  「姐姐……」陈美英的声音如同蚊蝇,将门开了一条缝。陈玉娟进门,也
被熏的一个趔趄,在看看马桶里面,自然明白了发生了什么,她憋住笑,将陈
美英拉出了卫生间。
  陈玉娟再也憋不住了,搂着妹妹大笑起来。被妹妹看到了自己的丑态的尴
尬,此刻仿佛烟消云散了。
  「姐姐,你别笑了!」陈美英臊的满脸通红,捶打着姐姐的背部。
  「好好好,我不笑,不笑。哈哈哈」
  我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但看到姐妹花搂在一起,耳鬓厮磨,胸部挤压,
捶打笑闹的样子,眼睛感到都不够用了。老师的容貌自不必说,她妹妹也算是
一个极标志的美人,就是瘦些,身上的衣服土了些。
  看姊妹两个闹的开心,我也拔了针头,站了起来。
  「不许你去!」陈美英看到我想去卫生间,连忙阻拦。
  「你可真霸道,这可是我的病房,为什么不让我去?」我故意逗弄陈美英。
  「小华,别闹了。卫生间的马桶坏了。」陈玉娟出来给妹妹打圆场。
  「那又咋了?我只是想洗洗脸罢了」
  「……」
  「哦?我明白了。那小姨刚刚拉的便便都留在里面了?我可要看看漂亮的
小姨拉出的东西是啥样?我找人拿个相机,拍下来让大家都看看」我朝卫生间
里面走去,却被陈美英一把拉住,我一使劲,把陈美英拉的站不住脚。
  「别,你别进去!」陈美英看拉不住我,看着陈玉娟,「姐,帮帮我啊!」
  我给陈玉娟使了个眼色,陈玉娟往后退了两步,不肯帮忙。陈美英不禁哀
求起来,「求求你,别看啊!」
  「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就不进去。」
  「什么条件?你说!」
  「我和你姐姐的事,你不许管,更要保守秘密!」我看着陈美英犹豫的样
子,「其实我是无所谓,但事情传出去你姐姐丢人现眼不说,工作啥的也是要
受到影响吧。那个时候不是更惨?」
  「妹妹,我求求你,不要出去乱说,好吗?」
  「还有啊,想想你的女儿……」这可是赤裸裸的威胁了。
  「去,别吓唬我妹妹!」陈玉娟在我的脑袋上弹了一下。
  「行,我答应你们。」陈美英看着姐姐祈求的眼神,想想男孩的威胁,还
是屈服了。
  换了个新病房,安顿好之后,陈美英也该回家了。
  「娟姐,你带小姨打辆车,时间很晚了,路上不安全。」我装的一副病怏
怏的样子,「我这里就不用陪了。」
  「哼,假情假意的装样子!」陈美英满腹心事先离开了房间。
  「姐,别走好吗?我想你」我一把拉住老师,可怜兮兮的盯着老师。
  「好,放心吧,我留下陪你。可不许动歪脑筋!」陈玉娟想到小色鬼不怀
好意,身子不觉酥了半边。
  陈美英坐在出租车上,看着身后朝自己招手的姐姐,手里拿着姐姐给的一
百块钱。她握住还带着姐姐体温的钞票,想到姐姐的细心和温柔,和即将受到
的侮辱,眼泪淌了下来。
  和陈美英想象不一样,陈玉娟几乎是一路小跑着来到病房门口。被妹妹一
打岔,欲火暂时消退,此刻却以百倍的热度重新燃烧起来。
  陈玉娟停下了脚步,重新整理了头发和衣服。然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抚
了抚前额的刘海,慢慢的推开房门。
  我躺在床上,看着门口出现的熟透的妇人。只见老师将一头水亮亮的青丝
高束脑后,宛如新婚燕尔的少妇,薄施淡妆的脸上泛起一抹红霞,在昏暗的灯
光映衬下更添冶艳。
  白色风衣里粉色的衬衣领口微开,一对坚挺在酥胸上撑得衣服涨鼓鼓的,
露出胸口一片雪白娇嫩的肌肤。略显丰腴的肥臀、短裙下修长的大腿、高跟鞋
的娇小玉足,都散发出成熟女人妩媚的风情。还有那高贵,典雅,干练的气质,
无一不让人怦然心动。
  刚刚我没顾得上仔细看老师的打扮,此刻终于饱了眼福。我被勾的上了火,
血液全部往下体行去。
  陈玉娟一眼就看到床上男孩身体中部迅速支起的帐篷,不自觉的咽了口唾
液。
  「坏蛋!」嘴里骂着,陈玉娟却越发的将腰杆挺直,让胸部的曲线更加动
人心魄,摇摆着身体将风衣慢慢脱下,「你可不是个好孩子哦!」
  「骚货,快过来,让老子好好操操!」
  「小屁孩,你说粗话。真不乖!叫声好听的我就过来。」陈玉娟笑意盈盈,
就是不靠近我的床铺。
  「大骚屄!」我急促的喘息着,享受着和老师的调情,「你想让我叫你什
么啊?小婊子?」
  「呵呵,刚才你喊我妹妹小姨,那喊我什么呢?」看着床上的帐篷顶点颤
动不已,陈玉娟也是眼热心跳,下体润泽。
  「娘,我的亲娘,我的骚屄老娘!」
  「这还差不多。」走着猫步,陈玉娟摇曳着身姿来到我的面前,却被我一
把抱住,脸朝她胯下拱了过去。
  我急切的将老师的短裙撩开,露出雪白的大腿,根部的阴毛清晰可见,镂
花的透明内裤上已经是一片湿润。这是我给老师准备的情趣内裤,放在屋子里
面。老师竟然趁着自己妹妹不注意穿到了身上,可见她也是情欲满怀了。
  我头往前一送,鼻子顶住了女人阴部的最窄处。顿时,一股浓烈的女人阴
部特有的气息差点让我窒息。太好闻了!
  陈玉娟感到阴户被一个肉乎乎、尖尖的东西顶住了,还喷着热乎乎的气体,
想到自己阴户的液体肯定也沾到了小情郎的脸上,更是情动。
  我明显感到老师的阴道口处比其他地方的温度要高些,拿嘴一含,亲了两
下。
  「别亲那里,脏!」陈玉娟被弄得痒痒的,很是舒服。
  「脏什么!」我亲了一会儿,觉得不过瘾,就探出头来,用舌头舔了舔嘴
唇处老师的爱液,「你可是我的亲妈,哪有儿子嫌母亲脏的?」
  「坏孩子!真不是个好东西!」陈玉娟也觉得小情郎亲的不够过瘾,嘴里
挑逗着。
  「来,好姐姐,上床来,让儿子好好舔舔!」我扶着老师,让她两手反抓
住床头的横梁,脸朝上,让她那优美的曲线暴露无遗。我站起身来,浑身赤裸
裸的站在床边,目光充血,巡视着老师的身体。
  仿佛感到了我火辣辣的目光,老师毫不羞涩的将身体舒展着。她的脸上红
的像涂了朱丹一般,眼神迷离,含情脉脉的盯着我,「小色鬼,你想怎么样欺
负妈妈?」
  「妈妈你这个大骚货,看我怎么操你!」
  陈玉娟的大腿紧夹,身体微微颤抖,等待着男人的侵犯。我的伸向了老师
的短裙下,她配合的将脚尖踮起,形成一个弓形,方便我将内裤褪掉。我将被
濡湿的内裤在鼻子边嗅了一下,然后轻佻的将内裤挂到我角度朝上的阳具上。
  陈玉娟的两条修长的大腿被摆成了接近一百八十度的钝角,裙子被撩到了
胸部,将女人最隐私的部位暴露无遗。
  「妈,你的小穴可真美啊。」
  眼前成熟女人丰满的阴阜完全呈现在我的眼前。一个黑黝黝阴毛形成的尖
端朝下的倒三角、完全充血的阴唇、微微凸出的阴蒂、若隐若现的阴道入口、
亮晶晶的女人的爱液,将我的眼球紧紧吸引。
  「坏蛋,你都看过多少次了,还没看够?」陈玉娟看我的啥样,娇嗔道。
她的阴唇不由自主的蠕动了一下,溢出了求欢的淫液。
  「怎么有个够?这可是我亲妈的骚屄啊。你看,它在动呢,这是在欢迎我
呢!」我看到老师的淫荡样子,再也忍不住了,一口吻了上去。
  陈玉娟只觉得肚脐处一痒,被小情郎的嘴唇紧紧的含住,然后舌头也顶了
上来。
  「好痒啊,别亲了!」
  我的嘴巴以老师的阴户为圆心,舔着、含着老师的肌肤,划出一个螺旋形
的轨迹。所到之处,是微微的体香,老师的皮肤也被我刚刚开始发芽的胡须扎
的微微战栗,一半是刺痛一半是快感。
  慢慢的,我的嘴巴到达了老师的阴阜。弯曲的阴毛弄的我鼻子发痒,只想
打喷嚏。我恶作剧的用牙齿咬起老师的阴毛,轻轻的拉扯起来。
  「疼啊,别拽。」陈玉娟此刻真是痛并快乐着,而那淫水流的越发多了,
「小色鬼,你的花样可真多,坏死了!」
  我根本没空理她。老师下腹的桃花源已经泛滥一片,湿漉漉的淫水和骚哄
哄的气息弄的我是神魂颠倒。我抬起脑袋,嘴巴对准了老师的花蕊,将头埋了
下去。
  我伸出舌头,用它在老师的肉缝上滑动,尽可能的深入肉缝深处。老师感
到下体处传来触电般的酥麻感,尤其是阴道上面的小豆豆被逮住的时候,一阵
阵强烈的快感直袭大脑。
  「唔……啊……好孩子,再舔深些……」陈玉娟嘴里呻吟起来。
  我舔弄了一会儿,一口含着了老师正在淌着蜜汁的花房,一股股女人的爱
液被我吸到了嘴里,咕咚咕咚咽了下去。
  看到自己的小情郎大口大口的吞咽着自己的骚水,陈玉娟一般是感动,一
半是羞涩,下身更加的湿透。她不禁将大腿夹住了小情郎的脑袋,呻吟声也大
了起来。
  可是,男人的舌头无论如何也是没法跟粗大的阳具相比的。陈玉娟看小情
郎舔的兴起,根本没有挺枪直入的意思,不由哀求起来。
  「别光舔啊,我要你……」
  我淫笑着瞟了她一眼,「骚姐姐,忍不住了?不好好求求我,我才不给你
呢」
  「你个坏家伙,想怎么样?」陈玉娟知道小情郎在想些什么,「我才不求
你。哎呦,别吹了!」
  我看老师还不服帖,用嘴在老师的阴道口使劲的吹了起来,使得老师的肚
子如同气球般鼓了起来。老师拼命扭动胯部,想摆脱我的嘴巴,却被我紧紧搂
着。
  「求求你操我!我的骚屄都痒透了,快来操我吧!你个坏家伙!」
  「来了,这就给你!」我翻身上了床,将硬挺的阳具对准了老师的阴户,
「姐姐,睁开眼,好好看我怎么爱你的!」
  听到小情郎的要求,老师勉强将眼睛睁开,低头看去。只见硕大狰狞的龟
头正在自己湿透的阴道口出晃动,不禁将屁股动了动,拿阴唇去摩擦龟头。
  我也忍的差不多了,看到老师放浪的样子,淫笑一声,「好姐姐,我可进
来了!」腰身一挺,阳具如同蛇儿一般钻进了老师的蜜穴。
  「好涨!」陈玉娟感到阴道壁被小情郎龟头上的棱肉刮的生疼,炙热的肉
棒摩擦着肉腔,直插到了自己的子宫,舒爽的呻吟起来。
  自己的那里怎么这么的敏感?今天晚上陈玉娟感觉到身体的异样。仿佛是
吃了春药般的亢奋,下体搔痒的不行。此刻终于被小情郎的肉棒给插进来了,
陈玉娟感到整个身体都在战栗,每个细胞都在欢呼,迎接着男人的爱抚。
  「重点,嗯,好哥哥,好孩子,再快些啊!姐姐好爽」陈玉娟的手紧紧抓
住我的后背,阴道里面一阵阵的蠕动,仿佛要将我的鸡巴生生吞吃了一般。
  「骚姐姐,烂逼妈,你的小穴要吃人了!我的肉棒要化了啊!好爽!我操,
我操你妈的烂逼!我操死你!」
  嘴里的话没经过大脑,怎么淫荡怎么来,骂的陈玉娟更加兴奋,双腿夹的
更紧。
  「大鸡巴儿子!竟敢操你妈的烂逼!还插的这么深!哎呦,哎呦,真是个
孝顺的好儿子!我不行了……啊」陈玉娟敏感的身体不经操弄,没几分钟竟然
就高潮了。
  「妈,儿子的鸡巴操的你爽吧!我的鸡巴还是硬的,可还没爽呢。」
  「坏家伙还这么硬!咱们再来!」陈玉娟浑身开始冒热气了,紧紧的抱住
我的身子。
  我的精力却是旺盛的很,抱住老师的屁股狠狠的插了起来,搞得老师叫声
不断,连续高潮了好几次。
  「不行了!好孩子,饶了姐姐吧!」陈玉娟感到全身瘫软,连小拇指头动
弹的力气都没了,阴道的肌肉仿佛被火烧过一般作痛,低头看去,阴唇似乎肿
了起来。可身上的男孩还没有泄过一次身子呢,只能低头告饶。
  老师全身的衣服已经被我扒了个精光,雪白的身子仿佛都被染成了粉红色,
眼里春情荡漾,肌肤嫩的能捏出水来。下体也是一片水泽,我的阳液和老师的
阴液汇聚在一起,黑黑的鸡巴和粉红的阴唇贴在一起,分为的诱人。
  我的下巴顶住老师的乳峰,看着她红扑扑的脸蛋,暂时停止了腰部的动作。
我的鸡巴还硬邦邦的留在老师的体内,琢磨着怎么逗弄这个被我征服的女人。
  陈玉娟却以为我生气了,怎么呆着脸呢?
  「好弟弟,生气了?姐姐的身子真是不行了。」
  「那我这个可怎么办呢?你看看」我将鸡巴轻轻的动了下,搞得老师一阵
喘息。
  「别动,可要了我的命了。要不,我给你含含?」
  「算了吧,好姐姐,看你全身都是汗,先歇歇。咱俩说说话」
  「好弟弟,还是你怜惜姐姐。」
  「小华,毕竟是年轻啊,身体真棒!」陈玉娟用手轻轻抚摸着我腰部的紧
绷绷的肌肉,被我充满阳刚之气的体现所吸引。
  「姐姐老了,配不上你啊。」陈玉娟突然想到自己的身体,已经是残花败
柳了,还没怎么着呢都承受不住了,不禁有些沮丧。
  「姐姐,你在我心中永远是最漂亮的!」觉察到老师的失落,我急忙奉承。
  「小华,再过十年,姐可就快五十了,年老色衰,而你却正是二十六七岁,
你还能喜欢我吗?」
  「……」我沉默了一会儿,「姐,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呢?」
  「首先,姐姐你即使到了五十,肯定也是很漂亮的;即便丑了些,我可是
把你当妈看待的,只要你愿意,还是会好好孝顺你的……用这个宝贝」
  陈玉娟感到小情郎的鸡巴又轻轻动了一下,不堪伐鞑的阴道跟着颤抖起来。
  「别来了……小坏蛋,那有这样孝顺你妈的!」
  「姐姐,我说真的啊。我现在啊,感觉你既像我的情人,又像我的妈妈;
既想占有你,不想让你伤心。我也不知道对你的爱情多一些,还是亲情多一些?
你放心,不管我有多少个女人,我这个宝贝肯定会先照顾你的」
  虽然没听到男人的甜言蜜语,陈玉娟却深切感受到男人的真挚,还能强求
些什么呢?想到小情郎对自己是亦妻亦母的感情,羞臊过后,心里也是一阵甜
蜜。自己的岁数在那搁着呢,哪能独占着自己儿子辈的一个男孩?
  「我呸!你还敢有多少个女人呢!?我警告你啊,如果你敢让梅梅伤心,
我不活吃了你!」
  「嘿嘿,那哪能呢?」我心里盘算着,要不要将梅梅也将成为我的性奴隶
的事告诉娟姐呢?还是等等再说?
  「哎呦,你的头!?」陈玉娟的手突然离开了我的脑袋,上面红红的,显
然是血。刚刚不知是谁碰到我的脑袋上的伤口。
  「没事了。」陈玉娟仔细的检查我的伤口,发现血已经止住了,才放心了。
心里突然想到,梅梅和自己都在男孩身上留下了伤疤。今天妹妹下手可是不轻,
在小情郎的脑袋上估计也会留下了一道伤疤,难道……
  「姐,我还没过瘾呢,要不让你妹子进来替替你呢?」
  「不行!」陈玉娟听到妹子两个字,全身一震,脸上刚刚平息的晕红又升
了上来,「不许你欺负她!」
  「哦?你看看,她可是在门口站了半天了,可怜兮兮的,等着挨操呢!」
我的鸡巴却被阴道壁夹的阵阵酥麻,暗笑老师的口是心非。
  陈玉娟身子一僵,缓缓扭动脑袋朝门口望去,果然,门口俏生生的站了一
个女人,一手捧胸,一手探于胯下,一个标准的女性自慰姿势。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