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天性海】(第五十四章:四人行结束篇10)

  跟自己心爱的女人XXOO讲究的是身心愉悦,但我从来没想到过跟老婆做
爱除了身心愉悦还能如此刺激。以后谁要是再跟我忽悠神马偷不如偷不着的歪理,
老子就跟他急。
  当然,偷老婆的前提是你老婆必须得成为人家的女朋友,你要是受得了这个
——欲取先予嘛,人生都是这个理儿——你才知道神马叫无限风光在险峰,风雨
过后见彩虹。你才知道原来偷得着比偷不着可是爽多鸟。
  宁卉的手紧紧拽着我此刻已经环绕到她胸前一只手,这只手在贪婪的抚摸着
那对美轮美奂因为兴奋而更加翘挺着的乳房,我的另外一只手便在老婆圆润腻滑
的屁屁上狠狠的揉捏着,配合身下的肉棒正得得的奋蹄扬鞭,那小宁煮夫猴急急
的耸动活像已是三日不知肉味的样态——话说这几天我睡的都是荤瞌睡,身旁曾
大美人须臾不离,夜夜相伴,但为什么此刻对女人我却仍然有着如此强烈的贪念?
对老婆熟悉的身体充满了如同一头淫兽般的欲望?
  你不经历千辛万苦般的折腾,把老婆送给别人然后在偷回来你是不会懂滴。
  况且这样的偷不仅超现实——你以为你偷的是你老婆,其实你偷的是人家的
女朋友。好吧你以为偷着人家女朋友了,原来你偷着的却是自家真真切切的老婆
——呵呵,这样够魔幻了对不对?
  一直搞不懂为嘛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被称为魔幻现实主义,现在我懂了。
赶天老子也写本魔幻现实主义的书,就叫做《宁煮夫偷老婆记》。
  而这个偷最妙的是,你什么时候见过跟自家老婆XXOO老婆居然床都不敢
叫一声?
  宁卉此刻身体扭曲着紧紧拽着我的手,就是为了极力控制着自己不发出声来,
因为身后正被自家老公的鸡巴偷偷叼着屄屄,而身前眼皮子底下睡着的却是自己
的小男朋友。这个局面叫一个从未经历过如此阵仗的如我老婆般的良家妇女如何
是好,这一叫要是把男朋友叫醒了还了得,老公小男朋友打起架来帮哪个倒是小
事,坏了宁煮夫偷老婆大计,如此这般的千辛万苦全白折腾了,那宁煮夫才是赔
了夫人又折兵的悲催。
所以被宁煮夫这么一偷袭,任凭小宁煮夫怎么激奋的在身后耸,宁卉也只能
紧紧掰着我的手,牙关死死咬着嘴皮愣是不敢发出一点动静来。
  老婆这愈是不敢发声,我便发现小宁煮夫就像打了鸡血似的愈兴奋,在本来
就湿滑不堪的屄屄里耸动得愈厉害。再加上,我突然想到老婆身下的粘稠竟是来
自另外一个男人刚刚的插入导致的喷射物,就是说奋斗在第一线的小宁煮夫已经
跟奸夫的精液产生了激烈的接触与摩擦。
  这一切发生在老婆的屄屄里,那里正叼着我的鸡巴,散发的却是奸夫精液的
味道。
  好吧我承认我变态,因为这个局面让我如此可耻的兴奋!
  老婆身外是奸夫的酣睡,体内是奸夫的精液,奸夫这种诡异而强大的在场感
让淫妻犯如宁煮夫者已经被瞬间秒杀。
  在老婆带着淫靡的奸夫气息的屄屄里抽插,那种心理受到的强大刺激让我的
鸡巴瞬间精浪翻滚,难以言传的欣快感排山倒海般传来。
  我同样紧紧贴着老婆留给我的那一袭绝美的,不瑕一疵的裸背,我将身体扩
张到一个极致的紧张状态以抵抗小宁煮夫难以抑制的阵阵射意。宁卉的雪臀轻轻
蠕动着,从前面不经意的扭捏到现在配合着迎奉我的抽插,我甚至感受到老婆的
臀部主动在我鸡巴上开始了细细的研磨。
  哈哈哈,老婆啊老婆,话说偷的刺激,被偷的就不刺激啦?连续被两根鸡巴
明着叼跟偷着叼,老婆身体此刻被激发的兴奋反应回答了一切。
  问题是偷的爽,还是被偷的更爽,这是一个问题。
  过了刚才极度的想喷射的状态,现在在老婆的配合下,我渐渐控制住了射意,
小宁煮夫一边闻着奸夫味道,一边用各种轻重缓急的节奏在老婆的嫩穴里肆意放
浪,美美的享受着偷老婆的快乐………
  突然,宁卉停止了臀部的研磨,伸出一只手绕到我大腿上用力掐我,我开始
以为是老婆兴奋到要高潮了还是啥的,屁颠颠的加快了抽插,没想到宁卉还变本
加厉掐个不停,力气比刚才更大,我才明白过来我搞错了,原来是示意我别动!
  神马情况?难不成把人家小男朋友弄醒了?
  我赶紧停止了所有的动作,屏着呼吸,探头朝那边一看,就见姓曾的那小子
眼皮子噏动了一番,咂巴了两下嘴,刚才平躺的身体这下竟然向宁卉面对面的侧
躺过来。
  万幸的是这小子并没醒!看来这几天跟我老婆夜夜笙歌的是纵欲过度了,加
上巴大叔的羊鞭酒的神力犹在,这肉身凡胎的也不是铁打的嘛,女朋友被人家给
眼皮子底下偷日了竟然也浑然不觉。只是这下好了,场面变得来比刚才更刺激,
这小子侧身过来,跟我老婆算是直接变大眼瞪小眼了。
  宁卉仍旧大气不敢出,我摸着老婆胸脯的手都能感觉到那里的心口咚咚的跳
着,似乎是等确定了小男朋友仍旧在美美的梦着周公蝴蝶,宁卉才朝我转过头来,
眼光哀求的看着我对我摇摇头。
  呵呵,老婆那意思是怕真的把小男朋友弄醒了让我罢手。
  我也摇摇头,神情十分得意滴,意思是noway——没门!我辛辛苦苦这
才偷到,瘾都没过足你这时叫我踩刹车还不要了宁煮夫的命。
  况且,因为我刚才一直保持着同样的插入姿势觉得身体有些发酸准备挪动挪
动活络下筋骨,这一挪动没想到让我身体接触到老婆臀部靠大腿内侧的地方触摸
到一些粘稠的东东,我心里一个激灵,连忙伸手到粘稠处摸了一爪,然后放到鼻
子一闻,哈哈哈,我太熟悉了,原来那是老婆身下流出来的水水。
  看着老婆摇头,我一脸奸笑,这沾了我一手的水水说明她的身体已经出卖了
她,呵呵,连水水都流到外面了,为嘛这女人表达出来的想法总是反的哈。
  话说这是偷的爽,还是被偷的更爽,现在已经不是问题了。
  于是我将那只占满老婆爱液的手朝她鼻子前伸过去,凑到宁卉耳根前悄声来
了句:「水水都流出来了,还摇头呢!」
  听我这么一说,宁卉顿时吓得花容失色,赶紧伸出手来捂住我的嘴,看了看
小男朋友,紧张对我使眼色叫我别出声。
  好嘛,大宁煮夫可以不出声,但小宁煮夫要干啥我可管不了了。就见刚才歇
息了一番的小宁煮夫重新卯足劲头的在老婆的屄屄里冲撞起来。
  我身下复一耸动,物理动量传递出去便霎时变成了老婆身体的扭曲和痉挛,
和有节奏的波动,我明显感到这种状况下——在小男朋友眼皮底下,小宁煮夫偷
偷耍着流氓给老婆带来的快乐,因为我感到宁卉的臀部这次是重重的,重重的,
重重的挤压着我,那力道遒劲绵长,像个圆实腻滑的磨盘。
  这回老婆是小男朋友脸上青春痘都看得清楚的状态下被我抽插着,我听到老
婆大口喘着气而不敢发出声来,那种刺激的感觉已经让我飞到了爪哇岛,这一路
上想老婆的屄屄都想疯了的小宁煮夫已经顾不了这偷的范儿和礼仪,神马悄悄的
干活都到九霄云外去了,猛烈的在老婆温热濡湿的美穴里把刀枪棍棒舞得虎虎生
风。
  宁卉身体紧紧倚靠着我,如果她不这么倚靠,我抽插的撞击力都会把她直接
抵到曾北方的身上去。
  老婆是因为怕身体撞上小男朋友弄醒了人家,还是因为身体的极度兴奋与我
死死抵靠,这是一个问题。
  渐渐的,宁卉的呼吸开始失控,有些气息极度紊乱的细碎呻吟发出来,说实
话我一点不紧张是假的,这么插下去,老婆的高潮看来是不可避免了,老婆高潮
时候那一头酣睡的猪都震得醒的coming一出来,我心里没底巴大叔的羊鞭
酒还能不能把姓曾的那小子hold得住。
  但我此时已经无法控制得了小宁煮夫,跟老婆阴壁紧紧的绞合,特别那里奸
夫留下的气味像一剂兴奋剂让这小子已经变得比平时百倍的疯狂。我一边抽插着
老婆,一边盯着人家男朋友熟睡的脸庞,那况味有种说不出的痛快与酸楚,我以
为老婆屄里刚才才盛满了奸夫的精液,在人家男朋友看来,我何尝不是奸夫的鸡
巴在插人家的女朋友,刹那间,我竟一时真的分不清自己到底插的是自己的老婆,
还是人家的女朋友!
  我的那只沾满老婆爱液的手此时还环绕在前,突然,宁卉一把抓住我的手张
开嘴紧紧咬着我的手背!
  这几乎本能的一咬可能宁卉自己都没意识到使了多大的力气,疼得我差点没
有哎哟出来,但我立马明白老婆是实在忍不住了,不咬着什么东西已经控制不住
自己会发出声音。
  据说江姐被刽子手们竹签钉进指尖承受着那惨绝人寰的痛苦也不吭一声,那
是因为对革命无比坚强的信念,多么英勇的特殊材料制成的共产党员。俺老婆也
同样坚强哈,爽到被鸡巴叼着宁咬老公手也不吭一声。
  我晓得,那是因为怕吵醒自家小男朋友。
  宁卉死死咬着我的手,这下基本挡住了女人的身体因为巨大的快乐而必须要
发出来的呻吟,这让我的顾忌彻底放开,小宁煮夫开始像一头脱缰的野马在老婆
的屄屄里撒着欢儿。
  宁卉现在的身体极力伸展着,头因为咬着我的手偏向一旁,各种身体信号表
明高潮已经近在咫尺,宁煮夫两口子偷情偷到双双奔向顶峰的道路看上去已是一
马平川。
  突然,我感到身下的蛋蛋一阵麻痒,然后那种酥麻感开始朝老子的臀缝游走,
那种感觉的质地潮湿而又柔软。
  我赶紧回过头一看,我靠,是曾眉媚!只顾自己偷老婆差点都把曾大侠这茬
给忘了,这骚妮子这场面不来点事她就不是曾大侠了。原来这妮子复又做着刚才
他弟插我老婆时的动作,见她把脸埋在我的身下,伸出舌头在我的鸡巴跟宁卉阴
户的结合部骚扰着,此刻,那猩红濡湿的舌尖竟然伸进了我的臀缝间撩拨起来。
  我屁眼一紧,那灵蛇般的舌头分明实打实的触及到我的肛门上裹挟着,我差
点一声大叫!
  说实话老子还没经历过这前后被夹攻的场面,前面鸡巴叼着作为人家女朋友
的自家老婆的屄屄,后面还被如此美丽骚荡的女人舔着屁屁——忘了告诉你,这
女人是人家老婆,又是俺的女朋友哈——是可忍,孰不可忍!曾眉媚在我屁眼上
这么的来上一口,如同把我当支火箭点燃启动到发射状态。
  说时迟,那时快,这当儿我的手被咬着的地方感到一阵钻心的疼痛,宁卉突
然开始发狠的咬着我,纵使紧紧咬着牙关,齿缝间仍旧有一丝丝细微的呜呜声传
出。
  伴着身体一阵剧烈抽搐般的痉挛,臀部死死的抵着我的身体,老婆的高潮如
海潮般到来……
  接着我感到曾眉媚的舌头也非常来事的加快了在我屁眼上的扫弄,老子肛门
括约肌被如此一激,屁眼是紧了,但惹得前面精关一松,万千子孙便在老婆的屄
屄里射了个稀里哗啦。
这一射NND让我已经不知道自己是在火星还是地球。
  
而宁煮夫的过人之处在于,在这么射出几乎兴奋到意识模糊的当儿,我仍然
不忘思考了下一个哲学问题:做过爱,但没做过如此刺激的爱,这NND做爱的
刺激到底能刺激到神马样的底线?
  等我意识慢慢回来,我才感到手在火辣辣的疼,我抬起手一看手背上一排深
深的牙齿印不由笑起来,那样子像极了coming这个英文单词。
  宁卉并未完全平息下来的身体此刻靠在我的怀里,胸部微微起伏还在轻轻喘
息着,透过帐篷天窗洒下来的清辉,我看见老婆的恹恹满足的脸上浮现出了两朵
娇艳的红云,正焕发出瑰丽的光芒……
  

这一夜纵情狂欢后的疲惫,加上巴大叔羊鞭酒的魔力,大家后来都睡了个美
美的肥觉。
  然后大约八点多的时候,大家都被曾北方的手机来电吵醒。
  电话听完就见他在那里嘀咕:「姐,不好,我们公司催我回去了,说明天上
午有个重要的项目会议我必须参加!」
  接着我们拿出地图比划,就算现在立马往回赶,无论走那条道开车断无可能
在明天上午赶回家。
  曾北方有些急了,据说这小子是公司技术骨干,公司告诉他这个项目会议他
万无可能缺席。
  这种场面还是老子冷静,我继续看着地图,突然我看到一个地方,离这儿开
车大约半天的路程,以我平时关心时事的习惯我知道那地方有个支线客运机场今
年年初建成现在已经开始营运。
  这是最后的希望了。果真一阵电话询问那机场下午有一班飞机飞回家。接下
来曾北方赶紧打电话回公司叫人帮他订票,订票的时候看着宁卉,那意思大家都
明白,他是要宁卉一起跟他飞回去。
  宁卉踯躅了一下,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曾眉媚咋呼起来:「还愣着干嘛,
订两张啊,把你女朋友一起带回去,你走了我们可没工夫照顾你女朋友的了哈。」
说完还故意挽着我的手眨巴了下眼睛,对我故意嗲到:「是不是嘛亲爱的,人家
走了咱俩正好好好过下二人世界。」
  宁卉这下咬嘴皮了,没好气的狠狠瞪了曾眉媚一眼。曾北方便像领了圣旨一
般赶紧把自己跟宁卉的机票订了。
  接着我们开车送曾北方跟宁卉到机场,一路还算顺当,提前两个小时赶到,
曾北方跟宁卉进入安检口的时候一手推着行李,一手紧紧攥着宁卉的手,把一对
情深意浓的情侣架势做足了。我目送他们的目光有些失神,曾眉媚看出了我的失
落,紧紧挽着我的手,那亲热劲也不输他弟。
  接着我跟曾眉媚继续上路,按计划我们开车要到明天傍晚才能到家了。
  晚上到了一座小城,我们自然找旅店住下。
  这一路风尘的终于快要结束了,这次旅行对宁煮夫来说有两大收获,一个当
然是完成了作为淫妻犯朝思暮想的壮举,亲眼目睹了老婆跟别的男人爱爱那激动
人心的场面,另外一个是彻彻底底领略了曾大侠的风采,这么个对绿帽爱好者来
说的极品女人让老子忍不住有要为她唱一首《征服》的豪情。
  其实曾眉媚是这样一个女人,表面嘻嘻哈哈,其实心底极为有数,并且深度
善解人意。在我的角度,曾眉媚不像宁卉,甚至不像洛小燕,不是那种跟她们一
样能给你爱情感觉的女人,但你跟她在一起,你会感到没有一丁点压力与纠结,
她会让你感到特别舒服。
  连她的咋呼和来事都那么让人感到性感与亲切。
  对女人的观念是用来颠覆的,比如曾眉媚。
  此时我跟曾眉媚已经洗浴完毕,俩人依旧赤身裸体偎依着躺在床上,这妮子
还是这样一种女人,一到床上,她便浑身散发出旺盛的让人难以抵御的魅惑与魔
力。
  我边搂着曾眉媚,肉帛相呈的感受着她那丰满温润的身体,一边给宁卉发着
短信。
  这个局面也很好玩儿,因为曾眉媚这个时候也正好在给她老公短信聊着。身
边搂的是别的人儿,正浓情爱意般柔言蜜语的却是自家公婆,不管你信还是不信,
这两对夫妻就是这么演绎着让多少人不解,也让多少人羡慕的爱情。
  「回去还顺利吧?老婆你现在在家啊?」我问宁卉。
  「嗯,挺顺利的,我不在家在哪呀?」宁卉回我。
  「呵呵,我以为你跟你小男朋友在一起呢!」
  「切,在一起这么久不腻啊,再说我跟他说我老公在家我怎么可能还跟他在
一起嘛?」
  「你老公在家?那我在哪儿?」我糊涂了。
  「嘻嘻,我老公是宁煮夫,你现在是陆恭哈。咱们的陆恭同志现在有美人伴
着挺爽的是吧。」
  我靠,我……好嘛这会儿我是陆恭。
  曾眉媚一会儿看来也跟老公私聊完毕。我们不约而同的放下手机,然后相视
一笑,话说屄都日过这么几回了,这么正式的二人世界的气氛,跟曾大侠还是头
一回。
  我看着曾眉媚,眼光柔软,看得这妮子有些发愣:「这么含情脉脉的看着我
干嘛?要干啥直接点行不?」说完还故意朝我身下撩了一下。
  「呵呵,」我忍不住笑了,捏了下曾眉媚的乳房,但语气充满感激滴说到:
「这一路真谢谢你了。」
  「唉,有什么谢的,我最受不了大男人的这么煽情了。生活嘛,最重要的
是开心,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就努力去做,我只是帮帮我最好的朋友罢了。」
  「宁卉是你最好的朋友?」我不知道为什么问出了这个问题。
  「当然!你以为呢?我们两家是至交,打小同学到大学,那种姐妹感情你体
会不来的。」曾眉媚认真的说到。
  我靠,那已经不是姐妹感情了,已经有进化到拉拉的意思了哈大侠。
  「不过这事儿的确得感谢你,还有这缘分真是太神奇了,一个人有这种生活
方式和想法在现在社会中就是小概率事件,两个这样想法的好朋友还凑一块了算
是小小概率了吧。只是,」我顿了一下,「这次我有些担心你弟,只有他一个人
蒙在鼓里,我觉得这样对他是不是有些不道德。」
  「看起来是有点吧,但也没关系了,他是成年人,如果讲所谓的道德,他上
人家老婆就道德了?时机成熟的话我们再告诉他实情吧。人生这么多苦难,他这
点伤害算得了啥,再说了他得到了朝思暮想的宁姐姐,他赚大发了。他得摆正自
己的位置,明白宁姐姐是人家的老婆,他会知足的,人不能太贪心了对吧,别纠
结这事了亲爱的。」
  曾眉媚摆起道理来也头头是道的,说起来是那么个理儿哈。
  「但我还是得感谢你,特别是昨晚。」
  「昨晚?哈哈哈,终于偷着你老婆了刺激吧。」曾眉媚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我是说………」我伸手朝曾眉媚的臀部摸去,手指顺着臀缝滑了进去。
  「呵呵呵,这个啊?」曾眉媚立马狐眼含媚,粉脸如春,显然是明白了我所
指,凑到我跟前,「爽吧?」
  「太……太爽了,那一下我……我就射了。」我本来想把舔我屁眼的字眼说
出来,不过竟没好意思说出口。
  「那是因为你老婆才射的好不好,我只是助个兴罢了。」
  「你这个女人真让男人疯狂。」我若有所思到。
  「哈哈,当然,跟我一起过的男人,没有一个能忘得了我的。做女人,就是
要懂男人才是好女人。」
  「嗯,你老公好福气。」
  「哈哈哈咋了,你后悔你有老婆了?是不是后悔没娶我啊?」曾眉媚眉毛一
挑,逗我到。
  「嗯……」被曾眉媚这么一将军,我一阵嗫嚅,竟一时找不到回答,「那
……那就叫你做我二老婆!」我灵机一动算是应付了过去。
  「切,想得美,谁要做你二老婆了?」曾眉媚故意嘟嘴,一脸妩媚的嗔怒,
看我有些尴尬,然后身子像泥鳅般的朝我贴来,「你做我二老公才差不多!」
  我靠,这妮子说话果真让人舒服。
  被曾眉媚这么一撩拨,我有些把持不住了,便抱起曾眉媚的身子翻身过来,
让她臀部朝上撅起,那雪白浑圆的屁屁一时间晃的我眼晕,然后我俯下起身子爬
到曾眉媚的身下,脸朝臀部与阴户的结合部拱去,然后伸出手掰开肥实的臀瓣,
嘴里喃喃到:「昨晚你占了我屁眼的便宜,今天我得占回来。」
  话音一落,我伸出舌头便朝曾眉媚的已经被我手掰开大张的臀缝舔进去。我
鼻子凑上去的刹那,一股带着骚味的热气朝我迎面扑来,曾眉媚屁屁洞竟然黝黄
无毛,光滑的质地呈现出纹路清晰的肉皱。只是那洞口比我常识中理解的要稍大。
  我靠,难不成被男人的鸡巴操大的?
  这个想法让我激奋,我只略略迟疑了一下,舌头便覆盖在了这妮子的屁眼洞
上,这一口,带着感激,也带着激动的淫情,因为我一口上去的时候,我感觉我
的鸡巴不可抑制的硬了!
  口感NND真好,像小时候妈妈的红烧肉。
  「嗯嗯啊啊」随着我舌头在的扫弄,曾眉媚开始哇哇的叫了起来,一会儿我
看见她拿起了手机:「啊啊……老公啊,他……他在舔你老婆的屁屁了,好………好舒
服………」
  原来这妮子老公的直通热线已经开通,老子这会又变成了奸夫。
  「啊啊啊……老公我受不了了,等会让他的鸡巴插你老婆的屁屁好不好,让他的
鸡巴把你老婆的屁屁插到高潮好不好……啊啊……好舒服……老婆好喜欢屁屁的高潮!」
曾眉媚跟他老公嗲声如媚,然后揣着臀部的重量朝我的脸压来。
  曾眉媚的叫声让我全身血液沸腾,淫情逾加勃发,我卖力的将舌头朝这妮子
洞里能去到的最深处拱。
  一会儿,大概我的舌头已经无法满足这妮子硕大的屁洞,她朝我转过头来:
「亲爱的,来把,来插我的……屁屁……来啊!」
  曾眉媚的身体扭动着,猩红的洞口里正散发出淫荡的气息,我明白了,这时
候如果没有一根鸡巴插入到那现在看上去如同花瓣一样鲜艳的洞洞里,就是对我
们亲爱的曾大侠犯罪。
  我抬起身来,让早已昂然勃起的鸡巴对着曾眉媚的肛门,然后吐了一口唾沫
在上面抹匀了,端着肉棒慢慢的朝那已然似乎已经能吞没一切的洞洞插去。
  「啊啊啊……老公,老公……他的鸡巴插进来了!插到你老婆的屁屁里来了
……啊啊……老公老公……他在插你老婆的屁屁!」曾眉媚酥骨的叫声在房间飘
荡起来……
  

第二天我跟曾眉媚一路赶回的时候已经夜色降临,曾眉媚先送我回家,宁卉
出到小区门口来接我,见曾眉媚要走便对曾眉媚说:「眉媚,吃了饭再走吧,我
已经弄好饭了。」
  「呵呵呵,」曾眉媚依旧尖嗓回到,「跟你老公俩吃吧,你以为只有你才有
老公啊,我老公现在正在家等着我呢。」说完发动车一溜烟离去。
  我这时候才回过神来:「老婆,你啥时候学会做饭了?」
  「嘻嘻,犒劳犒劳你嘛老公。人家本来就贤惠的嘛。」宁卉亲热的挽着我的
手回到家,我直奔饭厅,桌上饭菜还冒着热气,一股子香喷喷的汤味扑鼻而来。
  我靠,神马情况?
  「我特地问了我妈,她告诉我了这个方子煲汤,说对男人好,老公你这些天
累着了哦。」宁卉故意坏笑着,把累着了仨字拖长了尾音。
  「都有什么啊?」我贪婪状的朝桌上嗅着,拿起汤勺喝了一口。
  「什么牛肉啊,枸杞啊,海参啊,嘻嘻,不好喝可别怪我哦老公。」
  我心里一阵感动,话说结婚以来,这可是宁卉为我做的第一顿饭啊。没想到
是这么个时候,以这种方式。
  我连忙嘴朝宁卉脸上戳去:「好喝好喝!老婆我爱死你了。」
  「嘴油糊糊的讨厌!」
  从技术上来说,老婆亲手手烹制的这顿饭不算什么特别好吃,但毕竟是温暖
牌的,我心里那个美的,我已经把它当成了这世界上最美味的佳肴。
  晚上当终于躺在自家的床上时,我感到累得骨头都快散了架,然后竟然有一
种恍若隔世的感觉,这陆恭瞬间又变回了宁煮夫,这世界似乎跟昨天一样,又不
一样。
  我伸出手搂着身边的老婆——这下可不用偷了哈,没想到宁卉伸手撒娇似的朝
我拍拍脸:「老公,乖,今晚好好睡觉了。开了一天车好累的。」
  其实我就是想跟老婆耍流氓也是心有力力不足了,还没等我腰酸背疼的呻吟
完,陆恭,不,宁煮夫如雷的鼾声已经响起。
  这一晚一顿好睡,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宁卉早已出门,快十点了,我舒坦的伸
了个懒腰,正好老婆的短信发来:「老公我上班去了,你睡得好吧,我熬了小米
粥,你自己热热一定喝了啊,我妈说的男人也要多喝点小米粥才好呢。吻你。」
  我靠,这趟旅行原来有第三个收获哈,老婆啥时候变得这么贤惠了?
  接着我发现手机还有一个未读短信,我打开一看,心里一阵激动,短信是洛
小燕发来的。

本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