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花少妇白艳妮】(38)

          第三十八章 被胁迫的女警(三)
  「警察同志……」屋外穿来了小梅的声音。
  毛四和李丽霞都不禁一惊!
  「办案,站在门口不许乱动!」是吕新的声音,李丽霞竟开始谢天谢地。
  「砰」的一声,门被吕新踹开了!一个穿着警服的年轻男警官冲了进来。
  李丽霞看到救星,不住的呜呜呜大叫。小梅被要求站在门口,看不到里面的
情景,否则肯定大吃一惊!
  毛四被吓傻了,呆立在那里。吕新上去就是一拳,打得毛四鼻孔献血直流,
接着吕新把他铐在了墙上的暖气管子上。
  解开李丽霞的束缚,女警官跑过去穿起自己的衣服;跑得慌忙,李丽霞还没
来得及把自己嘴里的高跟鞋拔出来,而自己下体的那只高跟鞋在跑动中从阴道口
脱落,挂在自己肉色连裤袜的袜裆。
  吕新走到毛四身边,恶狠狠地问道:「你个流氓,居然敢对女警察不轨!」
  「不是的,不是的,警察同志,是这个女人拍裸照勾引我。我无辜啊!」毛
四吓得舌头直打架,不住地辩解道,头点得跟捣蒜一般。
  此时李丽霞已经把自己嘴里和胯间的高跟鞋穿回到自己的脚上,左脚的高跟
鞋在自己的嘴里沾满了口水,使得鞋尖覆盖着亮亮的一层。重新穿好了衣服,李
丽霞不敢多说话,呆立在吕新的身后。
  「李姐,这个流氓说你勾引他,是吗?」吕新回过头问道。
  李丽霞惊魂未定,说不出话来,只是用力地摇头。
  毛四话还没说出来,吕新一巴掌打上去:「就你这个太监相,还会有女人勾
引你。你当我们公安白痴啊!」
  毛四此时被打得鼻青脸肿,哪里还敢说话,只能不住地求饶:「警察大爷饶
命,我老实交代。这个女警犯贱,拍裸照。我是得到了裸照,才求她和我玩的。
是她拍裸照在前啊!」
  「胡说,李姐是有家的人,怎么会干这种事情?」吕新又是一巴掌。
  「我有证据,我有证据!您打开那个抽屉,里面有照片!」毛四被打得鼻涕
都淌了出来。
  吕新打开抽屉,里面果然有几张照片,还有相机的记忆卡。把记忆卡插进数
码相机,里面果然都是李丽霞被捆绑后的裸照,还有被儿子小宝放尿的照片,吕
新看得直笑。
  毛四看到吕新有点相信,自己也轻松下来,希望李丽霞得到制裁,而自己可
以逃过一劫。可是吕新突然上来又是一脚,「混蛋,记忆卡里的图片都是电脑合
成的,那些照片也是假的。你竟敢诬陷国家公务员,还是女民警,胆子不小!」
  「真的,全都是真的!」毛四的大门牙被打了下来,说话直漏风。
  吕新此时蹲了下来,抓住毛四的头发,小声说道:「王八蛋,你应该明白。
无论照片是真假,要是公开了,对我们公安系统都是一场风波。所以,你小子要
是想惹事,我这就把你弄到局子里。单是你捆绑玩弄我们的女同事,我就可以保
证,只要你进去了,我们的人就能弄死你,而且不留任何后患。你这种流氓,我
们折磨你不足够二十四小时,保证你不会咽气……」
  听着吕新阴森森地话语,毛四吓得冷汗直流,哪里还敢狡辩:「大哥大哥,
是我的错,那些照片都是假的。都是误会,求求您,求求你,放过我我吧!」
  「东西都在这里,自己还有留的吗?」
  「没有了,没有了,我发誓,所有照片和记忆卡都在这里。」
  「好,今天就放过你,要是你敢声张,就让你进局子尝尝我们的手段。要是
以后我们李姐出了什么事情,你小子给我等着!还有,立刻离开这个小区,要是
让我再看到你,见一次打一次!」吕新说着,把东西装进包里,和李丽霞离开了
照相馆。
  李丽霞进了吕新开来的警车,羞红了脸。她担心吕新问到事情的过程,知道
自己的儿子对自己所做的一切。
  吕新却什么都没有问,直接开车到了李丽霞家的楼下。
  「谢谢你,主人。」李丽霞沉默好久终于说话。
  「你是我的女奴,怎么可以让别人玩?」吕新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那我这就下车回家了?」李丽霞心里总是感到不安全。
  「我帮了你这么大的忙,你是不是要回报点什么?」吕新终于切入了正题。
  「是……是的,我愿意为主人做一切。」李丽霞只能低着头,低声下气地说
道。
  「很好,那就陪我开心开心……」说着,吕新把李丽霞搂到怀里。
  「不,这里不行……这里是我家楼下啊!」李丽霞小声说着,可是没有用。
吕新的舌头已经伸进她的嘴里玩弄她的香舌,而吕新的手也伸进了她的裙底,在
她丝袜包裹的大腿内侧用力地抚摸起来
  「别……呜呜……」李丽霞还没来得及说完话,吕新已经把身体压了下来,
同时也用自己的嘴紧紧吻在自己的双唇上,更是把舌头伸到自己的口中,玩起了
舌吻。
  吕新把李丽霞的座位靠背向后放下一直到水平。被吕新的身体压着,李丽霞
被迫躺在了座位上。
  吕新之前在冲进摄影房时,看到被捆绑的李丽霞嘴里塞着高跟鞋,下体的阴
户还塞着另一只,冲动的不得了。虽然玩女人无数,李丽霞也是自己调教多次,
可是在下体塞高跟鞋,这个创意自己倒是从没有想到过。不由得佩服起毛四来,
这个烂人,倒是很有创造力嘛!不断地想着刚才的香艳画面,吕新性奋异常,舌
头在李丽霞的嘴里不断搅动,和李丽霞的舌头纠缠在一起。
  「嗯……呜……」李丽霞被迫张大了嘴迎接主人吕新的舌头,不但说不出话
来,连口水都咽不下去,晶莹的口水顺着嘴角流出,经过脸庞一直滑到耳垂。
  吕新的手也不闲着,下面的小弟弟早就坚硬异常,三两下拉开裤子拉链,拽
下自己的内裤。接着吕新把李丽霞的警服套裙下摆拉起来,一直拉到腰间。此时
李丽霞也很配合,乖乖地分开双腿。作为解救自己的报答,李丽霞不能不让吕新
满足,更何况,李丽霞也不敢不让吕新满足。
  之前走的太急,李丽霞的肉色三角内裤没有穿回身上,只是塞进了自己的皮
包内。吕新摸着李丽霞肉色裤袜包裹的下体,此时在舌吻作用下,她的身体已经
有了反应,下面的淫水早就浸湿了肉色裤袜。
  那还等什么!吕新突然身子向后一弓,李丽霞在上身的压力变化中明白了什
么,刚要准备,吕新坚硬硕大的肉棒已经如同子弹般猛插入她的阴户。
  「呜……」
  李丽霞被迫张大的嘴里发出了痛苦的呻吟。吕新对自己如此猛烈的性侵犯,
这倒是第一次,竟连自己的肉色连裤袜都懒得脱下,直接就插了进来;阴道的嫩
肉被隔着裤袜的阳具不断摩擦,李丽霞感到全身如同触电一般,酥麻感很快流遍
全身。
  吕新同样插得爽快。三个女奴中,李丽霞由于有老公有孩子,吕新倡导以人
为本,也不希望事情闹大,所以一直以来,李丽霞伺候吕新的时间最短,自然受
到的调教蹂躏也是最轻的。就连性交次数,也要大大少于白艳妮和妹妹李菁霞。
与妹妹李菁霞在身材和长相上极相似,对于吕新来说,高贵典雅冰清玉洁,守身
如玉多年的李菁霞,在被他羞辱时,那痛苦和屈辱的表现更能让他性奋,能带来
更大的快感。
  吕新的活塞运动出奇地猛烈频繁,李丽霞被他带动得身体不由得上下跳动,
两颗因为母乳后明显丰满过李菁霞的乳房,也欢快的跳动起来。吕新这才想到李
丽霞的上身还在警服和胸罩的束缚中。
  哎,太过性奋,居然忘记和丽霞「减负」了!
  吕新心里调侃着自己,把之前抱住李丽霞丰臀的双手腾出来,摸索到李丽霞
的胸前开始解她的警服扭动。毕竟是女人,还是有家庭的少妇,李丽霞本能的用
双手摀住胸部,试图阻止吕新的动作。虽然在吕新面前每次都要赤身裸体,什么
羞辱难为情的动作都要做,可是少妇的矜持,李丽霞还保留着。
  欢场老手吕新还怕这个?顺着李丽霞的腰间,吕新的双手向上深入,立刻到
了李丽霞的腋下,轻轻挠了下,李丽霞立刻全身发抖。少妇怕挠痒,尤其是身体
敏感的少妇,腋下自然也是敏感带;双手颤动的那一剎那,吕新伺机而动,双手
里向中间靠拢。
  李丽霞在把手抱向胸前已经来不及,吕新的双手已经按住了她的乳根,将她
双乳向中间拢。
  不听话自然要受惩罚!这是吕新为女奴定下的规则。李丽霞心里的担忧恐惧
一秒钟后就成了现实。
  「嗤啦」一声!李丽霞感到上身一凉,灰色的短袖警服已经被吕新扯开了前
襟。吕新已经懒得再去解纽扣,一步到位,直接撕开了李丽霞的警服;相同的方
法,李丽霞还没反应过来去遮挡胸部,肉色的胸罩也被吕新从前面扯断,无肩带
的胸罩,变成了肉色的蕾丝布条。
  胸前立刻开始受到排山倒海的侵犯揉捏!
  性奋的吕新手上下了大力气,捏得李丽霞只觉得两个乳房要被捏变形一般,
不住地痛苦呻吟,可吕新丝毫没有怜香惜玉,反而是加大了力气。疼痛使得李丽
霞全身不住地挣扎扭动起来,蛮腰和丰臀一扭动,正是吕新想要的效果,反而激
发了吕新的兽性,更加猛烈地抽插起来。
  挣扎中,李丽霞右脚上的黑色高跟鞋挣脱掉了下来,丝袜包裹的玉足不知是
因为身体的疼痛,还是因为吕新肉棒抽插带来的快感,让这个女警少妇的丝袜玉
足不停地以脚踝为轴心转着圈的扭动,同时随着小腿不停颤抖。脚趾同样在丝袜
的包裹中不住地扭动,大脚趾和其她脚趾大角度地张开,在丝袜中展现出一个怪
异却也优美的形象。
  现在李丽霞右脚的高跟鞋被毛四塞入了她的口中,使得高跟鞋上沾满了自己
的口水。后来没解开束缚后,李丽霞为了遮羞,没有来得及擦去鞋面和鞋里的口
水边重新穿会了脚上。现在高跟鞋被挣脱掉以后,李丽霞感到自己丝袜包裹的右
脚湿湿的、凉凉的,才意识到自己的双脚早已为鞋里的液体浸湿。
  右脚是口水,左脚上自然是自己下面流的口水,因为当时毛四把左脚的高跟
鞋塞进了她的下体。想到了这些,李丽霞不禁羞愧万分。刚出虎口,又入狼窝!
  舌吻过后,满足的吕新终于抽回了自己的舌头。李丽霞此时才有机会闭上已
经酸痛的嘴,口水积满了口腔,使得李丽霞不住地咳嗽,这是被自己的口水给呛
到了。
  本来李丽霞还想腾出手来擦擦自己脸上的口水,可是吕新猛烈的抽插,使得
快感袭遍全身,双手只得抓住吕新的腰肢,来减轻肉棒的蹂躏。此时的李丽霞才
有机会地下头看看自己的乳房。饱受吕新魔爪摧残的双乳,此时已经通红,尤其
是被揉捏的地方,竟显现出清晰的红色手印。
  「求……求求你……停下吧!我受不了了!」终于能说话了,李丽霞小心地
哀求着。面对吕新,她已经失去了反抗的勇气。
  「受不了了?是什么受不了了?」吕新笑着问道,下面的动作却丝毫没有减
慢。
  「下……下……面!我阴户好疼,疼得……受……不了了……」李丽霞的身
体随着吕新的抽插上下晃动,剧烈的刺激让自己说话都不连贯!
  「疼?疼就不对了!得到主人的肉棒关爱,应该是爽才对啊。」吕新调侃着
身下的女警少妇,反而加大了力度,插得李丽霞触电般颤抖,浪叫连连。
  李丽霞被加强了的活塞运动蹂躏下体,竟刺激地说不出话来,只能一个劲地
浪叫。过了好半天,李丽霞才回复过来,断断续续地说道:「是爽……爽……爽
得受……受……不了……了,求……求求你,快……快……停下吧!」
  面对李丽霞的委曲求全,吕新真得放慢了抽插速度,看着身下面颊绯红的少
妇,笑着说:「爽的受不了,都受不了了,你那丝袜美腿还紧紧夹着我的腰啊!
摆明了是不满足,还是舍不得让我的肉棒抽出来啊!」
  李丽霞听到这话,赶忙想分开双腿,可是她的双腿居然又抽筋了!
  原来这是李丽霞在生儿子小宝时落下的毛病,坐月子时没有注意身体,后来
双腿在身体过度紧张或者受到刺激时就会抽筋,出现短暂地痉挛。孙祥是体育教
授,告诉老婆这个毛病不算大病,却难以根治,但也不影响正常生活,只是夫妻
性爱时,孙祥要注意一点而已。
  也是为了防止自己双腿抽筋,即使是热天李丽霞也有穿着长筒丝袜或者连裤
丝袜的习惯。上一回就是由于身体受到刺激,李丽霞在儿子面前突然抽筋,使得
儿子小宝得以玩弄自己的丝袜美腿。可是今天!李丽霞用力想分开双腿,可是双
腿却又酥又麻,没有知觉。保持着弯曲双腿夹住吕新腰肢的姿势,李丽霞的下半
身竟是动弹不得!
  好在吕新此时抽插突然放慢了速度,让李丽霞的阴户感到了片刻的轻松。可
能是吕新满足了,可以拔出自己的肉棒了。此时李丽霞的阴道早就让自己的淫水
刷洗的异常顺滑,吕新肉棒的抽插几乎感觉不到摩擦力。速度再一放下,李丽霞
感到了大风大浪后的平静,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觉得终于熬到头了。
  ──不对!!!!
  李丽霞多年的婚姻生活,性经验丰富。此时吕新的肉棒硬直地如铁棒一般,
男人在这个时候是性欲最旺盛的,吕新怎么会放过自己,在这个时候停下来?
  李丽霞心想不妙,赶紧叫道:「别,别在里面,求求你,不要射在里面!」
  吕新一脸坏笑,突然腰部发力,肉棒一插到底,龟头直接顶到了李丽霞的阴
户深处,在没有回收。李丽霞脸色苍白,不住地扭动上半身,可是双腿抽筋,到
现在都动弹不得。
  吕新紧紧地贴着李丽霞裸露的身体,凑近她的耳边,轻轻说道:「伺候我好
几个月了,却一直没有在你那里面射过,是我的不对。今天,就让我好好疼爱你
一番。」
  「不……不要……快拔出来……」李丽霞又羞又急。
  可是最可怕的事情还是要发生。吕新丝毫没有抽出肉棒的意思,而是用下体
紧紧地压着李丽霞抽筋的下半身。李丽霞眼泪都急出来了,却无能为力,只能等
待着让男人最性奋的那一刻到来。果然,李丽霞只觉得插在自己阴户内的肉棒在
慢慢搅动,同时也在不断膨胀,使得自己的阴道也慢慢扩张……
  吕新突然低喝一声,下面的肉棒也膨胀到了极点,一阵短暂地颤动,积蓄多
时的炮弹终于用尽全力打出。
  李丽霞此时双腿奇迹般地恢复了知觉,可她却只能本能地让自己肉色裤袜包
裹的双腿更加用力地向中间并拢,来继续夹紧吕新的腰肢。
  吕新射精了,在李丽霞的阴道内射精了!
  李丽霞弯曲的双腿不住地颤抖,全身也跟着不住颤抖。吕新的精液,冲破了
李丽霞阴道内肉色丝袜的阻隔,以最猛烈最迅捷的速度,冲击着李丽霞嫩滑的阴
道肉壁,向阴道的最深处奔去!
  连珠炮一般地发射着,吕新射精的频率让李丽霞感到吃惊。她只感到一股股
粘稠的精液想炮弹一般从吕新的龟头内发出,而自己的裤袜竟毫无阻隔能力,丝
毫没有减缓精液速度。
  一股股地精液,不断地飞速射出,涌向女人私处的最深处。虽然已经绝育,
可是精液射入自己的子宫,让李丽霞还是感到惊恐。
  男人的精液和自己的淫水,产生了难以言语的化学反应,让自己的阴道内产
生了前所未有的快感。李丽霞不由得剧烈颤抖起来,羞耻完全被快感覆盖。吕新
没发出一炮,李丽霞就感觉自己的肉体内部爆发了一个原子弹一般,剧烈的快感
立刻辐射全身。
  尝到性爱自慰的李丽霞,此时忘记了一切,只有性,只有快感,身不由己地
发出了欢快的叫春声。这个少妇女警官,高潮了!
  吕新似乎也是到达了顶点,射完最后一炮精液,终于满足地拔出了阳具。李
丽霞肉色裤袜的裆部粘在吕新的肉棒上一并拔出,回到李丽霞阴户位置时,吕新
笑了。这件弹性韧性不错的肉色连裤袜,裆部竟被自己插出一个圆圆的大洞!
  「抬高自己的下体,不许让精液流出来。」吕新说着,托起了李丽霞丝袜包
裹的臀部。
  李丽霞是个经验丰富的女人,此时回复了神志后,也知道吕新的精液不会导
致自己受孕;听到命令后,也就弯曲了双腿,左脚还穿着高跟鞋,右脚的高跟鞋
却已经挣脱掉,双脚踩在皮质座椅上,保持一个尴尬羞辱的姿势,抬高自己的臀
部,让张开的阴唇向上对着天空。
  「你的阴户真是迷人,现在才注意到,你的阴唇和菁霞的一样,都还是粉红
色。」吕新拨开李丽霞浓密的阴毛,仔细地观察她的阴唇。阴唇在刺激后张大了
小嘴,可以看到里面灌满了吕新射出的乳白色的粘稠精液。
  此时的李丽霞完全清醒过来,考虑到这是自己居住的小区,她感到周围充满
了危险。虽然这个地方比较偏僻,可是万一被人看到,对她都是灾难,李丽霞只
能不住地哀求:「主人,求求你,结束好吗。在这里太危险了……」
  吕新此时也没有理她,而是从她的包里拿出了之前穿着的肉色三角内裤,然
后盯着李丽霞阴户:「高跟鞋都塞得进去,你下面的洞里看够宽阔的。」
  李丽霞愣了一下,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吕新却开始动手,把肉色的三角内裤
慢慢地往李丽霞的阴户塞。李丽霞被驯服后,老实了许多,哪里敢反抗,只是哀
求:「别,别塞那里。」
  吕新可不听,阴道内本来就湿滑,内裤很久就塞了进去,只留下了裆部的一
小块布料露在外面,就如同李丽霞以前被内裤堵嘴的情景一般。
  阴户内塞入了内裤,李丽霞也被允许回复了自由,她立刻坐回到车座上,赶
紧拉下自己褪到腰间的警裙,接着要穿好自己的短袖衬衣,却发现扣子都已经被
扯掉。
  「还好我早有准备,给你带了一件备用的。」吕新竟拿出了一件新的女警衬
衣,让李丽霞穿上。
     ***    ***    ***    ***
  李丽霞在车内也顾不得会不会有路人了,三两下整理好身上的警服。下体的
裤袜被吕新插出一个大洞,而内裤却让吕新给她穿到了阴户里面,李丽霞尴尬地
坐在座位上,阴道内积满了自己的淫水和吕新的精液,可是塞入了自己的内裤,
一滴水都流不出来。内裤很快被阴道内的液体浸透,膨胀后让李丽霞下体肿胀得
厉害,不由得动动自己的屁股,变换一个坐姿,夹紧了自己的双腿。
  生完孩子是要上绝育环的,李丽霞不担心会不会因奸受孕,但是一个老公以
外的男人的精液,留在自己的体内,而且留下的量还比较大,让她羞辱万分;羞
辱中,警车的颠簸中,这体内的混合液体,却令李丽霞隐隐感到快感!
  到了自己所住的楼下,李丽霞下了警车。
  「丽霞!」
  声音吓了李丽霞一跳,竟然是自己的老公孙祥,夫妻俩居然在楼下碰上了。
李丽霞赶紧并拢双腿,裙底没有内裤,只有被汗水和淫水湿透的肉色连裤袜,凉
风吹过让她感到胯下发凉,可是半裸露的快感又让这个少妇心中发热。
  李丽霞并拢双腿,尴尬地走过去,她害怕老公注意到自己腿上丝袜沾着的淫
水:「这是我们所的同事小吕,今天顺路就坐着他的车回家了。」
  孙祥客气地邀请吕新上楼坐坐,可是吕新婉言谢绝了。
  夫妻俩上了楼,孙祥不知遇到了什么高兴事,竟没有注意到妻子走路的不自
然。
  回到家里,李丽霞首先进了卧室,反锁上门,她脱下了狼迹斑斑的肉色连裤
袜,对于阴户内塞着的肉色内裤看,她不知所措。
  这时,手机响了,是吕新的短信:「丽霞女奴,今夜不许取出下体的内裤,
明天我检查。要是不听话,……」
                (待续)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