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元战记】第四十八章

  随着呼呼的风声,邵然抱着晨曦不知道掉落了多久,四周已经完全黑了,只
有仰面才能看到一个光亮的圆形洞口变得越来越小。
  邵然只有死死护着晨曦,把全身功力都运在后背,迎接着随时可以到来的强
烈撞击。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邵然都感觉是不是已经快掉到洞底的时候,终于
一声巨大的水声,二人只觉得一下子掉在了水里,强大的冲击力使邵然背后一阵
巨痛,全身的骨架都似乎都散了似的,而晨曦狠狠撞在了他的怀里,竟直接晕了
过去。
  二人的下落力道还没消去,虽然水有浮力,但这里的水流显然不怎么深,邵
然又狠狠地撞上了水里的岩石,幸好背后的内力还没散去,否则再这么一下,肯
定也和晨曦一般的晕过去了,就算不撞死也淹死了。
  但就算如此,邵然还是觉得眼前一黑,口里忍不住吐出一大口鲜血来,这下
子内伤可不轻了,但生死存亡之际,他只有奋力抱着怀中的晨曦拼命朝上面游去,
原本短短的一段距离,在这时候让邵然感觉游不到头,只是死死咬着牙关让自己
坚持下去,终于让他破出水面,四周伸手不见五指的,他只好随便认了个方向便
游了过去,也算是命不该绝,大概只游了几十米就摸到了岸。
  邵然把怀里的晨曦往水边一放,自己再用尽最后的力气爬了上去,终于脱难
的他已经连一根手指都动不了了,仰天一躺便在原地像死狗一般喘着粗气。
  可是这会可不能睡过去,晨曦刚才似乎有些溺水,只休息了一会邵然赶紧爬
到晨曦身边,又是按肚子又是对着小嘴吹气,忙活了半天晨曦才好不容易咳嗽了
几声,把肚子里的水吐了出来。
  ” 咳…咳…这是在哪?邵然,你在吗?” 晨曦见不到四周的情况,害怕地问
道。
  邵然趴在地上,用尽全身力气回道:” 没事了,我们大概是在地下的什么地
方…” ” 邵然!” 晨曦听到他虚弱的声音,大惊道:” 你怎么了?受伤了吗?”
” 废话,那么高掉下来,我如果一点事都没,那我就不是人了。” 邵然无奈地回
道。
  啪的一声,四周竟然亮了起来,原来是晨曦用了一个光系的照明魔法,见到
邵然躺在地上浑身又是血又是伤的,她惊慌地叫道:” 天!你受了这么重的伤,
这该如何是好?” ” 呵呵…” 邵然洒然一笑道:” 没事的,只要没死就算我们运
气不错了,可能上面的人以为我们这么高掉下来早没命了。” 晨曦白了他一眼,
道:” 伤成这样了,还有心思说笑,可惜蒂达姐不在,不然还能帮你疗伤。邵然,
你说我是不是很没用?战斗又不行,辅助还不会,这次连黑龙王给的魔杖,都丢
在上面了。我…我只会拖你后腿,你会怪我吗?” 邵然抓住她的小手,笑道:”
傻女人,你乱想什么?你能陪我快活,我就欢喜得不得了了,又哪里要你去冲锋
陷阵?” 在微弱的光芒下,晨曦的脸羞红得就像个苹果,她腻声回道:” 那…要
不要我现在来伺候你一下呀?” 一边说着,手便握住了邵然的要害,轻轻套弄着。
  感觉到肉棒上强烈的刺激,邵然赶紧讨饶道:” 别!这会可玩不起啊,你非
要我死在你肚皮上么?饶了我吧!” 晨曦原本也是开玩笑,自然停下了手,转而
扶起邵然道:” 我们浑身湿成这样,可别在这里老呆着了,我扶你去前面看看,
如果找不到出口,迟早我们得饿死在这山洞里。” 邵然点头应是,只好由着晨曦
吃力地搀扶着他,一手还得维持魔法的运行,也幸好这算不得什么厉害的法术,
以晨曦的精神力维持一段时间自然没什么问题。
  邵然打量起四周,这是一个看起来应该是天然的山体洞穴,四周的洞壁都非
常潮湿,估计是和水源相近的关系,但奇怪的是附近连一个小生物都没有,安静
得出奇,好像只剩下他们两个一样,压抑的感觉让邵然心中有种不安。
  走了好长一段路,晨曦因为支撑着邵然的大部分体重,已经走得气喘吁吁,
邵然本想停下来休息一会再走,但突然发现前面似乎有一个凸起的石块立在路旁,
连忙朝晨曦道:” 你看,前面好像有什么东西。” 晨曦这时候也看到了,连忙把
手里的光球对准那里照了一下,竟是一个石碑,上面有四个邵然不认识的奇怪文
字,但晨曦见到了这石碑竟脸色大变。
  ” 怎么了?” 发现晨曦的异状,邵然赶紧问道:” 是不是,你知道这里是什
么地方了?” 晨曦看向邵然,道:” 这下我们完蛋了,这里竟是暗黑神教著名的
暗黑之路。” ” 噢?” 邵然忙问:” 这暗黑之路,很凶险不成?” ” 我也不知道,
只是一直听说,这条路是暗黑神让身怀罪孽的人,用来赎罪的,只是基本上没有
听过有谁能从这条路上出去的,至少在我有生之年从来没有听过。” 听到晨曦的
话,邵然眉头微蹙,可既然神使会把他二人弄下来,肯定也只有这一条路能走,
就算回去重新找路,相信也肯定是一无所获的。
  既来之则安之,邵然下定决心朝晨曦道:” 没有听说过有人出去,却一定不
是出不去,否则这条路存在的意义又是什么?别怕,我们继续走,总有机会逃出
去的。” 这会也只能这样了,晨曦虽然心中不安,也想不出别的好办法,只好扶
着邵然忐忑不安地继续朝前进。
  过了这个石碑,路变得更窄了起来,而且似乎空气中的暗黑元素变得更浓厚
了一般,晨曦的光魔法的照耀范围也小了很多,只能看见前方两三米的范围。
  邵然让晨曦放开自己,忍住疼痛拔出刀,护在晨曦身前。走着走着,前方突
然宽阔了起来,邵然发现不远处似乎没有路了,走近一看原来是一道巨大的石门,
石门前面是一个奇怪的雕像和一块大一些的石碑。
  邵然走了过去运起内力推了推石门,在六层内力的强大内劲下,石门竟也纹
丝不动,邵然忍不住脸上变色:” 晨曦,这门实在是太硬了,我推不开,怎么办?
” 转身一看,晨曦却在看那块石板,邵然一想开门的诀窍大概就在这石板之上了,
连忙问道:” 这上面写了些什么?” 奇怪的是晨曦脸上有些羞愤的神情,她咬牙
答道:” 上面写的是,满身罪孽的下贱母兽,想要得到暗黑神的宽恕,就用你肮
脏的贱嘴,去得到神兽的宽恕吧。” 邵然听罢奇怪地问道:” 这算什么意思?”
晨曦指了指那座雕像,道:” 可能是说这个。” 邵然顺着晨曦指的看去,这是一
个狗头人身的雕像,虽然只是雕刻的,却让人有一种阴森恐怖的感觉,它正保持
着一个威武的姿势,最显眼的是,它胯下竟耸立着一根粗长无比的狗屌,斜斜朝
上翘着。
  ” 不会是…” 邵然想到一种可能。
  ” 大概就是的…” 晨曦无奈地说道:” 这石碑的意思,就是说要我这样的母
狗,去讨好这个所谓的神兽,按字面上的意思大概是要我…用嘴巴帮它那个…”
邵然大惊失色道:” 这也太离谱了,哪有这样的忏悔方法?根本是在玩弄人的尊
严啊,晨曦你别冲动,我觉得这个不太靠谱。” 晨曦却道:” 邵然,我觉得大概
就是这个意思,因为这个雕像刻的,正是暗黑神的下等魔神兽之一的犬神兵,虽
然是神话中最低等的神兽,充当的是杂兵的角色,但毕竟也是暗黑神的手下。所
以,我觉得可以试试…” 邵然见晨曦主意已定,而自己确实也没有什么别的办法,
心里虽然不忍也只有转过头,道:” 那…随你吧,你试试就是。” 身后的晨曦,
虔诚地跪在了狗头人雕像的身前,轻轻握住了那根丑陋的狗屌,心里一狠下决定,
用诱人的小嘴含住了那根肮脏的石雕肉棒。
  本是高贵公主的晨曦,竟然在这里跪倒在地,为一个狗头石像舔鸡巴,这样
的场景莫说是看不到,平常人连想都不会去想,但这一刻却真实地发生了。
  听着身后晨曦含着鸡巴舔弄的淫靡声响,邵然只觉得心如刀割,这该死的暗
黑神,这该死的暗黑神教,总有一天我要你们付出代价!
  晨曦的口舌侍奉还在继续,她卖力地含着冰凉的石块拼命吞吐,也不知道怎
么样算是赎罪完毕,只能像母狗一般在那里拼命舔着,口水顺着鸡巴向下流淌,
晨曦只觉得舌头都快要麻木了,但石雕还是没有一点反应。
  邵然听了半天,终于无法忍受了,他转身朝晨曦道:” 停!不要舔了,你怎
么知道真的有用呢?说不定是忽悠我们的!” 晨曦用无奈的眼神看了看邵然,却
没有停下嘴里的动作,继续在那里卖力地摇着头,并把石头鸡巴深深地吞入到喉
咙深处。
  ” 该死!” 邵然怒骂道,正想强制把晨曦拖开,却发现晨曦脸上表情有变,
诧异间暂时停了下来。
  晨曦把狗鸡巴吐了出来,朝邵然道:” 先别阻止我,好像有用,我感觉…这
狗鸡巴好像比刚开始热了许多!” 说完继续含着那异物,忍住恶心拼命把整根鸡
巴都含进喉中,大幅度地进出着。看着这惊人的一幕,邵然张口结舌,他用手指
探了探鸡巴的根部,竟意外地发现确实温度有些异常,不该是石头自身该有的热
度。
  随着鸡巴在晨曦口中不断摩擦,晨曦一次次几乎忍不住呕吐起来,但狗鸡巴
也变得越来越热,到了后来竟然如同真的鸡巴一般温热。
  突然,这个雕像的整根鸡巴都亮了起来,一瞬间刺眼得让邵然和晨曦都被逼
转过了头,但几秒后光芒便消失不见,似乎刚刚只是二人的错觉一般。
  正当邵然弄不清发生了什么事,晨曦却吐出口里的狗屌,道:” 这东西的温
度,一下子下去了!” 刚说完,突然面前的石门竟传出了轰隆隆的声音,而这声
响也越来越大,然后石门竟缓缓地朝两边打开了。
  终于算是过了这一关了!
  刚才一直忍着恶心的晨曦,这会再也忍不住,跑到一边扶着墙拼命呕吐起来,
邵然赶紧扶住她,在她后背抚摸帮助她驱除恶心的感觉。
  晨曦把肚子里的东西吐了个干干净净后,才站起了身,惨笑着朝邵然道:”
我们终于成功了,还算没有白吃这苦。” 邵然搂了搂她,安慰道:” 辛苦你了,
我们这就赶紧出去吧。” 二人走过了那石门,刚走了没几步,后面的石门便又缓
缓地合上了,这下想回去都没戏了,邵然拉住晨曦的手道:” 别怕,不管前面有
什么,我们总能过去的!”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