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四十一枝花之慕容夫人】(六十五)人伦之常~(六十七)奇变陡生

           (六十五)人伦之常
  清晨,他睁开双眼,梅花依旧坐在身边地上,一双美丽杏眼水汪汪地、一眨
不眨地看着他,手上拿着一根树枝,上面插着一只野兔在火堆上烧烤。野兔在火
中已烧的有些发黑,阵阵肉香之中夹杂着一股糊味儿,她却浑然不觉。
  她虽然满身尘土,但脸上始终一尘不染。她素面朝天、毫无妆饰,却清丽绝
俗,美得令人眩目!乾娘一向认为,世上不可能有圣贤书上所谓的「真善美」,
梅花不就是吗?
  被美人凝眸而视本是件美事,可一直被盯着看,却也不禁心中有些发毛,问
道:「梅花姊姊,你怎么啦?兔子都烤糊啦!」
  梅花如梦方醒一般,「啊」地一声,忙转头看向火上的野兔,不由得惊呼一
声,忙将野兔移出篝火,伸嘴吹了吹,笑道:「还好,幸亏你提醒及时,将就着
还能吃。」
  无月道:「你平时都这样生活吗?」
  梅花答道:「是啊,我一个人时,也经常外出采药,一出来就是十天半月,
夜里住山洞或山中背风处,饿了就啃干粮,或打些野味、采些野果充饥,倒也满
自在的。」
  无月叹道:「长期这样生活,也太清苦了!」
  梅花用衣袖垫着,扯下烤得不算太黑的那只兔腿递给他,说道:「小心点儿
拿,别烫着手!」自己扯下那根比较糊的兔腿,一丝一丝地扯下来吃。
  无月边吃边说道:「刚才你看什么呢?那么专心?」
  梅花低声说道:「我觉得你真是越看越好看,越看越迷人,尤其你身上那股
子气质,特别吸引人,不知不觉就……」
  一边吃东西,一边仍是紧盯着他的脸,不肯移开目光。
  无月笑道:「我这是第一次听人如此夸我,尤其是你这样的美人,不胜荣幸,
谢谢!」
  梅花奇道:「外面的女人竟如此有眼无珠么?」
  无月说道:「情人眼里出西施,这很正常。你若肯随我到外面走走,会发现
中原美男子所在多有!」
  她知道无月那点小心眼儿,不就想哄得她跟他回去救人么?老早就明知他是
为了这个目的,才对她大献殷勤,最终却还是……不是因为他好看,也不是因为
他有多迷人,而是,第一眼看见他,她便很有感觉,说不清道不明却很奇妙的感
觉。
  就像初恋时被他俘获芳心,与他心灵相通,愿意付出一切,共谱爱的乐章。
她隐隐有些害怕这种感觉,却又万分不舍,于是将无月留在谷中,甚至他将一些
乱七八糟的女人带进谷中,她也能容忍,然而对他的态度却极其恶劣,从不假以
辞色。
  为什么会害怕?她曾仔细想过这个问题,百思不得其解。上次出谷巡诊夜宿
布伦台拉里格家,或许她好酒好肉吃多了,午夜梦回,她由梦中醒来,面红耳赤
地回忆着梦中羞人的场景,天啊!从未想到自己会是那样的女人!她竭力想赶走
满脑子的风花雪月,却偏偏忍不住要去想,去回忆梦中的每个细节,细细品味其
中的美妙滋味,一时间情思如潮,再也难以入眠。
  她无奈地披衣起床,在院子里遛圈儿,希望借助酷寒冷却躁动的心和火热的
身子,似乎难以如愿。每经过他门前,她总要下意识地停下脚步,倾听他那均匀
的呼吸声,她的心跳更烈,身子更加躁热难耐,甚至有种想要推门进去的冲动
……
  原来,那就是传言中爱、欲交融的感觉啊!爱比初恋或许深刻不了多少,但
欲却强烈百倍,毕竟她已不是不识其中滋味的青涩少女。她是百姓眼中的圣女,
是傲雪凌霜的梅花仙子,绝非欲女!难怪她会害怕,她终于找到了答案。
  第二天离开拉里格家,她和无月并肩而行,靠得很近,她的脸红了,心儿猛
跳,进一步验证了她的判断。隐隐的害怕与泛滥的爱、欲经过一番激烈交锋,败
下阵来,于是,就有了救活中风老人之后,那番轻怜蜜爱的动人场景,也有了月
夜下、河谷旁、山洞中的风花雪月。
  那一刻,她以为自己已是天下最幸福的女人!回到谷中,那两个骚女人便迫
不及待地把他拉进东厢房中,她在门外听见他对她俩的承诺。冷冰冰的现实粉碎
了她的绮梦,这才意识到,她在神魂颠倒之下,竟忘了他本是一个滥情的花花公
子,和她的梦中情郎差距甚远,也不知玩弄过多少女人,这是她绝不能容忍的!
她怎能和别的女人分享一个男人?
  然而一切都为时已晚,她已抹不掉无月在她心中留下的痕迹,每个午夜对她
都是一种无尽的煎熬。她只好向他施加压力,甚至不惜以别人的性命为要挟,逼
他放弃别的女人,永远只爱她一个。
  他不忍心欺骗?哦,就是说他做不到!
  那好吧,那就耗下去,看谁耗得过谁!北风……为何要内疚?又不是她伤的,
谁伤的找谁去。
  然而眼下,天下有哪个女人能抗拒,一个肯为她不顾生死的少年?她需要他
的爱,渴望他的爱抚,就象鱼儿需要水,已压倒一切。她屈服了,放弃自己的原
则,成了他爱的俘虏,哪怕在他心中,只能占据一个角落。
  她将无月吃剩的骨头随手扔掉,戏谑地道:「说实话,我眼光一向很高,也
并非没见过世面,能得我如此夸奖的男子,天下屈指可数。连我都被你迷得七荤
八素,其他女人居然对你无动于衷,这不是有眼无珠是什么?」
  无月笑道:「幸好别的女人跟你看法不同,否则都巴巴跑来嫁我,岂非一场
灾难?」
  梅花大皱其眉。就这样已经不少了!这些天她发觉自己不仅很可能会变成一
位欲女,而且妒火奇重,以后和他的那些女人少不了争风吃醋,想想都头疼!
  无月接道:「对了,你看得上眼的都有谁?」
  梅花道:「除了你,就只有他了,奇怪的是,我觉得你跟他竟有些相似之处。」
  无月道:「他?他又是谁?」
  梅花道:「我那英年早逝的夫君,已过世十多年了。」
  无月奇道:「梅花姊姊才不过二十左右,夫君却已过世十多年,难道是童养
媳么?」
  梅花啐道:「什么童养媳!不是告诉过你,我今年三十八。我那苦命的孩儿
若还在世,都该跟你差不多大了,听你叫我姊姊,真是好别扭!」
  无月一时间挢舌难下,支支吾吾地道:「您已三十八?这怎么可能!明明才
二十来岁的模样嘛?」
  梅花瞥了他一眼:「这有啥奇怪,也许长居雪山深谷、清心寡欲,不容易变
老吧?」
  无月惊诧之余,又问道:「您过世的丈夫叫什么名字?」
  梅花说道:「告诉你也不认识。这么多年来,我实在不愿提起他。你刚进谷,
看见你的第一眼,觉得你似乎有点象他,对你才会有些好感,否则就凭你那么油
嘴滑舌,早赶你出去了!唉……告诉你也无妨,他叫萧长弓……」
  「啊!!!萧……」如同晴天霹雳击中脑门!
  无月顿时呆若木鸡!
           ************
             (六十六)雷霆一击
  济南北郊泺口附近。慕容紫烟母女等待的机会来了!
  她俩身后的狼群不用开饭,每人都随身携带着风干的牛羊肉、猪肉甚至马肉,
随时可拿出充饥,且营养丰富,这一直是她所率部队的标准军粮。
  罗刹魔女跨下大黑马浑身闪亮肌肉虬结坟起,虽身披亮甲也难以遮掩,躁动
之极,不时扬起前蹄,后蹄刨地,被马缰勒住原地跳跃不止,唏律律一阵长嘶,
和主人堪称绝配!
  罗刹女王右手缓缓举起雪亮长柄弯刀,向前轻轻一点,发出攻击信号!
  金戈铁马之声骤起,对面正狼吞虎咽的官军士兵们惊愕地抬头。
  但见刹那间,数千只铁蹄同时迈出!点地~再迈出~点地……惊人地一致!
  一千多匹战马训练有素,奔跑节奏整齐划一,听起来不象万马奔腾,倒象是
头远古巨兽迈着沉重的脚步,发出「轰~轰~轰~」沉闷巨响,脚步每一落地,
便引发一阵地动山摇!
  「轰~轰~」巨响声由慢到快,间隔时间越来越短,渐渐汇聚为「轰隆隆」
阵阵雷声、惊天动地!
  又如电闪雷鸣,先是一阵沉闷嘶嘶声,如天边闪电掠过之后,才隐隐传来风
雷之声,直到耳际才滚雷般炸响!继而轰隆隆雷鸣一片,挟天地之威,向官军阵
前风驰电掣般卷去!
  重装骑兵同时发动,声势委实惊人!
  官军士兵们纷纷捡起长枪握紧,在长官的驱使下缓缓前移,枪尖向前凝神待
敌。
  罗刹铁骑待冲至官军阵前五六丈距离,箭头阵如狼群般一分为二,变为两支
箭头,向官军两翼包抄冲去!
  在箭头分离处中央,忽然冲出五辆六轮大车!每辆车由四骑以绳索拉拽,随
队冲锋,待左右各两骑分道扬镳之时,齐齐砍断绳索,五辆大车便以惯性猛地冲
入官军正面长枪阵!
  导火线引燃车上大量密封的桐油桶,霎那间「轰」地一声巨响,在阵中爆炸
开来,码在车上的无数大石块如炸开的马蜂窝,砸得官军将士们灰头土脸!
  更厉害的是车上那些大木桶中盛满的桐油,被引燃炸开后,燃烧的桐油四溅
纷飞、铺天盖地地浇向官兵们头上,黏在他们的衣甲上熊熊燃烧,且无法扑灭,
离爆炸处数十丈外的官兵都无法幸免,着火者多数被活活烧死,其状惨不忍睹!
  凄厉的惨叫声不绝于耳,其状惨不忍睹,步兵方阵变得散乱。
  女王和魔女看看战场形势,会心地交换一下眼神,点点头分道扬镳。
  慕容紫烟自率八百精卫队铁骑,乘着天色渐暗,迎着不断飞来的箭矢,以箭
头队形向前策马猛冲,向敌阵右翼发起猛烈突击!
  周韵和艾尔菱率领暴龙军,杀入敌阵相对薄弱的左翼。同时万箭齐发,射向
敌阵,压制官军的弓箭手。
  罗刹女王这支由铁骑构成的箭头,待冲至官军右翼五六丈距离时,箭头前三
排再度拨转马头向旁边闪开,速度稍顿,整个楔形攻击阵型也为之一缓。箭头闪
开处,如同火龙车般滚出五个直径四五尺圆石,轰隆隆地撞进官军由盾牌和长枪
组成的阵列,将长枪阵撞开一个缺口!
  「冲天火龙阵」再度发威!只是火龙车换成了大圆石。
  慕容紫烟策马加速,挥军杀入缺口,顿时刀枪相击、骨骼断裂之声铿锵响起!
  长枪阵一触即溃!
  那位前锋官见状大骇,难道官军将士如此无能,密集长枪阵竟如此轻易被破
掉?
  非也,是他的对手强悍如虎、狡诈如狼!
  他出身行伍,战场上拼杀出来的将官,和文人出身的主帅方天戟不同,对他
的用兵之道多少有些不满,自己率部刚追来时士气高昂,方总兵却被敌势所慑,
未能及时下令发起攻击。
  须知兵法有云,「夫战,勇气也,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方总兵不
是精通兵法么,怎么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狡猾的对手恰恰就在他们士气最
为低落、阵型最为散乱、体力最不济之时发动突袭,又怪得谁来?更何况,实力
最强悍的中军正面遭遇火龙车突击,非人力所能抗拒,中军既溃,两翼焉能不军
心大乱?
  慕容紫烟与父王均继承了女真铁骑的惯用战术,这种重装骑兵冲击战术令女
真人纵横于森林、沼泽和辽阔的草原,所向披靡。她则更进一步,由于冶金技术
的进步,她用更轻便、防护力更强的锁链板甲所装备的重装骑兵,采用这种一往
无前的攻击战术,可谓如虎添翼!
  具体攻击方式为,将重装备骑兵排列在攻击波前面,使用长枪、长柄弯刀和
狼牙棒发起第一波攻击,对抗与消耗敌人最为猛烈的箭矢,动摇敌人的意志,随
后冲入敌阵,大砍大杀。与其他女真铁骑作战方式的唯一差别是,她就是这支箭
头的箭尖!
  她身经百战,既是极善冲锋陷阵的一代名将,且武功无敌,人和马都有最好
的铠甲防护。精卫队装备的板甲虽防护能力极强,但在冲锋时主要是防箭、防砍,
防刺效果一般,若非象她这样极善马战又身具一流武功,可抵御或拨开对方密集
长矛,将难抗官军长矛狠狠一捅。由她冲锋在前,同样身怀高强武功的队长和小
队长们紧随其后,可迅速冲入并搅乱官军长枪阵,撼动其士气和阵脚,减少精卫
队前锋的伤亡。
  护体罡气运至极限,她的长柄雪亮弯刀挥出,身前密集的长枪非偏即断,必
有数人倒地,冲入敌阵之后,一时所向披靡,率领这支箭头形重装铁骑纵横驰骋,
将敌阵搅得七零八落!
  长枪阵之后,官军骑兵身前,刚刚赶到的百余名弩机兵慌忙抬起连弩,箭矢
如飞蝗一般射来,可射击运动目标命中率大受影响,十偏七八,击中光滑板甲或
马甲之上的弩箭,也大多只是撞出凹坑后即被弹开,除非正中防护最薄弱的面甲。
  造成精卫队铁骑少量伤亡之后,弩机兵便纷纷倒在罗刹女王麾下的重击、刀
砍和枪刺之下,其中不少是被重骑撞击和踩踏而亡。
  一盏茶功夫,被方总兵和郑天恩寄予厚望的弩机兵小队宣告报销。
  前锋官看得大摇其头,这些连弩机大量装备且用于城防效果还好,用于野战
便威力大减。这也是辽东官军面对女真铁骑时,野战弱守城强的主要原因。装备
如此之少且用于野战,只能怪自己把武器配置不当。通过这一阵激战,他明显感
觉到,这些所谓的罗刹门草寇,装备甚至比官军还精良得多,且更注重实用性,
在战场上效果明显。
  当然,作为一名能征惯战的将领,罗刹门铁骑如此强悍勇猛的战斗力,也给
他留下十分深刻的印象。
  远远在后面静观战场形势的那位黄边绣衣人见状,忙令随军前来的绣衣阁及
飞鹰门高手迎上前来,企图挡住罗刹女王之锋锐。然而这些高手们不善群体协同
作战,比起精卫队配合默契的杀人手段,差之甚远,在战场上起不了太大作用。
  前锋官皱了皱眉,策马奔向官军骑兵阵前,对银甲银盔的官军骑营统领、游
击将军周处之喊到:「周将军,看来你得提前出马啦!」
  方天戟将这仅有的一个骑营列于步兵长枪阵之后,战术意图是先由步兵方阵
消耗和减弱对方的第一波冲击,再由轻骑兵向对方发起反冲击,也算得上是种以
逸待劳的骑兵战术。
  周处之点了点头,见敌军主将实在太过生猛,在麾下将士的配合下,很快将
步兵长枪阵冲散,己方各自为战的高手们也被打得落花流水,正排山倒海般冲向
自己所率的轻骑兵队列,他忙拍马前冲,将手中一支沉甸甸的铁杆长枪挥舞得风
雨不透,率千余轻骑和慕容紫烟麾下精卫队战作一团!
  两相激烈对冲之下,一场轻骑兵对重装骑兵的恶战,拉开了序幕!
  慕容紫烟见他枪法娴熟、膂力强悍,遭遇四名精卫队重骑轮番冲击,以重枪
和寒光闪闪的弯刀砍、铁枪刺、狼牙棒的重击对撼,力战不退!
  她倒也不敢轻敌,策马迎头冲去,打算亲自解决这个扎手的家伙。
  斜刺里一道蓝色狂飙卷来,扬起漫天飞尘,又杀出一员骁将,手提一根超大
号狼牙棒,头顶半截蓝孔雀翎,挟天地之威,和周处之展开了一场古典式的一对
一单挑!
  「吾乃范阳周处之。」互通姓名是古典骑士决斗的必备礼仪。
  「周韵,少屁话!」粗鲁是无月不在时大小姐的日常习惯。
  前锋官和轻骑兵们驻马而立,在场边静静观战。若是别人倒也罢了,他对这
员猛将可是很有信心。征高丽时他连挑敌方十余战将,力大无穷,弓马娴熟,一
杆铁枪比普通的三支长枪还重,居然能耍得出神入化,可谓出尽了风头!
  慕容紫烟定神一看,却是韵儿和艾尔菱率暴龙军冲破官军左翼之后,挥军直
扑敌军阵中,与自己会师。韵儿的能耐她很清楚,却担心她对敌经验不足,恐她
有失,也策马于左右督战。
  周韵潜意识里一直有种和母亲竞争的强烈欲望,不仅要和母亲争夺情郎,连
母亲的对手她都要争!
  她的大黑马也很配合,哪儿厮杀激烈就往哪儿冲,一个劲儿地猛窜猛跳,一
路上猛撂蹶子,不知踹翻了多少官军,动感十足!不仅官军轻骑兵,连罗刹门铁
骑的所有战马都畏之如虎!
  马头相交的一刹那,顿时传来两声清脆的兵器相击巨响!
  周处之在马上晃了几下,勉强定住身形,堪堪错马而过,心中不由得一阵骇
异。他自负膂力奇强,军中无人能敌,还无人敢于用兵刃和他硬碰硬,可此人膂
力之强,连他都得甘拜下风,真是生平罕见!
  周韵更是大为兴奋,除母亲外,能用兵器格挡自己狼牙棒之人还是首次遇上,
「你不错,竟捱得住我一棒!再来一次试试,咱比比膂力~」
  冲出十余丈之后,她勒转马头,拉紧的缰绳微松,大黑马顿时狂暴地再次冲
来。
  她争强好胜之心大起,也不再灌注罡气于狼牙棒之上,全凭蛮力和周处之硬
碰硬!「砰」地一声金铁交鸣的巨响,大号狼牙棒和重铁枪再度相撞!
  周处之但觉一股沛然莫之能御的大力传来,力道比先前猛恶十倍!虎口一热,
尚未及感觉到疼痛,已是鲜血淋漓,手中铁枪被砸成一柄弯弓,再也握之不住,
铁枪脱手飞出七八丈远才堪堪落地,「砰」地一声闷响,砸得尘土飞扬!
  双方错马而过之时,同为大力士,周韵颇有惺惺相惜之意,也不为已甚,
「周将军的确是个人物,可惜兵刃不行,换过再来吧!」
  策马驰回本阵,由暴龙军重装前队手中拿过一根狼牙棒扔向周处之。这根狼
牙棒虽比她手中那根超大号的轻巧许多,但也有三四十斤重,被她轻描淡写间挥
手便扔出近二十丈之遥!
  官军前锋官和轻骑兵们见她膂力如此之强,莫不心下骇然,不信天下竟有神
力如斯之人!
  周处之见狼牙棒飞来之势十分猛恶,哪敢上前硬接?待狼牙棒噗噗落地,策
马上前弯腰捡起,毫不气馁地再次冲向周韵。
  第三回合交锋,周处之惊异地发现,这位本家竟似有使不完的力气,狼牙棒
扫来的力道更大更猛。
  兵器交击的轰然大震声中,他死死握住狼牙棒,怎么也不肯放手,但觉双手
双臂一阵麻木,似已失去知觉,手中狼牙棒好歹未被砸弯,也未脱手飞出,然而
脊柱传来一阵剧痛,跨下战马再也吃力不住,被硬生生砸倒扑地,似已受伤,半
天爬不起来,将马背上的周处之摔出一丈之外!
  尚未等他爬起身来,周韵的狼牙棒已抵住他的胸膛,任他使尽浑身力气,也
休想移开狼牙棒分毫。一时间就像被如来佛压在五指山下的孙悟空,再也动弹不
得!
  周处之不仅是位猛将,且治军严谨、善待属下,与其他克扣属下将士们军饷
以中饱私囊的武将们大相径庭,很受将士们的拥戴。他麾下轻骑兵见主将被擒,
呼啸一声纷纷疾冲而上,想奋力将他抢回。
  这边暴龙军也在艾尔菱的率领下,以楔形攻击阵型发起冲锋,刀枪相击之声
顿时此起彼伏,双方展开一场轻骑兵对重骑兵的大混战!
  贞雯一声鼠哨,和小翠等人下马扑向周处之,将他绑得严严实实!
  官军这支轻骑兵为精锐主力,突然遭遇暴龙军势不可挡的攻势,虽个个奋勇
争先,却难敌这些经过魔鬼训练,一向惯于在马背上战斗的猎人们。尤其周韵生
擒周处之之后,又返身杀来,更是勇不可挡、所向披靡!
  前锋官和周处之的副将眼见不敌,部队伤亡惨重,只好且战且退,以轻骑兵
机动灵活的特点,和暴龙军重骑展开游斗,不再硬碰硬地蛮干。
  慕容紫烟则率领精卫队直扑敌阵之中军,这些位列阵中的步兵本是作为预备
队使用,未曾想前锋阵型被如此轻易突破,忽然遭遇如此猛烈的冲击,一时间措
手不及!
  罗刹女王手提大号雪亮弯刀,身先士卒、所向披靡!接战之后,官军损失惨
重,不得不且战且退。
  眼看一场溃败在所难免,副总兵率一万援军匆匆赶来,战场形势顿时变得复
杂起来。
  毕竟官军人多势众,在主将砍下十几个逃兵的头颅及挥刀督阵之下,渐渐稳
住阵脚,与精卫队和暴龙军铁骑拼死鏖战。一时间杀声震天,双方陷入苦战之中。
  击溃那支轻骑兵之后,周韵率暴龙军在官军阵中左冲右突,勇不可挡,从西
往东杀穿敌阵,然后折回,再杀入。然而官军援军源源不断地赶来,可谓杀不胜
杀……
  近半个时辰之后,随着官军越聚越多,胜负天平,渐渐向官军方面倾斜。精
卫队和暴龙军一千八百余人,已陷入三万官军合围之中。
             (六十七)奇变陡生
  就在万分危急之时,官军左右后侧翼忽然同时骚乱起来!
  原来,飞霜和彩虹借岸边东西两侧土坡树林掩护,进行大纵深远距离包抄,
人含草马衔枚,各率麾下一千铁骑迂回至官军侧后,同时发动突然袭击!
  这是女真部落集体围猎时惯用的战术,中军接战受阻,则向敌阵左右两翼发
起突击,这种围猎战术是他们的谋生手段,自幼极会,习惯成自然,施展起来得
心应手,相互间配合也是妙到豪巅。
  官军大多来自农耕世家,多少有些羊群特性,得势之时倒还勇猛,痛打落水
狗没问题,但最怕被凶恶的狼群包了饺子,一旦己方战败,遭到敌军铁骑追杀,
双腿怎跑得过四腿?自然是谁逃得早逃得快,谁逃生的几率就更大!一时间军心
大乱,个个夺路而逃!主将督阵的宝剑,在他们眼中远没有罗刹铁骑那么恐怖!
  无论是新近赶来的副总兵,还是浴血厮杀好一阵的前锋官,眼望己方如此混
乱的情景,心知大势已去,在亲兵的拼死护卫下向南撤退,只能无奈摇头,是啊,
中原一直以步兵为主,历朝历代非常重视阵型,这也是受条件所限。可「兵无常
势、水无常形」,无论多么精妙的步兵阵型,都有个致命缺陷,缺乏机动性!
  对阵蛮族铁骑,胜则破而难灭,败则全军覆没!气吞万里如虎的南朝宋主刘
裕,所布缺月阵威震天下,可昙花一现,仅用过一次便烟消云散。南北朝还出现
过圆阵、方阵等阵型,最终都扛不住鲜卑重装骑兵冲击。诸葛亮的八卦阵?那是
神话!
  怀念汉武大帝,以铁骑制铁骑,麾下卫青、霍去病等名将率铁骑横扫漠北,
给匈奴以致命打击,那才叫气吞万里如虎!可神州大陆,能出几个象汉武那样气
吞山河的铁血帝王?刘裕小儿获此殊荣,实属夸张!
  作为副总兵最崇拜的杰出帝王,汉武在历史上评价不太高,罪名主要是劳民
伤财、穷兵黩武。这是由汉民族农耕性格决定的,只强调保家,不崇尚征服。可
那些史家们想过没有,是谁大肆向外扩张、奠定中华辽阔版图?为子孙后代留下
一片大好河山?
  这么多年来,看着神州版图日渐缩小,且被肆意破坏,美丽河山满目疮痍,
每每令他痛彻心扉!不禁想到,唯有当国人将汉武送上荣誉金字塔之巅,当作图
腾般崇拜,这个民族才有希望。
  用火龙车冲击敌阵,正是慕容紫烟针对官军阵型缺乏机动性的致命软肋,新
想出的一种攻击方式,原本取名「无月火龙阵」,因其灵感来自他那根冲天钻,
捅入妙处后在花宫中如火龙般翻江倒海,带给她的致命快感可谓刻骨铭心!
  火龙车冲入敌军阵中,在其腹地阵眼处爆开燃烧、火花四射、动感十足!效
果和冲天钻惟妙惟肖,故以此名作为纪念,念起来都有快感,也有尊重版权之意,
后想想毕竟不雅,遂改名「冲天火龙阵」。
  依然和无月有关?郁闷~
  罗刹女王被冲天钻捅出的灵感,今日「冲天火龙阵」牛刀小试,便初露锋芒,
果然不同凡响!将官军阵型搅得七零八落,加上两翼齐飞、三面突击,官军虽拥
兵三万,全面崩溃似已不可避免!
  一旦将敌军阵型冲散,无论对方多么人多势众,在罗刹铁骑眼中,他们跟猎
物没啥区别,只有任其肆意屠戮!这就好比狼群,只要驱使驯鹿群跑起来,便有
选择弱者下口撕咬的机会。
  官军剩下的数百骑兵倒是溜得快,只可怜那些步兵们,被罗刹女王和罗刹魔
女这两位天煞星挥军掩杀,逃命时拼命往人多的地方挤,结果自相践踏、死伤无
数!
  精卫队和暴龙军玩起这类围猎杀人游戏可谓轻车熟路,自动分为五人一组,
前面一人手提狼牙棒,打翻奔逃之中的敌兵,第二人趁敌兵重伤、头晕脑胀之际,
挥舞雪亮弯刀砍下首级或补上一刀,第三人割下或捡起敌兵首级,挂在马头之下
以便请功,最后两人负责收集有用的兵器和长箭。
  这是女真猎人们猎杀麋鹿群的一贯手法,熟练而高效!所以,当屠杀结束之
时,战场也同时清理完毕。高效,是这支铁军一以贯之的最高准则。
  尤其周韵被官军逼得不得不放弃生活多年的家园,心中恼怒之极,又担心无
月回来后找不到自己,早憋了一肚子气。这下放开手脚和官军大战,便如猛虎下
山一般!
  在她这个五人小组中,她就是手提狼牙棒那位,而且还是超大号狼牙棒,挥
舞开来、大开杀戒!跟在她马后负责砍头或补上一刀的贞雯,和负责收集首级和
战利品等善后事宜的小翠等人可就失业了,因为凡被大小姐敲上一棒的官军士兵
们,无不被打得脑浆迸裂、浑身稀烂、惨不忍睹,连割头都省了!
  兵器、长箭和血肉模糊的尸体混在一起,看着都令人恶心,哪有心思去捡战
利品?
  这一路掩杀,大约又有数百人成了周韵棒下亡魂!死于她手下的官兵不仅最
多,而且死状奇惨无比!
  经过昨夜到今日这一系列血战,周韵这个「罗刹魔女」的称号,成为比罗刹
女王更为可怕的代名词!她头顶那半截蓝孔雀翎,更是成为官军和武林人物见之
必得退避三舍的标志!
  「宁见活阎王,就怕蓝孔雀」,这句口头禅在官军之中和江湖上迅速流传开
来,常被百姓用来吓唬爱哭的小孩,竟非常有效!
  那八台抛石机各自发射三次,打出的大圆石也不知砸到人没有?由于装填圆
石需要时间,尚未来得及第四次发射,罗刹铁骑已冲了过来,全部落入精卫队手
中!这种重装备只适合城池攻防战,方总兵却把它拉出来野战,难怪要「肉包子
打狗,有去无回了」!
  在这种兵败如山倒之时,唯一能挺身而出的,就只剩下绣衣阁和飞鹰门这些
高手们。然而毕竟人数有限,这些武林高手单打独斗倒是好手,可投入大规模协
同作战之中,哪是罗刹门这些猎人们的对手?加上败兵不断溃退下来,对他们的
斗志造成不小冲击,也只好且战且退……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