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浮生记】(16)

  一转眼,已经一个月过去了,时值深秋。
  2001年10月25日,微软推出了全新一代操作系统WindowsX
P,明年,中国将上市,而京城黄页将在明年封面刊登XP的整版广告。沈思搞
定了Jim。
  11月10日,中国获准加入WTO,从此之后的十年里,中国的对外贸易
开始披荆斩棘,经济腾飞。但对老百姓来说,往后的十一年,之前设想的什么进
口货会更便宜,彩电冰箱洗衣机,甚至汽车都要和国外挂钩,随便买,特便宜,
这都没有发生。大陆的手机比水货要贵上1000至一倍的价钱,汽车也依然是
质次价高。
  傍晚,天色暗沉。狭窄的柏油马路两旁高高的杨树开始落叶,老式的路灯在
马路上投下一个又一个暗白色的圆锥体,偶尔照到行色匆匆的人,给予的不是光
明,而是寂寥的阴影。
  一个身影跌跌撞撞的沿着道边走着,踩着道旁的树叶发出咔咔的响声,他摇
晃的身影走进灯晕又走出灯晕,整个人看上去忽明忽暗的,形单影只。在这个秋
风瑟瑟暗夜渐沉的时分更显得孤独。
  海波快愁死了。
  两个星期以前。他认识了那三个狐朋狗友,是在他经常吃饭的小饭馆。原本
他们是四个人在打牌,其中一个输了钱走了,当时就海波一个客人,那三个人挺
热情,拉海波一块玩玩。那天海波又谈崩了个客户,郁闷极了,他发现,这么挣
钱简直太困难了,别说在北京扎根,生存都会成问题。
  一个礼拜前与Andy的那次会面差点击垮了他的所有信心,那个帅气、成
熟富有魅力的总经理竟然直白的告诉他,他喜欢他的女朋友,海波几乎是骂着从
Andy的办公室出来的,可他却很后怕——自己这个样子,还能留住曲燕多久
呢?
  上学的时候海波就爱玩牌,双升自诩玩儿得还不错。毕业之后没钱没闲也没
人玩,也就放下了。刚那四个人玩儿的时候,海波一直在暗中观察,觉得他们的
技术一般,手就有些痒痒,俗话说,小赌怡情,海波盛情难却,就玩了几把。玩
上才知道,这几个可真是臭手,玩儿了不到一小时,就赢了100多。
  接下来,海波是越陷越深,他天天以见客户的名义早早下班,钻进小饭馆和
那三个人玩儿牌,好在基本上是赢多输少,少的赢个50、80,多的赢过三五
百,他用这些钱买点好吃的,给曲燕买个化妆品,买件衣服啥的,剩下的就攒起
来,准备月末的时候打在工资里,怎么说也算是有一单广告提成的钱,也能给曲
燕一个交代。
  可哥几个越玩越大,海波的点儿也慢慢用光了。
  也就这两三天的事儿,海波天天输。今天真的是输红眼了,不仅把以前赢的
钱都输光了,还借了6000块,也全输光了。哥仨挺仗义,放他走,让他回家
拿钱去,海波算是跑了出来,可钱上哪找啊。
  海波耷拉着脑袋进了屋,曲燕也刚回来,把外套挂在衣架上,一边整理着紧
贴在身上的绒衣,一边诧异的看着男朋友,「怎么了?无精打采的。」
  「没事儿,唉……」海波长叹一口气,把自己摔在沙发里,颓然的应着。
  曲燕以为他累了,今儿又回来挺晚,这俩礼拜海波天天早出晚归,让曲燕也
很心疼。
  「吃什么?面条?我给你煮点去。」曲燕一边忙活着一边问。
  海波无力的摇摇头,他不知道怎么和曲燕说,可不说又不行,海波想了想,
咬咬牙,问「曲燕,咱还有钱吗?」。
  「什么?」曲燕见海波一回家就觉得不对劲儿,可没想到他会问钱的事,她
心里咯噔一下,接着问「要多少?」
  「6000。」海波不敢看曲燕的眼睛,低着头说。
  「这么多钱?你要这么多钱干嘛?」曲燕听6000这个数吓了她一跳。
  「有没有吧。」海波不想多说。
  「没有。我那5000块钱不是你爸生病让你寄家里了嘛,咱俩现在也就1
000块钱不到。你要这么多钱干嘛啊?」曲燕觉得有点心慌。
  「没事,一个朋友想借点钱,我以为有钱呢,就答应人家了,一会来拿。」
海波编了个谎话。
  「海波,这么大的事你不和我商量商量吗?就算有钱,借给人家咱们怎么办?
这不是一笔小数目啊,咱俩什么时候也没攒这么多钱呐」曲燕有些生气了,她知
道男朋友是个热心肠,可又埋怨这么大的事如此武断就做了决定。
  曲燕还想继续说,只听外面有人敲门。「当当当」「这是崔海波家吗?」
  「哎,来了!」海波脑袋嗡一下,却只能硬着头皮开了门,不是别人,正是
借他钱的那哥们。
  「呦,这是弟妹吧?真高嘿。」那男的流里流气的晃着冲曲燕点了点头,算
是打招呼,便对海波说「海波,钱呢?」
  「哥们,要不你再宽限两天,我才想起来,我那钱挪出去了,现在真没钱。」
海波点头哈腰的说。
  「没钱?!哥们儿,你可是答应我的,我也等钱用呢,可不带这么玩儿的。」
那男的摸着大光头有点不乐意了,语气也不客气起来。
  曲燕在边上越听越不对劲儿,看男友这么软弱,而那大光头倒有些不依不饶
的,哪有这么借钱的啊。于是板着脸问「海波,怎么回事儿?怎么找咱借钱还这
个态度?」
  海波还没说话,大光头被气乐了。「妹妹,我找你们借钱?没事儿吧你,我
找你借得着钱嘛」他有转头用手指头指着海波质问他「海波!怎么回事儿?你小
子真行啊,媳妇都瞒着。行,让我说出来是不是?」
  「别别别,哥们,你真再宽限两天,等我钱挪回来,马上给你」海波央求道。
  「别他妈扯淡了,蒙傻子呢。我跟你讲海波,今儿你拿不出钱我可就搬东西
了!」说着就开始寻摸。
  曲燕不乐意了,她怎么能忍受一个陌生男人在自己家里撒野「你干嘛?你敢
动东西我就报警!」
  「你他妈报,报!看他妈的谁进去!」大光头有些混不吝了,顺势还推了曲
燕一把,手正好推到曲燕胸脯上。大光头一进屋就看到曲燕不错,也就顺势揩了
下油。
  海波见大光头跟曲燕动了手,一把拉住他,说「哥们,你这就不对了!」
  大光头哪还给他面子啊,转过身又推了海波一把,大叫着「怎么着?动你媳
妇一下怎么了?告诉你,拿不出钱哥们拉弟妹回去包夜,一宿2000,玩儿模
特也就这个价。」
  「你……流氓……」曲燕气坏了,指着大光头不知道该说什么。
  大光头还有点得理不饶人,就在这时,门被推开了。是曹山。
  「海波,这钱拿着,让这兄弟回家,大晚上的吵得都睡不着觉。」曹山说着
把钱拍在桌子上转身回去了。
  海波感激的不知道说什么好,而时下紧要任务还是送走这个瘟神才好。便拿
着钱递给大光头。大光头刚想接,却被曲燕一把抢了过来。「海波!这钱你好意
思拿吗?这是曹山的钱!咱不能要!」
  海波也急了,叫到「那你就让他在这闹吗?」说着抢过钱塞到大光头怀里呵
斥道「赶紧走!」
  大光头拿着钱一边走一边骂「操!孙子!老子借你钱算是瞎了眼了,还钱还
他妈的牛逼了你!穷屄操行,看你老婆早晚也留不住!」
  「滚!!!」海波急了,跑到门口「啪」一声把门摔上!
  「马勒戈壁的!要不是老大不让动手,妈的废了你个傻逼,操了你娘们儿!
妈了个逼的!」大光头一边骂着一边下了楼。
  屋子里安静了。曲燕一夜也没理海波,她觉得应该静下心来好好想一想了,
更重要的是,自从张宁走了之后,曲燕对曹山一直是冷处理,可没想到曹山再次
帮了她,让她本已经冷却的感激和爱意又升了出来,这让她很不安。海波心里也
乱极了,大光头临走的那句话再次刺激到了他,而三个星期前,他与许少威的那
次见面不仅让他对曲燕心生缔结,也让他下决心一定要挣钱!要不然,真不保证
睡在身边的曲燕哪天就上了别人的床。远的不说,曹山这小子总是雪中送炭,让
他很不舒服。而曹山心里也愁得慌,当英雄解了曲燕燃眉之急虽说不错,可自己
这两万五,真的不剩什么了,这一个月吊儿郎当,客户也没跑,广告也没谈,如
果没钱了,该怎么办?如果没钱了,该怎么和张宁交代?他不敢想。
  三个星期之前。
  海波一如既往的笨,这个月广告单子基本确定又是零了。谈客户就像种地一
样,得有播种才会有收获,月初谈单,月中确定意向,到了月底就是收获的时候。
可海波前两项都没有,这收获也就不可能有。
  下班路上,海波想到前阵子曲燕说她谈了个大客户,可这几天怎么没信儿了?
如果曲燕能搞上一大单,自己就算不出单也没事啊。便有一搭无一搭的问「哎,
海燕,你前阵子说谈的那个房地产呢?怎么样了?」
  海波看似无意的一句话却让曲燕心里一紧,想到那天,那个总经理实际上已
经将自己奸污了,她忘不了那炽热的肉棒狠狠塞进自己肉洞里那胀裂般的痛感,
曲燕只有过海波一个男人,她从来没有感受到下体被塞得那么满的感觉,可并不
舒服,却满是屈辱。曲燕心里难受极了,使劲咬着嘴唇才让眼泪不流下来。她把
头扭向窗外,不让海波看见她渐红的眼眶。
  「可能,人家不做了。」曲燕小声说。
  「什么?不会吧?你之前不说挺有把握的?是不是方法有问题?这么着,要
不你把客户信息给我,我试试去。」
  「你别去!」曲燕说话都有点颤了。
  「曲燕,你怎么了?哎?怎么哭了?你怎么了啊?」海波有点不解。
  两人一路无话。海波还是把Andy许少威的联系方式要了来,向对方说明
了情况之后,没想到对方很痛快的答应了。海波很高兴,觉得没有那么难嘛。
  许少威同样很客气礼貌的接待了海波,面露微笑听海波滔滔不绝的讲述着。
  「ok,介绍完了?」许少威把身体舒服的靠在沙发上,双手抱胸,微笑着
对海波说。在许少威眼里,海波和一只猫一只狗一只蚂蚁差不多,一个外地来的
小打工仔,没权没钱,跟他斗逗闷子还是玩死他全凭许少威自愿,眼前这个谄媚
的年轻人完全没有任何还手之力。钱和权就是文明人手中的矛和盾,是武器。人
是好斗的动物,现代人只不过把斗争改头换面而已,一个钢盔铁甲长毛尖锐的武
士,去和一个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去斗,这种绝对胜利的自信是很让人享受的感觉。
  海波只坐在沙发一角,身体微向前倾,毕恭毕敬的样子。对面这个总经理虽
然很有亲和力,但还是能感受到他的气场,让海波还是很紧张。「是的,许经理。
您看……」
  许少威摊开双手,耸了耸肩,说「你们的广告没问题,上次曲燕来的时候我
就说过了,我们会考虑在你们的黄页上刊登广告,毕竟几万册的发行量,而且是
一年的广告期,广告费用对于我们来说不成问题,大版的广告都不成问题。」
  许少威一席话让海波喜出望外,忙问「那您觉得广告合同……」
  许少威摆了摆手,笑着说「年轻人,你太心急了。我问你,曲燕是你的女朋
友?」
  海波被问得楞了一下,答道「是的。」
  许少威拿起茶壶,给海波斟满了茶,然后说「我有个不情之请,先说说我能
给的条件吧。彩页,整版。」
  海波正端着茶杯想要喝,听到许少威说出的广告,他惊喜的忘了要喝,彩页,
整版,这一单就足以让他和海燕脱贫致富,曹山那小子只一个通栏现在小日子就
过得滋润极了,如果是一整版,估计怎么也得提个5万块吧!太有诱惑力了。海
波激动的手有点抖,忙放下茶杯,问道「那,许经理,您的要求是……」
  许少威不疾不徐,站起身踱到他身后,拍了拍海波的肩膀道「兄弟,我很羡
慕你啊。刚说了,我这是个不情之请,或者说假公济私吧。」
  海波似乎听懂了,自以为是的问「许总,我明白,您说,多少回扣,我满足
您。」
  许少威笑着摆摆手,说「呵呵,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很羡慕你有曲燕这个女
朋友啊。实不相瞒,我喜欢高个子、丰满的女孩子,特别是曲燕这样很漂亮的女
孩子。她第一次来我们公司谈业务我就注意她了,后来我亲自约她见面,还请她
吃饭,了解了你们的一些情况。」许少威站在窗边,俯瞰着玻璃幕墙外的北京城,
故作轻松的说,说完,回过身看了海波一眼,他的表情有些不自然,愤怒、尴尬,
但没有发作。于是许少威继续说「我知道你和曲燕现在过得并不好,很穷。那我
可以给你们机会,不单是广告,甚至钱,工作,都可以。我完全有能力改变你们
两人的生活,过得好好的,像个白领一样。类似的话上次曲燕来我也说过,可她
拒绝了。她很在乎你的看法,她没有办法背着你和我交往,她的心病在你这里。
所以嘛,我劝你回去开导开导她,也说服一下自己,改变生活品质,在北京真正
扎下脚跟,每个人都是要付出些代价的,这是个商业社会,没有人可以不劳而获。」
  「好了!不要再说了!」海波越听越不对劲,想到曲燕那天在公交车上哭红
的眼睛,他似乎明白了什么。许少威的话就像一团火苗,一次次的试探着自己这
根火药捻,终于让他给点燃了。「曲燕不答应,我也不会答应的。」一边说一边
气愤的收拾东西。他算是明白了,这个孙子,是想搞自己的女朋友!上次被曲燕
拒绝了,这次更阴,想要让我做动员,马勒戈壁!我疯了?心甘情愿当王八?!
海波心里把这个道貌岸然的色狼骂了一千遍。
  许少威在一旁冷眼旁观,淡淡的说「就以你现在的样子,能留住曲燕吗?你
一个月工资够给她买一件漂亮的衣服,一套高档化妆品,一件漂亮的首饰吗?你
能满足你的女人吗?!想你现在这样,一事无成,曲燕迟早会和你分手!你们现
在刚毕业,还有学生气,等你们被社会的残酷击打得体无完肤的时候,你会发现
今天的举动是多么的愚蠢!在北京,给钱不赚,就是给脸不要脸!你喜欢曲燕,
我也喜欢曲燕。你忍心让她和你一起受苦,可我不忍心!我给你机会,让你挣钱,
让你像个真正男人一样去养活你女朋友,让她过得更好一些,我是在帮你!」
  「不需要,谢谢!!」许少威的话句句如针毡刺入海波的心里。让他最难过
的就是,许少威的每一句话都是事实,自己在北京还要这么的穷下去吗?还要让
曲燕跟着自己受穷吗?曲燕会跟自己多久呢?他不敢想,但坚定的一条,自己绝
对不能因为钱就把女朋友拱手送人!这种王八不如的事他海波绝对不能干!
  海波起身拎包,头也不回的走了。许少威目送他离开,坐回到老板椅上。这
个海波他根本没放在眼里。他能怎样?顶多为了那可笑的尊严耍耍性子而已,在
这个残酷的社会里,海波想要斗赢许少威根本没有可能。穷小子打败富翁,扫烟
囱的从国王手里抢回牧羊女,那是虚构的,是文学作品,那是按照富人的致意给
穷人看的,免得他们太绝望,太消极,没有了活下去的动力,狼没有了羊,就不
好玩了。
  持强凌弱,那是真理,自然法则,是人类奋斗的终极目标。变成强者去欺负
弱者并从中得到乐趣,这才是一个人的奋斗目标,而不是共产主义。
  想到曲燕那又高又丰满的身子,许少威的鸡巴又硬了。他拿起了电话,拨通
了号码。
  「喂,大光头,给我跟着刚下楼那业务员,给我查出他住那,然后让他吃点
苦头。不不不,不是揍他!嗯,可以,设个局让他输点钱,你让他输多少,我这
给你补多少。切记,不要打草惊蛇!」说完,许少威狞笑着挂了电话。他的性格
像是抓到耗子的猫,他注重结果,但更看重过程。他要慢慢的玩,玩的尽兴,而
曲燕那性感高美的身子?得到是迟早的事,他不急。
  三个星期之后,那个大光头保质保量的完成了任务,好好的坑了海波一把,
6000块足以让一个刚毕业的穷学生一贫如洗了,可曹山的鼎力相助还是没有
让海波与曲燕陷入绝境,只是欠了一个大大的人情,可严重的是,曲燕对海波的
感情受到了动摇。
  第二天,曲燕和海波像往常一样早早起床,曲燕做了早餐——荷包蛋方便面,
她给海波盛了一碗,又盛了一碗,然后说「海波,我给曹山送去一碗吧」
  海波一愣,曲燕以前可从来没有给曹山送过早点,更何况曲燕也就穿了一件
睡裙,曹山还没起床呢,估计还裸睡。这大清早的自己女朋友端碗面敲别的男生
的房门这算什么事啊?可他知道,这是曲燕想要表达感谢的方式,于是便说「去
吧」
  曹山昏昏沉沉的睡着,听到门外曲燕在敲门,便披着被子给开了门。看到曲
燕端着碗热腾腾的面,披着件外套,里面只穿了一条睡裙,两条光滑修长的小腿
冻得直打晃,赶紧把曲燕让了进来。
  「曲燕,你这是干嘛啊,你们自己吃呗,我早上不吃早餐。」曹山披着被子,
尴尬的说。
  曲燕把面放到桌子上,关切的说「不吃早餐对身体不好,知道吗?」亲切中
还透着一点点不易察觉的撒娇,让曹山心里暖暖的。曲燕又说「曹山,谢谢你。
昨晚上如果没有你,估计我们家都要被大光头给搬空了,你看,欠了你这么多钱,
真不知道怎么还。」
  曹山呵呵一笑,说「咱都是同学,互帮互助,别老想着还钱,我现在还不缺,
没事。」
  「曹山,」曲燕羞涩的往前走了一步,几乎要贴到曹山身上,曲燕吊带裙里
那雪白丰满的胸脯就对着曹山的脸,不由自主的剧烈起伏着。「我真的很谢谢你,
昨天的事真的让我非常感动,我,我」曲燕咬着嘴唇,又张了几下嘴,才慢慢的
说「如果,你,你需要我,我,我不会拒绝的。」说完,一扭头跑了出去。
  曹山愣在那里,看着曲燕那雪白的丝裙飘摇着消失在视野中,又长又粗的小
腿在跑动中肌肉绷紧,在那光滑的小腿上形成美丽的线条,雪白的大脚趿拉着拖
鞋,啪啪的声音还在楼道回响。
  当曹山与曲燕海波迎着清晨的第一缕阳光踏上上班的漫漫征途时,Jeff
赤裸着健壮的身体跪在床上,他闭目仰天,胯下在飞速的抽动着。在他身前,是
一个硕大无比白嫩圆润的赤裸的丰臀,一个高大的女人的裸体无比淫荡的跪在床
上,Jeff的抽动让她疯狂,胸前两只丰乳随着肉体的运动而来回摆动着,合
着胯下吧唧吧唧的撞击声舞动着。
  「啊……啊……啊……老公,啊……·你还是这么……嗯,……猛啊……插
……插死我了……,嗯……」王一梅兴奋的扭动着大肥屁股,迎合身后丈夫如潮
水一般猛烈的进攻,Jeff坚硬的肉棒夹杂着炽热和无尽的力量让她感觉到无
比的满足,那粗硬的鸡巴狠狠刺入她的身体深处,被淫液润滑的阴道内壁被摩擦
得愈发兴奋。在美国,她尝过黑人那吓人的大鸡巴,30多厘米擀面杖一样的肉
茎在她高壮的身体里像捣蒜一样的进出,王一梅几乎被砸的晕阙,黑人的大鸡巴
让她体会到男人极致的勇猛,却没有此刻丈夫鸡巴插进身体里那种熟悉又温存的
感觉。而她也知道,丈夫这根鸡巴绝对不只属于自己一个人,但不管他干过多少
女人,此时此刻,他们都要享受夫妻之实的最大快乐。
  「老婆……嗯……让我……干你……大屁股……操……Fuck……」Je
ff和沈思做爱总喜欢传统的姿势,看着美貌的她在自己的进攻下变得羞涩、淫
荡、失神,直至崩溃,疯狂。紧紧搂着沈思那高挑苗条却不失肉感,窈窕婀娜的
身体在自己臂弯中因为兴奋而颤抖,那是作为男人莫大的满足感。而对于自己这
位1米9身高,又高又壮的老婆王一梅,他最喜欢的是背入式,看着老婆高大的
身形跪在床上,两条粗壮修长的大腿分开,大号白皙圆润健美的身体一丝不挂的
厥在面前,那大白屁股又圆又肥。不是什么男人都可以干到1米9的女人,如此
高壮的女人裸背,那么肥大的屁股,那么长那么粗的大圆腿,都有种重口味的视
觉刺激,Jeff很喜欢抱着老婆那无比肥硕的大屁股,看着鸡巴在那雪白圆润
臀丘中央进出自如的感觉,看着老婆那肥硕的大屁股带动着纤长的腰身因为兴奋
而抖动的样子,喜欢驾驭大种马畅快淋漓的感觉,当然,背入式也不必去面对老
婆王一梅那不漂亮的脸——对于习惯了沈思那漂亮脸蛋的Jeff来说,老婆王
一梅那张脸可越来越无福消受了。
  Jeff用力掰开老婆那两瓣肥厚的大屁股蛋子,低头看着湿淋淋的鸡巴在
王一梅多汁的骚屄里越捅越快,王一梅被干得越来越骚,越来越浪。大屁股使劲
扭着,被屁股分开的菊花瓣因为兴奋而一张一缩的。
  「老公……啊……用力……啊……我……我不行……不行啦……Oh……F
uckMe……Ahhhhhhh!」王一梅感觉身后丈夫的鸡巴像高速运转的
引擎,那飞快运动的活塞在自己的缸体里越插越快,她忘情的扭着大屁股,任由
老公坚硬如铁的鸡巴在自己身体里抽动。她越叫声音越大,快感越来越强烈。
  可。
  就在她濒临高潮顶峰的当口,也许只差几下就能达到最快乐的顶端的时候,
却感到骚屄里忽地涌入一股粘稠又炽热的液体,紧接着是丈夫满足的呻吟——可
她却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欲求不满抱怨似得扭着丰臀。
  「啊……啊……不要……啊……不要射……了啊……No,Noooooo
~ !」身后的Jeff在射精之后无力的趴在老婆肥硕的大屁股上,王一梅也顺
势被压在床上,哀怨的撒着娇,蹬着那又长又粗的大白腿。
  Jeff从老婆身上爬起来,顺手扯了几张纸巾擦拭着软塌塌的鸡巴,又拍
了拍老婆那富有弹性的丰臀,轻轻的问「一梅,怎么了?」
  「讨厌,就差一点……」王一梅把头埋在双臂之间,俏皮的用大屁股顶着丈
夫,小声嘀咕道。她知道,Jeff怎么说也是30多岁的人了,这是男人最有
魅力的年龄,可性能力却每况愈下,丈夫能让自己这样,已经不错了,也怪自己
这么高大的身子,性欲实在有些过于旺盛,王一梅甚至想,如果丈夫和一般女人
做爱的时候,应该会把那些骚货干得哭爹喊娘吧。而自己呢?是不是那些尝不到
女人的小伙子才会让自己满意呢?
  Jeff有点气馁,一方面他发现自己在沈思的身体里是越陷越深,对老婆
王一梅的身子只剩下猎奇的快感,1米9的女人算是别致的菜肴,不见得美味却
十足珍贵,物以稀为贵而已。另一方面,为了迎接老婆回家,他可是吃了伟哥的,
以前他从来不吃这些,和沈思在一起的时候也没必要吃,为了以防万一,怕对老
婆提不起兴趣才吃了一粒,到头来竟然还是让老婆小有遗憾,这让他很没面子。
  打扫战场,起床,洗漱。事毕,夫妻二人坐在充满阳光的餐桌前,享受着简
单但温馨的早餐——在家吃一顿温馨的早餐算是闲帅富的专利了,那些比太阳走
的早,比太阳回的晚,饥一顿饱一顿还挣不了几个钱的屌丝们,是没有福气享受
这些的,最多也就挤在公交车里啃油饼,煎饼果子吧。
  「哎?一梅,这次你回美国那么急,而且据说今年你们公司有大动作啊?」
Jeff用叉子插起一片煎蛋,放在嘴里,漫不经心的问道。
  「嗯,是啊,马上要推出一个叫做iPod的音乐播放器,我们老大认为这
是个可以改变未来的产品,谁知道呢?他认为他创造的一切都是可以改变未来的。」
  「那,在中国呢?你们有没有广告预算呢?明年对于你们公司来说应该是大
跨步的一年了。」Jeff敏锐的抓住了商机,这些话是早就想问了。夫妻间晨
交之后彼此异性相吸,这些话更好聊一些。
  「Jeff,我们在家可不可以不谈工作上的事呢?」王一梅早上这一炮虽
然没被满足,可夫妻间的温存倒也让她感觉很幸福,而工作上的事在这种情调下
谈,她觉得有点扫兴。
  「Ivy,好好,我错了,不多问,不多问……我知道你们这家奇怪的公司,
最喜欢搞神秘了。两个小问题,有没有广告意向?我们公司可不可以谈?」Je
ff举起双手做投降状,笑眯眯的哄着老婆。
  「有,有~ !满意了吧?吃饭吧,老公!以你的才华,在哪家跨过企业当不
上个高管,非得自己创业,非把自己弄成个小老板,高级业务员似的,到处求爷
爷告奶奶」王一梅也有点心疼丈夫。
  「我这不是为了这个家嘛,你也过了30了,我想要一个咱们的孩子,我要
未雨绸缪嘛。」Jeff看着妻子语重心长的说道。妻子王一梅长得五大三粗,
也不漂亮,可多年外企高管让她的气质还是高人一等,既有女人的妩媚,又有白
领的干练,这样气质的女人是男人最喜欢的,有女人味,又有征服感。别看王一
梅不漂亮,可这个女人,是没几个男人能把她骑在胯下的。
  吻别了妻子,两人分别驱车来到各自工作的单位,Jeff刚坐进办公室,
就拿起了电话,「沈思,来我办公室一趟。」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