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满地月光】 下 76

             感受满地月光下76
                76
  女人的风情就这样像是春风一样的抚上了我的脸,让我感到了自己的春情如
体内的血液一样的奔腾不息,我欢乐的心中已经涨满了欢乐的情绪。这时候在屋
子所有女人都已经吃完饭了,只有我自己还在风卷残云。
  女人们静静的坐着,看着我吃饭。我能够感到有满屋已经充满了爱情的眼神,
情爱的光芒,十六对眼神就这样聚焦在我的身上,有怜惜的、有炙热的、有渴望
的、有温柔的,总之汇集起了巨大的爱,让我感到了自己一阵燥热。
  我突然把手伸进了奶奶的裙子里面。那里面的肌肤真的像是缎子一下丝滑。
馨姐奶奶原本专心的看着自己男人津津有味的吃饭,心里面爱得不行,可是突然
被我这样一搞,完全没有思想准备,「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这时,在座的所有女人像是被奶奶的一声叫给惊着了似的,同时站了起来又
同时说了一句:「色狼!」
  奶奶也不好意思的推开我的手红着脸自顾自的走开了,所有的女人就各怀心
事的上楼去了。只有张晓晶和李源在我边上坐着。她们要完成她们最后的任务,
因为馨姐定的规矩,在这个家里,只有我的餐饮器具是必须有在家的女人分别洗
刷的,不允许下人接触的,所以她们在等着为我洗碗。我吃完饭不久,福利院的
保洁员收拾完了房间走了。我看着李源和张晓晶洗完了我的餐具,走过去在李源
的耳边说了两句,李源一下子红着脸「咦,讨厌!」的一声跑上楼了。
  我拉着晓晶一起到外面散步。看着天空皎洁的月光,我突然想起来了,今天
是十五。
  我看看天上的圆月,又看了看晓晶。对她说道:「你怎么了?为什么脸红?
是有什么感慨要发,还是想来两句诗?」
  「我没什么啊!和自己男人在月光下散步,我幸福的脑子已经不会转圈了,
那还有哪么多想法呢!哦,对了!有一个问题,我想向你解释,这个问题我求红
姐、求馨姐,她们都不帮我,她们一定要我自己说,我只好选今天这个机会了:
你可知道我师傅是谁?他是诺贝尔化学奖得主,他的光环在我心里造成了爱的假
象,可是他始终爱着自己的女儿,因此我没有机会。我曾经发誓要为他守住自己
心中的承诺。但是那个誓言只是保留到了我遇到你之前。当我遇到了你之后,我
明白了,我对他的感情不是爱,而是崇拜,我真正第一个爱上的男人是你。这也
是婆婆和馨姐她们不为我转达话语的原因,她们想让我自己告诉你我的真爱!所
以就在第一次被你插入我的时候,就在被你把我变成少妇的时候,我就彻底的纯
洁了自己的心灵,我明白自己从来都没有爱过别的男人,你是我的初恋!好了,
我要说的就这些,现在该我问你了,你刚才对源姐说了句什么,她脸红成那样!」
  看着张晓晶的脸,我能感受到她的真情,她完全融入到了自己的心里,她被
自己的爱情所俘获,当然,她同时俘获的还有我的心,我对她说道:「我说让她
们在楼上准备好啊!」
  「咦!不愧说你是色狼!你今天晚上真的准备把我们16个都搞死嘛?」张
晓晶说着,走路的腿就有点飘了。
  「晓晶,其实从打你变成妇人以来,也就是我把你破身以来,你是不是还没
有单独在我身边过?」我说到这儿的时候,突然我看到张晓晶眼圈红了。
  「你还记得我只被你草草的做过那么一次啊?而且还是和她们一起,到现在
我都没有单独拥有过你!」
  「委屈你了,宝贝!」我把她拥进怀里。我闻到了她身上淡淡的体香,「宝
贝,我今天晚上不会有什么问题吧?」我已经好长时间都没有出现过那中情况了,
除了自己的能力体力越来越好,别的好像没有什么改变。
  「不好说,我们就这儿附近转转吧,我不知道你会不会再遇上哪个处女!现
在的处女多多啊!所以我们还是别去竹林了。老公,我告诉你,这一段时间对你
体内的异样蛋白的研究有了不小的突破,在北医的实验室已经慢慢的描绘出那个
蛋白的基因图谱,结果令人兴奋。简直是人类变异的奇迹。我把自己的发现告诉
了我在斯坦福大学的几个学弟、学妹,他们也是非常兴奋,高兴的为了这个课题
专门从美国过来投奔我了,有机会我介绍你们认识啊!」
  「不用了,我看我还是不认识的比较好!让她们安心的做她们的研究吧,只
有你一个人来伺候足以!」我说着把她又一次的拥在怀里,看着她优雅粉嫩的小
脸,我突然感到自己体内有一股莫名的冲动,我不禁吻住了她的唇。张晓晶是一
个智商极高的女孩,她用脑子思索着我的病情,为我体内的异常现象寻找这答案,
同时她也是我的妻子,在知坊镇别墅拥有着自己的房间。可是即便是如此,她仍
然不会伺候我的起居,我们两个缠绵的时候,说情话的时候,相互渴望的时候,
她完全不解风情的默默的承受,一点也不会配合我的动作。但是她好像是笃定了
自己一样,我要怎么都行,从来都是带着笑等着我的下一步要求。
  「宝贝,我想了,我们就这儿好吗?」
  「嗯!坏男人,坏丈夫,让我的第二次被你侵入在月光下进行,是吗?」她
说话让我感觉被侵入的不是她似的。可是我却感到了她在我怀中微微的发抖。
  「是啊!宝贝,想嘛?想在月光下为我展现你那洁净如月光的肌肤嘛?愿意
在这儿为我呻吟鸣叫嘛?」
  「嗯!……,你的晓晶愿意。你的晓晶愿意为你做任何事,哪怕你只是…只
是想…让我无缘无故的呻吟鸣叫,只要你喜欢,我都愿意的,老公,我爱你了!」
  「小宝贝,我真的也深深的爱上你了,我要谢谢你,因为你现在已经不仅仅
是为了找到我身体的什么毛病,你更多的是为了我们这个家的幸福生活,我……
嗯……」
  我的话没有说完,这时候已经被晓晶吻的一个结实。她用双臂抱住我的脖子,
全身的力量都已经用到了和我结合的两片嘴唇之上了。
  这时,我将她靠在墙边的竹子上撩起了她的裙子,撕开了她的内裤。
  对我猴急的行为,她显然准备不足。她被我的刺激一下子弄得堪堪欲坠了。
  我撩起了她的一条腿,想抱在腰间,谁知道,她轻轻的一抬,就很自然的搭
在了我的肩上。
  「宝贝,你的身体这么软呵?小时候练过舞蹈?」
  「哦!男人,我男人,别问那些不关紧的事儿了,进入我,我想你了…,想
你插……插进来!」现在的张晓晶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是斯坦福大学的博士了,
她只能感到自己的欲望,只是一个渴望自己男人征服自己的女人。她站着能将自
己的一条腿轻易的搭在我的肩上,不用问,是有幼功的。她的姿势非常美妙,此
前我从来都没有试过这样的性交。她由于左腿在上面,将自己的阴道口向上拉动,
阴道的中部下压,正好成为「U」字形,「U」字的底部刚好是她G点。我顶入
的时候,我听到了她一种难以忍受,又极度压抑的淫叫:「哦…嗷…嗯…噢!」
我不知道她每一个字都代表着什么意思,可是我还是感觉出来了,她的每一次叫
喊都是伴着我的一次深深的插入。就这样,我在她嫩滑而又狭窄的小屄里面抽插
了十来次的时候,她突然在毫无证照的时候全身抽了起来,眼睛上翻,原本抱着
我脖子的双臂向后抱着了后面靠着的竹子,身体向前方拱起,一阵阵的收缩自己
原本就已经很紧的阴道,紧紧的箍着我的阴茎,使我完全没有任何反复抽插的余
地。
  「看他们在干吗?怪不得在房间里到处找不着他们,你看他们,你…你看。」
毛珂和小姨两人跑出来找我们,家里的女人已经等着急了。这时候毛珂看见了我
和晓晶在干嘛!毛珂已经羞的捂着脸向小姨跺脚告状了。
  王彤这时候也知道自己男人的本性,而且出来的时候,她看到了天上挂着的
一轮明月,这时候,她心里想:坏了,今天是十五,不会出什么事儿吧?
  当看到张晓晶以如此高难的动作在承受着我的抽插的时候,她原本已经迷散
的眼神更加无神无主了。我听到她们说话,回身看去,注意到她往回走的腿像是
有点发软了。她拉着毛珂说:「我们快回去吧!」
  「他们,他们!」
  「别他们了,一会儿你不会比她好多少!」
  从高潮中缓慢反应过来的张晓晶也看到了毛珂和小姨的背影,她大羞,放下
一直在头顶上抱着背后的竹子的双臂,使劲的捶打着我的胸膛:「都是,都是你,
回去她们还不吃了我,羞死人了,明知道一会儿会被你……,可是怎么就这一会
儿也等不及……」她推开我放下自己的裙子,想跑回去。
  可是被我干过的那人,那恁麽容易恢复。她一跑,感到双腿发软,差一点摔
倒!
  「看,不让你跑,你还跑!」我一把扶住了她。
  她知道自己的体力在刚才的高潮中消耗了不少,也不想跑回去了,反正已经
被发现自己偷吃了!干脆听天由命,任她们说吧。想到这里,张晓晶顺势依偎在
我的怀里,一副幸福美满的样子。
  客厅里面已经没有人了,只是我能够感到一种淡淡的淫靡味道在空气中飘来
飘去,我能够闻到我的每个女人的体香,她们的体内都已经鼓荡着欲望。
  当我来到二楼那个最大的房间的时候,我看到了里面换上了纯正的红色阿富
汗羊毛手工地毯。
  可是偌大的房间没有一个女人,只是地毯的尽头放着一个沙发。我一下子明
白了这是谁的主意。我径直的走过去,在那个沙发上坐下来。
  不知道谁关了所有的灯,房间里面一片漆黑。我心理话,王彤这丫头又搞什
么名堂。
  突然,一道极强的射光照在了门口的红地毯上。
  一个金发碧眼的美女走着猫步进来了,她极为艳丽,以至于那明亮的灯光都
没有掩盖住她肌肤泛出的奶油色的光辉。她用她金色的长发搭住了左侧的乳房,
虽然掩映着乳房的秀美,可是乳头依然在金色的头发中若隐若现。
  她走到正中间的时候,我好像已经能够看到她阴毛上有亮晶晶的露珠了。
  她前半程走得猫步简直就是世界名模的水平,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当她看清
楚我就坐在她的对面看着她的时候,她原本潇洒从容步态一下子乱了,扭捏和兴
奋交织的感受冲击了她的心房,她一步步在向我靠近的同时,没有和她美丽相适
应的落落大方了,她最后几步基本上已经是小跑了。她一下子扑进了我的怀中。
张开嘴,含着了我的嘴唇:「嗯……嗯,我的男人!我要……」
  我深深的吻着她,用一只手抚摸着她的乳房。一只手轻抚她的阴毛,「宝贝,
我爱!我爱你!到床上等着吧!?一会儿一定要你叫天听不应,叫地的不灵!」
  「嗯!你坏!」
  南丁完成了她的出场,从我的左边隐没进了黑暗中,她到了后面的那个极大
的床上等待她的天堂去了。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