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天性海】(第五十二章:四人行8)

 激情状态下老婆如此妩媚的眼神,本来应该是宁公馆唯我独享的私家风景,
而现在这道风景却毫无遮掩的呈现在众目睽睽之下……
  孟子曰:「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宁煮夫对孟老夫子这句古训是深得精
髓,一不留神便成了其最富有雷锋精神的践行者,坐排排吃果果大家分享个棒棒
糖不算神马,老婆跟人众乐乐才算神马。
  而这一切,你若喷之为病态都嫌不够还喷之为变态的话,宁煮夫同志都会置
之一笑,因为在宁煮夫看来,这一切恰恰源于自己对老婆的爱。
  所谓你理解不理解,爱都在那里。
  如果要给这个爱加个修饰,非一个字眼莫属:「大」。
  在你以为还在看一出猥琐的淫妻犯送老婆给男人操的喜剧时,人家宁煮夫却
已经将它视为一出大爱无疆的崇高正剧。
  让她快乐!娶宁卉时我曾立此誓言,而现在老婆正用妩媚的眼神告诉我她的
快乐,我分明看到老婆身体里正在盛开的欲望之花,在宁煮夫爱的名义和庇护下,
这朵欲望之花是那样的绚烂与美丽。
  而妩媚之外,我从来没有看到过宁卉的眼光是如此热辣——你不知道一个懂
得表达自己快乐与欲望的女人有多么美,此时老婆的双腿紧紧钩缠在她小男朋友
的脸上,这是男女之间性爱的肢体语言中最动人与性感的姿势。一个女人把自己
的最隐密之门,把那里的所有秘密,所有娇嫩,所有湿润,所有快乐以如此亲昵
与毫无保留的方式交给了一个男人的口舌……我看到宁卉的脸面朝我偏向一旁,
醉眼朦胧,热辣的目光盯着我似乎要将我熔化,鼻孔噏动着,嘴皮紧咬着,宁卉
似乎在极力抵抗着身体剧烈的反应,而她身下,曾北方正埋头疯狂舔弄着,一会
儿滋兹的吮咂声便从宁卉的双腿之间传来。
  我无法用语言描述眼前这鲜活的一幕给我的震撼,我突然感到自己身体开始
羽化般的升腾起来,我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我甚至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在男人面
前玉体横陈,欲望之花正绚丽开放的女人是我此生挚爱的妻——我视之为珍宝,
而她却敞开自己本属我独享的阴门在我眼皮底下享受着别的男人的口舌之乐……
  我不是女人,我无法知道像曾北方这样材质优异,如此年轻帅气,如此花样
年华的男人在性爱上能给女人带来多大的快乐——但我是男人,我知道和一个年
轻貌美的女人做爱是一件多么曼妙的事儿。
  其实无论男女,人性都是相通的。一个花样美男带给女人感官和身体的快乐
也是一样的。从宁卉的眼神,从她不断扭捏的身体和逐渐放开无所顾忌的呻吟,
我知道老婆欲望的阀门已经彻底打开——看到老婆如此快乐的享受着,我突然感
到眼眶濡湿,感到做一个淫妻犯除了心酸,除了猥琐,除了刺激,还可以有如此
圣洁感动的情愫……
  当世界充满爱,当淫妻有了爱的名义,这种爱一样能得到宗教般的升华。在
我看来,泰坦尼克沉没后杰克把生的希望留给露丝,拉着露丝的手告诉她一定要
活下去然后自己诀然沉入了冰海是一种伟大的爱,宁煮夫把老婆送给别的男人而
让她得到如此快乐的享受何尝又不是。
  看到眼前老婆正跟别的男人鱼水之欢,我体内的血液如万马奔腾,我毫不掩
饰自己内心的颤抖,非亲眼所见与亲身经历,你无法想象那是怎样一种刺激与强
大的力量,如同罂粟般荼毒的快感几乎将我的身体撕成碎片!
  如果不是还有这么多人在场,我真的就要把眼泪流出来,这宁公馆的绿帽工
程经历了多少的千辛万苦,今天终于有了它里程碑一样的时刻——我终于可以亲
眼看见老婆是如何与别的男人赤裸相缠,我一直以为女人高潮时候的表情最美,
其实当自己的老婆在别的男人身下婉转承欢,然后又爱意浓浓的看着你的表情才
最美!
  比如现在的宁卉,我的妻。
  看着老婆脸上欣快而万般享受的表情,和那娇嫩绝美的身体正快乐的扭结与
纠缠着,刹那间我觉得作为淫妻犯的一切辛酸都值了,作为一个淫妻犯你失去了
自己老婆独享的性爱权利不说,你还得钻床底,被人打,让奸夫埋汰,偷自己老
婆偷不着,以及差点被打劫丢掉老命——这一切跟老婆眼前的快乐与享受相比又
算得了神马?
  宁卉一直看着我,曾北方在身下卖力的口舌侍奉带来的身体的快乐从宁卉表
情上显露无遗的表达出来,嘴里还不时喃喃着什么,此刻,我真想扑过去拉着她
的手,然后伏在她的耳旁轻轻的述说一声「我爱你老婆」!
  我怔怔的几乎忘我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也忘记了身下的小宁煮夫早已昂然矗
立!
  「哎哎,看出神了啊,人家都已经计时开始了哈。」曾眉媚见我看得出神,
伸手一把朝我裤裆撩来,然后故意抬高音量的咋呼到,「哟,都翘成这样了,还
愣着干嘛呢?」
  我这才回过头来,看着曾眉媚尴尬的笑了笑,就见曾眉媚拿起自己的手机拨
了个号码,当手机处于通话的状态后把它放在一旁的床头柜上。
  「你搞什么?」我赶紧伏下身去,朝摆着的手机指了指,伏在曾眉媚耳边悄
声问道,「你搞什么飞机?」
  「哈哈哈,我拨通了我老公的电话,」曾眉媚跟我咬着耳根,那声音也只有
我听得见,「我把别人的老公照顾得这么好,我可不想冷落了自家老公啊,今天
这场面他听了现场直播还不把他刺激成什么样呢。亲爱的,你可要好好表现哦!」
  我靠,这是神马样的极品老婆!作为淫妻犯的角度,娶着这样的老婆你无疑
将是世界上最幸福的淫妻犯。
  曾眉媚说完好好看着我,扑哧一乐,接着埋汰了老子一句:「嘻嘻,一个半
小时哈!要是我老公听到他老婆被别的男人连着干了一个半小时,他指不定会爽
成什么样子,他一定会请你吃饭的哦!」
  我靠,这顿饭老子也要吃得到啊,一个半小时,你以为老子是种马还是fu
ckmachine嘛?
  接着曾眉媚头一缩,把脸悠地朝我身下梭去,伸出手把我的裤子拉开,我早
已钢硬似铁的肉棒便从裤裆里蹦跶了出来,见她双手捧住,对我含媚一笑,香口
张启,将我的鸡巴全然含在了嘴里。
  我鸡巴梭进曾眉媚嘴里的当儿,我下意识朝宁卉看过去,虽说今天我第一次
亲眼看到了老婆跟别的男人肌肤之欢,对于宁卉又何尝不是第一次看见自家老公
跟别的女人鱼水之情。
  宁卉好看的上弯月半眯着,让我无法判断老婆看到我的鸡巴被自己的闺蜜叼
在嘴里是什么样的表情,我只看到宁卉突然身体轻轻的抽搐一番,臀部抬起,下
身朝曾北方的脸拱去,气息急促,嘴里喃喃到:「嗯嗯嗯,好舒服……就那儿,
就那儿……」
  我不知道宁卉这么激动的反应,是曾北方恰好在屄屄上舔在了痒处,还是故
意以跟小男朋友撒娇的方式来向自家老公示威。
  女人如针的心思你别猜,但无论怎样,老婆此时的表情是如此的娇媚,那是
世间最荡人心魄的美景。
  曾眉媚肉感十足的大嘴几乎将我的肉棒连根吞入,猩红的舌尖在我马眼似有
似无的扫刮着,从纯技术的角度,这妮子的口技已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本身已
足以让我销魂得骨酥身软,而眼前老婆同样正快乐的享受着自己男朋友的激情口
爱的情景给予我的却是超越一切语言表达极限的视觉与心理刺激——这触角与视
觉的双重冲击让我的肉棒杵在曾眉媚嘴里只那么一盏茶的功夫就觉得精虫漫堤,
棍身一阵牵扯就是一副不争气要喷射的样子。
  我靠,小宁煮夫你有出息点要得不,撑不了一个半小时,NND的也没至于
这么衰的吧!
  而在风景如画的小城某一角落的房间里,如此奇特的一幕被绮丽的演绎着,
一对姓曾的姐弟不约而同的伏在身下给予着宁煮夫夫妻口舌之乐……老婆跟他姐
固然是闺蜜,而老子却被她弟当成觊觎他女朋友的小瘪三!
  老公、老婆、情人、男朋友、女朋友、闺蜜、姐弟、情敌……我靠,这四人
的关系可以奇特滴形成这么多组合,这关系套关系,组合套组合间你中有我,我
中有你的,让这同一屋檐下方寸之内正在上演的四人行——不,该是五人行哈,
如果加上此刻正在手机那头偷听的曾眉媚老公的话——之激情大戏多了一番别样
的风景。
  一会儿,估摸着姓曾的小子实在憋不住身下的膨胀,加上给我老婆美滋滋的
口交带来的刺激,就见他从宁卉的双腿之间抬起脸来,那脸像是去蜜罐里裹挟了
一番,满嘴都抹着些晶莹的蜜糖似的液体——我靠,老婆你到底流了好多水水啊?
看把这小子都流了一脸!
  这小子抬起脸的当儿,正好撞见他姐含着我鸡巴美滋滋的咂弄着,我观察到
他还包裹在紧身短裤里的凸起又是一翘——想象得出看到此番自家姐为男人舔鸡
巴的景象对这小子的小心肝是何等震撼的冲击,况且被舔的男人还是被自己一向
鄙视的急色小瘪三,就见他三下无除二的将自己的短裤扒拉掉,这小子的鸡巴啪
嗒一下也蹦跶了出来。
  这一蹦跶不要紧,要紧的是让正含着我鸡巴的曾眉媚也无法老实,眼睛滴溜
溜就朝她弟的身下瞟去,我接着就听见曾眉媚喉咙里咕咕了两声估摸是咽口水的
声音……老子立马心里面就严重不平衡起来——你个上帝老二完全是瞎了狗眼还
是咋滴,给了这小子一身漂亮的臭皮囊也就罢了,为嘛什么便宜都让他占尽了还
要给他一根如此漂亮的物件——话说这小子身下吊着的雀湿是根漂亮无比的鸡巴,
身杆粗长,龟头饱满,勃起的状态像半月型的钩子在空中呈现出无比优美的弧线,
看得素无基情的宁煮夫一番啧啧的咂嘴弄舌不说,连曾大侠纵使是面对自家堂弟
也不顾身份的失去了蛋定。
  我不是女人,但从曾眉媚看它的眼神我明白了这是一根对女人有着神马样杀
伤力的鸡巴——而我老婆能被这样一根鸡巴一次足足叼上一个小时,那会被叼得
怎样一个爽法?想到这里,我全身不由得筛糠似的哆嗦起来。
  话又说回来鸟,俺娘子那身娇肉贵,鲜嫩如花的身子没有这样一根上品大吊
相配,那老子这绿帽公不是白当,淫妻犯不是白淫了?
  曾北方这厢边被他姐舔弄男人鸡巴的淫态激奋着,而他宁姐姐正在自己眼前
玉体横陈,就见这小子早已兴奋得难以自持,伸出双手结结实实把宁卉的腰环抱
而起,将宁卉的臀部微微上挺的靠近自己的身体,然后用一只手端着那弧线优美
的钩子,这么在我老婆的屄屄上轻轻的一磨,伴随着我几乎听到见的「扑哧」一
声——那钩子便没入到我老婆胯下此刻定然已是濡湿涟涟的温柔乡里。
  我靠,那插入的动作才是一个熟练,这小子的鸡巴对我老婆的屄已是如此的
熟门熟路了哈。
  宁卉几乎来不及,或者根本就是没有任何抵抗的被小男朋友的鸡巴插入进来,
伴随着曾北方插入后的第一次迈身一挺,这一挺就挺得这小子噢的一声长长的嚎
叫,一付如释重负的样子,看来这小子雀湿被憋坏了,这一晚被他姐撩得硬了半
宿的鸡巴终于插在我老婆的屄里算是舒坦了。
  是插的男人舒坦,还是被插的女人更舒坦,这是一个问题——随着这看起来
几乎没根的挺入,我看见老婆娇躯一震,呻吟便伴着重重的鼻息脱口而出,「哦
………啊………」
  我无数次听到过老婆这样的特殊状态下的快乐骄吟,但今天又如此别样不同,
让我异常激奋而心酸,因为这荡人心魄的娇吟并不是来自于我,而是来自别的男
人鸡巴的插入。
  话说当年风流倜傥的克林顿同学在因为跟莱温斯基小姐不正当男女关系遭受
弹劾的听证会上曾有一番著名的口交不是性交的诡辩,那么,是不是此刻宁煮夫
才成为了一个真正的淫妻犯,因为此刻我才算是真正的看到了老婆被别的男人性
交地入了。
  克林顿同学总不可能把鸡巴的插入也不算成性交吧。
  曾北方那根漂亮的令人炫目的鸡巴插入我老婆屄屄的当儿,我小心肝果真如
筛糠似的咚咚欲跳散了架,不由得紧紧的攥住了曾眉媚的头发,示意她暂停对我
鸡巴的抚爱,我担心她嘴里含着我鸡巴哪怕一个小小的加力都会让小宁煮夫被刺
激得喷射出来——那亲眼所见的老婆被别的男人的鸡巴肏入的景象还真TMD不
是人受的!
  是神受的,还必须是这样一个淫神,淫是淫妻犯的淫。意思是成了神的淫妻
犯才NND受得了这刺激。
  人精加本来就是淫妻犯老婆的曾眉媚当然懂得我当下任何一个肢体语言,见
她懂事的将我鸡巴轻轻的吐了出来,对着我解风情的一笑,那意思是大功终于告
成也。
  曾北方身下越来越快的耸动着,抽插的同时这小子还不忘俯下身去,一口咬
着宁卉的嘴唇紧紧来了个无比热烈的湿吻——这一湿可就湿得非同一般,因为那
一湿里不仅有曾北方的唾液,还有嘴里带着的老婆身下刚才因为口爱流出来的水
水,就见宁卉眉头微蹙,踯躅片刻,还是抵不过小男朋友此时已如脱缰野马的癫
狂,檀口一张,便跟小男朋友口唇相缠的亲嘴咂舌起来。
  这小子神马艳福,品尝了我老婆的檀口津液,屄里淫水,现在居然还能将二
者在我老婆嘴里搅拌来个鸡尾混搭!
  被小男朋友这上下两路急攻,此时宁卉已经明显无法自抑,呻吟的气息逐渐
凌乱,那声音抑扬婉转如同夜莺啼唱:「哦啊………嗯嗯……啊啊啊………套
……套……」
  突然,我听到宁卉的呻吟中居然似有似无的钻出个套字来,这个套字立马就
让曾北方本来正奋力耸动的身体僵在那儿。
  哈哈哈这下老子听清了,原来老婆好像是酒突然醒了还是咋滴,这屄都被叼
了老半天了才想起喊人家戴套套!
  这一方面说明酒真NND能乱性,一方面说明宁煮夫在老婆心目中的地位那
可不是吹滴。
  我霎时一阵感动,突然又有一些同情那小子,这才刚刚入巷,鸡巴才爽就要
吊在那儿,上不挨天下不挨地的,是个什么事儿嘛。
  我正要看这小子是不是屁颠屁颠要去找套子,没想到曾眉媚却发话了:「哎
哎,亲,我说你有完没完,都这份上了还让人家戴什么套子啊,再说了,戴套套
影响敏感程度,不戴套套能一个小时才是真功夫呢!」
  我靠,这妮子是怎么来事怎么来!
  被曾眉媚这么一说,曾北方顿时有些六神无主,接着我看见这小子用哀求的
眼光看着宁卉,宁卉双眼迷离,气息不定,嘴里还是喃喃不松口:「不……不行
………戴套套……听……听话啊。」但老婆不停扭动着的身体却出卖了她,那明
显是因为曾北方的鸡巴突然停止了抽插表现出来的渴求与焦躁——其实老婆内心
也并不希望戴套子的,那有雨衣没雨衣的感觉是个淫都懂滴。
  这解铃还须系铃人哈,再说等下克林顿同学再来个戴套插入不算性交的歪理
的话老子才算亏大发了,于是我赶紧翻身而起,抱起曾眉媚就压在身下,三下五
除二的把这妮子剥得个精光灿烂,然后分开双腿,举枪就朝曾眉媚肥硕的屄门挺
刺而入,嘴里一本正经的说到:「靠,不戴就不戴,哪个怕哪个,听到没,不戴
套才是真功夫。」
  说完我故意还朝宁卉瞟了一眼!
  我这么说一边是为了说给老婆听,宁公馆约法三章此条今天暂时失效,一方
面当然也是为了激将下那小子,我知道宁煮夫万无可能一个半小时,那都是曾眉
媚那妮子瞎鸡巴吹出来激将她弟的,我倒是十分乐见这小子能把我老婆操到一个
小时,甚至越久越好,我想看看这根漂亮的,禀赋异常的鸡巴能一炮把我老婆送
入到多少次高潮!
  我话音一落,便把曾眉媚咯咯咯的逗笑了,就见她没心没肺的咋呼起来:
「亲,看看咱家陆恭多么神勇,戴套套算啥英雄嘛是不是亲爱的,啊啊……好舒
服,啊啊啊……你好厉害哟亲爱的!」
  老子原来有两怕,一怕开半小时以上的会,二怕芙蓉姐姐摆S造型,现在有
三怕了,这三怕是怕曾眉媚这娘们来事的那股子疯劲!
  果不其然,曾眉媚故意的挑衅引来宁卉咬着嘴皮的朝我又是杏眼一瞪,嘴里
依旧鼻息重重哼了一声:「哼,不戴就不戴,谁怕谁!」
  我靠,这原来只是爷们们操屄比个武,现在这娘们们也叫上劲了。
  不一会儿,便听见老婆那边扑哧扑哧的肉肉相撞的声音再次响起,毫无疑问
曾北方重新开始抽插起我老婆来,随后宁卉的呻吟与喘息随着曾北方抽插的节奏
婉转而起。
  我看见这时候曾北方拿过一个枕头塞到宁卉的臀部之下,将宁卉双腿盘起来
缠在自己的腰间,这样的姿势让宁卉的阴户被抬得很高,而曾北方几乎是以从上
而下的姿势抽插着,那阴户上的毛毛随着肉棒的挺入抽出也被抽动得一隐一显的,
老婆这双腿盘结在人家腰间加上阴毛咋现般的抽插构成了一出何等撩拨的淫景,
这NND还让我如何能专心致志的跟人家曾眉媚爱爱嘛。
  我不时的扭头看旁边的样子被曾眉媚看见了,见她善解人意的把身子朝宁卉
他们床上转了过去一些角度,这样让我无需偏头便能边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边能
看到对面床上的风景。
  也许是出于感激,也许姓曾的那小子操我老婆的姿势刺激到了老子,我决计
也来个猛的,就把曾眉媚的双腿举起来挂在肩上,双手把着那双肥腻滑爽的大腿,
小宁煮夫便在这妮子的屄里开始一阵翻江倒海般的猛插。
  「呜呜呜……啊啊啊啊……」曾眉媚开始嗲声的呻吟起来。
  房间里这下可美了,两个女人的叫床声像赛歌会似的此起彼伏,宁卉的呻吟
鼻息隆重,音质醇厚,而曾眉媚的则尖桑嗲气,两个女人的叫声一方唱罢我登场
的浅吟低唱着,那多声部悦耳动听的和声如同一场摄人心魂的听觉嘉年华。
  我将曾眉媚的双腿挂在肩上逞能似的操屄姿势固然是猛了,也操得这妮子哼
哼哈哈忒是舒服的样子,但这毕竟不一般的耗费体力,一会儿就把老子自个猛得
开始气喘吁吁,大汗淋漓。
  曾北方从上而下的插入姿势似乎积聚了更多的能量,在这样高强度,不断续
的冲击下,渐渐的我听出了老婆呻吟声中的状况,宁卉的呻吟变得来更加清脆与
短促,而且更加有力——我知道这通常是老婆的高潮近在咫尺的信号。
  而此时离曾北方插入开始才过去了短短的几分钟!
  「啊啊啊………」果不其然半根烟的功夫宁卉的叫声就兀地高亢起来,我看
见老婆的阴户主动往上迎挺,双腿紧紧交缠巨大的力量甚至绷起了上面肌肉鼓起
的纹路……
  随之曾北方自然观察到了宁卉身体的剧烈反应,报之以更加猛烈的抽插……
  「啊啊啊……I』mcoming!coming——」宁卉标志性高潮来
临的近乎疯狂的叫声随之而来,我接着看见宁卉的一只手紧紧攥着床单——我知
道今晚老婆的高潮,我平生亲眼目睹老婆在别的男人鸡巴抽插下的第一次高潮,
到了!
  老婆那一声coming酥快的叫声是如何激发她小男朋友的反应的我不知
道,我只知道随着这声coming的尾音还拖在空中飘荡的当儿,我已经体酥
骨软得姓什么都不知道了,只觉得鸡巴一阵难以抑制的扯动,简称鸡动,精虫便
嗷嗷的全往上涌,纵使我赶紧收腹提臀,欲制止「悲剧」的发生,但一切为时已
晚,我精关终是没有守住,那万千子孙便刷刷的全射在了人家曾眉媚的花心里。
  这一下宁煮夫悲催了,啥子一个半小时哦,这牛逼吹大了,这可是零头都不
到的十分钟都木有的光景哈,曾眉媚此时离高潮还约莫有两分钟的距离,人家女
孩纸都还没来,你宁煮夫居然就好意思把货交了。
  我靠,老子是个淫妻犯,你让我如何能看到老婆在别的男人鸡巴下高潮的情
况而不鸡动嘛。但这毕竟过于失态,对于另外一个正在我的鸡巴下承欢的女人是
多么的不公平。
  我脸一阵羞愧似的红白相间,赶紧俯下身来,咬着曾眉媚的耳根悄声说到:
「sorry,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平时都不这样的。」
  没想到曾眉媚对我含媚一笑,一笑尽在不言中的样子回应我,当然声音只是
我能听得到的音量:「哈哈,你老婆刚才高潮了,我知道你受不了那刺激。你不
射才怪呢。」
  我靠,多么善解人意的妮子。我心里立马泛起一阵感动。接着下意识的就准
备要将开始软耷的鸡巴从曾眉媚的身下抽离出来。
  曾眉媚伸出手来阻拦了我,对我极其温柔的说到:「别,亲爱的,别让我弟
知道了你这么衰。」
  老子又是一阵感动,眼里差点就是一遍湿红。
  然后曾眉媚只是将挂在我身上腿放了下来,让我继续伏在她身子上,小宁煮
夫自然也是没出息一付耷软的模样躺在曾眉媚温润的阴户里。
  接下来这场操屄比武出现了如下奇特的一幕,两个女人仍旧此起彼伏的呻吟
着,只是我老婆是真的在呻吟,因为人家操在她屄里的鸡巴依旧刚硬如铁,而曾
眉媚只是装出来让她弟知道陆恭同志依旧的是多么的孔武有力。
  接着曾北方准备变换姿势,见他拉起了宁卉,自己平躺下来,然后让宁卉的
下身对准自己的鸡巴坐在了自己身上。
  这个姿势老子晓得,叫观音坐莲。
  一会儿,就见宁卉在曾北方身上开始扭动起来,曾北方抓住宁卉的双乳,脸
贴上去叼含着乳头轮流吮吸着。当老婆一边的乳头在曾北方的嘴里裹挟一番被吐
出来的时候,都显得来异常挺硬,并有曾北方的唾液挂在上面泛着魅惑的光亮。
  此刻宁卉发缕披肩,随着自己身体在曾北方身上的耸动而波浪似的飘动着
……
  老婆跟她小男朋友爱爱的姿势虽然改变了,但宁卉酥人心骨的叫声却丝毫未
减………
  很快,我听到宁卉的叫声突然加快——我知道老婆的高潮又要来临。
  顷刻,老婆的高潮的再次如约而至,我看见老婆的臀部在曾北方的身上剧烈
抖动着然后嘎然而停,只是沉沉的将整个身子的重量压在曾北方的身上……房间
里再次飘荡起「coming」那摄人心魂的酥吟……
  看见老婆再次高潮我依然激动万分,却没法鸡动了,因为小宁煮夫已经耷软
在那里无精可射!
  接下来两人的姿势仍旧如常,短暂的平缓过后,宁卉的呻吟再次响起。
  这厢边,曾眉媚也不时继续假装呻吟着维护着我还继续雄风犹在的假象,这
也难为了这平时看起来没心没肺但实际上如此善解人意的妮子的一片玉壶冰心。
  这样约莫又过了一阵,我数落着宁卉以观音坐莲的方式在曾北方身上又起来
了两次,我实在不好意思再把这场本来就是吹牛逼吹出来的一个半小时的神话演
下去了,便不顾曾眉媚的阻拦,把鸡巴从曾眉媚的身下抽离了出来,嘴里半是自
嘲,半是高兴的说到:「我认输,我认输,还是曾弟弟勇猛!看这架势,你才是
一个半小时的主!」
  这话我不说还好,一说这小子更得意了,并且向我投来胜利者对战败者不屑
的目光——其实这也是我最愿意看到的,就见他再次变换姿势,一付还要大干一
场的阵仗,将我老婆翻身过来趴在床上,撸着鸡巴就从宁卉臀缝间插入了进去。
  这姿势老子也懂,叫老汉推车,顺便告诉你小子,这可是我老婆最喜欢的姿
势哈。
  老婆的呻吟果然不同,酥骨中多了一分媚荡……
  而自己心爱的女人几乎在自己鼻尖底下趴着被男人从后面干的景象是如何激
荡我的身心,我已经难以用语言企及……
  曾眉媚见我自动缴械投降,这回没咋呼着埋汰我,只是脸靠过来给了我一个
温柔的安慰之吻,然后起身朝宁卉他们走去……
  这妮子要干嘛?
  见曾眉媚赤裸着一丝不挂的身体,一点不讳避滴迎着他弟惊讶并且滚烫的目
光靠近到宁卉的身前,半蹲下来,伏在宁卉的耳旁,接着传来曾眉媚的轻唤:
「亲,好吗?舒服吗?我弟怎么样?厉不厉害?」
  「嗯嗯,」宁卉呻吟着,欲说什么却又无法说出口。
  这曾眉媚突然的加盟对宁卉意味着什么我不知道,但对他弟来说无疑是一道
无形的兴奋剂,这么近的距离,她姐身上的体毛,皮肤上的血管或者乳头上的肉
纹这小子都可能看的清清楚楚,就见曾北方从后面突然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房间
内立马回荡起来「啪啪啪」肉体相碰发出的撞击声。
  「啊啊啊………」宁卉身体随着撞击开始抖动起来,呻吟已经变成了叫喊。
  「舒服吗?亲?」曾眉媚开始用牙齿嗜咬宁卉的耳垂。一只手伸出去开始在
宁卉的乳房上撩拨着,逡巡一番,然后捉住一只乳头开始捏弄起来。
  「舒………舒服……」
  「我弟弟厉害吗?」
  「厉……厉害……啊啊啊!」
  我紧紧盯着老婆此时已经红潮满面,娇媚如花的脸庞,我搜寻着老婆的目光
——那目光时候与我相对,时而游弋别处,时而散淡如水,时而又热烫似火!
  「北方,用力!快!今天你不让你宁姐姐达到两位数的高潮你别下来,你别
给我逞能说你还能做一个小时!」
  我靠,曾眉媚这要求再一次说到老子心坎上了,就见曾北方大气不敢出,只
是在宁卉身后再一次啪啪啪的加快了抽插的力度。
  「不………不……眉……眉媚……别」宁卉有些慌乱语无伦次的的呻吟着。
  「别停!北方别停!快!」曾眉媚边说边把嘴从宁卉的耳根挪开,顺着宁卉
的脸颊、脖子、滑到宁卉的胸前,然后檀口一张,噙住了宁卉的一只早已充分勃
起的乳头吮咂起来。
  我靠,没想到老婆的乳头还能被女人叼着,原来老婆的乳头被女人叼着还可
以是如此的美,如此香艳,我感觉我此时鸡巴已经开始有复合的蠢蠢欲动的迹象!
  「啊啊啊……」宁卉的呻吟明显已经变调。
  「com……coming——」宁卉几乎是用最后的力气发出这一声标志
性的叫喊,然后头一低,绵软无力的靠在了曾眉媚的背上……
  这次在曾眉媚辅佐下,老婆来得非常强烈。
  这下俺也有事情做了,我开始屁颠屁颠数起了老婆的高潮!
  六,七,八,九……后面这几次几乎都是接着来的,除了曾北方卖力的在后
面抽插,曾眉媚在前面恰到好处的撩弄也是这几次老婆高潮来得如此之快的原因。
  大家都在等待最后一次了,曾眉媚赶紧伏宁卉耳边嘀咕了句什么,话音刚落,
就见宁卉全身扭曲,曾北方在身后几乎用尽了全身最后的力气在发动着最有一次
冲刺。
  「啊啊啊………」宁卉叫喊的声音已经有些沙哑,老婆身下的床单已经流出
了一大滩粘稠的水迹。
  曾眉媚依旧伏在宁卉身前,轮流吮吸着宁卉的乳头……
  「啪啪啪啪」抽插声已经如机关枪的连成了一条线儿……
  此时我鸡巴已经全然重新硬挺,我的手撸在上面,就等着扳机最后这么的一
扣……
  「啊啊啊」宁卉这时的叫声几乎可以用声嘶力竭来形容……
  突然,突然宁卉的呻吟突然断更,接着我看见老婆的身体以最大的张力痉挛
起来,脸上因为极度的欣快变成一朵娇艳花朵!
  那断更足足有几秒钟的时间,我知道那是女人极度高潮中出现的短暂意识模
糊的状态。
  当老婆的呻吟回来的时候,已经变成了今晚从未出现过的「老公!老公!老
公!」的呼喊!
  这始料未及的叫喊让我心里咯噔一下,但不容我间或的细想,我心里默默念
出「十」的当儿,我撸着鸡巴的手猛然扣动了扳机。
  我靠,老子又射了!在老婆在她小男朋友那根漂亮的鸡巴的抽插下达到第十
次高潮的时候!
  ……
  后来我们什么时候彼此睡去的我实在记不清楚了,我只记得房间里弥漫着精
液和女人高潮体液的味道久久都无法散去,我还记得在我临睡前我强撑着精神问
了句曾眉媚宁卉最后一次高潮前她在宁卉耳边说了什么?
  然后曾眉媚睡眼惺忪的回答我,面带微笑地:「我对宁卉说高潮来的时候一
定要叫老公。」
  

第二天一大早大家还在沉沉入睡的时候,曾眉媚就一胳膊肘把我拐醒了,然
后像出了神马大事件似的问我:「今晚按计划我们是不是应该到那个风景区的野
营地了?」
  我半天才回过神来,揉了揉还在打架的眼皮,说到:「是啊,咋了?」
  「那你赶紧起来跟我出去一趟!」说完曾眉媚坐起了身要穿衣服。
  「你又要搞什么飞机啊大侠?」
  「别问那么多,赶紧起来跟我走!」
  我见曾大侠神情是如此严肃只得立马翻身起床,出门时候我特地朝宁卉他们
床上瞟了一眼,见老婆跟他小男朋友正赤身相偎,还沉睡在甜蜜的梦乡里……
  一出门曾眉媚就把我拉到了旅馆停车库,打开咱们车子的后备箱,拉出了一
顶帐篷出来,然后往工具箱里悉悉索索的翻找着什么东西。
  我靠,居然这妮子最后翻出一把大号的剪刀来!
  「你要干嘛?」老子声音都有些抖了,「你……这是要搞破坏还是咋滴?」
  见曾眉媚二话不说,唰唰滴就将帐篷剪开两个口子来,然后对我说到:「你
男人力气大,照这两个口子撕开,然后再去找块砖头什么的硬物来!」
  我战战兢兢的照着曾眉媚的指令把两项工作做了,见曾眉媚接着下了新的指
令:「把帐篷的支架给我砸断了!」
  我靠,这真要搞破坏啊,我踯躅片刻,便怀着即便搞破坏老子也是从犯的心
情一发狠硬是将好端端的帐篷生生的砸坏了。
  曾眉媚接着审查了下咱们这一大早的战果,才心满意足的将帐篷重新装上放
回车里。
  这刚一转身,就见曾眉媚脸色马上就变了天,对我一脸呜呜的啼哭状:「哼,
你赔我的帐篷!那可是我老公国外带回来的,值一百多刀轮呢!」
  我靠,我顿时头皮一麻,不晓得这妮子究竟要折腾些神马飞机:「你欺负人
啊?不是你叫我砸坏的嘛?怎么转眼就要我赔了?」
  「切,你是真笨还是装笨啊?」曾眉媚一嘟嘴,转身不理我了。
  我霎时就愣在那里,不过一会儿的功夫老子立马回过神来,我靠,这妮子真
是他妈个人精啊,太伟大了,我连忙朝曾眉媚扑过去,朝着曾眉媚的脸就是一阵
乱啃……
  傍晚,我们顺利的抵达了下一个风景区指定的野营地,等我们把宿营的装备
都搬下车来,打开那两顶帐篷,就听曾眉媚非常来事NND跟真的似的咋呼起来:
「哎呀,我老公搞什么名堂,帐篷坏了也不跟我说一声,看我回家怎么收拾他!」
  这局面当即就把曾北方看傻了,见他立马非常认真的问到:「那……那今晚
咋睡呢?」
  然后曾眉媚顶顶冷静的来了句,让旁边偷着乐的老子差点没乐得笑出声来:
「没法了啊,只有一顶帐篷了,这荒天野地的,只有四个人凑合着睡一块了呗。」
  说完自己转一边去了,留她弟看着被弄坏的帐篷硬是愣了半天。
  然后一旁的宁卉趁曾北方不注意,过去到曾眉媚的身旁,小声的问到:「演
得到挺像的哈,帐篷是不是你故意弄坏的?」
  「嘿嘿,」见曾眉媚干笑两声,朝我指了指:「跟我木有关系哈,我什么都
没做,是你老公!」
  我靠,老子这么容易就被出卖了。
  宁卉当然明白了其中的名堂,朝曾眉媚的一拳打去:「你这死鬼,昨晚的事
还没找你算账呢,你太坏了!」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