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墙有眼】6


  习惯了早起,这三年的正规生活让童瞳保持了一个好的习惯。他也坚信太阳
是生物能量的源泉,早上的阳光能让男人精力充沛,思维敏捷。太多的街面上的
混混30刚过就因为长期的夜生活显的未老先衰,精神萎靡,外强中干。
  怀里的玲玲还在慵懒的睡着,透过窗帘的间隙射进来的阳光照在她娇媚的脸
上,面部侧影显的如雕刻般精细,好似汉代白玉。童瞳从她脖子底下抽出胳膊,
站起身来,拉开窗帘,让夏天早上的阳光射在他健美的身躯上。
  阳光弄醒了玲玲,娇憨如小女儿状的揉着眼睛。看到精赤着身体在窗口享受
日光浴的童瞳的时候,没有电影跟小说里恶俗的显的惊慌失措的表现。只是拉过
床单,盖过胸部,略显羞涩还带着几分欣赏的看着童瞳赤裸健硕的身体,也不说
话。
  童瞳向她招手:「来,早上的太阳对身体很好,不要错过。」
  玲玲起身,将被单围在胸部,跳下床来,奔向童瞳的怀里。童瞳环着她,将
她身上的被单解开,双手摩挲着她昨晚被性爱滋润,现在焕发着青春的肌肤,跟
她一起享受朝阳。童瞳因为早勃而高高挺起的阴茎,顶在她的翘臀上,但是丝毫
没有淫荡的气氛。
  「睡的好吗?」
  「嗯。」
  「舒服吗?」
  「嗯。嗯?你坏。」玲玲拧了一下童瞳的胳膊。
  「我是说早上晒太阳舒服吗?我怎么坏了?」
  「你太坏了……嗯……嗯」
  童瞳又吻上玲玲娇小纤薄现在气的高高撅起的嘴唇,将她吻的喘不上气来。
  懂得保养的女人,早上起来的口气依然清新。
  「别来了……一会还要上班了……」玲玲躲闪着童瞳的阴茎在她股沟里的进
攻。
  「上班?老板娘还用去得那么早吗?」童瞳疑惑问道。
  「嗯……我……」玲玲显得有些迟疑,眼睛看着童瞳,犹豫得在想是否该把
话说完。
  「哈。要是信不过我,那就别说,怎么?衣服还没有穿上就无情了?」
  「告诉你也无妨。我没有不相信你,我在民政局上工作」
  「哦,是吗,那工作挺忙的吧。」
  「嗯,不过工作不怎么忙,还算清闲吧。」
  三年的牢狱生活让黑子也保持了天亮即起的习惯。现在黑子正将还睡眼惺忪
的小红架在窗台上,从后面用大肉棒狠狠的操着。嘴里高喊着:「爷爷回来了!
爷爷回来了……」
  曲艳厌恶的将被单蒙着头,接着睡觉。被单外露着肥白的屁股夹着红肿的阴
唇。
  等都洗漱完毕,出酒店房间的时候,玲玲跟小红在包房的客厅相遇,小红羞
涩得不敢抬头看玲玲一眼。而玲玲却很大方,脸上没有露出任何异样的表情,仿
佛一切都很正常,没什么大不了事儿发生,不过还是没有跟小红说一句话。两个
大男人却相视做了鬼脸。
  童瞳跟黑子开车将玲玲送到单位。然后把小红送到店里。当玲玲在的时候,
小红不敢有什么反应,只是蜷缩在副驾驶座上不说话。黑子在车上挑了一盘非常
闹的CD播着,嘈杂的音乐也刚好排遣了当下车了尴尬的气氛。玲玲下车后,小
红开始低声抽泣。童瞳将小红从付驾驶座拉到后座,抱进怀里。
  「乖,哭什么啊。」
  「你们……你们不是好人……都没拿我当人看……」
  「说什么呢?昨天晚上大家不是玩的挺开心的嘛,以后大家都是朋友了,最
好的朋友。」
  「你们真拿我当朋友吗?」小红昨天的经历让她对他们两个男人产生了很强
的好奇感,加上童瞳跟黑子都是能让她产生向往的男人。
  「当然了,是不是黑子?」
  「哈哈……哈哈……」黑子没回头,放肆的笑着:「当然是朋友了,可以上
床打炮的朋友,哈哈。」
  「别理他,我问你,你就想一辈子当个小店员给别人卖衣服吗?」
  「当然不是了。可是也没别的办法了。」
  「现在认识了我们,你就有办法了,你只要听我们的安排,就能让你很快自
己也能开加精品店什么的,或者赚点不少的钱。」
  童瞳又将手伸进小红的衣服里,解开乳罩,抚弄她饱满的乳房。
  「我可不当妓女,虽然我不是什么好女孩,但是我不卖……」
  「傻瓜,谁说让你卖了,你觉得我们是干那种事情的人吗?当然,有时候会
让你偶尔牺牲下,世界上也没有白吃的午餐的。现在你别着急,先好好在你小姨
的店里卖衣服,有用的着你的时候,我们会安排你的。」童瞳轻轻的捻着小红半
勃起的乳头说。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啊,肯定不是地质局什么的。你们是不是黑社会啊。不
过好像也不像……」小红迷惑的看着童瞳。
  「别想那么多,不管我们是什么人,我们都不会害你的。」童瞳抽出手来,
从包里拿出一千块现金塞到小红的口袋里。「没别的意思,当见面礼吧。去买点
衣服什么的。对了,给我说说你小姨跟她老公是怎么回事具体?」
  「我也不是很清楚的。小姨不怎么喜欢跟我说这个事情。我只是知道她老公
在外面有情人,听说还生了小孩。小姨很伤心,经常偷偷流泪的。你问这个干什
么啊,你是不是喜欢上小姨了啊?小姨他们好像还没有正式离婚呢。你喜欢小姨
昨天晚上还干我,还又叫了一个女人来,哼,我屁股现在还是疼的呢。」胸大没
脑的小红说话就是这么没遮拦。
  「呵呵,是吗?」童瞳伸出手钻进小红刚换上的短裙,隔着内裤按了按阴部
和肛门:「出来玩,就玩的疯点了,以后咱们多干俩次你就习惯了,就离不开我
跟黑子了。」童瞳亲了一下小红的耳朵。手指在阴门处着力搓了搓。
  「嗯……别弄了……要不又湿了……」小红哼道,还幽怨的看了正在开车的
黑子一眼。
  「你小姨那个老公,你见过吗?」
  「我见过的,我刚来小姨家的时候,他们还没有分居呢,不过他经常不回来
住,说是应酬生意,有钱的男人都是色鬼,她趁小姨不在的时候经常对我动手动
脚的。我差点被他强奸了……」
  「那他到底奸没奸啊?估计你也跑不了吧。」黑子扭头说。
  「人家才没有呢,他胖的跟只白条猪一样。恶心死了。我才没有让他强奸了
呢。我可不是那种为了钱谁都让干的女人,昨天要不是因为觉得你们……」小红
委屈的申辩着:「那个色鬼很恶心了,有次我天热把鞋子脱下来,他跪在地上就
舔我的脚啊,吓死我了。」
  呵呵,看来玲玲这个有外遇的胖老公竟然还是恋脚狂,童瞳心道。
  「咱小红的脚确实是不错,脚趾头肉肉的,还摸着红指甲油,漂亮的很。」
  黑子也回头说。小红被黑子一夸,显的很开心,看来这个妮子有点受虐狂潜
质,喜欢粗犷的男人。
  送完了小红,我们又赶回丽都酒店。曲艳还是撅着光腚,蒙着头大睡不醒。
  童瞳照实在她屁股上用力拍了一把。
  「还开不开店了,太阳都晒着屁股。」
  「别烦了……人家困死了……再睡会儿……昨天让你们两个折腾死了……」
  曲艳挪挪屁股,嘟囔说:「我店里有店员呢,还想肏啊……那就自己插进来
吧……」说完还挺挺露在被子外面的大屁股。
  「哈,这个欠操的骚货。」黑子坐在床上,将两根手指捅进曲艳的两瓣肥屁
股夹着的蜜桃型的阴户里,用力的挖起来。不一会她就浪的哼哼起来。眯着眼睛
在床上扭动。
  黑子因为从昨天晚上到今天早上的连续作战,鸡巴已经硬不起来了。所以也
不进一步动作,专心的挖弄曲艳的阴户。估计昨天只顾着肏了,没有仔细体会过
久违的手指抚摸女人阴部的滋味儿。所以现在手法没有丝毫的火气,一点也不粗
暴。
  「嗯……爽死了……太会扣了……噢……爽……」曲艳一边呻吟,一边向后
撅着肥白的屁股。黑子的手指伸进去四根,并且另外一只手的两根手指戳进肛门
一起挖弄,还张开大嘴在曲艳白屁股上飞禽大咬。
  「噢……爽啊……舒服死了……别咬我屁股啊……那是人肉啊……嗯……」
  一直被黑子扣到高潮,整个过程曲艳都没有睁开眼睛。
  「过够肉瘾了吧,老黑?」童瞳跟黑子坐在客厅,悠闲的抽着烟。
  「过瘾了,真他妈的爽,比在里面打手枪强多了。这个女的叫什么,真够浪
的。比那个骚医生还厉害。你手里精品不少啊,比那些个傻乎乎的小太妹干着刺
激多了。那些个傻逼女孩,表面上天不怕地不怕,什么都不在乎,上了床,就知
道撅着腚傻叫唤,稍微操猛了,就杀猪一样,没意思。」
  「这个是小事情,现在这社会,只要你在外面,稍微有点什么,想肏什么样
女都有。说说正事吧。」
  「什么正事?我刚出来,还没有什么头绪,你说的也有道理,现在不是靠拳
头的时代了,你说吧,你划出道来,我跟着走就是了,咱俩我也不会不相信你。
  「话是这么说,咱俩不分彼此。现状你也能看出来。斗狠是不行了,咱也都
不小了,加起来也快六十,现在给人家看场子和出来打架的孩子都比咱小好几茬
了。你出事儿,我叫手下的几个兄弟都散了。让他们找口干净饭吃。」
  「那兄弟们现在都在干什么啊。你这三年都弄点啥?」
  「大头现在在开出租车,赵彬在亿万饭店当保安,现在是科长了,仨儿改不
了偷儿的毛病现在弄个了修锁开锁的店,听说现在技术见长。老白有点不听劝,
现在专业在网上骗小媳妇儿,骗上床以后骗钱。我说过他几回,没整出什么大动
静。其它以前跟着咱屁股后混的孩子都散了,也就没联系了。」
  「哈,老白就这样,我没进去的时候,就专门勾搭小媳妇,小白脸嘛,哈,
你不是一样,也没少弄吧。」
  「我没弄几个,但是不骗钱,弄那几个小钱儿没鸡巴大意思。女人不是用来
骗钱的,是拿来利用的。」
  「对了,今天我去干玲玲的时候,你不让我干,还说不干的话能得十万块钱
是什么意思。你想弄那个小媳妇的钱不成?」
  「不是弄她的钱,是弄她老公的钱。昨天我问她了,她老公是远大发地产开
发公司的大股东,那个可是咱芸薹最有势力的房地产开发公司,现在正在跟她闹
离婚,在外面养了个小骚货。现在落到咱手里了,他就别想踏实了。」
  「你的意思是……」黑子不解道:「咱去敲他一笔?好像也不妥吧,人家是
离婚,也不欠帐啊!」
  「傻逼了吧,我们这样…………」童瞳低声在黑子耳朵边耳语一翻,黑子不
仅恍然大悟:「哈,那他是跑不了了。」
  「今天先去派出所办办手续,然后看看你要不要去趟省城看看咱老妈。别跟
太多人接触,兄弟们抽个时间见见。」
  「不去了,打个电话算了,现在没什么钱,去也意思不大。」
  「好吧,先弄点钱,先给你妈寄去看病。」
  这时候,曲艳洗漱完,穿好衣服出来。化了妆的她显得明艳动人,厚实的嘴
唇涂上艳丽的唇膏显得非常性感。经过了性爱的洗礼,骚浪的神态收敛,但是女
人的魅力盎然。不说谁也不知道,黑色的吊带裙下,竟然光着没穿内裤。
  「刚才吃饱了吗?要不要在一起吃点早餐?」童瞳调笑道。
  「哼,你们要是还有东西,我就吃啊。」曲艳嘴里不饶人。
  「那个是没有了,都被你吸光了。我刚才叫了早餐,一起吃点吧。」
  「好吧,我也饿了。」曲艳坐到黑子旁边。黑子又笑着伸手去摸她的屁股。
  「别摸了,还没摸够啊,刚洗干净。」曲艳把黑子手从裙子里拉出来,又摸
了摸黑子的裤裆:「改天咱再好好干一场。」
  一会服务员送来了丰盛的早餐,三个边吃边谈。
  「你店里的生意怎么样啊?呵呵,不用缴税,上面又有老家伙照着,估计不
错吧。」童瞳问道。
  「生意还行吧,性用品跟壮阳药卖的特好。呵呵,那老家伙自己死活不吃壮
阳药,他自己知道这些药不是好东西。不过,他妈的,每次都让老娘穿上情趣内
衣伺候他,还拿假家伙捅老娘。这个老不死的,我要不是看在不上税,不用先掏
钱进货的份上,早不伺候他个老东西了。」曲艳跟童瞳什么都说。
  「假鸡巴比真家伙哪个舒服啊?」黑子揶揄道。
  「那当然是真家伙舒服了。不过假的有假的好处啊,有些地方比真的好。」
  「哈,你个骚货。」
  「再叫我骚货,跟你急啊。得了便宜还卖乖。」曲艳白黑子一眼。
  吃了早饭,将曲艳送走,然后将车开到零点歌厅,连同那张金卡交给那里管
事儿的保安经理。然后给可以哥打了个电话致谢。电话里可以哥极力说约个时间
兄弟们再好好坐坐,他们推说黑子要去外地看妈妈,说以后再说吧。最后可以哥
说,那车是别人顶账顶的停在迪厅没什么用,如果我们有需要的话,尽管去开。
  然后开上那辆吉普车童瞳陪黑子到所辖的派出所办出狱报到手续。童瞳站在
门口等让黑子自己去。这时候接到一条短信一看是玲玲发来的。
  「童,不自觉的就想给你发短信,你可能会笑我吧?我们算是别人口中的一
夜情还是?我很想再见到你,但是我不奢求得到什么,只是想见到你……」
  「我从来不介意别人的看法,我也想再见到你,你是个让人心动的女人。」
  「那我让你心动了吗?我越来越对自己不自信,特别是在你面前。」
  「晚上我请你吃饭吧,你有时间吗?」
  「有的,还是我们四个吗?」
  「就我跟你两个人,晚上我联系你好了。」
  「好的,我等你。」
  黑子办完手续出来对童瞳说:「靠。今天看见传说中的警花了,刚才给我办
手续的女警察,看着骚骚的,眼睛水汪汪,奶子高高的。」
  「怎么,你没要个电话?现在哪都有骚货,我还干过检查院的科长呢。」
  「真的假的,世道真不一样了?你们怎么认识的?」
  「网络呗,叫你不学习,现在互联网是最大的皮条客,你想上什么样的女人
都有,只要你够手段,下面够硬。」
  「哈哈,一定要学学,咱也干干公检法里的骚货。靠。干的时候要让她们穿
着制服干。对了,那个什么检察院的能不能介绍我干干?」
  「目前不能,调教中。呵呵。」
  「现在咱们去哪?
  「回家。」
  到了童瞳自己租住的两室一厅的房子。黑子四处看看说:「不错啊,整的挺
干净,弄的像个知识分子住的地方了。你不住你爹妈家了?」
  「早搬出来,烦他们整天催我结婚什么的,暂时你就先住我这里,先凑合,
过阵子换个大点房子。」
  「嘿嘿,不住你这里我能住哪里啊,不过是不是妨碍你往这里领妞啊,没关
系,你领,我回避就是了。」
  「傻逼才往自己住的地方带女人回来玩呢。这地方是咱们栖身用的,就连老
白他们我都没带他们来过。你是这里的第一位客人,自从我住这里以后。」
  「你出来也别闲着。学点目前用的着的东西。」
  童瞳将黑子引进卧室,从床底下的箱子里的掏出来早就准备好的东西:长焦
数码相机、笔记本电脑、对讲机、窃听器、跟踪器、电子狗、微型摄像头、仿真
手枪、袖珍电击器、微型摄像头、摄像机等等摆了一床。
  「晕!老童,看来你是早有准备了吧。我说你怎么说话那么有底气。这些东
西从哪弄回来的。」黑子拿着微型摄像头问童瞳。
  「有的是街上买的,有的是网上邮购的。其实近两年我也暗里接了几单帮着
小少妇偷拍有外遇的老公在外面偷情的照片的活儿,也赚了几个小钱,不过业务
量不大,咱这里不比大城市。都是几千块的活儿。不过能练练手,为咱以后主动
出击做准备。」
  「你说的主动出击的意思是,咱自己选目标吧,然后拍了他的见不得人的照
片,然后敲他的钱,是吧?」黑子反应很快。
  「基本正确。不过干偷拍外遇照片这样的活儿,一个人就够了,也就是拍拍
两个人吃饭啊,进出宾馆等。拍完将照片给雇主,咱直接拿点辛苦费。以后做的
就不同了,要弄到动真格的东西,要拍到正『办事儿』时候录像,那才能够真正
吓唬对方。这可不是一个人就能办成的,所以我等你出来,咱兄弟一起干,干几
票大的咱也就够开始做正行生意,或者衣食无忧了。也不用打打杀杀的刀口上过
生活。」
  「听着好像不错,但是这也是敲诈吧,我倒不是怕,就是怎么能保证咱自己
的安全呢?」
  「这些我也考虑过,细节到时候再说,你现在尽快熟悉设备,最少电脑跟相
机你得会摆置吧。你也不需要成多高的手,基本操作就可以了。用点心,一学就
会,比开车简单多了。时间也不多了,这两天估计就要有行动。」
  「这个没问题,艺不压身,我尽快熟悉起来。」
  黑子学的很快,几个小时就将一些设备简单操作基本掌握。以前也玩过电脑
游戏,所以电脑的操作学起来也不复杂。他边学边感叹「不是我不明白,是世界
变化快」说他进去之前只在电视里见过笔记本电脑,数码相机也只见过那种入门
级的。
  下午5点的时候童瞳给玲玲在短信里约好见面的时间跟地点。然后给黑子留
下2千块钱对他说:
  「晚上估计房东要来收房租,是个骚娘们,让我问她叫楠姐,老公常年在外
地做生意。我搬来说一个季度一清算,她却坚持一个月一算,呵呵,勾引了我几
回,我都没搭理她,你要是有兴趣就办了她,我知道你晚上也闲不住,反正房子
我还觉得不够偏僻也有点小了不想住了。办就办了,别用强就是了,哈,估计那
娘们看见你的大胸肌估计就晕了。」
  「真的假的,长的怎么样?」黑子兴奋道。
  「来了你就知道,那大屁股,一屁股能坐死你 .」
  「哈哈,来了我就肏肏她的大屁股。」
  「有劲儿你肏吧,我晚上估计不回来了,别弄动静太大,我晚上从玲玲那在
具体了解下她那个老公的情况。」
  「那你晚上也悠着点吧。玲玲估计也旱的太久了,碰见你个小白脸也放不过
你。唉,出来真他妈的好。」
***    ***    ***    ***
  在芸薹环境最好的一家咖啡厅里,童瞳跟玲玲面对面坐在一个包房里。包房
装修典雅,灯光暧昧得恰到好处。她今天穿的很漂亮,乳白色的高跟凉鞋,黑色
的连衣裙。雪白晶莹的脖子上戴了一根精致的白金链子。还换了一副金丝边的眼
镜。
  「你别老是这么看着我,我有点不好意思了。」玲玲有些不好意思,坐在对
面有点局促不安。
  童瞳始终保持着微笑的温柔的注视着她,说实话,现在的玲玲很美丽,很动
人,像一头美丽的驯鹿。领口下高高耸起的胸脯起伏不定,乳沟若隐若现。
  「你穿黑色真漂亮,气质太好了,很少女人敢这么配衣服的颜色。」
  「是吗?你喜欢就好。我挑衣服挑了很长时间呢……」玲玲迎上童瞳热烈的
眼神马上嗫喏的说不出话来。
  「来,喝一杯,为了你的美丽。」童瞳举杯劝酒。
  「我不怎么会喝酒的,昨天晚上就是喝多了,也不知道怎么就……」玲玲羞
涩的喝了一小口红酒。
  童瞳起身坐到玲玲那面的沙发上,伸手环着她的腰,将她轻拉进怀里,张口
就去亲吻她性感的嘴唇。明显感到玲玲身体慌张的一僵硬,但是很快就被热吻所
融化了。
  品尝着刚浸过红酒的小舌头,童瞳一手在她的腰部跟屁股摩挲,一手摸着穿
着高档丝袜的大腿,玲玲瞬间意乱情迷。
  「昨天后悔吗?」
  「不后悔……我今天想你想了一天……什么都做不了……」
  「真的想我?想我什么?」
  「真的!你想我吗?你会不会觉得我下贱……」
  童瞳用热烈的吻回答了她的疑问。
  「我知道我们不会有什么结果……但是我就是想能经常跟你在一起……」玲
玲推开童瞳,看着他的眼睛说。
  「别管什么结果,你现在不就在我怀里吗?」童瞳情不自禁的去亲吻玲玲娇
小的耳朵,雪白紧绷的脖子。手也探到大腿根部,隔着丝袜抚摸着她已经湿热的
阴部。
  「嗯……别这样……一会来人了……今天不要了……下面现在还疼着呢……
你的太大了……」娇小的身躯在童瞳怀里扭动呻吟,火热的阴部老实的流出了爱
液,在裆部浸湿了一小块。
  童瞳含了一大口红酒,对着小口慢慢的灌下,两根舌头纠缠着混着口腔的津
液分食了甜美的红酒。今天不想将她灌醉,所以没让玲玲喝多少酒,这样口对口
喂两口就作罢。可是她却意犹未尽的样子。
  优雅的环境,舒缓的音乐,美丽的少妇,暧昧的气氛,迷离的眼神,香醇的
红酒,性感的樱唇这一切都在加剧空气中欲望的的浓度。
  童瞳牵着玲玲的手放在童瞳隆起的裆部,让她体会他的坚硬的激情。玲玲隔
着裤子摸着他挺立的阴茎,脸更红了,眼睛也湿润了。
  「它好硬……怎么这么大?我怕……真的……」玲玲在童瞳耳边嘤嘤细语,
羞涩的说出她的担心。
  童瞳没有言语,只是爱怜的用嘴包着她惹人疼的樱唇,温柔的亲吻。拿起桌
上的牙签,技巧的将她裆部的裤袜挑开一个小口,然后只用一只手就弄出了一个
方便进出的洞。玲玲穿的仍然是紧窄性感的蕾丝内裤,轻易的就可以拨开一边,
露出潮湿的阴户。
  「别,别在这里好吗……会有人进来的……」玲玲象征的挣扎着。按着童瞳
的手。
  「还没有试过在这里,让男人摸你吧。」童瞳咬着她的耳坠儿诱惑得说。然
后将手伸进玲玲嘴里让她帮着一会要去扣弄他的阴户的手指充分润滑。
  女人都是这样,在心理都会渴望男人去凌辱她,渴望异样的刺激,这就是人
性,跟道德无关,跟人格也无关。只要你能征服她,在经过适当的引导跟暗示,
就算是贞女也会变成荡妇。
***    ***    ***    ***
  黑子简单在楼下的小饭馆吃了晚饭,又开始研究起电脑来。为了等那个女房
东的到来,他还特地的换上了运动短裤和白色的紧身高弹背心,硬朗的肌肉格外
分明。
  晚上八点刚到,就听得门铃声响。黑子透过门镜看见门外站着一位丰满白皙
的穿着碎花睡衣的妇人,心道估计就是那个叫楠姐的房东了。赶紧打开了门。
  「你是?嗯……小童在吗?」楠姐看着开门的这个身材高大酷哥吃了一惊。
  心想这两块胸肌在只有在健美比赛才能看到吧。
  「您是房东吧,小童不在,我是他的朋友。」黑子表面礼貌的招呼着,眼睛
偷偷扫了一眼面前这位熟女房东胸前肥大的奶子。
  「噢,我是房东,我跟小童前天说好了今天收房租的,他不在那就改天吧,
反正离的近,我就在隔壁个单元住。」楠姐说完作势要走,但却迟迟没有移动脚
步。
  「小童走的时候跟我交代过的,让我替她给您结算房费,外面热,进屋吧,
我开着空调呢。」黑子把楠姐让进屋子。
  「你也是搞电脑设计的吗?」楠姐看着黑子开着的电脑和旁边放着的数码相
机问道,她并不怎么着急收房费。
  「我?我不是搞设计的,我是模特,哈,男模。」黑子信口胡说的能力也不
差。
  「是吗?我说呢,怎么会身材这么标准。」楠姐上下崇拜地打量着黑子。
  「我叫胡铁军,呵呵,跟胡军差一个字。您怎么称呼?」黑子开始套近乎。
  「叫我楠姐吧,我应该比你大几岁的。你跟小童差不多大吧。」
  「我跟小童一般大的,你比我们大几岁?不是吧,我看着你好像比我们还小
呢,小童出去的时候跟我说房东姐姐要来收房租,我开门看见你的时候我还一位
房东没空让她女儿来了呢。」
  「你可真会说话,看不出来,你看着酷酷的,哄女孩的话却说的那么溜。」
  楠姐被恭维的眉开眼笑,面带挑花。
  「真的是这样的,你看着也就20多岁,跟我们差不多吧。就是穿着睡衣也
漂亮的不得了。你看,就算不化妆,皮肤也显得那么好。」黑子继续上眼药。
  「哪里啊,我都34了,女人一到这个年龄最容易胖了,喝凉水都长肉了。
唉……」楠姐很开心,被一个俊朗的男模称赞可是头一回,可是还是有些自知之
明的下意识摸了摸稍稍隆起的小腹。
  「那您是不注意锻炼,其实好的身材是要靠锻炼塑造的。」
  「平常也没有时间啊,到家就累的不想动了。就不想出去跑步运动了。」
  「这就是您不动了,其实有些运动不用去户外,在家里自己就可以做的,比
如……」黑子起身做了一个全身尽力向上伸展的动作,再一次展示了自己高大健
硕的身材。
  「注意做的时候要全身的肌肉都紧张起来,提肛收腹,脚尖着地,尽力往上
伸展,小腿要紧绷。两手要并拢,对这个可是非常有效的,一组做三次,一回做
5组,包你一个月下来身材就不一样。来你做一下,我看看。」黑子表现的很专
业,像个专业的健身教练。
  「是这样吗?」楠姐兴奋的去模仿着黑子的动作。也不顾只是穿着拖鞋跟睡
衣,高高的举起双手以后,白白的肚皮都露出一圈来。
  黑子凑到近前,站在她背后,伸出双手扶住略微发福的腰肢,低着头在楠姐
耳朵边说:「对,手合拢伸直,尽力往上,收腹……」黑子有力的大手摸向绵软
的小腹「提臀,嗯,对,用力。」另一只手也攀上了肥硕滚圆的屁股。黑子此时
粗重的鼻息和口里故意哈出来的热气刺激着怀中的楠姐敏感的耳朵。
  「嗯……是这样吗……痒呢……」楠姐此时春心荡漾,被这个还刚接触还不
到十分钟的黑黑的酷哥撩拨不能自已,明显感觉到黑子胯下坚硬的男根已经死死
的抵着她的屁股。身子再也不能保持向上拔起,软软的瘫倒在黑子怀里。
  「对,就是这样,放松,别紧张。」黑子的手已经并分两路,一只手伸进上
面的睡衣,慢慢的沿着光滑的皮肤抓住了一只肥大绵软的乳房。一只手插进裤子
隔着窄小的内裤用力抚摸浑圆的脂肪堆积着白花花的大屁股。舌头快速的舔着敏
感的耳朵跟脖子。
  「嗯……嗯……别这样……不要……」骚浪的楠姐嘴里作势的抵抗着,身子
却软绵绵的使不是任何力气。
  「楠姐,你的奶子好大啊。」黑子将楠姐的睡衣拉起来,双只手一手握住一
个乳房,肆意的把玩起来,熟练捻着乳尖两颗红枣般的乳头。隔着裤子用大鸡巴
使劲的顶着屁股。
  「啊……啊……哦……哦……不要……」楠姐闭着眼睛骚浪的呻吟着。
  黑子接着将她转过身来,低头一口噙住楠姐厚厚的双唇,舌头撬开牙齿,伸
进口腔与之湿吻。楠姐伸出舌头热烈的回应。黑子迅速一手探进内裤,摸向湿润
的蜜壶,两片肥厚的阴唇已经滑腻不堪,充血的阴蒂肿胀如指肚,高高翘起。
  这个丰满美妇做梦也没想到一个男模会对她一个30多岁的老女人感兴趣,
虽然觉得不妥,发展得有些太快了,进门还没有十分钟,就让人家揉阴摸乳,可
是因为实在激动,全身软绵绵提不起劲儿了。只好任由黑子轻薄。
  「楠姐,你没有毛啊。」黑子发现了新大陆般叫着。
  「嗯……啊……人家从小就没有长啊。」楠姐嗲嗲的说:「啊……你的好大
啊……好硬……」肥嫩的不自觉小手伸进黑子的短裤里抓住男根使劲套弄。到底
是熟女,不用教就知道如何进行下一步。
  「那你喜欢吗?」黑子两跟手指伸进潮湿的阴道抠挖着。
  「喜欢……喜欢你的大鸡巴……」
  黑子抱起楠姐放在床上,粗暴的扯掉她下身的睡裤跟小内裤,扒开双腿,将
这个丰满肥熟的浪女最隐私的身体部位暴露在空气里。动作迅速且霸道,根本容
不得对方反应。
  不愧是白虎,虽然丰满但是绝对不累赘的小腹下面,光秃秃的阴阜一根毛都
没长,肥嫩着隆起着,好像刚出锅的白馒头。浅褐色的小阴唇咧着嘴吐着淫荡的
泡泡,饱满的阴蒂颤抖的耸立着,等着采摘。
  一股迷人的骚味道弥漫在黑子的鼻端,显然是刚清洗过的嫩屄,还混杂着浴
液的芳香,这感官跟嗅觉的刺激让黑子昨天征战了一宿的阴茎又愤然挺立。
  「别看了……羞死了……」被黑子撑着两条大白腿躺在床上楠姐艰难的用手
支起身体,羞涩的说。
  黑子没有理会楠姐的羞涩,两眼死死的盯着面前的包子屄,像面对最爱吃的
美食。面对如此美好的性器,黑子也耐下心来,没有挺枪就上。贪婪的伸出了舌
头,张开大嘴,贴向潮热的阴户。耐心的从颤抖的阴蒂舔起,用舌尖技巧快速的
在上面扫动。
  「啊……别……啊……好舒服……你别……」稍稍被舔弄阴蒂的楠姐就爽的
瘫软在床上,随着阴道的抽搐而激动着扭动着身子。
  黑子舔阴霸道而技巧,只见他品尝过大如樱桃般的阴蒂后,张开大嘴将整个
蜜桃全部吸进嘴里,像接吻时吸对方的舌头。楠姐两片充血的浅褐阴唇被吸成殷
红的颜色,阴道里的淫水一股一股的流到黑子嘴里,被黑子贪婪的咽下。黑子用
嘴猛力的吸着阴户的嫩肉,用舌头撩拨腔道中的嫩肉,还用牙齿轻轻的咬敏感的
阴唇和阴蒂。
  「救命啊……我要死了……啊……要死了……好舒服……啊……咬死我的浪
屄吧……」楠姐颤抖着高潮了,白嫩的皮肤变成了嫣红色,仿佛喝了美酒一般。
  两只翘在天上的脚尖紧张的绷成弓形,大腿加着黑子的脑袋,高声呻吟着冲
向高潮的绝顶。久旷的楠姐轻易的被黑子简单用嘴给征服了,呵呵,可是黑子能
罢休吗?
  今夜这堆熟肉会面临怎么样的征伐呢?
               (待续)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